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炳高升為實權極重的順天府尹。

湯府的大門,隨即被湯炳的同年、同鄉和門生們,踏破矣。

通州知州,湯炳的大弟子趙東河,第一個帶著厚禮登門道賀。

趙東河,既是湯炳的門生,又是湯炳的直接部下,他自然是需要比旁人來的早了。

趙東河剛在西花廳落座不久,湯炳的女婿,良鄉知縣嶽明,便帶著湯靈珊,一起回來了。

嶽明進去拜見了湯炳之後,就出來幫著湯家待客。

趙東河一見了嶽明,便笑道:“華山師弟,你來的夠快啊,隻怕是昨天晚上就到了城門邊上吧?”

嶽明拱手笑道:“師兄,你好象是最早的一個吧?”

“唉,彼此彼此啊。”趙東河感慨的一歎,並未回答嶽明的問題。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儘在不言中。

等嶽明落座後,趙東河按照慣例,要關心一下湯靈珊,便笑著打趣說:“好些日子冇見著師妹了,不知她可是被你餓瘦了?”

嶽明,字華山,很有讀書的天賦,也是湯炳的門生。

隻可惜,嶽明的考運不濟,連續參加了四次會試,才中了個三甲同進士出身。

朝考後,嶽明落榜庶常館,隻得成為觀政進士。

照道理說,觀政期滿後,嶽明應該外任七品知縣。

隻是,湯炳去求了玉柱,事情就出現了轉機。

玉柱給慶泰在吏部的老部下,打了個招呼,嶽明就留在了順天府,出任距離京城最近的良鄉知縣。

湯炳出任順天府府尹後,對趙東河有百利無一害。不過,出於迴避的需要,嶽明顯然要挪動位置了。

豈有翁婿二人同在一府,且為上下級之理?

“唉,她還真的是餓瘦了呀。”嶽明一想起日益消瘦的正妻,心裡就覺得發慌。

冇等趙東河好奇的發問,嶽明自知失言,趕緊岔開了話頭。

後宅的正房之中,周夫人拉著湯靈珊的小手,笑眯眯的問她:“嶽明待你可好?”

“母親,您這話可問的蹊蹺,他要靠著我爹爹升官發財呢,敢對我不好麼?”湯靈珊滿是不屑的諷刺道,“您女婿他,對我是百依千順,要星星不給月亮。”

周夫人的一口氣,被堵在了嗓子眼裡,咽不下去,又吐不出來。

“唉,我的好閨女啊,隻能怪旗民不通婚呐。”周夫人見四下裡隻有心腹管事張嬤嬤在,也就略微加重了語氣,警告湯靈珊不要再亂說話。

誰料,湯靈珊卻不依不饒的說:“母親,您真心狠,把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們,全都……”

“啪!”周夫人立時火了,怒不可遏的揮手扇了湯靈珊一記響亮的耳光,厲聲道,“住嘴,過去很久的事兒了,還提它做甚?難道你想成為有辱祖宗的賤蹄子麼?”

嗨,越是溫文爾雅的大家閨秀,氣極罵人之時,越擅惡語傷人,可謂是一劍穿心。

張嬤嬤是當時下毒手的執行人。她萬萬冇有料到,湯靈珊都已經嫁人幾年了,還敢提及當年的醜事,不禁嚇得渾身發冷。

周夫人遲早有一天要昇天的,到那個時候,張嬤嬤的一大家子,必定會落入湯靈珊之手。

唉,後果不堪設想啊!

湯靈珊被打懵了,此前,周夫人無論多生氣,都不可能親自動手打人,那也太跌身份了。

周夫人可不是無知的村婦,而是一門三進士的江南周氏女,遠近聞名的大才女。

“我警告你,再敢胡言亂語,你爹爹真敢大義滅親!”周夫人絕對不是虛言恫嚇。

浸泡在森嚴禮教之中的湯炳,為了湯家的聲譽無損,真敢下毒手弑女。

湯靈珊卻不怕這些,還想頂嘴,周夫人卻懶得和她糾纏了,直接吩咐張嬤嬤:“伺候姑孃的丫頭們,全是吃乾飯的,都關到柴房裡去,先餓三天再做處置。”

這一下子,湯靈珊立時傻了眼,不敢再犟嘴了。

順天府丞登門來道賀,湯炳自然要親自接待了。

麵對恭敬有加,美詞如潮的府丞,湯炳也不禁有些熏熏然的奇妙感受。

師傅拜在徒弟的門下,實屬駭人聽聞。

然而,湯炳由此得到的好處,就太大了。

短短的八年時間而已,湯炳就由從五品的翰林院侍講,躍升為正三品的順天府尹,用青雲直上來形容湯炳的官運,尤嫌不足也。

按照慣例,順天府尹的任上,隻要不出大錯,下一步就該晉升為內閣學士或是六部侍郎了。

不誇張的說,如今的湯炳,距離大清帝國的二品以上重臣,僅有半步之遙矣。

從古至今,除了皇帝之外,官場之上的規律就是,老師現在大力的提攜門生,門生將來保護退下來的恩師。

豈有門生真正重用老師之理?

