葦名擊敗了內府,獲得了大量土地和勞動力,佛糖的產量得以突飛猛進,月神的信仰也能再無阻礙的順利傳播,這不僅讓希裡絲的“後花園計劃”進入了蓬勃發展的快車道,殘酷的戰爭還為她個人帶來了兩千萬左右的钜額靈魂。

因為生產力的關係,隻狼世界無法供養太多人口,所以靈魂的數量也比不上與神盾局的交易。但這兩千萬靈魂是不需任何勞動也完全冇有成本,裡裡外外一算,還是非常高效與便捷的。

席德梅爾誠不欺我!

做為一個文明係列3000小時的忠實玩家,希裡絲忍不住感歎。

這世上哪有文明5,全是野蠻5,戰爭纔是收益最大的種田行為,早戰就是永遠的神!

希裡絲本以為席德梅爾就一個破做遊戲,根本不懂《文明》,現在才發現席老爺子早就看穿了人類的本質,文明的內涵就是野蠻與征服,自己還在第二層呢,人家怕不是已經到了第五層!

服了服了,小高你讓點地方,把神壇給席老爺子也坐一坐。

總之,打下內府好處多多,伊森那邊也總結出了一套更加科學和高效的草藥種植方法,在他的指導下,整個日本開始大規模種植“佛糖草”,人們可以以此向月神教換取珍貴的糧食和生活物資,原本貧苦的生活也逐漸變的充裕。

當然,因為氣候的原因,並不是所有地區都能種植“佛糖草”,但伊森的調研表明,冇有工業汙染的隻狼世界土地異常肥沃,真稱得上是人傑地靈,就算不種“佛糖草”,種點普通的作物也要比漫威世界的產量更高,品質更好,所以其他地區完全可以種植一些農產品或經濟作物,以此來改善當地居民的生活水平。

希裡絲想了想,冇同意。

因為農產品和經濟作物這種東西她完全可以從漫威世界那邊一車皮一車皮的拉,葦名的土地這麼珍貴,用在這裡就太浪費了。

希裡絲盤算著等以後開啟了更多世界,找些更加值錢的玩意回來種,眼下就先讓那些地區人搞搞副業好了,畢竟現在哪哪都在興建工廠,也需要勞動力,大家都去種草搓糖也不行。

這道理冇毛病,米缸,伊森,永真等一眾親信都表示讚同,尤其是伊森,聽到希裡絲還能開啟更多世界,更是備受鼓舞,一副跟對人了的樣子。反而是米缸和永真這些“土著”神情淡定,完全一副“希裡絲可是月神小號穿越個世界很正常”的表情。

安排好了下一階段的生產生活任務之後,希裡絲也準備離開隻狼世界了,因為黑魂世界傳來訊息,灰燼和那誰已經跑酷成功,拿到了【雷槍】奇蹟,她得回去來一波超進化。

不過在離開之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弦一郎要結婚了,新娘是天皇的女兒,一位美麗善良的公主。

這不奇怪,隻狼這個架空世界有著跟曆史上相同的政治結構,天皇一直存在,但內府獨掌大權。現在葦名戰勝了內府,天皇一脈為求自保,派出公主與葦名國主聯姻,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可以出麵叫停這件事。”希裡絲曾這樣向弦一郎說道。

但弦一郎卻搖了搖頭:“沒關係,為了穩定人心,保證葦名的正統,這是必須的過程。隻要能讓這個國家變的更好,我個人的喜好無關緊要。”

這話說的,明明白撿了一個媳婦,好像你吃了多大虧一樣。希裡絲偷偷看過了,人家公主長的那叫一個水靈,而且隻有喪儘天良的16歲,你弦一郎都三十多了,能有這福分還不偷著樂成狗?

希裡絲翻個白眼。

武士之屑就是武士之屑。

不過……

希裡絲又笑了起來。

武士之屑也是葦名之梁。

哦,現在要改口了,應該是“日本之梁”纔對!

“葦名弦一郎。”希裡絲突然喊出了武士之屑的全名。

“什麼?”弦一郎有點意外的應道。

希裡絲拍拍他的肩膀,認真說道:“要幸福啊。月神在罩著你呢,如果做不到,那我可是會很冇麵子的!”

弦一郎一愣,也笑了:“好。”

弦一郎與公主的婚禮在新京都的月神祭壇上隆重舉行,為此希裡絲還專門去漫威那邊把葦名一心給接了回來。

她本以為身為這位劍聖大爺會一如既往的豪爽灑脫,為孫兒送上振奮人心又不失中二的美好祝福,結果這老頭當場拉胯,哭的跟個淚人一樣,弄的大家手足無措,讓場麵一度陷入混亂。

菜啊!

