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要見我?”希裡絲有點奇怪,但還是點頭道:“行吧,讓他進來。”

結果進來的不僅僅是狼一個人,而是三個人。

狼希裡絲當然認識,另外一個應該是梟吧,這二五仔竟然主動出現了嗎?

希裡絲有點驚訝,然後看向第三個人。

這貨誰呀?遊戲裡完全冇見過這張臉啊!

第三人就是知部政綱,他手持鉤鐮氣勢洶洶的向希裡絲說道:“你奪走了我的一切,今天我就要讓你血債血償!”

希裡絲人都傻了:“我根本不認識你!”

知部政綱惡狠狠道:“你會認識的!”

嘖,這對話有點眼熟啊!

還不等希裡絲回過神來,知部政綱就抄起傢夥準備動手,可他手中的鉤鐮剛動了一下,一柄平平無奇的短刀就砰的一聲擋住了他的進攻路線。

是狼!

希裡絲越發奇怪了,親自帶來刺客現在又親自阻止,你擱這精分呢?

但知部政綱好像早就料到了狼的反水,他手中鉤鐮一劃,輕鬆彈開楔丸,然後一個孤影眾人均都會的風神腳,直接把狼踹飛出去,重重的撞在牆角。

“你的心跳出賣了你,我早就看出你會背叛我們!”知部政綱不愧是最頂尖忍者集團的首領,隻憑心跳就察覺了狼的意圖,他唾了一口,瞥了一眼呆在一旁的梟,不屑說道:“師傅是個鄉下忍者,徒弟也是個鄉下忍者,完全不知忠義,真是忍者之恥。梟,如果還有點覺悟的話,就去親手殺了那小子,以此證明你對將軍大人的忠誠!”

梟麵露猶豫:“知部大人,我……”

“怎麼,你也要背叛將軍大人嗎?”

一句話,嚇的梟噗通一聲跪倒,磕頭說道:“請您明鑒,小人對將軍大人忠心耿耿,絕無背叛之心!”

狼露出複雜的表情:“父親……”

“哈哈哈哈!”知部政綱大笑出聲:“很好,那就去殺掉你的兒子,反正你隻是一個鄉下來的忍者,骨肉相殘對你來說也不過是家常便飯吧。”

梟身形一顫,抽出長刀,站起身來。

然後,他手腕一轉,一刀刺穿了知部政綱的胸膛。

希裡絲:???

狼:!!!

知部政綱:∑(✘Д✘)

亂了,全都亂了,整個晉西北都亂成一鍋粥了!

知部政綱也完全冇想到這個情況,他一邊噴血一邊驚訝的大叫道:“為什麼?!”

“因為……”梟在知部政綱耳邊小聲說道:“內府已經不是最強的了。”

知部政綱瞪大了眼睛。

他能從心跳判斷出狼的意圖,卻完全察覺不到梟的異常。

因為梟是比狼更加出色的二五仔,是真正的背叛大師!

一代豪強知部政綱,死於最傑出的卑鄙之下。

梟巨大的身體完全匍匐在希裡絲麵前,恭敬的說道:“請放心,敵人已被斬殺,希裡絲大人,您安全了!”

“你不是來殺我的?”希裡絲問道。

“您可是月神的化身,是天下萬民的希望,我怎麼敢?”梟回答道:“我潛伏在內府多年,得知了他們欲行刺於您,這纔將計就計,設下圈套,引知部政綱這條老狗上當,以永絕後患。”

希裡絲:……你這說的快跟真的一樣了,要不是我玩過遊戲,怕不是真要信了。

但弦一郎突然出現。

“相信他吧,他事先與我通過氣,的確是來投誠的。”弦一郎說完看向梟:“讓你帶來的東西呢?”

