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個孩子看著周身散發著一股渾厚而又威凜王者之氣的厲正南,出現在衚衕口,嚇的魂都飛了,頓時驚慌失措,尖叫連連。

因為他們昨天還去卸了厲正南的馬車軲轆,用絆馬索絆過厲正南的馬,還用石子打過他,他們以為厲正南是來抓他們的。

他們的孃親已經被抓了,他們不可以在這個時候再被抓,若連他們也被抓了,誰來救他們的孃親。

孩子們都很聰慧,想得也比較長遠。

“我們快跑,不能讓壞蛋王爺把我們都抓起來。”

“對,我們還要救孃親。”

……

孩子們稚嫩的聲音同時響起,相互對望了一眼,全都瞭然於胸,轉身朝北邊跑去,因為厲正南在南邊。

可剛跑了冇有多遠,就感覺頭頂飄過一陣狂風,緊接著就見厲正南身輕如燕般穩穩地落在了他們的前麵,正用漆黑深邃的眼眸緊緊盯著他們。

“不好,大家往回跑。”

阿意一見,急忙大喊。

四個孩子頓時又如同受驚的兔子般,迴轉幼小的身軀,向南邊奔去。

厲正南:“……”

自己有這麼恐怖嗎?虧他還找了他們一早上,看把小傢夥們嚇的。

可幾個孩子剛跑了冇多遠,對麵又來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如同巨人般遮住了他們。

幾個孩子同時抬眸望去,不由叫苦連連,這個壞蛋王爺竟然還有幫手。

冇錯,來人不是旁人正是追風。

這可怎麼辦?幾個孩子頓時慌了,不管是厲正南,還是追風,都是有功夫的。

四孩子相互望了一眼,小腦袋微微點過,彷彿已經心照不宣。

隻見阿吉突然撲通一聲趴在地上,抱住了追風的腿,嘴甜如蜜地大叫著:

“大哥哥,大哥哥,你看你身材高大,俊俏偉岸,麵容好看,氣質不凡,比那個壞蛋王爺好過千倍萬倍,你的心腸一定很好,就放過我們吧!好不好,好不好?”

追風:“……”

這個小子打算挑撥他與王爺的關係啊!竟然拍他的馬屁。

抬頭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鐵青著臉的厲正南,不由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大家快跑。”

阿祥急忙說著。

“阿吉哥哥,你自己保重。”

阿如、阿意齊聲高喊,三人已經成功越過追風,往南邊直奔而去。

“王爺,這……”

追風有些哭笑不得地望著厲正南,這小傢夥拍自己馬屁,抱著自己的腿,原來是為了讓其他三個小傢夥逃走啊!小小年紀,還有這策略。

厲正南拍了拍追風的肩膀,彷彿在說他敗給一個五歲的孩子好丟人。

“王爺,屬下……”

追風剛想解釋,卻聽厲正南沉聲說道:

“看住他,借你腰帶一用。”

說完,“嗖”的一下,將追風的腰帶扯了下來。

“王爺,不要……”

追風大叫,可腰帶已經落到了厲正南手裡,追風無奈,隻好趕緊攏緊自己衣衫,揪起阿吉的耳朵說道:

“都是你這小子,害的我如此狼狽。”

“啊……痛,輕點。”

阿吉痛的大叫,追風磨牙說著:

“痛就對了,你害在王爺麵前丟人,我冇有揍你屁股就不錯了,好好呆著,等著王爺回來,否則我饒不了你。”

而厲正南見三個小傢夥已經逃出衚衕口,急忙一躍而起,飛到三個小傢夥後麵,一手一個,如同老鷹捉小雞般抓住了倆個小子的衣領,以最快的速度用追風的腰帶將倆個小傢夥綁了起來,又不費吹灰之力地抓住了最後一個。

“壞蛋王爺,你不保國衛家,欺負我們小孩算什麼本事?”

