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蜀王宮。

浩大的王宮占據了成都四分之一的土地,十步一樓,百步一殿,宮殿之間栽滿名木奇花,宮殿之內檀木為梁、水晶作燈、珍珠為簾、錦繡鋪路,讓人眼花繚亂。

隻可惜入冬之後,各類名花逐漸衰敗,隻留下光禿禿的幾朵。宮女們正認真地打掃著宮廷,還不到早朝的時間,但大臣們卻形色匆匆地走進了王宮。聽說這次大臣來的格外的多,似乎連邊境駐防的大將都來了好幾人。

大殿內,文武百官早已於兩側落座,劉璋這才姍姍來遲坐到正中的王座上。劉璋身邊的內侍這才照例說道。

“有事起奏,無事退朝。”

當然有事!

眾人互相看了眼,麵色古怪,一時竟冇有人先開口。

沉默了半響,見劉璋已有些不耐,法正從懷中拿出一塊絹布呈於雙手,說道。

“稟王上,各郡孝廉、秀才已到成都,這是士子們聯名的上書,請王上查閱。”

公車上書!

不得了!

眾人一驚,不由都看向了法正,內侍也連忙將絹布呈給劉璋。

但劉璋的臉色可算不得好看,隻見他厭惡地皺著眉頭。

“又是這幫士子!這次他們又想乾嘛?”

說著,劉璋就拿起絹布翻看起來。冇過多久,劉璋砰的一聲就想絹布拍到桌麵上,怒道。

“妄議朝政!妄議朝政!又是這個蔣琬!竟敢大言不慚地說什麼釋放張任是民心所向!法祭酒,這就是你的意思嗎?”

麵對劉璋的滔天怒火,法正臉色不變,抱拳道。

“非也。張任私自出兵,與楚國交惡,至王上於不義,臣認為理應斬首示眾。”

劉璋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愕然道。

“什麼?你要殺張任?你們不是好友嗎?”

“國法不容徇私!張任罔顧上意,臣也容不得他了。”

法正為文官之首,張任為武官之首,此前二人的關係一直不錯,一副將相和睦的景象,哪知法正此次竟半句話也不為張任說情。

黃權大急,趕忙說道。

“王上,張將軍此次雖然是私自出兵,可也是為了蜀國,為了王上啊!那孫策北伐曹操失敗,又傾舉國之力討伐劉備,荊州空虛。此兵家必爭之地,四通八達,商賈富庶,若能取之,王上大業可期啊!”

說著,黃權也從懷中拿出一份書信呈給劉璋道。

“此信乃是嚴顏將軍從永安托人送來,讓我務必呈給王上。嚴將軍在張任私自出兵時堅持要檢視王上手令而被張任關押,可見其對王上的忠心。便是嚴將軍亦為張將軍求情,請王上開恩啊。”

這一下便又多了兩人支援張任,劉璋知道爭吵遠未結束,便默不作聲地翻看起內侍呈上的嚴顏書信。

果然,黃權話音剛落不久,他左側的李平就開口道。

“黃將軍此言差矣。打發劉備的使者離開,不與楚國開戰是王上的決定。”

“張任偽造王上旨意出兵江陵,豈是一句‘為了王上’就能撇清的?剛纔法祭酒說‘罔顧上意’,哼,是說輕了吧。張任分明是欺君大罪!”

“若是不處置張任,豈不是人人都能說一句‘為了王上’就可以欺君罔上了!”

法正不講情麵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黃權毫不稀奇,但他冇想到這種時候武官陣營裡居然不能心齊。

黃權憤怒地瞪著李平,卻見吳懿、孟達相繼說道。

“李將軍所言有理,臣附議。”

“李將軍所言有理,臣附議。”

黃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你,你們?”

黃權忽然覺得有哪裡不對,但他此刻心亂如麻、思緒萬千,一時無法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隨後,文官陣營見勢紛紛出來請斬張任,轉眼間大有一副千夫所指的氣象。

彆說黃權了,連劉璋也冇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局麵。

這時,李平又繼續說道。

“王上,張任雖然罪該萬死,但其出兵之事卻疑點重重!”

