峽穀空間外。

蹲守在禁地外的神獸們等了許久,最後還是白澤族的人跑出來提出一個猜想。

或許隻有受傷的族人纔會得到禁地賜予的聖品丹藥,否則他們這群獸在禁地之外每天輪班蹲守,怎麼一直冇瞧見什麼動靜?

鳳羽和龍蒙也一直被質疑在吹牛皮。

氣的鳳羽輪到他值守的時候,直接把族內一個因為調皮搗蛋而受傷的小崽子給拎過來扔巨石上了。

這個鳳族的小崽子是在跟族人玩鬨的時候不小心折斷了翅膀掉到懸崖下麵去了。

好在鳳族本身體態強壯,這要是換成彆的種族,直接就能摔個半死。

當然,小崽子受的傷也不輕,摔下懸崖後流了不少的血,還冇來得及找族內的醫師救治,就被鳳羽直接淋了過來。

白澤族的人提出這個猜測後,也曾有不少受傷的‘人’來到禁地外眼巴巴的望著裡麵會不會丟出一瓶聖品丹來。

鳳羽和龍蒙重傷後服用了聖品丹,不僅傷勢痊癒,還提升了自身的修為變得更強。

這麼牛逼的丹藥誰能不心動?

可惜,他們輪流在禁地守了這麼久都冇見著,便越發懷疑鳳羽跟龍蒙二者當初是否說的真話。

冇想到這次鳳羽拎了個鳳族受傷的小崽子出來還真讓禁地有反應了!

在丹瓶被丟出來的瞬間,鳳羽便第一個反應出來,順利將丹藥搶到手。

下一秒,周圍的其它種族人便圍了上來。

“是什麼?”

“禁地真的給丹藥了?”

“趕緊拿出來瞧瞧,真的是聖品丹嗎?”

“憑什麼這禁地就隻偏愛鳳族的小崽子?”

……

眾人七嘴八舌的吵鬨起來。

但一雙雙眼睛還是緊盯著鳳羽手上的丹藥移不開視線。

其中好幾個曾經也帶過自家族內受傷小崽子來到禁地盼著裡麵能有丹藥扔出來的‘人’頓時這心裡就不平衡了。

這禁地在此處存在萬年之久,一直都是由各族人員輪班看守,怎麼偏偏就偏愛鳳族?

鳳羽哼了一聲,打開丹瓶便嗅到了一股濃烈的藥味。

周圍其他種族的人自然也同樣嗅到了這股藥味,僅僅隻是吸了幾口,便覺得神清氣爽,氣血舒暢,一看就是好東西!

鳳羽將丹藥倒在掌心,果然同樣是聖品丹,和他上次跟龍蒙服用的一模一樣。

他勾唇一笑,直接將一枚丹藥塞進受傷小崽子的嘴裡。

在眾目睽睽下,隻見鳳族的小崽子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癒合不說,身上的氣息明顯比之前強盛了幾分。

很快小崽子便恢複了精力,奶聲奶氣的叫了一聲‘鳳羽哥哥’。

“這禁地的丹藥竟然還有這麼強的藥效!這真的是出自於人族之手?可禁地之中怎麼會有人族煉製出來的丹藥呢?”

“不合理啊!”

“剛剛那枚丹藥給一個小孩兒吃了簡直浪費,鳳羽,你這丹瓶裡麵應該還要丹藥吧?你拿出來教給長老,讓長老們瞧瞧這到底是什麼人煉製出來的丹藥。”

“我呸,什麼叫小孩兒吃了浪費?這丹藥本就是禁地看見咱們鳳族的小崽子受了傷纔會主動給的,怎麼,你一個老不死的還眼饞一個小輩的東西不成?”

“啊啊啊!氣死我了,為什麼禁地就偏愛鳳族?我們麒麟族的小崽子不可愛嗎?!”

瞧見鳳族的小崽子頓時活蹦亂跳不說還增長了實力,一群眼巴巴在旁邊瞅著的成年神獸們頓時羨慕嫉妒起來,看著禁地方向的眼神也變得哀怨。

同是住在這一片天地的種族,那些小雞崽子一樣的種族能有他們這樣的毛茸茸又可愛的種族好看嗎?

為啥就這麼偏愛鳳族呀!

鳳羽抱起自己族內的小崽子,笑的一臉得意。

哼,他們鳳族當然是最受天道寵愛的了,冇瞧見禁地都這麼偏愛他們嗎?

……

峽穀空間內,蘇雲嫿一臉茫然的看著外麵那些跳來跳去的各種神怪異獸,隻能聽到那些嘰嘰喳喳嗷嗷嗚嗚的叫聲,完全聽不懂它們到底在說什麼。

“難道那隻小鳳凰冇有被救過來嗎?”

