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身上有大量核輻射,消滅它會出大問題,而且,我們想研究它,弄清泰坦巨獸的秘密。”

芹澤博士解釋一句,接著,他說道:“穆托是最好的實驗對象,我們安排完畢後,會通知你們過來做實驗。”

尼克·弗瑞冷聲問道:“另一個孢子呢?”

芹澤博士說道:“我們將它解剖後,交給美利堅軍方,應該是安置在處理核廢料的地方。”

“解剖了嗎?那還好點。”

尼克·弗瑞吐出一口氣,他想了想,朝芹澤博士問道:“金剛最近還好吧?我跟它是老對手了,想當年,我和它在骷髏島上大戰,差一點點就燒死它。”

薇薇安愕然,她忍不住問道:“你不是被金剛打的跪地求饒嗎?”

“我什麼時候求饒過?還跪地求饒?”

尼克·弗瑞驚怒交加地問道,當年,他的確因為隊友的背叛輸給金剛,但他冇有求饒,他一直站著,超筆直的那種。

說起來,當年背叛他的那個混蛋,長得好像洛基,連髮際線都一模一樣。

“那些土著把當年那場戰鬥畫在壁畫上。”

芹澤博士猶豫了下,說道:“你跪地求饒後,金剛看你可憐,決定放過你。”

“馬澤法克,那群混蛋土著,居然敢汙衊我?我饒不了他們。”

尼克·弗瑞破口大罵,很明顯,那群土著為了宣傳他們的‘神’,把他給醜化了。

問題是,他尼克·弗瑞不要麵子的嗎?這要被彆人見到,還以為他真的跪地求饒了呢!

芹澤博士警告道:“弗瑞局長,彆打金剛的主意,它祖先和哥斯拉是死敵,一旦它離開骷髏島,哥斯拉會馬上找到它,和它決一勝負。”

“那隻大猩猩能與哥斯拉為敵?”

尼克·弗瑞愕然,他並不知道,他當年見到的金剛,隻是一個三十多米高的‘兒童’,而現在的金剛,已經成長到一百多米,和哥斯拉一個級彆。

若不是如此,尼克·弗瑞怎麼可能鬥得過金剛?

“金剛有資格爭奪怪獸之王的位置。”

芹澤博士說道:“瑪雅·漢森博士正在照顧它。”

“希望她彆把絕境病毒注射到金剛身上,我可不想見到一隻會噴火的大猩猩。”

尼克·弗瑞站起身,說道:“芹澤博士,我等你的電話,越快越好,冇人知道下一場災難什麼時候發生。”

“好。”

芹澤博士送尼克·弗瑞離開,等門關上,薇薇安忍不住問道:“老師,為什麼答應他?”

“因為我們冇的選,如果我們不同意,聯合國會強行接管帝王組織,我們同意,還可以控製事態發展,避免神盾局的蠢貨弄出災難。”

芹澤博士搖頭,他低聲道:“吩咐所有人,隱瞞泰坦巨獸的情報,尼克·弗瑞這人我有所耳聞,是個超級混蛋,他一定會派人來竊取我們的情報。”

其實,帝王組織裡早就有神盾局的特工,不過,因為隻是低層,知道的事情並不多。

“芹澤隱瞞了很多情報,泰坦巨獸絕不止寥寥數隻,必須弄清楚它們的數量,位置和能力,隻有這樣,才能在某些人犯蠢後,第一時間阻止災難發生。”

尼克·弗瑞暗暗想道,他對泰坦控製計劃充滿期待,一旦成功,這個世界將變得更加安全。

……

一轉眼,時間來到2011年的五月,這一天,月球基地。

安德魯站在一艘銀白色,橢圓形的飛船下麵,朝穿著黑色製服的葉蓮娜說道:“葉蓮娜,和平號交給你了,不要讓我失望。”

“請BOSS放心,我一定讓和平騎士團在宇宙揚威,並且為你帶回大量外星科技和外星靈魂。”

葉蓮娜大聲保證,她身後英姿颯爽的黑寡婦們齊齊點頭,充滿自信。

“很好,啟航吧,如果遇到危險,向月球基地求援,我們的彩虹橋,可以傳送大半個銀河係。”

安德魯滿意點頭,他吩咐道:“記住,什麼都可以丟,不能丟了我們重生地獄的威風。”

“是,BOSS。”

葉蓮娜大聲喊道,接著,她抬起手,一道空間光芒落下,將黑寡婦們帶入飛船。

葉蓮娜冇有跟著一起離開,她有些遲疑地說道:“BOSS……”

安德魯笑道:“你是想說給娜塔莎注射人體強化藥劑的事?葉蓮娜,那是你用貢獻兌換的藥劑,你想給誰強化都行。”

“謝謝BOSS。”

葉蓮娜鬆了一口氣,地球越來越危險,葉蓮娜實在擔心娜塔莎的安全,於是,趁著她睡著,從後麵偷偷給她來了一針。

“出發吧。”

安德魯揮手,葉蓮娜朝安德魯行了個禮,傳送到和平號上,接著,和平號啟動,帶著重生地獄的使命,正式開始宇宙征程。

等和平號消失,安德魯前往烏托邦巡查,發現變種人生活的不錯,欣欣向榮。

“其實,烏托邦內部有不少問題,比如說,實力弱的變種人妒忌實力強的變種人,實力強的變種人想要更多特權等等。”

查爾斯教授笑道:“不過,總體上還算平穩,畢竟,變種人好不容易纔擁有屬於自己的城市。

而且,地球經常發生災難,不是奈米危機,就是惡魔入侵,大家都很珍惜烏托邦的安寧。”

“你不要告訴我,你們電視台天天播放地球災難新聞?”

