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裡絲抱膝坐在牆角,蜷縮了一夜,讓客房裡那張名貴的大床成了擺設。

係統:不去床上睡嗎?

希裡絲:不用了,我必須隨時做好準備應對突髮狀況。

話雖如此,但係統卻讀出了緊張和不安的情緒。

它這才明白,雖然希裡絲表現的遊刃有餘,但她一直都在害怕。

畢竟她隻是一個死宅。

小小的出租屋就是她唯一值得安心的家,現在突然麵對一個全新的世界,她大概一直都在勉強著自己吧!

係統:你很了不起,當初我的處理器計算出你有88%的機率選擇放棄,但事實證明瞭我的錯誤。我很驚訝,也很佩服。

希裡絲:是嗎?不過也用不著佩服,我隻是想要回去拯救我的電腦硬盤避免社死而已,冇什麼了不起的。

口是心非。

係統是如此判斷的,它明白希裡絲真正的理由。

但它冇有揭穿。

係統:我是專門製造出來為你服務的。

希裡絲十分驚訝:真的嗎?

係統:是的。

希裡絲感激道:那真是太謝謝了,我冇什麼本事,很少會有人專門為我做什麼。

係統:不,我說這個不是為了感謝,而是想要證明。證明咱們是一起的,我們會共同經曆風險和挫折,所以你完全可以將更多壓力與我分擔。

希裡絲沉默一會:……我會的,但給我點時間,好嗎?

係統:如你所願,我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信任是無法立刻建立的,想要獲得一名死宅的信任就更加是難上加難。正是因為不再相信任何人,死宅們纔會選擇封閉內心,沉浸在虛擬的世界中不可自拔。

所以希裡絲選擇與奧巴代用利益結交。

“希裡絲小姐,您醒了嗎?很抱歉這麼早就來打攪您,但我想美味的早餐可以代表我的歉意。”奧巴代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希裡絲睜開了眼睛,緊張和懦弱突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堅定和決心。

她有必須成功的理由,她有必須要回去的理由。

所以,戰鬥吧!

希裡絲站了起來,出現在二樓樓梯口。

這就是蜷縮了一夜的好處,不脫盔甲就不用穿戴盔甲,希裡絲必須保持一個神秘的人設,因為這樣才能讓她有機會糊弄住一位老資本家。

現在從奧巴代渴望激動的眼神中,希裡絲知道,自己成功了。

【修理光粉】已經成功征服了奧巴代,勾起了他的貪婪。

而人一旦產生了**,理智也就不堪一擊。

希裡絲嘴角輕翹,手撐欄杆翻身一躍,銀白色的身影如貓般落下,雖然身穿沉重的盔甲,落地卻有冇有發出一絲聲響!

奧巴代再一次目瞪口呆。

而希裡絲則麵無表情的接過了他手中的食品袋。

這是她故意的,她再一次刻意的強調自己的獨特之處,以此來提升【修理光粉】的身價。

果然,奧巴代在驚訝之後,眼神中的貪婪更加猛烈,如同洶湧的火焰,再也無法撲滅。

希裡絲很滿意,打開食物袋開始大快朵頤。

至於從二樓跳下來這件事,則是因為她佩戴著【銀貓戒指】。

【銀貓戒指】:以飛躍的貓為形象製作的銀色戒指,掉落時完全不會受到傷害。

神的時代,或者說,神還殘存影響力的時代,據說有隻年邁的貓會說人語,是有著老嫗的聲音,如同幻影般的不死貓。

“希裡絲小姐。”奧巴代湊了上來,將曾裝有【修理光粉】的空袋子房子桌上,強忍著急切問道:“這個東西,您還有嗎?”

希裡絲一邊吃著芝士牛肉漢堡,一邊從身後又掏出了一袋【修理光粉】。

奧巴代大喜,連忙伸手去拿,但希裡絲卻一抬手,躲開了。

“呃……”奧巴代有點尷尬,陪起笑臉說道:“能它給我嗎?我真的很需要它。您看,今天的早餐也是我買的……”說完,老資本家還指了指食品袋,又指了指【修理光粉】。

雖然語言不通,但如此直白的動作希裡絲當然看懂了,奧巴代這是準備用食品換光粉,拿自己當傻子騙啊!

希裡絲心中歎息,雖然我在騙你,但你怎麼能騙我呢?搞傳統藝能,把我當印第安人,要拿玻璃球換我的寶石和黃金是吧?很抱歉,你纔是那個印第安人!

麵對奧巴代的交易請求,希裡絲毫不猶豫的搖頭拒絕。

她將【修理光粉】放在桌上,又將食品袋放在旁邊,然後伸出手掌,來回翻了十下,嚴肅的搖頭。

奧巴代也是人精,看出了希裡絲的意思。

他試探著問道:“您是說,一袋光粉的價值要高於食品,要換10個食品袋?”

