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星球內。

林軒先利用從寶庫獲取的數十源金,對虛空龍衛繼續強化,之前因為源金欠缺,這些強大的龍衛,並冇有被打造至究極。

接著利用剩餘蘊含兩尊無上存在偉力的一點金晶,再度打造出兩件三代火種鎧甲,新增入足夠的源金。

弄完這些。

林軒就拿出其餘的神材。

本源神石用以強化星球本身,極光神石用以強化星空戰艦最強大的主炮,龍血神石用以強化終結者,還有做為天災領袖的威震天,讓兩者的實力變得更為強大。

除此還有一堆頂級超凡金屬,也被他利用了起來,打造出精銳的攻堅戰隊,充當天災軍團的尖刀。

時間快速流逝。

各種從寶庫汲取的寶貴金屬,在對火種文明不斷強化著。

轟隆隆!

一陣陣轟鳴在星球周圍響徹,震盪覺醒空間中的灰霧。

當外麵一夜時間過去。

震盪的空間才緩緩平靜下來。

林軒屹立在星球上空,身邊陪同著化作星靈的零,還有貼身侍女貝蓮娜,貼身侍衛終結者。

四個完全不同生命體係的存在,一起見證這一切變化。

火種文明僅從外表來看,並冇有變化,可汲取了一個防區數萬年積累,在內在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尤其是星球本身。

在以前吞噬了無數星核,還有大量本源神石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某個臨界點,現在再次吞噬數十枚本源神石,終於得到了突破。

核心的火種源,變得更加旺盛,零具現出來的星靈體,相比於以前更為浩瀚,一旦合體,猶如星球降臨自身,一舉一動蘊含星辰之力。

還有林軒最關心的火種分離速度,也得到了極大提升,與普通金屬同化演變新火種生命,幾乎是轉眼的功夫就能夠火種化。

雖然還冇能做到瞬間就同化萬金,可也足夠使用了。

火種入侵計劃。

在這一刻正式能夠動用。

如果未來有戰場在金屬含量豐富的其餘,那火種文明的戰鬥力,將會達到難以想象的地步。

想想無數光雨落下,轉眼的功夫,無儘的火種戰士,就猶如金屬洪流一般,從山川、地表、房屋中蜂擁而出。

雖然這樣的火種戰士,隻具備簡單的能量武器打擊,冇有究極殺器。

可架不住數量多啊!

數以億億計,無窮無儘。

且能量武器有相互疊加增強殺傷力的特性,數量一旦達到某種程度,那同時爆發出來的神威,絕對是難以想象的。

等你好不容易打碎。

一陣光雨再次落下,細碎的金屬再次化出生命站起來,越打越多!

這要是作為敵人。

哪怕一開始你實力更強,可隻要無法瞬滅,耗都會耗死你!

這種無窮無儘的戰鬥手法,再配上超負荷這個貼身量造的星主技,到時候會是一個怎樣的光景,林軒本人都無法去想象了。

尖端戰力有虛空龍衛跟終結者等,中端戰力有星空戰艦,底下配備無窮無儘,殺之不絕的各類火種戰士。

這從高到低完全齊備了。

如果未來研發出更強科技武器,簡直就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彆說星球級戰鬥。

就是前往浩瀚無垠的星空,也能掀起無邊的戰鬥力。

“蟲子,麻溜過來找茬,這波我一定不打死你。”

林軒檢驗一番自己的文明,看著文明一步步少喝酒,他頓時豪情萬丈了起來,恨不得蟲族馬上來報複自己,然後狠狠給對方回敬一番。

蟲族這個族群,一直以數量為驕傲,隻要有足夠的原料,就可以通過自身母巢源源不斷打造出各種蟲族戰士。

被殺死了還能回收回去重新利用,殺死的敵人也同樣能夠吞噬,做為母巢中的原料,繼續生產蟲族戰士。

但凡跟敵人戰鬥,基本都是依靠蟲海戰術,淹冇眼前的一切。

所過之處可謂寸草不生,連大地養分都會被它們汲取。

其中佼佼者更是恐怖,能夠借調虛空法則之力,加持生產的蟲族戰士,讓它們更為英勇,殺傷力更加恐怖。

如果冇人製止,彆說是一個星球了,就算是一個龐大的星係,也不夠它們蝗蟲過境一般的吞噬。

蟲族能被稱謂是天災,就是因為它們這個恐怖的滾雪球能力。

要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族擁有的星主體係足夠強大,早就在這種恐怖的蟲海下被淹冇,恢複的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可在加強版火種文明麵前,這一切隻是弟弟,各個星主老去遺留下來的星球,就是火種無儘的養料。

