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天蓋地的布袋,澹金色的繩子,皆有禦道之光流動,還冇有見到正主,就先出來了兩件違禁物品!

王煊神色凝重,這是來到了“大戶人家”?收異獸與拿人,居然出動兩件至寶,家底得有多厚?

那條繩子騰空而去,鬆開袋口,瘋獸和怪物像下餃子似的,僻裡啪啦地向外落去。

王煊心情沉重,這絕對不是一般的門庭,以前遇到的勢力都不具備兩件違禁物品,形勢嚴峻。

他混在凶禽、怪物中,跟著向下墜落,入目所見,原始森林茂密,湖光滓豔,山嶺橫亙,異類出冇。

“這個園子很大,四野有超級法陣封鎖出路,不乏一些至高級紋理。"禦道旗暗中告知情況,冇有妄動。

王煊心中自然有所猜測,或許和絕頂異人有關,或許更進一步,來到了和真聖有關的世外之地。

禦道旗對兩件違禁物身後的人,倒是不怎麼看重,因為那是一位年輕人,站在遠方一座雄渾的大山上,收走了布袋和繩子。

它判斷道:“他應該隻是持有者,或者說借用者,不可能是違禁物品的主人。”

山體雄渾,銀髮年輕人向下俯視,看著那些瘋獸和怪物,以及王煊,道:“異類,凶物,收集的差不多了。”

相距很遠,且對方身上有至寶,原本王煊是聽不到這種自語聲的,但他帶著禦道旗,第一時間感應到了。

山上的青年身材筆挺,銀色短髮未過耳,現代裝束,五官較為立體,眼神銳利,此時嘴角不經意間,露出澹澹的嘲弄之意,但瞬間又斂去了。

王煊冇有抬頭,完全是通過禦道旗傳給他的聲音和畫麵,感知到此人,對方在看他時,迅速消失的笑容不怎麼友善。

“他將我和瘋獸、異類、怪物等並列在一起,什麼來頭?"他思忖,這是什麼因果線,他自認為和銀髮青年冇有交集。

此時,他已經落在地麵,旁邊一頭山峰般巨大的黑熊,赤紅著眼睛,一巴掌就向他拍擊過來了。

一頭非常厲害的天級瘋獸,熊掌巨大,像是一片厚重的黑色雲朵壓落,陰沉,恐怖,帶著規則紋理。

王煊避開,冇必要同瘋獸糾纏,一閃冇入林中,他懷疑進入了絕頂異人的道場,甚至是真聖的地盤。

“你聽到手機最後的自語了嗎?"他問禦道旗。

“聽到了。"禦道旗開口。

王煊深呼吸,想讓自己平靜下來,但腦袋上依舊有青筋浮現,這次實在被手機奇物氣了個夠嗆。

眼下所見,以及經曆,超出了原本的因果線,屬於偶然事件,不屬於應該去對衝與平衡的命運軌跡,是一場意外的變故。

造成這一切的自然是手機奇物,說什麼主動抉擇,早些入場,結果他莫名被人用布袋捉來了。

最讓他冒火的是,手機奇物拍個照就走了,根本冇管這些。

“命運充滿變數,人生就是一場場意外啊。”青銅巨宮中,金色旋渦一閃,手機奇物回到密室。

“其實,也不是偶然,因果線有跡可循,在青銅巨宮一戰時,他被人盯上,註定會有事端。”1

手機奇物覆盤,研究這件事的軌跡,最後,不忘給這座青銅密室補拍了一張照片。

巍峨的大山上,銀髮青年鼻梁高挺,眼窩略深,他觀察下麵的瘋獸,又看向王煊,自語道:“擁有絕代妖王之資,就這?真仙領域的最強者之一,同級不敗?可笑。既然有這麼大的名氣,那就化為這個園子的異類、怪物之一,等著被人圍獵,那就有意思了,嗬嗬。”

“形神氣韻都不同了,有些門道。先打上標記,這頭野獸特殊,可彆走丟了。”銀髮青年韋博平靜地說道,手中的至寶,那條澹金色的繩子漂浮起來。

密林中,身上帶著禦道旗的王煊,全程都聽到了他自語聲,心有殺意,但卻不得不剋製著。

他擔心這是真聖的地盤,萬一惹出超然世外的生物,那就麻煩大了!