希裡絲聽不懂,冇吭氣,但意思表達的很明白,那就是:價值不對等,不換。

奧巴代皺了皺眉頭,不明白為什麼昨天就可以用一桌飯菜換一袋光粉,今天一個食品袋就突然換不了了,希裡絲應該不知道這其中的物價差彆啊。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奧巴代想不通也就不想了,現在的重點是怎麼達成交易,獲得新的光粉。

“那麼……”奧巴代指指桌上的光粉,又用手指沾水在桌麵上寫了個等號,等號後麵又畫了個問號,“要什麼樣的代價,您才願意把光粉賣給我呢?”

希裡絲看懂了意思,站起身從客廳的茶幾上拿來一本金融雜誌,放在了等號的右邊,取代了那個問號。

奧巴代有點意外。

因為他知道希裡絲肯定不是要換這一本金融雜誌,而是另有所指。

但會是什麼呢?

奧巴代苦苦思索。

雜誌的內容並不重要,而是它代表的東西,但他並不認為希裡絲會對其中的金融概念感興趣,那又會是什麼呢?

等等!

雜誌雖然不夠權威和嚴謹,但依舊屬於書籍的一種,所以希裡絲要的不是這本雜誌,而是書籍中記載的知識?

奧巴代看向希裡絲,而對方正在用好奇的目光看向食品袋上的LOGO,這無疑代表著他的猜測是正確的,希裡絲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所以她想要交換的,是知識!

糾結,奧巴代非常糾結。

現代社會的知識並不值錢,一些基礎理論在網上一查就有。按理來說用如此廉價的產品換取珍貴的【修理光粉】是一件無比劃算的買賣,但奧巴代卻在糾結。

不是他摳門到了這種程度,而是害怕希裡絲擁有了基本常識之後脫離他的掌控。

萬一她跟其他人合作了怎麼辦?萬一她知道自己在利用她怎麼辦?

這些後果都是不可忽視的風險。

而且奧巴代還存有一個更大的擔憂,那就是希裡絲背後的“異世界”。

對方穿越至此是個意外,還是早有預謀?是懷著和平之心,還是心懷叵測?

萬一是後者,那希裡絲掌握了這個世界的知識,再帶著異世界大軍席捲而來,自己豈不是成為了人奸,成為了千古罪人?

想到此,奧巴代忍不住打了個冷顫,背後不知不覺已經全被汗水打濕。

他看看桌上的交易一陣心有餘悸,為最壞的可能膽顫心驚。

最終,他有了決定。

他一定不能……放過這次交易!!!

冇錯,當人奸就當人奸了,大不了異世界大軍來的時候自己投降嘛,想必他們也需要一些原住民幫忙來維持秩序,而自己這個與希裡絲小姐關係密切的人無疑就是最佳選擇。

至於70億人口的安危,人類文明的延續……乾我毛事?

那是英雄們應該操心的事情,而我隻是個一窮二白的資本家啊!

再說,我活下來了,不也一樣是人類文明的延續嗎?我這非但無過,反而有功呀!

所以,乾了!

奧巴代一點心理負擔都冇有,把做反派的才能展現的淋漓儘致。

“我會很快將書籍帶來的,最開始就先看一些詞典吧,等掌握了文字能熟練閱讀之後我再為您找些其他書籍。”奧巴代很快進入了人奸的角色,開始設身處地的為希裡絲考慮。

希裡絲冇聽懂,但也看出了奧巴代是接受了交易。於是她拿出早就準備好的10袋【修理光粉】放在了桌上,當做這次的報酬。

奧巴代驚了,他完全冇想到知識竟然能這麼值錢。

自以為占了便宜的他生怕希裡絲後悔,一邊道謝,一邊飛一般的溜了,臨走之前還一再承諾,很快就會把“書籍”送來。

果然,僅僅半個小時候,他就去而複返,放下一本英語詞典又跑了。

希裡絲開始翻書,雖然有點底子,但純英文還是讓她看的無比艱難。

係統:我來幫你吧。我可以糾正你的發音,也可以告訴你正確的語法。

希裡絲意外道:新手期不是已經過了嗎?

係統:過了新手期隻是不能讓我為你提供翻譯服務,但並冇有禁止我對您進行語言指導。

希裡絲:嗬嗬,還真讓我說中了,你還真是個勸學係統。

一人一係統就此開始教學。

希裡絲學的很痛苦,但很認真,也很努力,最重要的是,她從來冇有放棄。

係統知道,她在為了一個必須實現的目標努力。

係統:【修理光粉】是用來交易靈魂的吧,為了一本詞典就送出十份【修理光粉】給奧巴代,這樣真的好嗎?

學習的間隙,係統這樣問道。

希裡絲:這不是送,而是陷阱。就像氪金手遊總會有免費的幾十抽一樣,說好聽點叫培養用戶粘度,說難聽點就叫建立成癮性。十七世紀的西洋商人在最開始的也是免費發放“芙蓉膏”,然後才培養出了龐大的消費群,我也隻是有樣學樣而已。

係統:雖然對“人類最擅長坑害自己同類”這一結論早有耳聞,但我還是想說,您的做法非常無恥。

希裡絲:能打敗魔法的隻有魔法,能戰勝資本家的也隻有資本家。

係統:你的意思是說?

希裡絲:冇錯,我的確無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