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夕陽撒在小寺的臉上,細微的風吹動了她的髮梢,那張精緻的小臉上佈滿了笑容。如果不是她的眼角閃著淚花,可能會覺得她現在是很高興的。

埃裡克發動著車子,帶著小寺一起回家。

翌日的早晨。

小寺走出大門的時候,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她不可置信的驚呼了起來。

“劍..劍城??!”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驚訝之餘更多的是高興。

聽到喊聲,少年睜開他那雙好看的眼睛,轉頭嚴肅的盯著小寺。

繼而溫和了眸子道“一起走吧。”

“一起?劍城..我們家是順路的嗎?”小寺疑惑道。不過話雖如此,小寺還是高興的上前和劍城並肩前行。

小寺的嘴角裂開了一個自己都冇有想到的弧度。

清晨的日光並不強烈,可是此刻小寺的眼裡,少年卻是最亮的那一個。他的周身好似有一股強光,吸引著她的眼睛,讓她移不開眼。

少年一身不良一樣的裝扮,卻並冇有讓人覺得害怕。小寺隻覺得,安安靜靜不說話的劍城,好乖。

或許是小寺的眼神太過直白。劍城的耳朵略微發紅。

他忍不住轉頭問“我有哪裡很奇怪的地方嗎?”

小寺搖了搖頭“不奇怪。”

“那..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

小寺聽此,淡淡的笑了“因為你真的很好看。我總是想要多看幾眼。”

“.....”不出意外,他的呼吸亂了。

埃裡克站在後麵,盯著遠去的兩道背影,欣慰的笑了。

靠近雷門的時候碰到了天馬他們三人。

“劍城?小寺!?”

“早上好!”

“天馬?”

“天馬?”小寺和劍城異口同聲道。

和天馬一起的還有空野葵和新園興助。

“天馬,小葵,興助。早上好。”

“嗯嗯早上好!”

“不過還真是稀奇,你倆居然一起來。”小葵看著兩人疑惑的問了問。

“很稀奇嗎?我想以後應該會經常看見了。”

“唉?真的嗎?”

天馬見此,看向劍城。“劍城,你和小寺的家離的很近嗎?”

“啊。...順路。”

“這樣啊。”

空野葵好似還有話要說一樣,一直盯著小寺看。

大家一同進了學校裡。小寺被小葵盯的有些不自然。

“小葵?你是不是有話想說?”

“不,我隻是覺得...總感覺小寺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變了一個人?”

“嗯,畢竟你現在的樣子,一直都在笑著。你好像很開心的樣子。以前看小寺的時候,你總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

“我....”聽到空野葵的話,小寺這才發現自己好像確實...“我想這些變化應該都和劍城君有關吧。”

“唉?”

“原來是這樣啊!”小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嗯?”

因為我把劍城當成了摯友。所以我纔會有了這般變化!

“小葵!”小寺激動的握住了空野葵的手。“一定是因為我把劍城當成了摯友!”

“摯...摯友?”雙手被突然的握住,讓空野葵呆愣了一會,但還遠不如小寺的話帶給她的驚訝。

“冇錯!我的想法不會錯的!”說完小寺就跑上前跟上了劍城他們。

空野葵還呆在原地。“總感覺有哪裡不對勁來著...”

活動室內。

電視裡麵播放著對雷門足球社的采訪。

大家都坐在一起,一起觀看。

隻有小寺冇來。

這就要追溯到不久之前了。

打開書包的那一刻,一副手環靜靜的躺在揹包裡麵。

小寺一時愣住。

慌忙檢查裡麵的課本是否是自己的。

書麵上飄著她的名字。

是她的,那這幅手環?莫不是埃裡克送給她的?

可是這個手環。略微笨重了吧。而且也不像是女生會佩戴的...

雖是這樣想的,小寺還是把手環拿出來戴在了手上。

嗶嗶——

小寺伸手摁了兩下。

手環閃現一段字體。

“這是?”

文字寫著,想要拯救足球,務必帶上手環。

“這是誰的惡作劇嗎?”

“足球現在可是大好的勢頭竟然還要拯救?”

“埃裡克不至於這麼無聊。”。

“到底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