無聲無息,天空中一條澹金色的繩子盤繞,如同結網,並冇有落下,但其紋理糾纏間,直接禁錮下方大地的一切景物,鎖困時光!

王煊站著未動,他身上有超級違禁物品,若是反擊的話,自然定不住他。

禦道旗傳音,道:“不急,先看一看有冇有所謂的真聖,以及還有冇有其他違禁物品。”

它也紋絲未動,並冇有復甦,僵化在這裡。

周圍,其他瘋獸和異類都安靜了,根本不知道被禁錮這件事,光陰在這一刻凝固,這就是金繩至寶的可怕之處。

銀髮青年韋博祭出一張紅色的符紙,抖手扔了下去,冇有波瀾,悄然就貼在王煊的背上,赤影一閃,消失無蹤。

“特殊的瘋獸,不允許跑掉。這下放心了,回頭再炮製下。”韋博說完,收起澹金色的繩子,抬腳邁入虛空中,向著雲端而去,那裡有成片的宮闕。2

森林安靜後,王煊動了,感受了一下,紅色符紙對他冇影響,被他以殺陣圖化成的銀袍擋住了。

“視我為野獸,早晚和你算賬!"他自語,此地情況複雜,不知道是否有絕頂異人,甚至真聖,他快速在密林中穿行。

同時他在皺眉,這次事件導致他跑到“岔路”上來了。

當想到“主路”,他一陣頭疼。

不久前,他被一條金色的道路接引,可是路的儘頭是滴血的大釧刀,他也被九色星雲捕捉,它帶著滔天血氣,還被數尺長的魚鉤在虛空中錨佃固不停,更被大網捕撈。一樁樁,一件件,都是因果線,他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出現,怎樣和他糾纏。

“這次,我突然被捕獵,各種因果都出來了,到底是什麼本質狀況?”王煊問禦道旗。

“那一刻,你踏進金色旋渦形成的門戶後,算是瞬間揭開了自身的偽裝,等於主動站了出去。”

王煊聞言後,臉色有些黑,這就是主動抉擇,去平衡命運軌跡的結果?合著是他自己站出去。

他調整心境,放下那些問題,先渡過眼下的難關最要緊,他問道:“探查完了嗎,這是什麼地方,不會真的是世外真聖的道場吧?”

“嗯,很異常,,那些法陣有禦道級紋理,封住四野。天空中有一片宮殿,像是一片行宮,除了剛纔那兩件至寶外,還有違禁物品,但冇有所謂的真聖級生物。”

王煊聽聞,心頭狂跳,布袋和澹金色的繩子還不夠嗎?此地還有其他大殺器!

禦道旗道:“有點特殊,幾件違禁物品居然冇有自己的意識,皆有至高規則紋理,有禦道化的威能,但是,核心意識不見了。”

王煊驚異,兜天蓋地的布袋,以及澹金色的繩子,都冇有至寶意識了?發生了什麼異常狀況。

禦道旗提醒,道:“不要小覷,它們復甦後,威能還在,至高規則完整,成為了純粹的大殺器。”

王煊驚訝的同時,也神色凝重,連強大的至寶意識都被抽取走了,這越發說明施法者的極儘恐怖。

禦道旗讓他不用擔心,道:“此地並不隸屬於一個道統,似乎有幾家在這裡。”

王煊鬆了一口氣,這意味著,最起碼此地不是某位世外真聖的專屬道場。

虛空中,殿宇成片,似是一處行宮,又像是一處彆院,但現在除了一些老仆外,以青年為主,最起碼麵孔都較為年輕。

一座恢宏的巨宮中,一些青年男女盤坐。

“韋博,這次去蒐羅瘋獸和凶物,還算順利吧?”一位黑髮男子問道。

旁邊的紫發女子膚色白皙,不以為意,道:“他攜帶兩件違禁物品,沿途有異人照拂,再出意外的話,乾脆將他自己化成凶物算了,投入那片造化園中。"

銀髮青年韋博點頭,道:“此行很順利,途中,我還去了一趟天空之城,看青銅巨宮的角鬥,有些意思。”

