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1章 祝小珍在香薰做了手腳

“最近他和傅詩情打得火熱的,很有一種要當傅家女婿的派頭。”

手下好笑。

沈陵也冷笑“難道他還指望傅文博幫他嗎?

就那種蠢貨,能從傅藝橫手上搶到公司,我都覺得是一個奇蹟。”

“不知道,可能因為先生他手裡了,他感覺到害怕了,所以想要一個幫手,不過他死定了。”

沈陵低聲“很好,沈俊那種不服輸的個性在沈家能幫他,讓他如虎添翼,但在這裡也能害死他,現在想他死的人可太多了,最後他必定會眾叛親離!”

“老闆,一定會的,那才大快人心~!”

沈陵默默的看著窗外,不再說話,他知道大小姐和褚逸辰車子開往的是另一方向,他們兩個不同路,可能偶爾走在一起過,但最終也會分道揚鑣。

這時候手機響起,他接聽,臉色微變“你是蠢嗎?

是的,你果然很蠢,不要讓我來給你擦屁股~”

他狠狠的掛斷電話,語氣說不出的厭惡,不過最終還是又打過去,眼底透著無奈。

翌日清晨。

李安安醒來,褚逸辰已經起來,正在陽台打電話,她原本想擁抱一下他的,結果聽到褚逸辰的話,冇動。

“把那個醫生抓起來。”

褚逸辰語氣很冷漠。

李安安等他掛斷電話問“發生什麼事了?

說寶寶那件事嗎?”

褚逸辰回頭看著她“不是,之前祝小珍給我母親的熏香有問題,一直幫我母親治病的醫生被收買。”

“這麼可怕?

那我真是小瞧了祝小珍。”

她冇想到祝小珍會這麼做,不知道白冬聽到這個訊息會是什麼想法。

畢竟她很看重祝小珍。

“嗯。”

褚逸辰頷首“等一會兒我要去我母親那邊說一下這件事。”

“好”

兩人一起吃了飯,李安安送褚逸辰出門。

褚家。

褚逸辰進入客廳的時候,白冬和褚震庭兩人正手挽手的從樓梯上下來。

“兒子,你怎麼來了,吃早餐了嗎?”

看到兒子回來,白冬很高興,雖然因為安安的事,兩人關係有點僵,但畢竟是母子。

褚逸辰在沙發上坐下,把手上的一份鑒定報告放在客廳茶幾上“祝小珍給你的熏香有問題,鑒定報告已經出來,裡麵有讓人精神恍惚的藥物,還有她也買通了你的主治醫生,對方已經承認收了祝小珍好處”

白冬驚訝很久“這……怎麼可能”

褚逸辰手指點在鑒定結果上“不信的話,你自己看,而且醫生已經被我帶過來,不信你自己問!”

話落褚管家把醫生帶了進來。

“抱歉夫人,我以為祝小珍是你準兒媳婦,她說讓我推薦我就答應,很抱歉。”

醫生跪在地上哭泣“可我真的不知道這熏香有問題,求你饒恕我。”

白冬心寒不已“你太讓我失望了。”

祝小珍會在熏香裡做手腳是她冇想到的。

國外一直幫她做事的助手因為兒子調查祝小珍的事死了,她的醫生被收買,熏香又被做了手腳,她還有什麼不相信的,兒子是他養大的,不會為了李安安這麼去冤枉祝小珍,祝小珍一定又問題,真是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