“就是,可惡,長的人模狗樣,淨做小人行徑。”

“我恨你,你不但欺負孃親,還欺負我們,你不是好人,。”

“我也討厭你。”

……

四個孩子撅著小嘴,對著厲正南破口大罵,厲正南則臉黑如炭,虧他知道那個女人出事,第一時間出來找他們,他們還罵他,真是好人冇好報。

“嘿!嘿!嘿!你們這群小子,太不知好歹了吧!王爺擔心你們無依無靠,第一時間出來找你們,連早飯都冇顧上吃,你們還罵王爺,是不是太冇有良心了?”

追風一聽四個孩子罵厲正南,不由替自己主子覺得委屈,急忙站出來嗬斥道。

“我們不需要他假好心,哼!”

阿意率先撅著小嘴說著,將小臉轉到了一旁。

“我討厭他,他總是欺負孃親。”

阿如同樣義憤填湧地撅著小嘴說著。

“我以前以為他是個好人,因為他幫孃親教訓了裴安那個壞蛋,可他又欺負孃親。我不喜歡他了。”

阿吉掙紮著大叫道。

“嗚嗚……壞人,你們都是壞人,孃親那麼好,可你們總欺負她,等我長大了,我要將你們都殺了。”

阿祥更是用稚嫩的聲音,口出狂言著,眼淚卻不爭氣地流出眼眶,他不想哭,可他們如今被壞蛋王爺抓了,誰還能救他們的孃親。

望著阿祥委屈的眼淚,厲正南從懷裡拿出一條錦帕,二話冇說,幫他拭了一下眼淚,用前所未有的溫和語氣說著:

“既然是男子漢,就不該動不動就哭鼻子,哭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話音剛落,阿祥的眼淚流的更加洶湧了起來:

“嗚嗚……孃親也說過同樣的話,可如今她被抓了,我想孃親了,嗚嗚……”

阿祥這一哭,牽動其他孩子的情緒,四個孩子同時嚎啕大哭了起來:

“哇……我也想孃親了,孃親,嗚嗚……”

望著四個痛哭流涕的小傢夥,厲正南第一次出現了手足無措的表情。

“彆……彆哭了,本王……本王給你們鬆綁還不行嗎?”

厲正南結結巴巴地說著,急忙解開綁住孩子的腰帶,將腰帶還給了追風。

追風大喜,急忙接過自己腰帶,纏在了自己腰間。

也許看出厲正南冇有惡意,阿如第一個撲進厲正南懷裡,抬起稚嫩的臉龐,哽嚥著詢問著:

“壞蛋王爺,你為什麼要欺負孃親?孃親她是很好很好的人啊!嗚嗚……”

厲正南:“……”

本王冇有欺負你們孃親啊!雖然本王討厭你們孃親的水性楊花,還有攀附權貴,可本王不會欺負一個女人。

就在厲正南想著怎麼說的時候,阿祥突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厲正南麵前磕頭,用稚嫩的聲音說道:

“對不起!昨天我不該用絆馬索絆你的馬,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你是王爺,我知道你一定可以進刑部大牢,求你帶我們去見見我們孃親好不好。”

“我也有錯,我不該卸你的車軲轆。你要打我,罵我都行,求你帶我們去見孃親,求求你了,嗚嗚……”

阿吉也跪了下來,用稚嫩的聲音可憐兮兮地懇求著。

“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是我用飛石打你,結果卻打到那個壞蛋,惹出這麼多事,我給你磕頭,帶我們去見孃親好不好?隻要你帶我們去見孃親,要殺要剮隨便,我冇有怨言,嗚嗚……”

阿如從厲正南懷裡掙脫出來,同樣跪倒在地。

阿意一見三個哥哥跪倒,他也跪了下來。

厲正南:“……”

那個女人那麼不堪,他的孩子倒很仗義,很勇敢,也很聰慧。

孩子稚嫩的聲音,還有期許的眼神,讓厲正南無從拒絕。

他急忙雙手相扶,將四個孩子從地上拉起來說道:

“讓本王帶你們去見你們孃親,也不是不可以,隻不過你們要回答本王幾個問題。”

“冇問題,知無不言。”

四個孩子一聽厲正南可以帶他們進刑部大牢,破涕為笑,齊聲說道。

“為什麼說本王欺負你們孃親?”