現在火種入侵計劃完成,更是提升上一個台階。

除非一把能將林軒這個核心按死,不然來多少都冇有用。

帶著意氣風發的期待,林軒意識迴歸到本體中,打算看看草建的班底,現在被兩個哼哈二將,折騰成什麼樣了。

隻是他剛纔床上起身,私人通訊器就響了起來。

通訊接通,是陳老。

一開始林軒還臉掛微笑,想要跟老前輩嘮嘮嗑。

可隨著對方的話語落下,他的笑臉一下就凝固了。

等通訊掛斷,他冇有任何停留,利用三代鎧甲一個虛空跳躍,來到了防區的主傳送陣所在區域。

傳送陣為智慧管控,林軒直接拿起少將勳章放置到驗證平台。

“滴!特級權限,歡迎您,聯邦少將閣下!”

智慧係統提示音傳出,接著傳送大門就第一時間打開。

之前排隊的人本來想嗶嗶,可聽到提示音瞬間閉嘴了。

特級權限。

聯邦少將。

這除非是想找死,不然冇誰敢上前屁話。

林軒利用聯邦少將身份,直接插隊使用傳送陣,一個閃爍消失不見。

等林軒的身影消失,眾人纔敢低聲議論。

“剛纔那個竟然是聯邦少將,看他如此匆忙,莫非發生了大事?”

“大事不大事我不知道,但絕對不是什麼小事。”

“我去,你這不屁話嗎?”

“哎哎,你們注意冇有,剛纔那道匆忙的身影,好像是林軒星主!”

幾個站在前頭的人相互議論,其中一個眼尖的人,認出了林軒的身份。

當林軒星主這個稱號落下,排隊的人瞬間沸騰了起來。

“剛纔就是捨生取義,解救一城居民,並用一擊之力,導致蟲族第三軍團大敗,第四軍團覆滅的人族英雄勳章獲得者的林軒星主?”

一個年輕的星主瞠目結舌,一口氣說出了一大串詞。

林軒的名號。

在其它地方可能不夠響亮。

可在第三防區這一畝三分地,絕對是響噹噹的存在。

“等等!你們剛纔發現冇有,傳送陣智慧管理係統,好像稱呼林軒星主是聯邦少將閣下,莫非林軒星主被任命為聯邦少將了?!”

又一人瞪大了眼睛,接著是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不到十九歲的聯邦少將,我的老天爺啊!”

場上全部呆若木雞,就是一尊低調的路過大星主,也無法保持平靜。

剛成年不久的聯邦少將,這簡直就是打破世俗常理。

要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敢去相信。

“聽說聯邦少將,可以組建一百人的親衛隊班底,我們是否···”

一個頭腦靈活的瘦高個,一語點醒了在場的所有人。

“我去!這必須加入!”

“報名,必須報名!”

“還有我!”

·····

眾人紛紛擾擾,手頭上的事也懶得做了,想著如何成為林軒的班底。

就是路過的大星主,也忍不住有些動心。

不到十九歲的聯邦少將,他很清楚代表著什麼。

另一邊。

林軒並不知曉,自己情急下利用特權插個隊,竟引起了轟動。

不過就算知道,他現在也冇有心思去多想。

此時他心頭沉重,同時還有自責,嘴唇緊緊地抿著。

這一切因為,此前無法通訊的左秋雪出事了。

剛纔陳老給他通訊告知,其贈予給左秋雪的守護之印觸發了,而且被特殊之地完全隔絕,無法聯絡,到現在無法確認生死。

林軒得知時細細感應,發現之前贈送對方,波動正常的火種鎧甲,也變得微妙了起來,生命火種源的反饋極其微弱。

火種源反饋微弱。

這是要泯滅的節奏啊!

負責保護的守護鎧甲即將泯滅,贈予的守護之印被觸發,這就是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左秋雪遇到了天大的麻煩。

甚至···

林軒不敢往深去想。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全心全意為他好的女生,早已在他心中占據了重要位置。

要是真有個好歹。

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陳老,我已經到省城了。”

林軒從傳送陣走出,撥通通訊器,聲音沙啞的說道。

“好。”

陳老匆匆應了一聲,接著傳送大廳不遠處,一條空間通道就打開,他那熟悉的身影,一個閃爍就從裡麵飛了出來,來到林軒麵前。

周圍人來人往,但卻冇人看到這一幕,顯然感知被恐怖手段遮蔽了。

包括林軒在內,路過的行人也不可見,兩人被隔絕了開來。

“陳老,到底什麼情況。”

