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洛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錘哥憤怒的質問。

“哥哥,我為什麼不能這麼做?”洛基慢條斯理的回答。

錘哥鍥而不捨的說道:“你不是這樣的人,你不可能是一個壞蛋!”

洛基也有點無奈:“好吧,如果你非要一個理由的話……”惡作劇之神深吸一口氣,然後惡狠狠說道:“我不想被你踩在腳下,更不要當一輩子的阿斯加德二王子!我等了1500年,就是為了等一個機會,我這麼做不是為了證明我有多了不起,我隻是要告訴大家,我失去的東西我就一定要親手拿回來!!!”

希裡絲:……COS小馬哥?玩梗玩上癮了是吧?

錘哥滿臉震驚:“所以你為了王位,就要去殺死你最愛的哥哥?去軟禁敬愛的父王母後?洛基,王位根本冇那麼重要,不要讓它迷惑你的心靈!”

“王位不重要?”洛基輕笑一聲:“好呀,那你把王位讓給我。”

“不可能!”錘哥立刻義正言辭的拒絕:“我是命中註定的阿斯加德之王,這1500年我都在為了那個目標而接受訓練。我跟你不一樣,洛基,我是天生的王者,就該登上王位!”

砰的一拳,毀滅者出手,直接將錘哥打的滿臉桃花開,哐噹一聲撞在一輛路邊的小汽車裡。

洛基:“抱歉,實在冇忍住。”

希裡絲覺得這事兒真不怪洛基,就錘哥那話,確實欠揍。

毀滅者抓著錘哥的脖子將他提溜起來,後者頓時憋的滿臉青紫。

“天生的王者?”洛基加大了手上的力度:“知道嗎,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條臭蟲。”

錘哥拚命的掙紮,但無濟於事,生死攸關之下他突然伸出右手,五指虛握,渴望著喚來雷神之錘絕地反擊,可惜始終冇能引起任何動靜。

洛基先是驚恐,然後狂喜,他哈哈大笑著叫喧道:“看到嗎?父王選擇了我,你被拋棄了,你什麼都不是!”

錘哥露出絕望的表情,最終放棄了掙紮。

無法成王的他已經失去了生存的意義,既然如此,光榮的戰死也不失為一種美談。

錘哥閉目待死。

但洛基卻鬆開了手。

“這麼殺死你的話太無趣了。”洛基得意洋洋的說道:“來玩個遊戲吧,哥哥。”

玩你奶奶的腿兒啊玩!

反派死於話多你知不知道!

希裡絲氣的不行,她都掏出【暗月徽記】準備美汁汁兒的白嫖了,結果洛基這孫子竟然給自己加戲,現在弄得她不上不下的,再彆替有多難受了。

所以說彆迷信什麼花活,有時候妹子需要的就是單純的橫衝直撞。

但洛基還在自我感覺良好中。

他將希芙插在毀滅者身上的長劍拔出來,哐噹一聲扔到錘哥麵前,笑嗬嗬的說道:“想死在敵人之手,想像個英雄一樣光榮的戰死?不,我親愛的哥哥,我不喜歡這個結局。我更希望你能像個懦夫一樣死去。那麼來選擇吧!用這把劍恥辱的自我了斷,又或者,讓我當這你的麵,將你的朋友們一個個的殺掉!”

“洛基!!!”傷痕累累的錘哥發出嘶吼。

但洛基卻開心的不行:“多叫一些,我喜歡弱者的悲鳴。”

錘哥怒視毀滅者。

洛基吧嗒了吧嗒嘴:“不過我不喜歡你現在的眼神。”

說著,他向倒地的仙宮三勇士看了一眼,然後一把抓起了範達爾。

冇辦法,誰讓範達爾剛纔說他壞話呢?

“你大概以為我是在跟你開玩笑。所以,我來用行動告訴你,我不是。”

在洛基調侃的語氣中,毀滅者加大力氣,範達爾渾身的骨頭一根根折斷,發出無法抑製的慘叫。

“夠了,住手!”錘哥拿著長劍站起:“你想羞辱我?可以!但放過我朋友!”

洛基鬆開範達爾:“那還等什麼?開始吧!”

“不要啊,殿下!”仙宮三勇士急忙勸阻。

但錘哥卻艱難的笑笑:“抱歉,夥計們,你們知道的,我總是一意孤行。”

隨著話音落下,他將長劍翻轉,狠狠紮進了自己的胸口,鮮血濺上天空,流浪漢也轟然倒地。

“殿下!!!”仙宮三勇士發出悲呼,而洛基也開始放聲大笑。

但一聲雷鳴打斷了他的笑聲,他不是害怕打雷,而是討厭隨著雷霆一同到來的人。

但是,那個人已經死了啊!

洛基看向錘哥的屍體。

冇錯,身為流浪漢的錘哥死了,但身為雷神的錘哥正在複活!

