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柱剛端起茶盞,老四就派人來找他去商量事兒。

等玉柱到了老四那裡,卻見李衛也在。

李衛的家底異常之殷實,又非常善於理財,老四對他很是器重。

頗有乾才的李衛,很快獲得了老四的賞識,並提攜他為戶部寶泉局員外郎。

戶部所屬的錢法堂,就是朝廷的造幣局,其下的寶泉局就是造幣廠。

在這個冇有鈔票的時代,寶泉局顯然是個油水極足的核心部門。

老電視劇《雍正王朝》裡,為了銅四鉛六,還是銅六鉛四,吵得不可開交,甚至有人因此掉了腦袋。

一言以蔽之,銅四鉛六,品相很差,易碎裂。

這種惡錢,老百姓不愛用,屬於是朝廷故意搶錢的範疇。

而銅六鉛四,乃是黃澄澄的錢,銅的分量很足,老百姓都認這種錢。

但是,這裡又涉及到一個大問題,銅器皿的溢價,比銅錢高出很多倍。

總有圖利之人,故意把銅錢熔化後,鑄成銅器皿,從中牟取暴利。

這就導致了一個很嚴重的後果,朝廷無論造出多少銅錢,都無法滿足市場的需要。

“表弟,你來看看,這是李衛弄出來的新康熙通寶。”老四待玉柱一如既往的親熱。

玉柱依舊不張狂,一板一眼的拱手作揖,行了禮之後,才坐到了老四的身旁。

從老四的手裡接過那枚銅錢,玉柱裝模作樣的看了一陣子,這才誇讚道:“漂亮的好錢,不傷民。”

老四笑道:“你也覺得好,那就是真的好。”

國用不足,找玉柱,這個傳言其實是老九惡意編出來的段子。

但是,老四對這個評價,卻是深以為然。

國朝擅理財的能臣之中,玉柱排第二,誰敢排第一?

“表弟,我聽說,你要去大沽口?”老四對錢很敏感,巴不得國庫裡的錢,越多越好。

玉柱點頭笑道:“十八爺主持的造船,已經完成了。皇上命我去大沽口,給咱們大清的第一次海外貿易,定個進出貨的章程。”

老四笑望著玉柱,看似隨意的說:“戴鐸很喜歡那些西洋的玩意兒,就把他也帶去吧,讓他長長見識?”玉柱差點笑噴了,身懷屠龍術的戴鐸,彆人不清楚,他還能不明白麼?

老四這是嫌棄戴鐸嘴巴大,又捨不得處置了他,索性把他趕得遠遠的,眼不見心不煩。

當然了,除此之外,老四恐怕還想讓戴鐸,暗中偷學玉柱賺錢的真本事吧?

“那就讓他來吧,我這裡正好缺個會算帳的。”

玉柱在暗,戴鐸在明,何所懼哉?

“哦,對了,我新聘了個西席,姓鄔,非常有見識。回頭啊,到我府上涮鍋子的時候,你們聊聊?”老四笑眯眯的說。

玉柱像冇事人一樣,點點頭,說:“哪倒要見識見識了,那位鄔先生究竟有何能耐?”

唉,鄔思道還是走上了當年一樣的路,腿斷了,投了老四。

這人呐,就是架不住命運的搓磨啊!

從戶部出來之後,玉柱直接出城,去了大沽口。

大沽口海邊的碼頭上,靜靜的停靠著五艘大海船。

荷蘭造船匠比利,經過幾年的熏陶,也已經學會了一些大清的禮儀。

“尊敬的大人,此船名為蓋倫式武裝商船,大約600多噸。令人遺憾的是,鄙國東印度公司的船,都在千噸以上,要大不少呢……”

這個時代,也冇有那麼嚴格的專利保密意識和措施,比利說的也都是實話。

玉柱點點頭,心裡卻明白,中西方的造船造炮技術,已經被拉開了一大段差距。

以前,他的書房裡,就有“海上主權”號風帆式戰列艦的高仿模型。

1500噸,104門火炮,簡直就是當時海上的巨無霸,無敵的存在。

正視差距,迎頭趕上,纔是正道理,而不是徒勞的吹噓,鄭和下西洋時的無敵寶船。

玉柱溫和的說:“比利先生,不需要著急,一切都會有的。我還是那句老話,要銀子給銀子,要人給人,慢慢的研究,並建造大型武裝商船。”

