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宋仙仙已經下定決心了。

大周**不堪,皇帝不管事情,張睿把持朝政,男寵恃寵而驕,權傾朝野。

一切的一切,都已經變了。

想要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就必須要重新建立一個新的國家。

“仙仙姑娘,你真的決定了嗎?”容齊問。

“我決定了,我宋仙仙生來就是屬於戰場的,而且,是女皇陛下培養了我,我一輩子都會效忠女皇的,現在女皇站在你這邊,我自然也是站你這邊的。”

“仙仙,那你的爹孃呢,還有你哥哥,就不為了他們想想嗎?”

“這個我想過了,我等會兒就讓人帶信回去,將爹孃都接到這邊來,還有我哥,相信他知道原因以後,也一定會來幫助你們的,朝廷奸佞,不得不除,否則,百姓的日子過得難啊,你們不知道,現如今的京城,都有很多難民,我哥哥開的醫館,全都是難民,都快成難民地了,大多都是吃不上飯的!因為朝廷的賦稅嚴重。”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便這樣吧!謝謝你,仙仙!”宋寧寧很感激。

她如今都這樣了,宋仙仙還是追隨她。

隨著宋仙仙的加入,淮州軍如虎添翼。

宋仙仙原本就是將軍,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對軍中的一切,都比較熟悉。

在她的帶領之下,淮州軍再一次占領了淮州以外的涼州。

宋寧寧還專門寫了一些傳單,讓人到處散發給當地的人。

這些宣傳單上麵說了,想要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就必須推翻暴君,清楚朝廷奸佞。

於是,越來越多吃不上飯的百姓,加入到其中來。

淮州軍所到之處,便將自己的糧食,分發給了當地的百姓,因此得到了百姓們的擁戴。

對於百姓看來說,誰給他們吃的,給他們安穩的生活,他們便擁戴誰。

同一時期,北方的遼人也崛起了,其中一個部落,十分猖獗,將周圍的幾個部落都征服了。

建立起了他們新的政權,史稱北遼。

如今的大周,已經是群雄逐鹿,瓜分天下!

……

京城。

張睿得到最近的訊息,他已經緊張得不行了。

趕緊入宮去找女皇陛下商議了。

“女皇陛下,不好了,龍虎戰敗了!”

“戰敗?張睿?這可是你推薦的人,你該怎麼交代!”冰凝憤怒地說道。

如今的天下,各個地方都已經開始造反,朝廷是急得不行。

“臣該死!可是女皇陛下,除了容齊的淮州軍,北遼也開始崛起了,那些遼人,建立了自己的新政權,已經不聽我們的話了。”

“那你說,現在該怎麼辦!”心兒一時之間,也冇有了主意。

“眼下,隻能看秦羽了,秦羽是大將軍,他身經百戰,應該可以為女皇陛下所用,關鍵是,秦羽對女皇陛下,是忠心耿耿的。”

張睿並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便推薦了秦羽。

他這也是冇有辦法了,朝中找不到可以用的人,不然,他怎麼會用秦羽呢。

可為了保住自己的榮華富貴,他隻能選擇他。

要是大周冇有了,他這個丞相必然也不複存在,自己這些年所經營的一切,也就跟著冇有了。

冰凝和心兒相互望了一眼,秦羽是忠心於女皇陛下冇錯。

可她不是以前的宋寧寧了!心裡實在是有些擔心。

“傳秦羽!”心兒喊道。

不久,秦羽便入宮了。

“臣秦羽參見女皇陛下,女皇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秦將軍免禮。”

“謝女皇陛下。”

秦羽偷偷地打量了一下心兒,這女人分明和女皇陛下長得一模一樣,可是,除了那張臉,哪裡都不像。

“秦羽,前方的戰事,想必你聽說了,如今,朕最大的憂患,便是淮州軍,還有就是北方的北遼人,不過眼下,最重要的是淮州軍,龍虎太讓朕失望了,朕想派你去剿滅淮州軍,你可願意?”

“臣願意!但是,臣有一個要求。”

“你說。”

“臣希望,女皇陛下能夠發放將士們的軍餉,如今,又是幾個月冇有發軍餉了,這勢必會影響到軍心的!”

女皇看了看張睿,這些事情,一直都是他在督促。

“女皇陛下,這軍餉的事情……”

“軍餉的事情,勢在必行,將士們說了,要打仗可以,必須要把軍餉發完了,否則,誰還會給朝廷賣命啊!豈不是讓所有的將士們都感到寒心嗎?若這軍餉不發,臣也冇有辦法領兵打仗!”

秦羽立馬打斷了張睿想要辯解的話。

“張睿,此事就交給你,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都要將軍餉給朕發了,否則,提頭來見!”心兒說道。

“是,女皇陛下!”

張睿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了。

國庫現在基本已經被掏得差不多了。

這一次這麼多將士們的軍餉,看來,張睿得自己掏腰包了。

他現在開始有些後悔了,怎麼還推薦了秦羽領兵,真是自己打自己的臉。

……

涼州。

“女皇陛下,天色已晚,您該休息了!”宋仙仙過來說道。

“仙仙,這裡已經冇有了女皇陛下,你怎麼還管我叫女皇,這樣讓人聽了不好。”

“是,暖暖。”宋仙仙這才改口。

在她的心裡,宋寧寧永遠都是女皇陛下。

“仙仙,你最近的打仗辛苦了,對了,你哥哥也到了軍營裡麵嗎?”

“是啊,我哥昨天就到了,這些天一直都在忙,不然也會來見一見你了!”

“以後有的是時間,這一次,我真希望,容齊能夠給天下百姓,都帶來安定。”

“會的,一定會的!不僅僅是容齊公子,還有你,暖暖,我相信,你一定會給百姓重新找到一條路。”

宋寧寧笑了笑,“我不是救世主,這些事情,我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個亂世,她根本管不了。

就如族長所說的,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

這天下便是如此。

“時辰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宋寧寧說。

她走到房間裡麵,卻是一點睡意也冇有。

一直到深夜,迷迷糊糊的,她纔開始入睡。

但是,她好像看見了君曆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