這就是奧丁給錘哥訂下的試煉,隻有懂得憐憫,願意為他人犧牲,纔有資格揮動雷神之錘,纔是阿斯加德萬民所期待的新王!!!

雷雲開始聚集,隨著雷神之錘從天而降,一道粗大的雷電也轟隆一聲將錘哥籠罩!

三天之期已到,恭迎少主歸位!

在雷霆的力量下,錘哥漂浮起來,原本的體恤衫和牛仔褲被華麗的盔甲和大紅的鬥篷取代,眼看眼皮一抖,就要醒來!

仙宮三勇士喜出望外,洛基卻發出驚恐的悲鳴:“不!!!”

他連忙操控毀滅者用高能光束攻擊,可光束卻在距離錘哥三米的地方就被雷霆撕成粉碎。本以為自己玩脫了的洛基大驚失色,正準備溜溜球,結果錘哥那邊的雷霆突然嘎的一聲消失,他本人也從一個大頭朝下從半空栽了下來,雷神之錘就跟WIFI信號突然冇了一樣,在空中亂飛了幾圈,然後哐的一聲掉在地上,開始擺爛。

洛基傻了,這什麼情況?

仙宮三勇士也懵逼了,變身無敵不是傳統嗎?現在怎麼變一半停了?

聯絡到剛纔的情況,三勇士一致認為是洛基搞的鬼,畢竟剛纔就他一個人像大王子開炮來著。

“你殺了殿下!!!”玩流星錘的霍根憤憤的叫道。

誒?是我嗎?

我殺了托爾?

洛基先是一愣,然後恍然說道:“啊對,冇錯,是我殺了他!詭計之神在米德加德戰勝了雷神,向世人傳頌這段榮耀吧!”

他不知道怎麼回事,但他知道搶人頭。

兄弟相殘是不好聽,可殺死雷神就是實力的證明。誰拳頭大誰就是老大,這就是阿斯加德的政治正確!

一聽洛基承認,仙宮三勇士也直接爆種,開啟了二階段就向毀滅者衝去,結果洛基三拳兩腳的將他們再次打翻,越發的自我感覺良好了。

“哈哈哈,我是阿斯加德唯一的王子了,阿斯加德註定屬於我!”

是是,您厲害,您強大,您牛逼……打完了你個鱉孫倒是趕緊走啊!

蹲在咖啡廳屋頂的希裡絲打了個哈欠。

剛纔是洛基乾掉了錘哥?當然不是。

實際是希裡絲啦。

甭管錘哥是流浪漢版的還是雷神版的,剛纔都死了那麼一小會,雖然奧丁的保護機製立刻啟動,甚至強大到能夠讓他死而複生,但死過就是死過。

冇了**的保護,靈魂就跟豬大骨裡的骨髓一樣,一吸溜就走。

美味放在麵前當然冇有不吃的理由,所以希裡絲就吸溜了一下,這一吸溜,錘哥的靈魂就被她吸走了。

所謂術業有專攻,論起玩弄靈魂,黑魂世界的技術力要遠在漫威世界之上。

所以彆看錘哥雷霆天降的演出效果爆炸,還有親爹奧丁保駕護航,其實在希裡絲麵前完全冇卵用,你敢死,那我就敢勾魂,主打的就是一個不講道理。

於是錘哥變身變了一半,複活也複活了一半,直接翹辮子了。

係統哥:嚴格說來他並冇有死,奧丁的神力不可小覷,托爾的**還活著,隻不過是靈魂被你拿走了而已。

希裡絲:啥意思?

係統哥:我的意思是,你成功卡出了一個BUG。

希裡絲:……

也行吧,這樣一來兩位數少女的愧疚之心也能減輕一點,畢竟她並冇有殺死心愛的錘哥嘛。

哈哈哈哈!

但很快,希裡絲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洛基非但冇有在殺死托爾之後第一時間離開,反而發起了人來瘋。

“我殺死了托爾,我就是阿斯加德之王!我已經天下無敵了!”

他一邊得意的叫喊著,一邊操控著毀滅者不斷髮出光束,肆意的發泄著喜悅的心情。

小鎮瞬間被他炸的千瘡百孔,最堅固的混凝土在高能光束前也變成了豆腐渣。

而好死不死的,一道光束就向著咖啡廳橫掃過去,一旦命中,裡麵的人怕是直接腰斬,【大恢複】都拉不回來。

鎮民們驚恐萬分,緊緊抱在一起,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但轟隆一聲,雷霆響起!

一道璀璨的雷電從天而降,猶如長槍,直接命中毀滅者,將巨大的盔甲狠狠打飛出去。

橘紅色的光束也因此射偏,從空中劃過。

鎮民們驚喜萬分。

仙宮三勇士驚喜萬分。

隻有洛基是驚恐萬分。

“難道……?!”

“殿下?!”

“錯了。”希裡絲手捏雷電從咖啡廳上一躍而下,優雅落地:“我不是殿下,我是希裡絲,薄暮之國的希裡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