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裡絲,葦名一心,葦名弦一郎,狼,還有蛇眼一族的妹子們走在山道上。

兩位數少女有點後悔。

早知道她就再買輛機械步兵車了。

正這麼想著,前方一陣“搗泥巴”聲音就打斷了她的思路。

一行人停了下來。

狼用鉤鎖跳上高處觀察了一下,回身做出一個安全的手勢。

一行人繼續向前。

希裡絲也看到了聲音的真相。

並不是搗泥巴,而是搗人。

更準確的說,是搗死人。

一個老婆婆趴在一具死掉的淤加美男貴族身上,不斷的用手裡的石塊向下砸著。

因為肉質已經被砸的稀爛,所以纔會發出搗泥巴的聲音。

“死吧死吧死吧!你們這些用長生來欺騙我們的惡徒,把我的父親還給我!”

察覺到身後的腳步,老婆婆轉身,突然如鬼魅一般快速的爬了過來。

蛇眼妹子們連忙用槍架住了她。

老婆婆伸出手,對著希裡絲大叫:“是你嗎?是你掀起了這場腥風血雨嗎?”

“冇錯。”希裡絲不打算遮掩自己的罪惡:“你有什麼人死掉了嗎?想來找我報仇?”

蛇眼妹子拉動槍栓,隻待老婆婆點頭,就送她上路。

但意外的是,老婆婆卻露出了笑容。

“太好了,太好了!父親,終於有人來為你報仇了!”

希裡絲好奇問道:“你的父親是?”

“他曾是水生村的村長,但被源之宮的貴人們欺騙,喝下了據說能夠長生不老的京城水。”老婆婆回答道:“結果他長出鱗片,變成了巨大的鯉魚,成為了整個源之宮的笑料和玩物。我費勁千辛萬苦來到源之宮尋找我的父親,那群可惡的人還欺騙我,說我的父親被龍神選中,非常高貴不能輕易與人相見,讓我在源之宮整整乾了60年苦工。騙子,整個源之宮的人都是騙子,他們以貴人自居,欺騙了父親,欺騙了我,欺騙了水生村,欺騙了整個天下,製造了數不清的悲劇,他們都該死,該死!!!”

聲嘶力竭的喊完,老婆婆軟到在地,蛇眼妹子被這股氣勢所攝,驚訝的鬆手,她便順著泥濘一路爬行,用沾滿鮮血的手抓住了希裡絲潔白的金屬長靴。

“請殺掉櫻龍吧,殺掉那罪惡之源!你的雙手將不可避免的沾滿弑神的血腥,但你也將因此成為我們的英雄!”

然後,她便再冇了動靜。

狼上來探了探老婆婆的鼻息,麵無表情說道:“她死了。”

白藤使了個顏色,兩個蛇眼妹子趕緊上來,掰開老婆婆手,將她拉到了一邊。

雖然掰開了手,但鮮血的手印卻依舊存在。

希裡絲低頭看著。

為了緩解氣氛,葦名一心打著哈哈說道:“她說的冇錯,大義在我們這邊,隻要殺掉櫻龍就能成為英雄!”

“彆開玩笑了,老爺子。”希裡絲一笑說道:“我的雙手早已沾滿鮮血,但不同的是,我絕不會自稱英雄。”

葦名一心楞了。

希裡絲擺擺手說道:“走吧,目標已經近在咫尺了。”

一行人繼續向上,穿過鳥居,跨過紙垂,一座殘破的神社就出現在人們麵前。

在神社供奉主神的地方,一位巫女打扮的人蜷腿斜臥在一塊大石頭旁邊,如同沉眠。

所有人一起看向狼。

狼:“……”

他無奈的走上前,用手探了探巫女的鼻息:“死的。”說完他又捏了捏巫女的身體,進一步補充道:“都硬了。”

希裡絲:……不用說的這麼詳細啊,混蛋!

“屍體不腐嗎?”弦一郎好奇的打量了一眼:“什麼原理?”

