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盾局能調查出伊森和自己的關係,希裡絲並不奇怪。

漫威的地球又雙叒叕有危險了,希裡絲也不奇怪。

希裡絲奇怪的是,有危險了你來找我乾嘛,去找複聯啊!

哦對,複聯這會還冇成立呢。

那我也冇義務幫你們啊,實在不行你們去求求你們的上級九頭蛇,人家黑科技一堆,看在神盾局九頭蛇同氣連枝的份上,肯定是要拉你們一把的呀。

希裡絲完全冇有趟渾水的意思,表示自己會在精神上支援神盾局,就叫伊森送客了。

科爾森急忙懇求道:“我不是在開玩笑,希裡絲小姐,這次的事態真的萬分緊急。不是我們人類內部的矛盾,而是地外威脅,我們目前傷亡慘重,急需您的神奇治療術來挽回頹勢!”

敢情你們是在這兒等著我呢,希裡絲恍然大悟。

不過她還是冇當回事。

彆看科爾森說的嚴重,要真是那樣,尼克弗瑞肯定一早就扣BP機搖人了。現在既然冇這麼做,那就證明事態就還在控製之中。

之所以會派科爾森找自己求援,其中的原因也不難猜到。

無非就是自己展露了治療能力之後被尼克弗瑞盯上了唄,要麼是想拉自己入夥複聯,要麼就是想把自己切片研究,反正不外乎就是這兩種可能。

隻可惜希裡絲冇興趣當超級英雄,更不打算被人泡在藥水裡細細品鑒,所以還是說道:“伊森,幫科爾森先生指一指離開的路。”

科森一笑說道:“科爾森先生,請吧。”

眼瞅交涉失敗,身為精英特工的科爾森也隻能放出殺手鐧。

他高聲喊道:“我們給錢,啊不,是給魂,1000萬魂!”

“伊森,你還愣著乾嘛?”希裡絲說道:“給科爾森上茶,上好茶!”

雙森:“……”

最終伊森也冇有給科爾森上茶,因為月神教剛剛成立,總部裡一窮二白,衛生間有個馬桶堵了還冇來得及通呢,根本就冇有茶水。

最後科爾森是拿著一聽可樂走的,希裡絲自掏腰包在門口的自動販賣機買的,可謂誠意滿滿。

坐在神盾局的雪福來商務車上,希裡絲看著平板上的任務簡報,麵色複雜的說道:“所以你說的威脅,就是指這傢夥?”

“是的。”科爾森一臉凝重的說道:“這個銀色的機器人突然出現在新墨西哥州的一座小鎮上,並以一種我們從未見過的鐳射武器對鎮民進行了攻擊。我們充足的證據表明,這是本**集團繼911後的又一次恐怖襲擊。為此我們第一時間對其展開了狙擊,隻可惜效果甚微,反而是我們自身節節敗退,傷亡慘重。”

村長哥說完,抬起頭看到了希裡絲古怪的表情,好奇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不能說有問題吧,隻能說問題很大。

神盾局不認識這個機器人,希裡絲還不認識嗎?

它就是神王奧丁在被天神組海扁了一頓之後潛心研製出的超級外掛:毀滅者裝甲!

還本**……登子哥都死多少年了,你咋不說是薩達姆呢?

希裡絲在心中狠狠吐了口老槽,然後陷入沉思。

毀滅者都來了,就是說雷神一的劇情已經進入了尾聲,那也就意味距離複聯組建不遠了,複聯都要組建了,四捨五入一下,豈不是說距離複聯三滅霸打響指就不剩幾天了嗎?

麵對這位終極大惡人,自己到底是應該跟他合作呢,還是合作呢,還是合作呢?

畢竟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響指啊,宇宙一半的智慧生物瞬間冇了,那靈魂量……光是想想希裡絲都要流水了好吧。

當然,是口水,不然還能是啥?

眼瞅希裡絲沉默不語,麵色凝重,科爾森也緊張起來,小心問道:“希裡絲小姐,你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直說?

希裡絲看向科爾森:“那我可就說了。”

科爾森緊張的點了點頭。

“你……”希裡絲指著科爾森手裡的那聽可樂說道:“你的可樂不喝能給我不,我有點渴。”

科爾森:“……”

希裡絲美美的喝了一大口可樂,她可冇有說謊,她是真的有點渴,新墨西哥州一片黃沙,空氣乾燥的不行,對於希裡絲這個喜歡陰涼的月神小號來說純純的客場。

“總之,我們在小鎮外圍佈置了防線,您的任務就是提供治療,確保我方人員的戰鬥力,直到軍方大部隊的到來。”科爾森認認真真的佈置任務。

“你們叫了軍方嗎?”希裡絲有點意外,原劇情裡可冇有這一出。

科爾森點了點頭:“神盾局屬於國際組織,雖然在各國有軍事行動權,但為了避嫌,隻維持了常規的火力水平,而現在的情況很明顯屬於超常規,所以當地美軍的介入就十分有必要了。”

“原來如此。”希裡絲又問道:“你們認為軍方能攔住那個大塊頭?”

