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的希裡絲在痛苦的學習,無恥的奧巴代則在痛苦的捱罵。

今天在軍方有個會議,而托尼的不告而彆成為了軍方大佬發飆的理由。正主不在,奧巴代就成了替罪羔羊,被大佬貼臉輸出了足足二十分鐘,吐沫星子噴得滿臉。

這是第一百次,還是第兩百次,奧巴代自己也記不清了。在托尼還小的時候他就一直替對方背鍋,先三年,後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前前後後加起來都三十多年了,從一屆小助理一直背成了斯塔克工業的董事長,現在想想,還真是有成就感……纔怪呢!!!

奧巴代看著麵前口若懸河的軍方大佬,心裡把斯塔克家列祖列宗齊齊問候了一遍。

如果問他現在有什麼想說的,那他隻想說一句話:托尼,我曰你仙人!

“好了,小斯塔克是什麼樣大家都知道,冇必要拿不相乾的人出氣。算是給我一個麵子,放過可憐的奧巴代先生吧。”在場一位嚴肅的軍官開口解圍道。

長達二十分鐘的洗禮終於結束,奧巴代感激的看了一眼那名仗義執言的軍官。

但軍方大佬接下來的話卻嚇了他一跳,讓他甚至連開口道謝的時間都冇有。

軍方大佬說道:“鑒於斯塔克工業此次的態度,我對貴方的產品質量也深感擔憂,原定的采購計劃就改變一下好了,削減為三分之一,不足的部分就從其他軍火企業中采購,我聽說漢默工業近期的風評不錯,這次就給他們一個機會吧!”

奧巴代一聽這是要從自己飯碗裡刨食啊,哪能同意,當場就展開了遊說。但這次不管他怎麼遊,軍方大佬都死不鬆口,再加上有托尼爽約的事情在先,奧巴代就變得十分被動。

眼看煮熟的鴨子就要飛了,奧巴代急眼了,隻能向軍方展示出【修理光粉】,其神奇的修複能力立刻震驚了所有人。

他將【修理光粉】說成是最新一代的奈米科技,宣稱能在10秒內修複從單兵武器到主戰坦克的所有武器,如果軍方能保證全部采購斯塔克工業生產的傑裡科導彈,那他也會承諾讓【修理光粉】率先保證軍方需求。

軍方大佬動心了,皺起了眉頭一臉糾結,但始終冇有拍板。

奧巴代知道這時候不能退,退則必敗,所以決定再加一把火,放出了驚人的豪言:“【修理光粉】甚至可以修複覈武器!”

此言一出,在座皆驚!

要知道核武器作為國之重器一直都是和平的有力保障,但核武器並非造出來就能一勞永逸,也需要定期的維護保養,而因為涉及放射性材料,它的維護比一般武器要更加複雜和繁瑣,裡裡外外寫的都是一個大大的錢字。

而進入21世紀以來,各國之間也卷的厲害,嘴上說著全麵禁核,私底下核武卻造了一批又一批,尤其是擁有最多核武的俄羅斯,每年500億的軍費就有三分之一拿來給核彈拋光打蠟,美國核武數量緊隨其後,花的真金白銀自然可想而知。

如果可以省下這筆錢,那就能進一步提高軍人待遇和福利……軍方大佬徹底動心了。

但這事不是小事,畢竟你可以拿一根槍來做實驗,但如果要拿一條核彈來測試的話,顯然不是在場之人能做得決定。

“我會上報五角大樓和國會。”軍方大佬最後說道:“或許會有一場測試,畢竟事實纔是真理的最佳講述者。奧巴代先生,但願你不會讓我們失望!”

散會後。

奧巴代長出一口,每次過度疲勞之後,他就覺得好像身體被掏空了一般。

“我還以為你輸定了。”剛纔出言相助的軍官咬著雪茄走來,一邊吞雲吐霧一邊說道:“漢默工業的賈斯丁漢默是個人才。”

“哼,什麼人才,不過是個馬屁精而已。”奧巴代不屑道:“他這次又給我們的將軍送了什麼?遊艇?還是豪宅?”

“都不是。”軍官吐出一口煙霧說道:“是一對三胞胎。”

奧巴代有點意外,但還是嘴硬道:“三胞胎有什麼了不起的……”

軍官掐滅雪茄說道:“我說的三胞胎,是男性。”

“……”奧巴代一陣無語,頗有點感慨的說道:“好吧,我開始認可你的觀點了,賈斯丁漢默的確是個人才。”

“但你要更厲害。”軍官圖窮匕見說道:“剛纔那種粉末我很有興趣。”

奧巴代立刻聞弦知雅意:“放心吧,當然會優先提供給你,彆忘記我們可是朋友。”

軍官點了點頭,拍拍奧巴代的肩膀,兩人一起向外走去。

臨出門時奧巴代突然說道:“對了,剛纔謝謝你,羅斯將軍。”

“正如你說的,我們是朋友。”羅斯將軍猶豫了一下又說道:“最後提醒你一句,漢默跟將軍閣下有很‘深’的個人友誼,彆以為現在就是就萬事大吉了。”

奧巴代皺眉:“那你的建議呢?”

羅斯將軍看看左右,低聲說道:“走副總統的線,將軍是他的人。”

奧巴代眉頭更緊。

羅斯將軍言儘如此,至於奧巴代如何跟副總統交上火,與他無關。

“要去和一杯嗎?我請。”羅斯將軍發出邀請。

平時奧巴代一定不會放棄這樣一個與軍方高層拉進關係的機會,但今天他卻看了看手錶,拒絕了。

“抱歉,已經是晚餐時間了,我還有事。”奧巴代解釋道。

羅斯將軍有點好奇:“這個點了你還能有什麼事?”

奧巴代聳聳肩膀:“我要回去做飯。”

羅斯將軍:“……”

“對了,你拿手的那道香檳焗海魚,一會把做法發給我。”

“開玩笑,那可是我的絕活,隻有在聖誕節我纔會做!!!”

“那是因為你女兒隻有聖誕節纔會來看你,你纔有人陪著吃飯吧!”

“花Q!!!”

“一口價,2萬塊。”

“還發你原來那個號,對吧?”

於是在金錢的力量下,希裡絲在晚餐時吃到了奧巴代親手做的“香檳焗海魚”,十分美味。

飯後,奧巴代以口語練習的名義,向希裡絲提出了請求。

“希裡絲小姐,我認為【修理光粉】具有非常大的商業價值,我想用黃金從你那裡購買更多的光粉,可以嗎?”

希裡絲搖了搖頭。

奧巴代一陣失望,急切道:“為什麼不行?難道光粉是非賣品嗎?”

但希裡絲還是搖頭。

難道真的談不攏?真的隻能走那一步?

奧巴代心中有點忐忑。

對軍方誇下的海口讓他退無可退,但謹慎的性格又讓他實在不想與一位神秘的“異界來客”為敵。

正糾結呢,希裡絲一個單詞一個單詞的緩緩開口。

“我,不要,黃金。”

奧巴代先是一愣,然後狂喜。

不要黃金就是要彆的,那就意味著希裡絲同意了交易!

同意就好,同意就好!

奧巴代大喜過望,連忙說道:“可以,任何東西都可以,您要什麼?”

希裡絲神色平靜,卻吐出了一個令人心驚的單詞:“我要,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