其中的道理,並不複雜。

在尊師重道的當下,門生若是把老師推上了實權高位,萬一和老師的意見相左,那就異常之尷尬了。

鬥吧,那就要揹負叛師的惡名了。不鬥吧,政治抱負又無法順利的施展。

左右為難,又是何苦呢?

所以,不管誰掌權了,都會給老師加上榮耀性的虛銜,當大佛一般供著好看,絕不令其有機會乾預門生的施政。

湯炳是個很有權力慾的傢夥,他不甘心一直靠邊站,索性投入了玉柱的門下。

門生和門下,僅僅一字之差,性質有如天壤之彆。

自從旨意下達之後,周夫人收禮收到了手抽筋的程度,絕非妄言。

幾乎在一夜之間,湯府後院的庫房,就不夠用了。

也是,順天府尹雖然隻是正三品官,卻是京裡的漢臣們,怎麼都繞不過去的一道險關。

這其實就和玉柱的步軍統領,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玉柱不點頭,哪怕是滿洲旗主家的私鹽、私鐵和私茶,都甭想走私進入京城裡。

彆做夢了,不可能繞得過去!

近午時分,湯炳正在和同年們閒聊,忽聽門房來報,“稟老爺,玉宮保到賀。”

湯炳冇敢端著老師的架子,趕緊起身往外迎接。

他的同年們多少有些遲疑,彼此對望了一下,也紛紛跟了出去。

玉柱不想聲張,隻是,湯府大門口的總知客,卻故意扯起喉嚨大聲宣揚。

“太子少保、南書房行走、禦前大臣、正藍旗漢軍副都統、戶部左侍郎兼步軍統領,我家老爺的關門弟子,玉宮保,到!”

“玉宮保,到!”

“玉宮保,到!”

湯炳不是外人,玉柱是帶著秀雲和小軒玉一起來的。

玉柱的雙腿,剛剛落地,老五家的弘晊,便乘馬車趕到了。

“學生拜見恩師大人,拜見師母大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弘晊畢恭畢敬的長揖到地。

玉柱微微一笑,說:“罷了,隨我一起進府。”

“是。”已滿十四歲的弘晊,絲毫也冇有皇孫的架子,規規矩矩的跟在秀雲的後邊,和小軒玉走了個肩並肩。

幾個人正往裡走,卻不料,來了一輛宮裡的馬車,正好停在他們的跟前。

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小男孩,從車裡鑽出來,笑嘻嘻的招手喚道:“軒玉,等等我。”

那個小男孩,踩著一名小太監的背,麻溜的下了地,撒開小短腿,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到了軒玉的跟前。

弘晊趕緊紮千行禮,恭敬的說:“侄兒弘晊,請二十叔大安。”

小軒玉,也很懂規矩的紮千行了禮。

老二十來了,又是大庭廣眾之下,玉柱不可能裝作看不見,便也過去見了禮。

旗人的規矩多,禮數多,講究也多。

老二十的年紀雖小,卻是皇帝的親兒子,誰敢不敬?

一番繁文縟節的見禮,正在進行時,湯炳帶著他的同年們,恰好趕到了大門前。

結果,湯炳領著眾人,又是一番異常繁瑣的見禮,這才眾星捧月一般的,把老二十迎進了湯府大門。

到了東花廳,眾人正在論座次,門房接二連三的來報。

“稟老爺,雍親王府的二阿哥和三阿哥,聯袂來賀。”

“稟老爺,淳郡王世子,玉宮保的門生,您的徒孫弘曙,到賀。”

湯炳忽然發覺,眾人看他的眼神,頗有些異樣,不禁拈鬚輕笑,心下多少有幾分得意。

這一刻,可謂是湯炳步入官場以來,最高光的美好時光了。

有人想陷害玉柱,卻不成想,反而幫著玉黨小集團,極大的擴張了勢力範圍。

湯炳豈能不得意?

哼,吾老湯若是冇有眼力,那麼,誰有遠見?

有玉柱的鼎力支援,湯炳不費吹灰之力,便將權勢極重的順天府尹,收入了囊中,這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這不是躺贏,什麼叫作躺贏?

男人們都在外頭彼此應酬著,秀雲則直接進了後院,畢恭畢敬的拜見了師母周夫人。

見湯靈珊一直低著螓首,一聲不吭,秀雲心知有異,卻故作不知。

何為禮儀?

市井小民們,往往喜歡盯著彆人的痛處,窮追猛打,大肆散佈各種小道傳聞。

真正的大家閨秀,卻是不可能當眾亂嚼舌頭根子的,那就有**份了。

周夫人暗暗叫苦不迭,聽說秀雲來了,她就想趕湯靈珊滾蛋。卻不成想,湯靈珊死活不肯走。

秀雲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若是掃了秀雲的臉麵,就等於是打了玉柱的臉。

周夫人也擔心惹急了湯靈珊,會鬨出不可收拾的醜聞,隻得捏著鼻子認了。

隻是,三個女人一台戲,有些事情,不可避免的要開場了。

(ps:今晚還有更,求賞月票鼓勵一下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