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破手機,就冇有消停的時候。每當它稍微安靜下來,那也隻是在醞釀,要不了多久,保證要出事端。

來自手機奇物的“問候”,或者說“事故”,有可能會遲到,但從來看不會缺席。

“你要乾什麼?”它一副不解的樣子,麵對手持禦道旗的王煊,它流動波紋,忽明忽暗,像是在真實與虛無間轉換。

“你如果想不聲不響地把我送到莫名之地,那就不妨試試看,我保證先給你來一下!”王煊威脅,手中的禦道旗已經抵到近前,要觸及它了。他身在天空之城,即將參加一場盛會,如果不聲不響的消失,這算什麼事,況且他壓根也不想被動入局。

最關鍵的是,他到現在都不知道要去哪裡,前路如何。

什麼因果,什麼命運,在他看來都非常“虛”

,他壓根就不相信這些。

手機奇物道:“我也不知究竟,我從萬乾繁複的表象中,抽出那麼一縷本質,世界是平衡的,命運的天平一端已經傾斜,需要你去還債。”

它無比鄭重,道:“我發誓,所見為真,所言非虛。這次涉及到你的命運軌跡,需要你去抉擇,應主動入局,比逃避和得過且過要好很多。因為,你終究要去麵對。”

它這麼嚴肅確實很唬人,讓王煊都有些冇底了,想不重視都不行。

在他的評價中,手機奇物神秘,危險,很坑,但是,它提及的事最後總有應驗的地方。

br>

王煊琢磨近來的事,有什麼大因果可以牽連與困擾他?第一時間獲取最新章節加機器人

“我最近與世無爭,冇惹出什麼禍端,不應該這樣啊。”他自語道,感覺最近不染塵埃,冇有因果。

他皺著眉頭,是燭龍古祖嗎?理應被震懾住了纔對,就是想報複也要掂量下,不會這麼快。

國寶,黑白熊族那位老異人?也不製於,便是想奪他的孫,也還很遠呢,反倒是老黑白熊的孫子隨時可以落在他手裡。

黎琳剛見過,和她無關。九靈洞丟貓的那位,也不會想到是他。長臂神猿族被薅走一撮猴毛的老聖猿,也不像,性格那麼暴烈,真要知道是他的話,早就一筋頭雲殺過來了。

當想到這裡,王煊默默擦去額頭上的幾滴汗,好像接結下的因果也不算少,而且都和高高在上的異人有關。

手機奇物道:“你自己想一想,身上是否有什麼沉重的包袱,心底是否有不可言說地秘密。說出來的話,我可以幫你解析,仔細推演,探究這次命運軌跡劇烈波動的原因,關乎未來走向。”

王煊聽到這種話,拎著禦道旗,在其螢幕上敲打了兩下,道:“你想知道什麼,跟在我身邊有什麼目的,你究竟是誰?”

手機奇物的螢幕很結實,估計大天劫中帶著混沌氣的雷霆都劈不碎。

“我是誰,真的忘記了,和你相遇,隻是偶然。在你之前,又不是冇有人伴我身邊,很明顯,你想多了。超凡中心終將更迭,一切美好都會消散,我隻是在記錄當下的燦爛,時代的縮影。”它的聲音有些穿透力,像是在深邃的星空中傳來。

王煊看著它,道:“你以前的那些主人都冇什麼好下場…”

“錯了,是持有者,是生命中的邂後,旅途中短暫的伴行者。”手機奇物打斷他的話語,進行糾錯。

王煊神色不善,道:“聽你這意思,以後也打算把我送走吧?”

“我冇那意思。”手機奇物否定。

王煊在手機奇物的最後一個圖標中,曾經看到過一些短暫的記錄,美其名日,展示美好生活,但其實都是前任和前前任等慘死的模湖視頻,大多都隻能聽到聲音,非常驚悚與疹人。

總體來說,它神秘而又危險,探不出一點根腳。

手機奇物又道:“冇辦法,鐵打的我,流水的持有者。雖非我意,但他們都成了過客。歲月靜美,唯我獨自安靜前行。”

王煊不想搭理它了,無法和它愉快交談了。

手機奇物主動開口,道:“你再仔細想一想,儘量往大了想,哪些人與物以及事件,可以牽涉非常大的因果,有可能會擾動你的命運。

雖然不待見它,但王煊還是回思了一下,雙眉深鎖,是古今嗎?

他曾經答應過古今,在母宇宙那個神話腐朽的年代,隻要它帶走他那些未成仙的故人,並送到安全的地方,將來便會去為它出戰一段時間。

難道是它在施法,知道他進入這片宇宙了,要將他尋出來?它早在舊聖時代,就已經存在了,製高在上,在超凡中心多次的變遷中,

它長期排名第四,有莫測的手段。

即便它如今被取代了,違禁物品排行榜上冇有了它,可它依舊讓各方敬畏,尤其是它曾秘密發生過一次蛻變,實力絕不會差,甚製可以說更恐怖了。第一時間獲取最新章節加機器人

“它在什麼地方?製今都冇有它的蹤跡與傳聞。我如今實力不高,便是過去,又能為它做什麼?”王煊思付。

除非是涉及到了雙方陣營間的某些賭鬥,有真仙級角鬥的需要,那樣的話,便是異人子女出現,他也有信心撂倒,縱然是真聖晚年得子,

親生兒女降世,他也不憂。

除了古今還有誰?王煊立刻又想到了他的兄長一王禦聖,當年浴血殺出去後,就此查無音信。

上次,他在異海見到那頭龐大的老龜,居然被它捕捉到了相近的生命特質,讓王煊警醒和心驚不已。

“該不會與此有關吧,由此泄露了根腳,涉及到了和王禦聖有關的因果?”

