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葦名的奸計得逞,月神教不是要將災民帶回葦名嗎?去,派出孤影眾,讓他們打探月神教的撤離路線,然後伏擊他們!”將軍氣沖沖的下令。

武士有點擔心的說道:“可我們已經與葦名簽署了和平條約,這樣做恐會引起戰火。”

“桀桀桀桀!”將軍標準的壞笑道:“月神教隻是遭遇了山賊,一切壞事都是那群匪人乾的,與我們無關,你明白了嗎?”

武士:“……”

孤影眾的首領知部政綱親自出馬,率領他16個孩子,隱藏在了北海道與葦名的必經之路上。

“這次一定要一雪前恥,為太刀那孩子報仇!”知部政綱信誓旦旦的說道,其餘16個孤影眾也齊齊附和。

因為是頂尖的忍者,所以他們的隱藏技術一流,知部政綱相信就算是劍聖葦名一心親至也休想發現他們,隻等一會月神教到來,就給他們來一波大的。

然而不久之後,滴滴的喇叭聲響起,緊接著一輛70邁的豪華大客就跟脫韁的野狗一樣衝進了孤影眾隱藏的灌木叢。

“呃,啊,呀!”

三個倒黴蛋立刻被創飛出去。

“咦?”始作俑者的希裡絲一陣納悶,突然有靈魂進賬是怎麼回事?撞到什麼小動物了嗎?

在一旁指導的伊森則滿頭冷汗,連連叫道:“彆走神啊希裡絲小姐,看路,你都衝到灌木叢了!還有,彆總是踩著油門不放啊!”

“抱歉抱歉,習慣了。”希裡絲從善如流,方向盤一打,瞬間一個神龍擺尾,從灌木叢中衝了出來的同時,又創飛了三個孤影眾的倒黴蛋。

又有靈魂進賬?

希裡絲忍不住感慨,葦名這生態環境可以呀,小動物真多!

看著一騎絕塵,軲轆帶血的大客車越跑越遠,知部政綱人都傻了,就這麼短短一會,他就又失去了六名孩子,那當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這位大名鼎鼎的孤影眾首領剛準備嚎一嗓子,就聽又是一陣喇叭聲響起,十九輛跟剛纔一模一樣的大客車接踵而至,順著希裡絲攆出來的軲轆印就創了上來。

“前進,堅決追隨教宗大人的路線一萬年不動搖!”

結果就是前麵的希裡絲莫名其妙的又是大幾萬靈魂入賬。

內府伏擊計劃,失敗!

月神教的車隊一路從北海道開到了水生佛糖生產基地,全程用時3個小時又22分鐘。

災民們都驚呆了,他們從未想過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跨越千裡,這就是月神的神力嗎?

回想起剛纔柔軟舒適的座椅,冷熱適宜的車廂,災民們確認了,這就是月神的神力!

有盼頭了啊,苦難的生活終於迎來了希望。

災民們跪倒在地,向月神祈禱,感謝神靈賜福的同時,也祈求著未來的美好生活。

希裡絲十分感動,然後轉手就給他們安排每天高達10小時飽滿工作計劃。

冇辦法,羅斯那邊佛糖要的緊,不加班不行啊。

隻能說美帝罪大惡極,與月神無關!

不過希裡絲的良心也不是完全被狗吃了,至少在加班福利這一塊她還是很大方的。

按照她的要求,佛糖工廠會發放製服,有春秋兩種款式,還建有職工宿舍,冇有成家的單身狗們分彆被安排在男女單身樓居住,而結了婚拖家帶口的幸運兒則可以申請雙職工樓,雖然不算太大,但獨門獨戶的隔音良好,特彆適合繼續造孩子,非常科學也非常人性化。而作為一個大集體,食堂也是必不可少的,在興建工廠的同時希裡絲就讓人修建了一個巨大的食堂,最多能容納500人同時進餐,每位工人都可以在這裡免費吃到一日三餐,憑工作證還可以帶一名職工家屬,可謂是溫暖又貼心。

其中還有個小插曲,那就是為了提高效率,希裡絲是本打算把廁所建在食堂隔壁的,好歹最後是被弦一郎死諫給阻止了。對此希裡絲有點不太高興,她原本是準備將食堂的座椅統統換成馬桶呢,好讓工人們可以吃飯拉屎兩不誤,就是因為考慮到工人們的心情才換成了在旁邊建廁所,結果就這弦一郎還大驚小怪的,真是太掃興了。

除此之外,佛糖工廠還建有公共浴池和籃球場,浴池就不說了,單說籃球場。雖然葦名人硬生生將籃球打成了橄欖球,但管它呢,人民群眾喜歡纔是正確的,反正都是鍛鍊身體,打什麼球不是打啊!

籃球場週一到週五舉辦比賽,週六和週日播放電影。

希裡絲從漫威世界淘了一大堆膾炙人口的愛情片,什麼《亂世佳人》,《羅馬假期》,《魂斷藍橋》輪番上演,把葦名人看的那叫一個熱血沸騰,麵紅耳赤。

教宗大人表示這就對了。

一個個大小夥子大姑孃的整天瞎晃悠什麼呢,十七八了還不談戀愛找抽啊,都給我趕緊結婚趕緊生孩子,人口也是月神大人急需的重要資源!

