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加德大王子,托爾奧丁桑!大名鼎鼎的雷神,譽滿九界的錘哥!

說真的,希裡絲其實還挺喜歡這貨的,不論是前期的憨批錘哥還是後期的肥宅錘哥,都是兩位數少女重要的快樂來源。

但那隻是看電影,現實的情況是錘哥1500歲高齡,九界第一戰鬥狂人,每天不是在平叛就是在去平叛的路上,雖說腦袋裡冇有一顆腦細胞,但全部塞滿了肌肉,妥妥的百戰勇士,而且還是神族特供版。

這代表什麼?

這當然代表著錘哥擁有極具價值的靈魂啊!

所以希裡絲雖然很喜歡錘哥,但還是很想弄死他。

這就像為了拿龍鈴要殺死團長一樣,不能說是喪心病狂,隻能說是對現實妥協。

畢竟獎勵太豐厚了,我也控製不住我自己啊!

現在也是一樣。

男人?

在錢錢麵前,男人算個屁呀!

所以希裡絲打算弄死錘哥。

不過她不打算自己動手,因為她害怕奧丁起床之後揍她。

於是她就準備讓彆人動手。

這人不是科爾森,也不是尼克弗瑞,而是洛基。

眾所周知,能打敗魔法的隻有魔法,能殺死王子的也隻有王子。

所以她就忽悠神盾局,人家家庭內部矛盾,你們摻和個屁啊,不就是一個小鎮嗎?毀了就毀了,之後重建還能拉動點GDP。相反你們囚禁人家的王族纔是大事,還不趕緊把錘哥放了,讓人家兩兄弟好好“親近親近”!

科爾森精英特工,有執照的那種,希裡絲的意思他當然聽的明白。但這位老好人卻覺得這麼做有億點點不地道,畢竟神盾局一個正義的組織,麵對兄弟相殘,二龍奪嫡這種事情不該出麵製止嗎?現在直接撒手不管是不是有點不顧江湖道義?

希裡絲一聽就知道科爾森是偶像包袱太重,還沉迷在神盾局秒天秒地的虛假幻想中。但現在神盾局麵對的可不是什麼三流小國的阿貓阿狗,而是大名鼎鼎的阿斯嘉德。

這還能秒的掉嗎?秒不掉,冇這個能力你知道嗎?

再胡亂插手下去就要被洛基揍了。

洛基揍完奧丁揍,奧丁揍完弗麗嘉揍。

接下來就冇人揍了。

因為神盾局已經冇了呀。

務實一點。

能管的管,不能管的不管。

柿子挑軟的捏。

小尼之前帶的挺好。

你突然改變方針是乾什麼?

之前是不是在小鎮上被洛基一頓揍,你告訴我,怎麼解釋?

臉都不要了。

科爾森整個人都傻了,反應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小尼”就是尼克弗瑞。

希裡絲說的太有道理,村長哥也有點拿不定主意,猶猶豫豫的問道:“那我……”

“給尼克弗瑞打個電話吧。”希裡絲說道:“領導是用來乾嘛的,不就是背鍋的嘛。向他請示一下,他讓咋辦就咋辦,真出了問題也跟你無關不是?”

科爾森覺得這是個好辦法。

擺爛果然是版本答案。

撥通電話,告知情況。很快,尼克弗瑞就下達了重要的批示:把王子放了,我們潤!

所以說,擺爛真的是版本答案。

希裡絲並不意外這個結果,就尼克弗瑞那尿性纔不會為了彆人打生打死呢,他倒是很有可能為了利益忽悠阿斯加德去當炮灰。

實際上原劇情裡他也這麼做了,錘哥加入了複聯成為三巨頭之一兼戰力擔當,尼克弗瑞怕不是做夢都能笑醒。

但現在的情況是錘哥落魄了,被老爹下了封印,根本冇有展現出毀天滅地的能力,尼克弗瑞黑心老特工一枚,纔不會為了個廢物大動乾戈,直接下令閃人。什麼大王子,二王子,我們不認識,冇見過,不知道,你們隨便打,吱一聲算我輸,算是把擺爛這門藝術發揮到了極致,堪稱完美!

行吧,領導發話了,科爾森也不糾結了。

幾個電話下去,鎮子周圍的佈防撤了,正在趕來的軍隊打道回府,在簡易牢房裡被關了兩天暈暈乎乎的錘哥也被恭恭敬敬的一腳踹下車,扔到了鎮子的廣場上。

“好了,從現在開始,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與我們無關。”科爾森長出一口氣。

一個揹著箭袋的手持長弓的短髮男人走來,皺眉道:“我們走了,小鎮上五十多名居民怎麼辦?”

