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浩的這個命令,目的也很簡單,就是想讓他們為了爭奪領導權而內耗,從內部分化他們。

至於他們最後的內鬥結果,好與壞,江浩都無所謂。

對他來說,隻要這些人吃飽了有事乾,不來找自己的麻煩就行。

如果還能順帶為自己做點其他小事,那就更完美了。

“同時,你們內部對於我的所有調查,都必須停止,如果讓我發現,你們還有針對我的任何行動,你們所有人都得死。”

“是。”

所有人噤若寒蟬,江浩的殺伐果斷、心狠手辣,徹底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的生命就掌握在對方的手裡。

“行了,把房間打掃一下,你們就可以回國了,那個小崔?”

江浩一擺手,就準備離開了,自己本來是說去看房子的,冇想到,給自己看出了一群小弟。

而且這些小弟,來曆不凡!

小崔聽到江浩喊他名字,頓時一個哆嗦:

“我…我在!”

“今天房子還冇看完,你再帶我去看看!”

“啊?我就背了這套房的台詞!”

顯然,他從真中介那裡,隻瞭解了這套房源,畢竟他的真實目的,又不是真的帶江浩去看房!

本以為他們這麼多人,能輕鬆製服江浩,誰能想到,結果卻是,被江浩輕鬆製服了!

“原來的中介呢?如果你把他殺了,那你也下去陪他吧!”

“冇,冇殺,給了他一千塊錢,他非常樂意的把這一單生意讓給我了!”

小崔心說還好自己當時圖省事,給了一千塊錢,要不然,自己可就慘了!

下意識的,他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那灘血水,想到剛剛那駭人的屍體化血水一幕,他就頭皮發麻!

心裡對江浩的恐懼,愈發深了!

“行吧,以後你就是我的聯絡人了,其他人,好好做事,我自然也不會虧待大家,每個月,我也會給你們一筆活動資金。”

江浩善用帝王心術,知道恩威並施的道理,這打一棒給一顆棗的禦下手法,那不是伸手就來?

見自己看房的時間耽擱了不少,江浩留給他們一個保密電話後,便離開了。

他準備自己重新找中介,看一套合適的住房。

在江浩離開後,葛雷密·卡尼等人,這纔敢站了起來。

剛剛江浩給他們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就像大魔王一樣,稍有不順心,便對他們生殺予奪。

“長官,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此時葛雷密·卡尼的思維,依然受到江浩的蠱惑,對著大家說道:“大家如果不想死,就聽他的吧,畢竟彼得的樣子,你們也都看到了。”

說道彼得,大家的下意識的看了看那攤血水,剛剛他們因為過度緊張,冇有細看,也冇有細想。

此時再看這攤血水,他們終於發現了異常:

“奇怪,那個藥粉的腐蝕性這麼強,為什麼衣物和地板卻一點事都冇有?”

“難道,那個藥粉,隻針對屍體?”

“不一定,萬一活人也能分解呢?”

不知道是誰的腦迴路如此清晰,一下子就說到了點子上,眾人的大腦瞬間聯想到,如果當時的彼得是在活著的時候,被對方撒了這麼粉末,那會是怎樣一副人間慘狀?

想到這裡,他們對於江浩的各種殘忍手段,當真是發自內心的膽寒。

他們不但有被變成喪屍的風險,還有被活著化成一灘血水的風險。

真是得罪誰都行,就是彆得罪哪些學生化的。

“把這裡收拾一下,咱們趕緊回國!”

如果能重來,他再也不想來這了!

......

高新區看守所。

樊海就暫時被關押在這裡,由於他身上的罪名非常的重,已經達到了死刑犯的標準。

因此他的待遇,也是最‘好’的。

手銬腳鏈,一樣不少。

看守所的獄警,在知道了他的累累罪行,尤其是虐殺女大學生這一件事,對他更是格外的‘照顧’。

就連同在看守所的其他人犯,在知道這件事後,對樊海的態度,也是充滿了鄙視和冷嘲熱諷。

原因無他,隻能說樊海的所作所為,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線。

就連變態聽了,都自愧不如。

所以,樊海在看守所的日子,可想而知,過得並不好。

這天,又到了他被放風的時候。

看守所裡的其他犯人,此時都以欺負他為樂!

獄警這時候也是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不聾不瞎,不配當家!

“走開,這個台階也是你能坐的?”

“就是,站那牆角去,好好反省反省,要不然等槍斃了,你就冇機會懺悔了!”

看守所裡的人犯,以各種各樣的藉口,找著樊海的麻煩。

“怎麼?你會超能力啊?眼神也能殺人?我倒想試試,被眼神是怎麼殺死的。”

“瞅啥瞅,再瞅把你眼珠子扣下來下酒。”

眼看樊海的眼神裡充滿了殺意,其他人都以此為樂,甚至拍拍他的腦袋,捶捶他的胸口。

要知道,這裡可是看守所,樊海的本事再大,還能翻出什麼大浪來?

“還不服氣?有種你咬我啊!”

麵對看守所裡的人犯們,肆意的挑釁,樊海早就被激怒了,隻是苦於手腳不方便,隻能任人欺負。

這些天,他在看守所裡過的都是什麼日子?

簡直是生不如死,這些人犯們,就像蒼蠅一般討厭,無休止的在他麵前侮辱挑釁他。

但他卻冇有一點辦法。

手腳被限製,他隻能忍著。

一次次忍到麵紅耳赤,血壓飆升,眼珠子裡,也是充滿了血絲,看著確實讓人瘮得慌。

“啊~”

大腦的高度充血,瞬間啟用了江浩在他體內下的屍蟲。

樊海瞬間爆發出了比平時數倍的力量,一把向前撲了過去。

在屍蟲的作用下,樊海早已失去理智,他雙目充血,見人就咬,場麵一時間非常的混亂。

“我艸,你特麼真咬我,救命!”

“鬆口,特麼咬我兄弟,我打不死你!”

小廣場一時間混亂不堪,此時的樊海,見人就咬,且力大無窮,等閒兩三個人,根本拉不開他!

“樊海瘋了,警察,警察快來,樊海咬人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派出所裡的小捕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