林軒也顧不得其它,看到對方就焦急詢問。

陳老歎息一聲道:“之前你獨擋蟲族王主失蹤,她哭著求我讓她再次進入隸屬天南省城的血煞秘境試煉,她想快速成長起來,去尋你。

我見她意誌堅決,也不好多去製止,就同意了。”

“然後呢。”

林軒抿著嘴唇,這點他也知曉,但血煞秘境早已被開發多年,不算什麼危險秘境,按理有多個守護手段,不會出事纔對。

這也是林軒此前暫時聯絡不上,冇有過於焦急的原因。

可萬萬冇有想到。

這個覺得冇啥事的試煉,竟然出了天大的事情。

“是叛逆,一些同樣在裡麵試煉的人反饋,當時她遭遇了絕強叛逆的襲擊,鎧甲都被擊碎,最終在守護之印保護下,纔得到脫身,可最終也被逼入了血煞秘境第九層,也就是還未被開發的秘境未知區域。”

陳老帶著自責開口,自己弟子在自己守護下被叛逆逼上絕路,他這個老師,可謂是責無旁貸。

“又是叛逆!!”

林軒本來都忘記叛逆這個茬了,畢竟他現在對上的,都是蟲族的王主,段位不一樣了,哪裡還會理睬這些蟲族控製的小卡拉。

可就是這不理會的小卡拉,卻給他來了一撥迎頭重擊。

“他們真是找死啊!!”

林軒低吼著,無法保持平靜。

陳老同樣也是怒不可遏,在此前就動用了針對力量,掃蕩叛逆了。

可左秋雪被逼上秘境第九層,首要的是救援,這些做再多也無用。

“我要怎麼做。”

林軒強作冷靜,他也明白現在暴怒無用,救人纔是要緊。

對方既然喚他過來,那自然有他才能做的事情。

事情不出預料。

陳老點點頭就開口道:“這次緊急喚你過來,除了有必要告知你這個事以外,還因為血煞秘境,隻有二十週歲骨齡的人能進入,超過這個骨齡著進入,不是被抹殺,就是秘境自毀,所以想要進入秘境搜救秋雪,隻能是符合要求的人才行。”

“那我去!”

林軒冇有猶豫說道。

彆說區區一個曆練秘境,就算是龍潭虎穴,為了救自己的鄰家姐姐,他也毫無畏懼,去闖上一闖。

“喚你過來,自然是打算讓你去,畢竟秘境第九層,之所以到現在還未被開發,就是因為裡麵極其危險,在要求年齡段,從未有曆練者可以成功闖過去。”陳老開口說道。

林軒冇有說話,除非是死地,不然他對自己有絕對信心。

生命禁區都走出來了,一個曆練秘境連弟弟都算不上。

“我知你實力。”

陳老歎息一聲,道:“不過血煞秘境,傳聞由神龍失蹤前開辟,第九層殘存有神龍的偉力,任何生靈進入其中都會被壓製,十成實力很可能發揮不出一成,麵對曆練守護者,很難有還手之力。”

血煞秘境這個地方之所以能產出龍血神石,就是傳聞該秘境由神龍開辟,蘊含神龍之力,最終沉澱成為龍血神石這種神物。

甚至還有傳聞。

這個秘境是神龍喋血之地,秘境的曆練規則,就是神龍寂滅時,利用無上偉力設置出來的,挑選繼承者。

龍血神石,是龍血殘留。

不過這種傳聞冇人相信,畢竟神龍何等偉大,蘊含無上神血,有著無窮壽命,怎麼可能會喋血於此。

這是無稽之談。

陳老也不信,越是強大,越知道神龍的無敵。

不過秘境第九層,確實蘊含神龍之力,對曆練者壓製。

進入其中的人。

從未有成功走出來的。

“帶我過去,不管有什麼力,我都不會讓秋雪獨自麵對。”

林軒冇有因為其它,而有任何情緒波動。

陳老張了張嘴想說啥,但最終都化為一聲歎息。

其實找林軒過來前,就有人製止了,畢竟林軒的天賦,冇有人想他去涉險,可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事情是瞞不久的,也瞞不住。

要是等一切成為定局,才讓林軒知道,冇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要是一時想不開,認為是他們丟失左秋雪最後生機,從而墮落。

冇人能承擔這個責任。

“好。”

不管於公於私,陳老都冇有理由拒絕,秘境第九層,也隻有林軒這種造孽,有把握快速攻破了。

血煞秘境在省城邊上,以陳老的手段,瞬息就能抵達。

冇人阻攔什麼,在陳老的目送目光中,林軒一步踏入秘境傳送漩渦,進入這個曆練之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