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之國的希裡絲?

誰呀?

九界裡有這號人嗎?

仙宮三勇士傻了,洛基也傻了。

他問道:“你是托爾請來的幫手嗎?”

我特麼還猴子請來的幫手呢!

希裡絲臉一黑,搖了搖了頭:“不是。”

“那你為什麼要攻擊我?”

希裡絲看了看身後的咖啡廳,剛纔把人腦子打成狗腦子的阿斯加德猛男們纔看見裡麵隱隱綽綽的人影。

仙宮三勇士目露羞愧。

洛基卻嗤笑一聲:“你在保護這些凡人?所以,你是米德加德守護者?好吧,我承認你的儘忠職守,你很努力的保護了屬於我的牲畜和財產,我理應給你嘉獎。這樣吧,跪下,向我效忠!我,偉大的阿斯加德之王,願意在金宮裡給你一個職位,那可是你此生最大的榮耀!”

俗話說男兒膝下有黃金,洛基讓希裡絲跪,希裡絲能跪嗎?

答案是,能!

希裡絲又不是男兒。

她聳聳肩無所謂的用了個騎士禮單膝下跪,冇有感情全是技巧的說道:“參見阿斯加德之王,祝您仙福永享壽與天齊。您的好意我就心領了,但我這樣卑微的人不配前往金宮,還是繼續在米德加德為您牧馬放羊吧。您走好,不送了。”

說完希裡絲就自顧自的站了起來。

莫欺少年窮?我命由我不由天?

拜托,那早就退環境了好吧,網文都不興這麼寫了。

希裡絲一個死宅,過慣了低**生活,尊嚴體麵都屬於奢侈品,所以同學天天曬豪宅曬名車,她羨慕了嗎?嫉妒了嗎?冇有。

她就是在自己租的破公寓裡住著,非但不慌,還覺得挺好。

屋子大了掃起地來多累啊,她又不傻。

所以隻要能平事兒,慫就慫唄,擺爛多舒服啊。

希裡絲覺得既給了洛基裡子又給了洛基麵子,這孫子總該滿意的閃人了吧。結果洛基非但冇滿意,還大發雷霆!

“你在戲弄我嗎?你以為這份虛情假意就能矇騙阿斯加德之王嗎?錯了,大錯特錯!你的無禮激怒了我,接受神的憤怒吧!我要讓你後悔你剛纔的所作所為!”

希裡絲驚了。

竟然被洛基看出來了嗎?

不會吧,我小學可是拿過朗誦比賽第一名呢,老師還說我賊有感情來著。

果然,歲月就是一把殺豬刀啊!

希裡絲正感慨呢,突然聽到仙宮三勇士大喊一聲“小心”!

她抬頭一看,就見毀滅者滿臉紅光,這肯定不是防冷塗的蠟,而是準備蓄力放鐳射。

希裡絲連忙做出躲閃的準備,畢竟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神王武裝,剛纔一擊把希芙打到了八百裡開外呢,由不得她不謹慎對待。

結果洛基卻哈哈一笑,狡詐道:“你在守護那些凡人?那我就殺光他們,讓你追悔莫及!”

說著,毀滅者腦袋一轉,對著咖啡廳就是一炮。

“啊!”人們發出驚呼,暗道這回又要死定了。

但一道雷霆形成的長槍在千鈞一髮之際擊中光束,兩者相撞產生猛烈的爆炸,頓時雙雙湮滅。

希裡絲在煙霧中出現,擋在了咖啡廳麵前。

“哈哈,乾的不賴啊,米德加德守護者。但這樣的攻擊你又能擋住幾次呢?注意哦,下一擊就要來……”

洛基一句話還冇說完,希裡絲直接一發雷槍就糊在了毀滅者臉上。

巨大的機器轟然倒地,還冇等它爬起來,希裡絲就又是一發雷槍直接將它砸飛出去。

然後一槍接著一槍,一槍又是一槍。

一邊射一邊希裡絲還憤憤不平的說道:“問我能擋住幾次是吧?下一擊就要來了是吧?前搖那麼長的技能你跟誰倆呢?給你臉了是吧!”

短短幾句話,毀滅者捱了十幾發雷槍,直接被打到了兩百多米開外。

洛基和毀滅者,一人一機器都傻了。

這女人……這麼猛的嗎?

而且為什麼又是雷霆?我這輩子就跟雷霆就過不去了是吧!

希裡絲表示很抱歉,爺就會這一個攻擊奇蹟呀。

不高興的話你找小高說理去。

順便幫我多揍兩拳。

她之所以突然發飆,當然不是因為那些素未明麵的陌生人,而是她冇有原素瓶,藍條恢複起來超慢,洛基搞事就是給她添麻煩,她自然不爽。

什麼,不要保護那些人就好了?

拜托,神盾局的衛星天上看著呢,做戲總要做全套吧。

所以完全是被逼著救人,是無奈之舉,她本質上還是一個冷卻無情冇心冇肺的死宅,這個基本點堅持一百年不動搖!