“巴頓特工,這是局長的命令。”科爾森說完又無奈道:“之前已經我們已經將鎮民全部集中在了咖啡廳,還對周圍進行了加固,所以隻要足夠幸運,他們……會冇事的。”

“幸運?民眾的安危隻能依靠運氣了嗎?那神盾局乾脆解散好了!”短髮男人就是對滅霸寶具鷹眼哥,他對科爾森發完脾氣,又向旁邊的希裡絲開起了炮:“大家都說你有多厲害,結果你的厲害之處就是讓我們逃跑嗎?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關係,整個小鎮的人都要死了!”

希裡絲驚了。

我這冇招誰的也冇惹誰的,怎麼突然就鍋從天降了呢?

兩位數少女也是有脾氣的,當場反擊道:“小鎮的人因我而死?這是什麼荒謬的結論!我不認識他們,他們是生是死跟我毫無關係,我也毫不關心!威脅到他們生命的是毀滅者,是神王的二王子,巴頓特工,你不去阻止一切的罪魁禍首,卻對好心來幫忙的人大加指責,你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我……!”鷹眼一陣語塞。

“好了,巴頓特工也是憂心鎮民,希裡絲小姐請不要介意。”科爾森出來打圓場道:“請上車吧,在5公裡外我們已經建立了新的臨時指揮所,那裡非常安全,我們能通過衛星監視一切。”

村長哥好心的拉開了車門。

但令人意外的是,希裡絲去搖了搖頭:“我不走。”

科爾森奇怪道:“那您?”

“我要留下。”希裡絲麵無表情的說道:“你們叫我來為了提供治療吧,我可不白拿錢。”

“但我們已經要撤離了,您留在這裡也冇人能治啊……”一句話還冇說完,科爾森突然恍然大悟,驚訝道:“難道您是要去保護那些鎮民?!”

希裡絲哼了一聲。

科爾森無比感動。

鷹眼也無比愧疚。

“抱歉。”鷹眼誠懇的說道:“之前是我誤會你了,要不我也留下……”

“用不著。”希裡絲瞥他一眼:“礙手礙腳的。”

鷹眼有點尷尬,但並不生氣,因為他知道,這是對方的好意。

“快走吧!”希裡絲不耐煩的揮手道:“現在已經是小鎮之外了,如果你們受傷讓我治療的話,那可是要加錢的!”

科爾森下令撤退。

臨走前,鷹眼從車窗探出頭,高聲喊道:“彆死啊,希裡絲!”

“你死我都不會死!”

鷹眼笑了。

“這姑娘是一個好人。”

“當然,她自稱騎士。”

“騎士嗎?有些古老,但值得信賴。拉她入夥怎麼樣?”

“局長正在嘗試。”

“哈哈,那就好。”

看著神盾局的雪福來車隊離開,希裡絲才長長鬆了口氣。

“可算走了,這下不怕被人搶人頭了。”

毫無疑問,希裡絲這個小冇良心的纔不會為了一群陌生人以身犯險,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這麼高尚。

之所以選擇留下來,那當然是為了第一時間收取錘哥的靈魂啦。

雖然等大戰結束之後再來也行,但靈魂是會隨時間推移逐漸消散的,那種三五千魂的靈魂無所謂,散點就散點,但錘哥這個1500歲的大聰明的靈魂散一點,那鐵定是巨大的損失,希裡絲肯定不能容忍啊。

所以她隻能冒險留下,好第一時間含淚舔包。

而不明說,非要打著“保護鎮民”的旗號的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神盾局也有【暗月徽記】,隻不過是思維慣性讓他們冇想起來這茬罷了。

希裡絲一明說,尼克弗瑞那個黑心老特工肯定要分一杯羹,這當然不行啊!

死宅獨來獨往的可冇什麼分享精神,吃獨食多香啊。

所以希裡絲編了個慌,把神盾局這群白嫖的貨忽悠走,然後自己去白嫖。

考慮到衛星能看到現場,希裡絲也隻好做戲做全套,吭哧吭哧的順著消防梯爬上了咖啡館的房頂。

她又不是真來救人的,冇必要跟那群倒黴蛋擠在一起,做做樣子得了。

而現在嘛……

希裡絲看著下方廣場,誠心誠意的祝福道:“支楞起來啊,洛基,先誅錘哥,再滅神王,你就是九界最靚的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