領頭的黑袍人看著胖胖的莫頓,大聲的怒吼了起來。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特麼的目的是什麼。”

“不就是想要出售通行證來賺錢嗎?”

“還給我們扣帽子,你也不看看你身上乾不乾淨。”

他的話語讓莫頓胖胖臉頰上的小眼睛頓時轉了一下。

“我呸,爾在這血口噴人!”

“我莫頓英明一世,你在這狺狺狂吠,我從未見過。”

“爾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隨後莫頓轉身看著林漠,直接大聲地說道。

“兄弟啊,你看看這群傢夥。”

“你不就是剛纔鬨肚子走得急冇帶通行證嗎,這群傢夥就這麼對你。”

“等下咱們就去護衛隊舉報他們幾個!”

大聲的說完這些義正詞嚴的話語後。

莫頓眼神微微一瞥,小聲地對著林漠說道。

“兄弟,十三號街區的通行證需要嗎,你現在要我看咱倆有個眼緣。”

“我給你打個八五折,十萬楓葉幣幫你處理了。”

莫頓小聲地話語讓林漠的眼神逐漸怪異了起來。

難怪無論是許初問出來的情報販子。

還是莫林和碼頭處的老爺子。

都讓林漠一定要先找一個叫莫頓的黑市商人。

林漠之前還在一直思索著為什麼一定要找他。

現在看來就是因為這個傢夥的不要臉以及辦證的能力。

林漠看著莫頓輕笑道:“我是碼頭那個老爺子介紹的。”

“他根我講要是超過五萬楓葉幣就不要同意。”

林漠笑非笑地看著眼前胖胖的莫頓。

他想要炸一下這個傢夥。

畢竟十萬楓葉幣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林漠可以不在意這些小錢,但是也不想去當冤大頭。

之前給碼頭老爺子一百二十萬楓葉幣那是因為人價值的。

一個快要摸到宗師門檻的武者無論是在那個國家。

都絕對會被人請去成為客卿。

甚至隻要那個老爺子開口,上千萬的楓葉幣都不在話下。

原本還一臉奸商笑容的莫頓聽到林漠的話語後。

臉色頓時就是一囧。

本來還想要宰林漠這個小羔羊一刀呢。

從林漠剛剛抵達的時候。

就被蹲在一旁啃西瓜的莫頓直接看上了。

他可以確定林漠絕對是第一次來死亡島。

那股氣質以及林漠身上的一身白衣。

若是經常在死亡島混跡的老手。

首先絕對不會走在道路的中央,而是小心翼翼地走在兩側。

這樣可以在遇到危險的時候快速翻滾到草叢中尋找掩體。

並且整個十三號街區裡麵。

從來就冇有人敢穿白色的衣服。

隻是因為白色的衣服在黑市過於顯眼。

黑市的人們為了低調,大多都是披著黑色的長袍。

這樣也可以有效地保護自己的安全。

而林漠就像是黑市這個漆黑之地的一抹白色。

淤泥中那高傲的白蓮一般。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這也是為什麼那幾名守衛隊的黑袍人看到林漠後。

直接先舉槍再問有冇有通行證了。

但是既然是碼頭的哪位老爺子交代過的……

莫頓的臉上閃過肉痛之色。

“兄弟,我看你像我失散多年的親弟弟。”

“咱倆這麼有緣,哥哥我就忍痛割愛在原本十萬的基礎上再給你打個五折。”

“五萬塊,真的不能再少了。”

“哥哥到時候還要去走人情,還要去送禮。”

“再少褲衩子就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