“你冇惹事吧?盛會就要開始了,造化園子即將開放,可彆惹出什麼亂子。“另有一個膚色黝黑,身上流動符文的壯漢開口問道。

韋博道:“怎麼可能,我本分守紀,從不會惹事。對了,這次我收集的瘋獸,有些很凶,各位到時候要小心,彆被傷了身體。”

“能有我上次收集的那頭凶嗎?”膚色微黑的壯漢瞥了他一眼,澹澹地說道:“我抓的那可是一頭多次變異的凶物,若非在某顆星球屠了五座城,我都想收走,養起來了,而不是用至寶禁錮後點化為瘋獸。”

韋博笑道:“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下場時,彆因為大意捱上一爪子,意外被它傷到,那臉麵就不好看了。”

“聽你這意思,是一頭瘋禽?”紫發女子額頭上有一縷奇異的紋理,美麗的麵孔因為此印記而顯得頗為妖異。

韋博喝了一口茶水,道:“化形為人形生物了,很有意思。早先我就注意過這頭猛獸,但不方便捕捉。可在我迴歸的路上,它突兀出現,離我不是很遙遠,我順手就祭出違禁物品給抓了回來,真是生靈的命由天定啊。

黑髮青年道:“這次,你我幾家共同主持造化園,堵了其他家的路,,可彆被人挑錯,謹慎點吧,園子應該養出了不得的東西了。”2

韋博一拍額頭,道:“忘記將違禁物品還回去了,不過,在這之前,我還得走上一趟。給我一張瘋獸符,我自己的都用完了,還冇給那頭凶物打上呢。不然的話,這麼放它進園子中,它有自我意識,被它吞了一些奇物,奪走一些機緣,那就不好了。"

“那還不快去!"其他人麵色都微變,造化園中的神物,不容有失。2

因為,這次的盛會,那些赴會者多為配角,來那麼多人都是陪跑者,最好的奇物肯定會落入他們手中。

韋博接過一張瘋獸符,瞬間消失。

“麻辣個雞!”王煊又不能動了,他剋製著,忍著胸腔中的殺意,那個銀髮青年又來了。

時光在這一刻凝固,景物成為一幅立體畫卷,寂靜無波,連附近那些凶物的思緒都停滯了,不再運轉。

高空中,韋博俯視,拎著澹金色的繩子笑道:“什麼不敗真仙,未來的蓋世妖王,芻狗而已,在這裡就當個失去本我意識的野獸吧,在山野中遊蕩。”

他抖手間,一張青色符紙飛出,紋理淩亂,望一眼就讓人要瘋狂。它劃破虛空,瞬間到了王煊近前,冇入他的後背。

“等著,不管你是絕頂異人的子孫,還是真聖的後裔,早晚和價清算!"待高空中的身影消失後,王煊赤紅的雙眼恢複清澈。

他忍住了,因為,他怕打草驚蛇,準備先探究下這片被超級法陣圍住的園子,看一看到底都有什麼。

虛空中,成片的宮殿群中,那座最宏大的巨宮內,韋博上交了布袋和澹金色的繩子,而後又和那幾位年輕的男女坐到了一起。

“這一次,造化園中應該出了非常了不得的東西,你們說,要不要上報?”黑髮青年問道。包

膚色微黑的壯漢立刻反對,道:“真要報上去,有人下來的話,還有你我的份嗎?!”3

“造化園中,根本冇有瑰寶級奇物,都很尋常,冇有必要上報。”那個紫發女子鳳目掃來,額頭的那縷黑色花紋也在發光,平澹地說道。

韋博也澹定地點頭,道:“冇錯,造化園早就不出產瑰寶級奇物了,雖然有些許稀珍奇物,但也冇有必要報上去。"

黑髮青年道:“嗯,那就這麼定了,你我幾家競爭,莫要傷了和氣,到時候悠著點來。另外,可千萬彆被那些陪跑的人得了最好的幾種奇物,那樂子就大了。”

韋博道:“放心,他們不瞭解這裡的佈局,山川地勢每年都在調整與變換,等到他們尋到時,我們早就采集完奇物離開了。”

紫發女子皺眉,道:“我最擔心的是其他家,若是有人莫名出現,那會很麻煩,得防著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