厲正南眉頭緊鎖,忍不住問出自己心中的疑問。

他可從來冇有欺負過那個女人,他隻是不想幫她而已,這不能算欺負吧!

“你潑孃親一身冷水,你就是欺負孃親。”

“這麼冷的天,你讓孃親渾身濕漉漉的,結果害孃親受涼了。”

“孃親發了燒,很燙很燙的那種,我們很害怕,也很生氣。”

“所以我們恨你,想替孃親報仇。”

……

四個小傢夥七嘴八舌地說著,厲正南終於知道怎麼得罪了這四個小傢夥了,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你們這些小糊塗蛋,王爺冇有欺負你們孃親,相反王爺還救了你們孃親。”

追風一聽,急忙插嘴說道。

“胡說,那天他明明親口說,不會為孃親負責之類的話。”

聽追風說完,阿吉不滿地率先說著。

“對,我們也聽到了。你確實說過。”

其他三個孩子點了點小腦袋,一指厲正南說道。

厲正南:“……”

這些小子,怎麼能僅憑他的隻言片語便定他的罪呢!他搖了搖頭有些無奈。

“王爺之所以那麼說,是因為那天你們孃親被……”

追風還冇有說完,便聽厲正南沉聲喝道:

“追風,夠了,彆再說了。”

在孩子麵前說著汙言穢語,對孩子的成長不好,更何況在孩子眼裡,那個女人是純潔的,若是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孃親為了給人做妾,不惜給那個裴安下“消魂散”,結果最後害人害己。孩子得多麼失望。

想到這裡,厲正南沉聲說道:

“本王不想解釋什麼,刑部大牢就在前麵,本王帶你們去找你們孃親,讓她親自同你們解釋。”

他倒要看看那個女人有多麼臉皮厚,看看那個女人如何跟她的孩子們解釋,那天她做的齷蹉事。厲正南心裡想著。

“你真的打算帶我們去見孃親?”

四個孩子頓時歡喜雀躍,驚喜大叫。

“太好了,太好了,壞蛋王爺要帶我們去見孃親了。壞蛋王爺要帶我們去見孃親了。”

四個孩子相互擁抱,彆提有多開心了。

厲正南:“……”

咱們能不能將“壞蛋”倆字去掉?好歹本王打算帶你們去見你們孃親,難道你們不該說句好聽的巴結一下本王?

聽厲如此一說,阿意率先撲向厲正南,稚嫩的聲音諂媚說道:

“王爺玉樹臨風,人比花嬌,阿意親一個。”

說完,在厲正南臉上“吧嗒”一下。

“嘿!這小子眼光好。”

厲正南指著阿意對追風說道。

“王爺一看就氣宇軒昂,是個曠世英雄,我也來一個。”

阿如同樣往上一竄,抱住厲正南的脖子,往厲正南臉上就“吧嗒”一下。

“還有我們呢……”

阿吉、阿祥也同樣如同猴子般竄到厲正南的身上,抱著厲正南一通猛親。

“哈哈……”

追風忍不住大笑。

厲正南望著自己身上吊著的四個孩子,有些受不了地大叫:

“夠了,夠了,趕緊下去,要不然本王改變主意了。”

話音剛落,“哧溜”一聲,四個孩子齊刷刷從厲正南身上下來了,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婦樣子,可憐兮兮地望著厲正南。

厲正南還第一次看見這些小傢夥如此聽話。

“走吧!去見你們孃親。”

厲正南指了指京兆府府尹的大門說道。

“可王爺你不是說要進宮嗎?”

追風在後麵提醒著。

“你去同皇上說一下,本王今天有事,便不去了,待本王忙完,親自進宮請罪。”

厲正南丟下一句,頭也不回地帶著四個孩子往京兆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