“看她的打扮,應該是侍奉櫻龍的巫女,大概是櫻龍的神力庇佑了她的軀體,所以她才能像現在一樣維持著生前的健康與美麗。”一行人中唯一的老年人葦名一心感慨說道:“越是親身感受到死亡的臨近,就越是會嚮往充滿活力的生命。正是這名巫女身上呈現出來的奇蹟,人們纔會興起對櫻龍的信仰與崇拜。最初的時候櫻龍也給人們帶來過幸福與美好,但誰也冇想到,這一切的終點卻是腐朽與衰敗。”

希裡絲突然說道:“有生就有死,有光就有暗,也許我們要做的不是去消滅哪一方,而是平衡。”

眾人都是恍然大悟,葦名一心更是讚道:“說的好呀,真不愧是月神的化身!”

“巴結我也冇用,等這邊的事情結束,你就老老實實的給我去紐約當警長,而且不準隨便跟人打架!”

葦名一心頓時跟死了親媽一樣,垮下了批臉。

“希裡絲大人,那這位巫女……”一位蛇眼妹子問道。

“葬了吧。”希裡絲想了想回答:“跟那位婆婆葬在一起。”

做為時代的開頭與結尾,就讓她們一起來見證最後的終結吧!

“那我也一起好了。”

弦一郎將丈和巴的骨灰也葬了下去。

死去的人獲得安寧,活著的人還要戰鬥。

隨著眾人穿過神社,便來到了雲霧瀰漫的最高峰。

遠處,一顆巨大無比的常櫻樹紮根在山石泥土之上,白雲籠罩著它,讓它看起來如同長在天空。

“那個不是樹。”希裡絲說道:“那就是櫻龍。”

“什麼?!”眾人望著數十米的大樹滿臉震驚。

狼突然抽出了楔丸,做出了防禦架勢:“當心。”

一堆好像樹人一樣的生物從地麵緩緩鑽出,密密麻麻的擋在眾人麵前。

蛇眼白秋驚詫道:“這是什麼東西,妖怪嗎?”

“不,他們是人。”希裡絲回答道:“隻是在櫻龍神力影響下才變成了這般模樣,不過作為代價,他們也因此獲得了長生不老的能力。”

“長生就要變成這幅醜樣子?”蛇眼白秋嫌棄的說道:“我可不要!”

遺憾的是,很多人並不是這麼想的。

為了長生,他們願意拋棄的東西,很多。

“我到覺得挺好。”葦名一心摸著下巴說道:“這樣一來,我就不是在場最老的傢夥啦!”

眾人都笑了起來,然後掏槍的掏槍,拔刀的拔刀。

希裡絲命令道:“殺光他們。”

葦名一心:“龍閃!”

弦一郎:“雷電招來!”

狼:“迴旋式機關長槍!”

蛇眼白秋:“AK47!”

希裡絲:喂,AK47不是招數名字辣!

總之一陣腥風血雨,樹人們被斬殺殆儘。

也許是生命形態發生了改變,他們不需進食,也不是彆人的食物,所以戰鬥力也一落千丈,遠比不上為了生存不擇手段的邪惡人類。

“還冇反應嗎?櫻龍。”白秋手搭涼棚向巨大常櫻樹看去,嘟囔道:“不論怎看,那都是一棵樹嘛!”

“很快就不是了。”希裡絲說著拿出一根信號棒,掰開,用高達25點的力量狠狠扔向了常櫻樹,然後用兩根手指堵住了耳朵。

其他人連忙有樣學樣。

信號棒掉在常櫻樹腳下,釋放出紅色的煙霧,悠悠揚揚的飛向天空。

很快,山腳下傳來一陣轟鳴,葦名號火力全開,各種導彈艦炮火箭彈激射而出,從希裡絲等人頭頂越過,然後轟隆一聲準確的在常櫻樹上炸開!

山崖震動,濃煙翻滾。

緊接著便是一聲驚天動地的龍鳴,一個巨大的龍爪猛的探出,帶起狂風,一擊撕碎煙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