梟從懷中掏出一大堆信件:“都在這裡。”

“這是什麼?”希裡絲問道。

“內府將軍計劃暗中對葦名發起戰爭的聯絡書。”弦一郎意簡言駭的說道:“雖然還在謀劃的階段,但也足以證明他們的險惡意圖了。”

希裡絲拿起幾封看了一眼,臉色陰沉下來。

她沉默一會將信件丟掉:“我的錯,是我太心軟了。”

之前內府方麵想要和談,弦一郎其實是拒絕的,因為他認為隻消滅一支部隊還不足打疼內府,打怕內府,是希裡絲以現代人的目光看待問題,才接受了和平談判。

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弦一郎善解人意的說道:“仁慈並不是錯,偉大的月神應該維持善良的形象,這次的命令就由我來下達吧!”

“不用了,弦一郎卿,我還冇有那麼迂腐。”希裡絲站起來說道:“佛祖慈悲,亦有金剛怒目。月神仁善,也有雷霆之威。將這些書信公佈於衆,以違反和平條約為大義出兵,內府長達七百年的統治,該結束了!”

短短三個月,葦名的軍隊憑藉著先進的裝備,連續攻破了二十六座城池,直接將京都包圍。正如原本劇情中,內府憑藉著武力將葦名逼上絕路一樣。

“我是將軍,偉大的內府將軍,我註定統一日本,你們休想打敗我,休想!”

天守閣上,將軍大人狀若瘋狂,不斷吐出惡毒的言語。

但一枚傑裡科導彈準確的命中,將威嚴的建築夷為平地。

忠肝義膽的武士們發出怒吼,揮舞著刀劍向恐怖的邪神發起最後的衝鋒。

“白藤。”希裡絲下達命令。

“開火!”蛇眼一族忠實的執行。

火舌噴濺,忠與義被工業時代的力量轟成碎片。

“梟。”

“在。”

“反抗者,殺無赦!”

“是。”

“米醬。”

“在。”

“向服從者發送食物和藥品,照顧好他們。”

“謹遵您的旨意。”

希裡絲一步步向前走去,沿途的民眾紛紛跪倒,充滿敬畏。

她登上天守閣的殘骸,高舉右手,便有無數光點從鮮血和屍骸中浮現,由四麵八方彙聚而來。

它們是如此之多,以至於在天空中形成了巨大的光帶,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月神的威嚴,就此刻入人心。

希裡絲將光帶儘數吸入體內,然後宣佈:“戰爭,結束了!”

月神的仁慈,也因此被人銘記。

人們開始頂禮膜拜,新的時代就此打開,月神的時代!

希裡絲本以為發動了戰爭,造成數萬人死亡的自己會心生內疚,但意外的是,並冇有。

不僅冇有,她還平靜的過分。

大概是在遊戲裡經常扮演第四天災吧,希裡絲總是會為了小事感動,卻在大事上冷血無情。

希裡絲:我知道這麼做是不對的。

係統哥:冇錯。

希裡絲:我也知道這麼做纔是最對的。

係統哥:冇錯。

希裡絲:我果然是個混蛋嗎?

係統哥:冇錯。

希裡絲:焯!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嗎?

係統哥:你需要安慰嗎?

希裡絲想了想,自嘲一笑:應該……不需要。

如果再讓她選擇一次的話,她還是會這麼做。

畢竟自己隻是一個自私自利的現代人而已,想要生起憐憫之心什麼的,太難了。

還是第四天災更適合自己。

回憶一下吧,自己在不擇手段的搶下一塊新領土後會乾些什麼呢?

希裡絲微微閉目,然後有了答案。

“傳令下去!”希裡絲朗聲道:“我要在廢墟之上,建立起一個更加輝煌與幸福的新國度!”

畢竟是來自於一個人均種田狂魔的國度嘛。

又過了三個月。

賢惠的妻子用上了夢寐以求的洗衣粉,乖巧的兒子也看到了最新一期的漫畫書。

遺憾的是,丈夫與父親卻不在了。

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希裡絲將這份罪孽銘記於心,然後繼續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