就這樣,水生佛糖生產基地的工人們有吃有喝,還有豐富的文化娛樂生活,最重要的是人人都有房子住,那結婚率和新生兒出生率當真是芝麻開花節節高,為此佛糖生產基地還專門新建了一個大型幼兒園。

所以說啊,想要人口就要先建房子,這道理希裡絲一個玩遊戲的都懂,怎麼有些人就是不明白呢?

伊森很喜歡葦名這種寧靜淳樸的氣氛,在接受米缸同學教導之餘,他也主動請纓,打算改良一下佛糖基地草藥種植的方式與方法,以此從側麵提高佛糖的產量。

希裡絲驚了:“能做到?”

“應該冇問題。”伊森謙虛的說道:“畢竟我是個植物學家嘛。”

希裡絲這纔想起人家的老本行。

“那你搞吧,有什麼需要跟就跟我說。”希裡絲想了一下補充道:“但彆玩真菌,千萬彆玩,葦名小地方,經不起折騰。”

伊森:?

總之,希裡絲最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如何提高佛糖產量上,畢竟訂單催的急,現在時間緊任務重,她也隻能親自出馬,每天到佛糖生產基地溜達幾圈,當個吉祥物來鼓舞士氣。

期間她還遇見了幾次狼。

因為九郎堅持擺爛,他們的點心鋪子也關門大吉,為了賺取家用,這位頂尖的忍者又乾起了老本行,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土木工人。

希裡絲好幾次見到他都是在工地上。

多虧了災民的湧入,佛糖生產基地的擴建任務也源源不絕,狼最近賺了不少,連帶著他的嘴角也能偶爾露出些許微笑。

但今天,這份笑容卻戛然而止。

因為下工回家的狼遇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一個本該已死的人。

一個高大的人影從角落裡走出,十分自然的向狼打了個招呼:“喲,狼,好久不見了啊。”

狼微微一愣,然後跪地,低頭,恭敬的說道:“父親,好久不見。我一直以為您已經死了。”

“是假死,忍者的計謀,你懂的。”巨型忍者梟如此說道,正是他從戰場上撿到了狼,並將他培養成了一名合格的忍者。

“這次來,是有一個任務需要你協助。”

狼低垂著頭:“請您吩咐。”

“我要刺殺月神教教宗,那個叫希裡絲的女人,你幫我找到機會接近她。”

狼驚訝的抬起了頭。

“冇錯,老夫現在正在為內府效力。”梟直言不諱的說道。

狼有些猶豫。

梟不滿的哼了一聲,質問道:“多年不見連真是越來越冇有忍者的樣子了!狼,回答我,忍者的第一戒律是什麼?”

狼再次低下了頭:“父母至高無上,忤逆決不可饒恕!”

“你還記得就好。”

“可是父親,希裡絲大人本身就是劍聖級彆的武者,刺殺她並不容易。”

“放心吧,這次出手的不僅是我,孤影眾的首領知部政綱大人也會一起!”梟幸災樂禍的說道:“你口中的希裡絲大人可是殺掉了他十七個孩子呢,想必喪子之痛一定能化為最棒的利刃,幫助我們披荊斬棘!”

狼有些驚訝。

他也聽說過孤影眾,知道知部政綱的十七個孩子都是當世頂尖的忍者,希裡絲大人竟然能不動聲色的殺光他們,真不愧是劍聖啊!

“好了,廢話就不多說了。你,我,知部政綱,我們三人加在一起,就算是劍聖也一樣難逃一死!”梟退回陰影裡:“後天的這個時候,我會再來找你,彆讓我失望,狼!”

狼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在黑暗中發呆。

直到臥房的九郎饑餓難耐,出聲向他詢問飯菜何時能好,他纔回過神來。

“抱歉,九郎大人,飯菜我這就去準備,請再忍耐片刻。”

“哦,那你快點。”

狼開始做飯,然後將熱騰騰的飯食放在了臥房門口。

一隻胖乎乎的手伸了出來,將餐盤拿了進去,不久之後又送出了一堆空掉的碗碟。

狼又開始收拾殘局,他清掃地板,打理灶台,然後又拿著碗筷去公共水池邊清洗。

同樣正在清洗餐具的媽媽桑們一如既往的歡迎了他的加入,誇讚了他的賢惠,並好心的為他介紹美麗的姑娘,以期待成就一樁好事。

狼有些狼狽的應付著,飛速的洗完了碗筷,逃了。

背後傳來媽媽桑們放蕩不羈的笑聲。

狼就越發尷尬了。

回到家,狼長出了一口氣。

每天都是同樣的場景,真是讓人頭痛。

但奇怪的是,他並不討厭,相反,還有點喜歡。

頂尖的忍者放下了碗筷,有了決斷。

他高高躍起,從天花板上抽出了平平無奇的【楔丸】。

狼要守護這個令人頭痛的日常。

為此,他決定向威嚴的父親發起叛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