希裡絲忍不住抱怨。

你孫子是娶媳婦呢,又不是你孫女要出嫁,用得著哭的死去活來嗎?你看看人家天皇,嫁女兒都嫁出經驗嫁出心得了,笑嗬嗬的一點哭的意思都冇有,你個糟老頭子倒是給我學著點啊!

眼瞅葦名一心淚如尿崩,一時半會冇有停下來的意思,希裡絲也隻好使出殺手鐧了。

她抬頭看看天,因為要給月神麵子,所以婚禮舉辦時間定在了黃昏,剛纔前戲一大堆,現在已然夜幕降臨。

甚好!

如此,便是時機已到!

“狸,你們到位了嗎?”希裡絲拿著從漫威世界買來的民用步話機問道。

“亂波眾全員已經到達指定位置,等候您的指示!”狸的聲音從步話機裡傳來。

“那就按照之前的計劃,給他們來波大的!”

“是!”

一聲尖銳的鳴叫突然響起,像是軍隊傳遞命令時用的哨子,眾人大驚,鬼形部更是從褲襠裡掏出了自己的3米長十字槍,大聲叫道:“敵襲嗎?難道是內府的殘黨?”

天皇大驚,不住的往人後鑽,公主也是麵露驚慌,正不知所措,一個偉岸的身影卻擋在了她的身前,抓起了她手。

是葦名弦一郎,她的……夫君。

“彆怕。”這個陌生的男人簡潔說道:“躲在我身後,我會保護你。”

於是公主再次確認了,這人,就是他的夫君。

真好!

公主彎曲手指,與弦一郎五指交纏。

她曾以為自己無論何時死去都不會害怕,但現在她想活下去,因為她想跟這個男人組建家庭,生兒育女。

月神啊,這是我此生唯一的心願了,請讓它……實現吧!

嘭!

爆炸聲響起。

不同於和平使者傑裡科的暴戾,這聲音充滿了善意,更加溫和。

“看!天空!”

一個人大聲叫道,所有人都抬頭望天。

就見一個明亮的光點飛上夜空,然後砰的一聲炸開,釋放出鮮豔又美麗的巨大的圖案!

“哦!”人們驚歎。

然後更多的光點飛起,一個接一個的爆炸,讓五顏六色的美麗圖案佈滿夜空,照亮大地!

“哇!”人們震驚。

“快看,有字!有字出現了!”

隨著一人驚呼,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句用光的寫成的大字。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月神,是月神顯靈了!她祝福了這對新人!”

人們開始儘情的歡呼,能見證被神靈認可的婚禮,他們也焉榮與共。

原來是她搞的鬼嗎?真是的,也不事先跟我說一聲,太亂來了!

弦一郎正在心中吐槽呢,突然覺得手心被撓了撓。

他低頭,就看見了一位絕代佳人。

公主的眼睛已經化成了一汪水,她強忍羞澀,用比佛糖還甜幾個加號的聲音弱弱叫道:“夫君~”

弦一郎突然就覺得,亂來的好呀!

“親上去,親上去!”一個聲音開始起鬨。

不用去猜,弦一郎就知道這是哪個。

他完全不打算完成這麼過分的要求,但鬼形部等一眾葦名老臣也開始幫腔,紛紛叫道:“親上去,親上去!”

八嘎,你們也跟那個女人是一夥的嗎?!

弦一郎遭遇了背叛。

甚至他爺爺也是背叛的人之一。

有了這群“大人物”的帶頭,民眾也開始起鬨,“親上去”的聲音越來越大,彷彿是整個京都的呐喊。

“民意不可違啊,弦一郎!”希裡絲坐在房頂上得意的說道:“這可是月神祝福的婚姻,神都站在你這一邊,還不夠你臭屁的嗎?是男人的話,就給我把她親的舌頭開花!”

弦一郎有點緊張。

麵對內府千軍萬馬時他都冇有緊張,但現在他是真的有點緊張。

他看向公主,公主也看著他。

四目相交,一切的繁文縟節突然就統統冇有了。

他低下了頭,公主也墊起了腳尖。

在萬民的期待與注視下,弦一郎輕輕的吻在了自己妻子的額頭。

雖然此舉在這個時代屬於驚世駭俗,但因為神靈的認可,也就變的順理成章。

“哦!哦!哦!!!”

人民歡呼起來,更多的煙花在天空炸開,讓婚禮達到最**。

“嘁,親額頭也太LOW了。不過算了,這一次就放過你,等下次回來的時候,如果你還冇有把公主的肚子搞大,你就等著瞧吧!”希裡絲站起身來,最後看了一眼婚禮上的兩人,滿足的說道:“愛情啊,真是個好玩意兒。”

係統哥:不打算自己嘗試一下嗎?

希裡絲:彆逗了。相信愛情無比美好,同時也相信愛情永遠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這就是死宅啦!

說完,她向等候多時的永真和伊森一揮手:“曲終人散,潤了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