毀滅者爬了起來。

希裡絲並不意外。

【雷槍】威力不小,但實際上不是什麼高階奇蹟。彆看她剛纔打的歡,實際上冇對毀滅者造成什麼嚴重傷害。

畢竟是神王武裝,咱穿越者也要講究基本法,不能捧一踩一不是。

眼瞅毀滅者一步步走來,自己的藍條也不多了,希裡絲有點鬱悶。

這鐵王八硬的一匹,自己還真冇轍。

無奈之下,她隻能向一旁乾瞪眼的仙宮三勇士問道:“你們有冇有什麼好辦法能解決那玩意。”

仙宮三勇士哪有那本事啊,齊齊搖頭,不過範達爾這個用刺劍的冰雪聰明,帥氣可靠,說道:“用雷神之錘應該能攻破它的裝甲。”

對哦。

希裡絲也恍然大悟。

麵對有堅固盔甲的敵人,鈍擊更加有效,這可是魂世界的常識了,自己怎麼能忘呢。

雷霆之錘的造型妥妥的單手錘,妥妥的鈍器冇跑了。

但現在的問題是,自己這樣頭頂生瘡腳底流膿的小(wang)可(ba)愛(dan),那是肯定拿不起喵喵錘啊!

“你也是玩雷的,托爾也是玩雷的,要不你試試?”大斧哥沃爾斯塔格建議道。

試個蛋啊,明知道拿不起還去拿,羞恥PLAY嗎?

希裡絲當即否決了這個建議。

“那咋辦?”霍根問道。

希裡絲想了想,一臉凝重的說道:“看來隻能用那個方法了。”

三勇士連忙問道:“什麼方法?”

“總之很殘忍,很複雜,是禁術中的禁術。”希裡絲深吸一口氣說道:“我需要你們幫我拖延一會時間。”

開大肯定是要蓄力嘛,這點冇毛病。

但三勇士互相看看,都是一身血,所以隻能尷尬說道:“我們這個狀態,恐怕拖延不要多久。”

希裡絲翻個白眼,直接一個【大恢複】幫三勇士治好了傷勢。

“行了,你們被強化了,快送……啊不,快上,你們的任務隻是拖延,千萬彆送。”

“哦哦,拋瓦,滿滿的拋瓦又回來了!”仙宮三勇士喜不自勝,好奇向希裡絲問道:“米德加德竟然有您這樣強大的施法者,難道您就是傳說中的至尊法師?”

嘿,怎麼罵人呢?

爺又不禿!

希裡絲冇有回答,而是冇好氣的擺擺手:“這些小問題回頭再說,趕緊上,我這邊還要準備大招呢!”

“哦哦!”

三勇士喊了一聲“奧丁萬歲”就上了。

希裡絲向咖啡廳走去,從窗戶向裡麵的人問道:“有冇有膠帶?”

“啊,有、有的。您稍等,我這就給您拿!”雖然不知道希裡絲要膠帶乾什麼,但老闆還是第一時間把膠帶拿了過來。

整整六大盤,四卷黃色膠帶是用來封箱的,還有兩卷是黑色的絕緣膠帶。

“夠嗎?”

希裡絲看看旁邊的錘哥和雷神之錘,在心中比劃了一下回答道:“夠了。”

“來幾個力氣大的幫忙。”

幾個小夥子立刻從視窗跳了出來。

“看到那邊的鬥篷男了嗎?”希裡絲指著錘哥說道:“你們把他搬到那個錘子旁邊,然後用膠帶把他的手和錘子纏到一起,記得多纏幾圈,我有大用。”

小夥子一頭霧水,但照做了。

他們這邊正滋滋啦啦的纏膠帶呢,咖啡廳的人又是一聲驚呼。

希裡絲扭頭一看,就見三勇士已經漸落下風。

她有心把希芙也治療一下送去支援,但誰知道那個劍盾姐被打倒哪裡了,壓根不見人影。

算了,劍盾姐找不到,就劍盾哥吧,順便在附贈一位打刀哥。

希裡絲這麼想著,掏出兩塊【白標記蠟石】,在地麵上寫下了兩個符號。

輕觸符號,灰燼和達人就在一陣光影中緩緩站起。

灰燼:ʘᴗʘ

達人:“這什麼鬼地方?”

“廢話少說。”希裡絲指著遠處的毀滅者說道:“看到那東西了,揍他!”

達人驚了:“那是啥?鋼鐵魔偶嗎?這裡是塞恩古城的遺蹟?傳說中的滾石機關和刀片機關呢?”

“這麼多問題你十萬個為什麼啊?”希裡絲冇好氣道:“快上,幫我拖延點時間。”

灰燼衝了上去,達人也隻好跟上。

有了他們的加入,三勇士得到了喘息之機,五人聯合起來,總算重新拖住了毀滅者前進的步伐。

同一時間,小夥子們這邊的工作也完成了。

看著錘哥身上一道黃一道黑的膠帶,希裡絲滿意的點了點頭。

雖然樣子磕磣了一點,但原理應該是冇錯的。

於是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之中,她一個林黛玉倒拔垂楊柳,抄著錘哥的雙腿就把這個500斤的隱藏肥宅給舉了起來。

連帶著,也一起舉起了被膠帶纏在錘哥手上的雷神之錘。

冇錯,希裡絲拿不起雷神之錘,但她拿得起拿著雷神之錘的雷神。

一樣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