“其偽造的旨意從何而來?其出兵一個多月後,王上才收到訊息,若說京城之中冇有張任同黨幫其隱瞞訊息,絕無可能。”

“據臣的管家說,他在外采購時曾撞見一番喬裝的法正先生秘密去見了孫乾,之後孫乾便離開了成都。如今張任欺君,法祭酒第一個就要斬張任,讓臣不得不生疑啊。王上,在斬首張任前,還需審問清楚。”

一石激起千層浪。

眾人的目光無不再次投向法正。

隻見法正神色如常,絲毫冇有被撞破的慌張,隻是斜眼看了一下李平,說道。

“李將軍似乎對臣的行蹤很是瞭解啊。但京城這般大,人這般多,僅憑李將軍管家的一麵之詞隻怕難以服眾啊。臣問心無愧,既然李將軍要查,讓他查便是了。”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已經涉及蜀王之下的第一、第二人,若查出為真,必然朝野動盪,無論是文官、武官此刻都不敢輕易開口了。

連劉璋都冇了方纔那副慵懶的神色,顯然感到事情有些棘手,他怔怔地盯著法正看了半響,見法正毫無懼色、低眉作揖。良久,劉璋纔開口問道。

“張鬆,你裝死半天了,說說你怎麼看?”

張鬆那矮小的身材似乎又縮了縮,那張本就不甚好看的臉上又堆滿了皺紋。

“稟王上,張任雖與臣冇有直接關係,但到底是張家旁支的小族,臣私下仍可叫聲族弟。隻怕此事,臣不好妄議,不好妄議。”

劉璋瞪了張鬆一眼,不耐煩道。

“叫你議就議,少囉嗦。”

張鬆又縮了縮脖子,才說道。

“眾同僚說的都有道理,張任欺君之罪斷不可輕饒。”

“但李將軍既然提出了質疑,若不徹查清楚也難以還法祭酒清白。”

“加之此次我大蜀不宣而戰,於理上已陷不義,還需派出使節去試探楚國那邊的態度。張任的處置或可作為談判的籌碼。”

“不如暫緩處置張任,一邊查,一邊談。”

嗯。

劉璋點點頭,頓時覺得張鬆說的在理。

張任出兵楚國惹的禍,或許還可用他這顆人頭來平息楚國的怒火呢。

“張愛卿所言甚合我意,行了,不必再議。張任暫緩處置,退朝吧。”

“臣等告退。”

百官紛紛作揖離去,大殿內隻留下世子劉循和長籲短歎的劉璋。

劉璋屏退左右後,對劉循問道。

“循兒,看明白這些大臣在想什麼了嗎?”

劉循有些遲疑地回答道。

“自古文官、武官爭權屢見不鮮,但我曾多次聽張師說,法正先生心懷天下、與眾不同,兒臣認為法祭酒要斬張師是為了正國法、立君威。”

“至於黃權、嚴顏要保張師自是人之常情,隻是兒臣不知李平、吳懿、孟達三位大將為何要與張師為難?孟達將軍更是與張師在梓潼同抗過張魯大軍,一同出生入死過。”

“倒是張鬆此人,兒臣原以為此人其貌不揚、膽小怕事,卻不知為何父王重用。今日見其始終思及我大蜀安危,要為蜀國爭利,我方知父王識人之明!”

哈哈哈~

劉璋難得大笑,臉色溫和地對劉循說道。

“你看不明白,父王可看的門清。”

“張任、張鬆、李平、黃權、嚴顏背後的世家都是本地士族。法正、吳懿、孟達背後的世家都是黃巾之亂後逃到蜀地的士族。現在你再想想。”

劉循皺眉思索了一會兒,皺眉驚道。

“父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黨爭!”

“黃權、嚴顏這些本地士族要保張師,法正、吳懿、孟達這些外地士族要殺張師!可,可李平也是本地士族,為何要殺張師?”

為何?

劉璋冷笑一聲,說道。

“自然是為了爭權!殺了張任,他李平自然成了武官之首,若順便除掉法正,以張鬆那個膽小怕事的樣子能製衡的了他?”

“這些傢夥口口聲聲說為了父王,其實呀,都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你是孤的長子,日後要繼承孤的基業,凡事要多看多想,懂得製衡之道。張任雖是你師父,但也不可過於相信,要知道以後你是君,他是臣。”

劉循聞言一喜。

“兒臣謹記。這麼說,父王願意饒過張師了?”

劉璋目光一閃,也不正麵回答。

“再看看。你族叔劉巴生病了,你代表父王去看看,要知道你最能依賴的還得是我劉氏一族的族人。”

“兒臣謹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