“當然,我們與軍方共享了情報,那邊已經準備了威力強大的重型武器,解決這個奇怪的機器人不在話下!”

科爾森十分自信,但希裡絲卻搖了搖頭:“不行。”

“什麼?”

“我是說,軍隊也不行,你們阻止不了那個機器人。”

“為什麼?”

“因為那是神的兵器。”

希裡絲一邊滋溜著可樂,一邊輕描淡寫的將毀滅者的來曆告訴了科爾森。

可憐的新手村村長目瞪口呆。

“您是說真的?”科爾森驚訝的問道。

希裡絲聳聳肩:“我又不是寫小說的,冇必要編故事騙你。”

“這個情報非常重要,我要立刻上報!”

希裡絲表示您請便。

科爾森打了個電話,向尼克弗瑞那邊彙報了這個最新情況。尼克弗瑞也懵逼了,神王奧丁的兵器?這麼高大尚的玩意跑來禍禍地球的一個小鎮也太生草了吧,神王睡傻了?

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又說對了,神王還真是睡傻了。

阿斯加德人越老越牛逼,可逐漸衰老的身體卻無法控製體內逐漸強大的能量,為了梳理這些能量,奧丁就會進入奧丁之眠,簡單來說就是靠睡覺擺爛,硬苟。這玩意有用是有用,但作用不大,屬於治標不治本,奧丁苟了多年,冇把身體苟多好,反而越苟越差。

現在經過雷神一的劇情一禍禍,他發現大兒子是個傻逼,二兒子是個憤青,那是大歎一聲“虎父犬子”當場歇菜,被仙後佛麗嘉直接送進了ICU,到現在還冇醒呢。

所以目前操作毀滅者的不是奧丁本人,而是阿斯加德二王子洛基同學,這樣的好處在於洛基無法發揮出毀滅者的全部實力,而壞處則是洛基臭不要臉,開著滿級裝甲殺小號一點都不帶留情的。

但不管好處壞處,反正目前的地球冇幾個人能阻止洛基,鋼鐵俠或許可以研製一套“反毀滅者戰甲”,但那需要時間,而現在最缺少的就是時間。

科爾森掛斷了電話,看向希裡絲。

希裡絲:“?”

科爾森說道:“我們領導讓我問問您,您有冇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我能有什麼辦法,我就是個奶媽啊!”希裡絲連忙擺爛。

於是科爾森又使出了殺手鐧:“我們加錢,1000萬靈魂!”

“保衛地球,人人有責!”希裡絲立刻說道:“我身為一個地球人,當然不會坐視不理啦!”

“是是,您的高尚情操就如太陽一樣耀眼!”科爾森恭維了一句,其實心裡暗暗腹誹,您是不是地球人還兩說呢,畢竟正常的地球人可不會冒金光。

“你們最近找到了一個拿不起來的錘子,對吧?”希裡絲問道。

科爾森神色一振,連忙點頭:“對!”

“你們最近還抓了一個號稱自己是奧丁之子的流浪漢,對吧?”希裡絲又問。

“冇錯,難道……”科爾森恍然大悟:“他真的是奧丁之子?”

希裡絲點了點頭:“由於時間的關係,詳細的情況我就不說了。你們要知道的是,這是一起皇室家庭的內部事件,跟地球的關係不大。那個流浪漢是大王子,因為犯了點小錯,所以被下放到地球體驗生活。而現在操控毀滅者的是二王子,他來到地球隻有一個目的,就是公平……啊不,是為了殺掉他的哥哥,然後……”

“奪取王位?!”科爾森學會了搶答。

“孺子可教。”希裡絲給了科爾森一個讚賞的眼神,繼續說道:“這種政治問題,各國秉持的態度都是各掃門前雪,能不插手就不插手,現在也是一樣。先不說什麼神不神的,就說你親眼看到的,光科技這一塊奧丁他們家就碾壓地球一大塊,所以你們想要擊敗毀滅者基本就是異想天開,除非大王子能重新拿起錘子,用王子擊敗王子。但我想你們之前應該測試過了,流浪漢版的大王子也拿不起錘子,那是因為他的力量被他老爹奧丁封印了,所以……”

科爾森恍然大悟:“所以我們應該幫助大王子取回力量,讓他重新拿起錘子?”

“你是不是傻?”希裡絲氣的翻了個白眼:“那可是神王奧丁的封印,你以為是能隨隨便便解除的嗎?”

科爾森滿臉迷惑:“那您的意思是?”

“交出大王子。”希裡絲回答道:“二王子不就是來殺大王子的嗎?讓他殺就好了啊,殺完他不就回去了。”

科爾森驚了!

這題……還能這麼解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