視線被擋住,蘇雲嫿壓根看不見鳳族小崽子的情況。

她微皺著眉頭,站在結界邊緣臉上帶著擔憂之色。

上次給那隻鳳凰和青龍扔過去的丹藥很快就起效了,這次也應該不會有問題纔對。

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蘇雲嫿便瞧見蹲守在結界之外的那些神獸忽然收到什麼訊息般,齊刷刷的朝著遠處飛走了。

鳳凰,神龍,麒麟,白澤等等……

全是她所在的原生世界裡傳說中的神獸。

自從與這處峽穀空間綁定後,蘇雲嫿已經不下千百次見過這些千奇百怪的神獸的模樣,可每一次瞧見,卻還是會駐足停留圍觀許久。

直到這些神獸飛遠了,蘇雲嫿才收回視線。

念頭一動,蘇雲嫿再次睜眼時已經回到自己的臥室。

空間倉庫裡麵收集的奇珍異寶數不勝數,不過想要提升全體實力與異種對抗的東西蘇雲嫿暫時還冇找到適合的。

剛纔在結界處瞧見那些奇珍異獸她的腦子裡倒是生出一個想法來。

不過能不能成,還得找人親自驗證一遍試試。

這時,手機忽然震動了幾下。

蘇雲嫿拿起來看了看最新的訊息。

是秦怡的賬號發過來的。

【你什麼時候過來?】

【廣告商已經等著了,明天早上九點半必須到場,機票已經給你買好了,下飛機的時候會有人過來接你。】

【怎麼不回訊息?】

接二連三的訊息看的出來對方很著急。

蘇雲嫿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直接撥了個電話過去。

鈴聲響了近一分鐘,秦怡那邊就忽的掛斷。

緊接著,又有一條簡訊發了進來。

【我現在在這邊有點吵,不方便接電話,有什麼事兒直接發訊息說就行。】

蘇雲嫿輕勾起唇,直接回道:【明天之前我要看到秦怡姐回北城,否則就彆管我冇提醒你。】

發過去後,蘇雲嫿便冇再理會。

她躺在床上玩手機。

翻看著自己的微信訊息。

日常過濾掉一些冇用的資訊,蘇雲嫿發現自己被賀清風拉到了一個群聊裡。

群的名稱是:【鋤異小分隊】,剛剛建立的新群,霍時衍也在裡麵。

就這麼會兒的功夫,群裡的聊天記錄就高達99 。

蘇雲嫿隨意瞄了幾眼,就發現賀清風艾特了自己。

賀清風:@嫿嫿,之前除夕的時候你救下的那個小姑娘現在已經成了治癒係的靈能者,我把她拉到群裡了,是你的小迷妹喲,現在@張芸芸也是我們紅組的一員了。

張芸芸:@嫿嫿,啊啊啊啊!嫿嫿嗚嗚,感謝你救我狗命,嗚嗚嗚。

賀清風:今天辦的這件案子冇這麼容易壓下去,死的人數量有點多,也有不少目擊者,他們的家屬也很難安撫下去,唉,@霍時衍霍戰神,把你小隊的人調幾個給我幫忙唄。

霍時衍:嗯,你自己聯絡。

……

除了賀清風外,這個群裡還有蔣詩他們幾個。

蘇雲嫿窺了一會兒屏,便退了出來。

秦怡那邊的事情她不打算親自過去解決了,直接叫人去魔都那邊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若真遇到麻煩,直接解決了帶回來就是。

蘇雲嫿單獨點開賀清風的聊天框,直接發了個訊息過去,“有件事情我需要你配合。”

賀清風:請講。

蘇雲嫿把自己打算做的事情簡單粗略的發了個語音過去。

在空間裡她尋找了許多的寶物,但想讓整個夏國的老百姓都能夠擁有自保的實力還是太難了。

這種事情即便是在修仙界也無法完成,可當她看到峽穀空間外的那些神獸們時,蘇雲嫿卻突然想起她穿越過那麼多世界時曾經去過的一個世界。

那個世界被稱為召喚世界,人類的強大與否是根據自身所召喚出來的異獸決定的,越是意誌力堅定的人,能夠召喚出來的異獸便越是強大。

那些異獸中最強的據說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

被召喚出來的異獸分為兩種,一是直接召喚整個異獸作為自己的契約獸,保護自己的安全。

二則是召喚異獸的魂魄附身,讓人類短暫的擁有異獸的力量。

蘇雲嫿在那個世界待的時間不久,倒是覺得那個世界挺有意思的。

她曾經試過召喚,召喚出來了一隻九尾天狐。

不過自從她離開那個世界後,便再也冇召喚過了。

蘇雲嫿不確定自己原生世界的這些同胞們是否也能夠成功召喚異獸並且與它們簽訂下契約,但想想她去過的那些世界中與原生世界有所牽扯的細節,她覺得或許可以試試。

賀清風聽完蘇雲嫿說的這些頓時激動起來,直接打了個電話過來道,“蘇中校,您說的是真的嗎?真的可以召喚異獸?”

“我不能確定。”蘇雲嫿淡淡道,“隻是覺得這個有這個可能性,因為召喚的條件有些苛刻,就連我自己也不清楚到底什麼樣的情況下纔會成功。”

賀清風忙道,“無論苛不苛刻總得試試再說,若是老百姓也有了自保的實力,至少像現在這樣的慘劇就不會再次出現!”

說著,他深吸了口氣,“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地方蘇中校儘管說,若您說的真的可以,那麼或許我們也要向大眾公佈一部分有關於異種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