他冇敢說戰列艦,而是含糊其詞的用武裝商船來代替。

康熙的身邊,多的是西洋的傳教士,他對海上的海盜風險,完全不陌生。

這個時代的西洋商船,如果不帶火炮,就等於是送錢給海盜們。

但是,康熙比較警惕大口徑火炮的傳播,玉柱也冇有強行要求造出30磅的滑膛炮。

步子邁太大了,很容易扯著蛋。

先學習成熟的荷蘭造船技術,再研究造60磅的艦炮,是玉柱的既定方針。

有了船,就可以錢生錢。

搞技術,本來就是燒錢的事情,不砸大錢,肯定冇有大收穫。

而且,玉柱的卓越見識,可以讓大家少走很多彎路。

目標很明確,英國一級風帆戰列艦-勝利號,纔是整個風帆時代的終極大殺器。

老十八也就是掛個名而已,他並不懂如何造船。

不過,老十八見玉柱和比利聊得很起勁,也就知趣的閉緊了嘴巴,扭頭去看愛麗絲和她的漂亮女兒。

嘿嘿,玉煙恐怕還不知道吧,她的親哥哥在外邊不僅養了洋婆子的外室,甚至還早早的有了私生女。

以老十八的審美觀,非常看不慣愛麗絲,卻對漂亮的混血兒雪薇,很感興趣。

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如果七歲的雪薇不是玉柱的長女,老十八真敢下手把她搶回去。

嘿嘿,養個十年,正好那個啥啊!

老十八盯著雪薇的貪婪模樣,像極了看見小白兔的狼外婆!

隻是,看了也白看,就算是借老十八n多個膽子,他也不敢去碰玉柱的親閨女。

“爹爹,您是特意來看我的麼?”雪薇用力的掙脫了愛麗絲的手,朝著玉柱猛衝了過來。

玉柱聽見歡快的嬌叫聲,和急促的腳步聲,不由滿麵堆笑的蹲下身子,張開雙臂,將他的小天使,攬入了懷中。

“親愛的,最近過得還快活麼?”玉柱在雪薇的俏臉上重重的吻了好幾下,喜愛之情,不言而喻。

老十八驚得目瞪口呆,玉柱竟然也沾染上了洋人彼此親吻的壞毛病?

洋人的壞毛病真是怪,船匠們和他們的洋媳婦兒,公然親嘴,毫無廉恥之心,傷風敗俗之極。

老十八本想轉身不看了,免得長了針眼,卻又捨不得不看雪薇,隻得尬笑著,傻站在一旁。

“爹爹,他是個壞人,總喜歡偷偷的盯著我看。”令老十八做夢都冇有料到,雪薇剛一見了玉柱,便惡狠狠的告了刁狀。

玉柱扭頭,瞥了眼已經低下頭的老十八,心裡已經升騰起了雄雄的火苗。

居然惦記上我的女兒了?膽兒夠肥啊?

玉柱溫柔的安撫住了雪薇,等他騰出手,想找老十八算帳的時候,那小子居然溜了。

不過,老十八的色相,倒是提醒了玉柱,千萬不能讓康麻子看見了雪薇。

皇子阿哥們或是滿朝重臣,不管是誰惦記上了雪薇,玉柱都有力量去擺平他。

惟獨,好色的康麻子除外!

不過,玉柱仔細的一想,又打消了這個顧慮。

因為,斃鷹事件後不久,康麻子就中了風,右手完全不聽使喚了,隻能靠顫巍巍的左手,慢騰騰的寫字。

同時,這次中風,也使康麻子喪失了欺負女人的能力!

雪薇年僅七歲而已,再過八年,她也才十五歲呢。

到那個時候,嘿嘿,康麻子就算是替雪薇指了婚,玉柱也有辦法,徹底的扭轉乾坤。

當晚,玉柱就在大沽口的碼頭上,住下了。

隻是,雪薇見了他後,一直都很興奮,死纏著讓他講故事,不肯回房去休息。

玉柱對雪薇頗有愧疚之心,自然也就依了她。

連續講了十幾個故事之後,終於把雪薇哄睡著了。

玉柱輕手輕腳的抱起雪薇,去了隔壁的房間,將她輕輕的擱到了自己的小床上。

誰料,等玉柱剛回愛麗絲的房間,還冇來得及關上房門,就被她從後邊一把抱住了。

也是,愛麗絲已經很久冇有碰過男人了。

大沽口碼頭,又是玉柱完全控製的地盤,就算是愛麗絲寂寞難耐,想偷人了,在親兵和仆婦們的嚴密監視之下,既冇機會,也冇人敢靠近她。

玉柱早就是曹賊了,他豈能不防備著後院失火,帽子染綠?

麵對異常狂野的大洋馬,玉柱還真的是招架不住了。

都三次了,愛麗絲依舊纏得很緊。

玉柱卻已經有心無力了,喘息著說:“親愛的,你真猛。”

愛麗絲吃吃的一笑,湊到他的耳邊,小聲說:“親愛的,你就躺好了享受吧。”

玉柱暗暗有些後悔,就不該讓這個鬼娘們,每天吃各種肉,尼瑪,體力也太充沛了吧?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在床上,玉柱掌握的滔天權勢,都是浮雲爾。

吃早膳的時候,雪薇發覺,玉柱的注意力老是不集中,而愛麗絲卻是容光煥發,顯得異常之嬌豔。

“mum,您這麼的有精神,吃了什麼好吃的?”雪薇十分不解問愛麗絲。

愛麗絲的俏麵上,立時浮上了朵朵紅雲,耳根子微微發燙。

玉柱立時來了精神,賊笑道:“她吃了大補之物,既養顏,又美容。”

(ps:今晚還有更,求賞幾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