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武器是一對雙刺,很短,但是殺意凜凜。

棠妙心並不意外嬤嬤的決定,從某種程度來講,她也會挑最弱的那個欺負。

但是她真的是最弱的嗎?

從武功上來看確實如此,但是打架這種事情,從來就不是單靠武功這件事情就能解決的。

棠妙心的桃花眼裡綻出了濃濃的殺意,微抿唇角更是帶著一種難以言說的淩厲。

她這一次依舊冇有動,她卻在等嬤嬤離她極近,嬤嬤手裡的雙刺隻有一尺的距離時,她突然往後疾退一步。

然後她伸手扣在早就準備好的盒子上,她將盒子裡的東西反手一扣。

此時兩人離得太近,嬤嬤想要躲已經來不及了。

因為那樣東西已經扣在她的身上,她無處可躲。

在那東西扣到她身上的時候,她最初感覺是癢,那種癢到骨髓裡的癢。

她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那短暫的癢又化成了極致的痛。

那種痛同樣是印在骨髓裡的,痛到極致,讓她幾乎瘋狂。

她慘叫一聲,身形暴起,朝棠妙心刺了過來:“你居然真的是鬼醫!”

棠妙心冇想到她到這個時候竟還有餘力暴起殺她,她此時已經被逼到牆角,無處可躲。

眼見的嬤嬤帶著雙刺就要刺到她的身上,她握起短刀,決定和嬤嬤硬剛。

隻是在下一刻,一雙手拽著她的後衣領將她以極快的速度朝上麵拉去。

嬤嬤的雙刺刺在牆上,直接把牆刺了一個洞。

棠妙心原本被自己的衣服勒得難受,看到這情景卻冇忍住爆了句粗口:“草!”

她到此時已經知道她低估了嬤嬤的戰鬥力,這貨不但是用毒高手,還是一個武功高手。

這架比他們預期中的要難打得多。

莫離有些擔憂的聲音傳來:“你冇事吧?”

她咬著牙道:“我冇事,她擅長用毒,武功還不低,不要和她正麵剛!”莫離早就發現了,論武功那嬤嬤和他相差不大,但是她手裡有毒,正麵剛,他肯定是先死的那個。

且還會死得特彆慘。

論用毒,棠妙心可能和那嬤嬤相差不大,但是棠妙心的武力值不夠看,正麵剛,肯定是棠妙心先死。

可能死得會非常慘。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三人就失了最初的優勢,真打起來,會一個比一個慘。

嬤嬤在一擊失敗後,立即就往外逃。

莫離想去追,棠妙心將他攔下:“不要追。”

莫離急道:“她這樣逃走了,我們就完全曝露了,到時候處境就會十分危險。”

棠妙心淡聲道:“不怕,她最多再活十息。”

“十息的時間,頂多會讓她撐著回到定北王妃那裡,但是她應該說不出話來了。”

莫離有些震驚地看著她,她緩緩地道:“用毒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另一個用毒的人。”

“尤其是不同用毒體係的,因為他們能很輕易地剝出其本質,讓其體內潛藏的毒素爆發。”

莫離覺得他冇能聽懂她的話。

棠妙心也冇有解釋,隻喃喃地道:“以她這種用毒的方式,體內應該聚集了很多的毒。”

“那些毒一旦在她體內爆發,效果會相當可觀。”

莫離問:“多可觀?”

棠妙心笑了笑冇有回答,而是道:“定北王妃很快就會過來找我們的麻煩,我們必須儘快把這裡複原。”

“絕不能讓她找到任何攻擊我們的藉口。”

她說完看向打得亂一團的房間,自己也覺得有些頭疼。

重點是剛纔嬤嬤用毒的時候,將屋子裡的很多傢俱都帶了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