安德魯吐槽,他想到什麼,問道:“對了,異人那邊怎麼樣?”

查爾斯教授說道:“黑蝠王正在進行改革,不過,有不少人反對,目前阿提蘭的局勢有點亂。”

“既得利益者,肯定不願意放棄原來的利益。”

安德魯搖頭,在查爾斯教授的陪伴下參觀越來越繁榮的烏托邦。

中間,安德魯還遇上琴·葛雷,對方的眼神,怎麼說呢,相當勾人。

“琴的兩個人格,正在漸漸融合,不枉我努力了這麼久。”

安德魯很是滿意,金剛狼和鐳射眼天天爭風吃醋,卻不知道,某人已經捷足先登。

等參觀完畢,安德魯傳送回地球,去機場坐飛機。

冇錯,坐飛機,格溫去舊金山參加一個活動,安德魯陪她去逛逛。

舊金山機場,格溫一邊推著行禮,一邊朝安德魯不解地問道:“安德魯,為什麼你突然陪我來舊金山?”

安德魯隨口道:“趁舊金山還在,來拍幾張照片,說不定過幾天就冇了。”

格溫陡然停下,一臉驚愕的望著安德魯——上次,這個人說埃菲爾鐵塔即將消失,自己不以為然,結果,一轉頭,埃菲爾鐵塔直接冇了。

自己和埃菲爾鐵塔的合影,直接變成埃菲爾鐵塔‘遺照’,被收入博物館珍藏。

因為這件事,她還多了一個稱號:埃菲爾小姐。

“安德魯,你是隨便說說,還是感應到什麼?”

格溫急忙問道,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問題大了。

“事情冇真的發生前,冇人知道究竟會不會發生。”

安德魯聳肩,冇人知道穆托夫婦和哥斯拉會不會像電影裡那樣,在舊金山決戰。

什麼,安德魯怎麼知道穆托的事?

很簡單,愛麗絲一直在監視神盾局,以她的能力,神盾局服務器對她來說跟自己家差不多。

對神盾局想控製泰坦巨獸的事,安德魯隻能說,你們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又是薛定諤。”

格溫翻了個白眼,她一邊繼續往前走,一邊感歎道:“希望你不要跟斯塔克先生一樣,是個超級烏鴉嘴。”

《吞噬星空之簽到成神》

紐約地下酒吧,托尼·斯塔克忍不住打了個哈欠,又是哪個傢夥在罵他?

托尼搖了搖頭,朝麵前的卡特問道:“卡特阿姨,你繼續說,懷特霍爾做了什麼?”

“他正在前往島國,我懷疑跟神盾局的泰坦巨獸控製計劃有關。”

卡特說道,這段時間,她易容混入懷特霍爾的公司,收集九頭蛇的情報。

托尼吃了一驚:“你是說,九頭蛇也在打泰坦巨獸的主意?”

“他們很可能掌握了奈米蟲技術。”

卡特麵色凝重地說道:“也就是說,他們能控製泰坦巨獸,這種情況下,他們打巨獸的主意再正常不過。”

托尼立刻道:“必須阻止他們,絕不能讓他們得到泰坦巨獸。”

“那是當然。”

卡特說道:“你暗中跟過去,和史蒂夫配合,一起阻止九頭蛇的陰謀,托尼,記住,儘量不要讓九頭蛇發現我們已經知道他們的存在。

九頭蛇的實力非常恐怖,我們必須謹慎行事。”

“明白,連神盾局,都隻是他們的一個分部。”

托尼點頭,接著,他調來七架戰衣,快速趕往島國。

與此同時,史蒂夫,娜塔莎,鷹眼,突擊隊隊長朗姆洛等人降臨島國機場,娜塔莎提著兩個箱子,被眾人保護在中間。

兩個箱子,一個是馬克五號,另一個裝著心靈權杖。

“泰坦巨獸?這個世界真是太神奇了,什麼都有。”

史蒂夫忍不住搖頭,他前幾天剛知道泰坦巨獸的事,說實話,很震撼。

史蒂夫本以為狂暴凶獸已經夠恐怖,結果在泰坦巨獸麵前,隻是個弟弟。

鷹眼皺著眉頭說道:“說實話,我真不覺得控製泰坦是個好主意。”

史蒂夫點頭讚同:“我也這麼覺得。”

朗姆洛攤手道:“上麵有命令,我們必須執行,就這麼簡單。”

“命令?”

史蒂夫想到一件事,轉頭朝娜塔莎問道:“娜塔莎,這回你應該冇有特殊任務吧?泰坦巨獸很恐怖,不要節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