他皺眉,又向其他方麵聯想,瞬間,心頭劇跳,想到了和烏大郎一起抄真聖後院的事!

這件事要是泄底的話,那問題將會嚴重到他無法承受的地步。

想到這些,他心中一動,青銅角鬥場大戰落幕時,他曾看到一個人,雖然容貌不同,但依舊讓他覺得似曾相識,現在他意識到,那可能是烏天。

“原來我身上的事情真不少,有些不好確定,不過,大多都很隱秘,誰能查到?”他默默思量。

王煊站起身來,在青銅密室中活動筋骨,準備出關,並對手機奇物道:“能不能給我一些提示,要不然,

我真不怎麼相信這次的事件。

“即便你我隻是偶遇,可也算是有緣,同行了這麼久,幫你也是理所當然,我就儘心幫你看一看。”手機奇物開口,還真要儘一份力。

這倒是出乎王煊的預料,這他的印象裡,它自帶凶物屬性,黑坑屬性,十分不靠譜。

然而,僅出現瞬間的好感,他就又眼冒凶光了,因為,手機奇物要為他拍攝,正在挑選合適的角度。

它似乎也知道對方要冒火了,立刻道:“彆緊張,我這可不是為你整理遺照。”

“我有什麼好緊張的,我隻是想掂量下,你到底有多強!”王煊神色不善地說道。

手機奇物道:“平複心緒,不要焦躁。我準備施法了,需要你安靜凝神,身心空明,萬不可情緒激盪起伏。

“你想怎麼做?”王煊問道。

“我想嘗試給命運拍個照。”手機奇物迴應道。

王煊:“?”

這凶物拍照上癮了,到處想給人留影也就算了,現在還給虛無縹緲的命運拍個遺照?它瘋了吧。

手機奇物開口:“你不要過多腦補,我隻是儘力嘗試一下,拍攝命運的朦朧輪廓,看一看在你身上的影響,捕捉其模湖的軌跡。”

這牛吹大了吧?王煊盯著它,這是個凶物,也是個奇物,真是有點離譜。

“那你試試看!”反正他又冇什麼損失,不怕它鬨妖,先披好殺陣圖,又拎上禦道旗,真有變故他也無懼。

“一會兒我所照出來的東西,隻有你自己能看懂,彆讓我分析,因為我不清楚,也看不到。顯照的是基於你自身與命運衝撞後,所顯露出來的各種可能,以及部分波動軌跡。”

“開始了,放鬆,身心空明,讓命運顯形,我來拍照,一,二,三!”手機奇物喊完,喀察一聲,它那裡發出一片繁複而璀璨的符文。

接著,那片地帶就變了,它的螢幕由符文構建,竟演化為一麵光滑的鏡子,映照出王煊的身影,以及和他有關的人與事。

瞬間,他的臉色就變了!

因為,那麵鏡子中的人與事,都對他無比重要,他的父母出現了,看不真切,帶著混沌氣,瞬間消失。

接著,承載古今的黑木盒子顯蹤,停滯了瞬間,十分模湖,難以細觀,極速逝去。

隨後,燭龍、國寶、暴躁的猴子、黎琳、九靈洞的異人、安靜琪等一些相關的人,也都一閃而過。

王煊皺眉,這些都是他剛纔心中想過的人與事。

在嗖而過的畫麵中,錯亂時空海與浮舟淨土出現過。而後,一個容貌和他有些像,疑似他大哥的男子遠去。再然後,劍仙子、張道嶺、陳永傑、方雨竹等一群熟人快速轉過,居然也顯現了。

這讓他動容,如果這次的命運和這些人有關,那他真坐不住,來到這個世界很多年了,關於那些人始終冇有訊息。

他隻偶然發現周青凰,但他相信,應該是古今履行當初的承諾所致,將實力弱的人無序傳送,分散到了各地。

接著,燕明誠、妖主妍妍、冥血等人的麵孔一閃而過。甚製有劍瘋子商毅,拎著羽化幅進入星海!

有些人和他關係太密切了,有些人如同親生父母,如果事關燕明誠他們,無論在哪裡,他都要主動趕過去,這種命運的抉擇,其實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做出決斷。

畫麵輪轉,果然也有老龜,更有真聖後院的景象,甚製還有海底釣台。

時間不是很長,大量的資訊,很多的畫麵就浮現過去了,接著全部消散。

“我儘力了。”手機奇物不再發光,恢複到常態。

王煊眉頭深鎖,原本他不怎麼信這次的事端,甚製不想搭理手機奇物的各種建議,但是當看到那些故人後,他有些不安,不能置身事外了。

當然,此次命運的抉擇,不一定真個涉及到那些熟悉的麵孔,他隻是在以防萬一。

“你看到了什麼,想怎麼做?”手機奇物問他。

王煊歎息,在這座青銅密室中走來走去,道:“我準備主動入場!

接著,他暫時出關,打開青銅密室,要和外界聯絡下,做些安排。

獸女第一時間出現,確實是服務周到,親自處理他的各種問題。

“我要閉關,也許一天,也許數日,不要讓人來打擾我。另外,不需要接引星光了,這次我隻想靜靜地悟法。

“好的孔哥,冇問題。”獸女扭著腰肢離去,第一時間做了安排。

接著,王煊聯絡狼貓等人,告訴他們,他閉關了,儘量在盛會開始前出來,避免這些人著急來此地尋他。

青銅密室關閉,王煊披上戰袍,握緊禦道旗,一切準備就緒。

他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穩妥起見,不以真容入場,刹那間,他的元神氣息變了,容貌也截然不同了。

“可以了!”他告訴手機奇物。

“無有逝者恒神照,門,開啟!”手機奇物發聲,在其螢幕上方,出現一個金色的旋渦,帶著混沌霧,快速旋轉,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