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真是太神奇了!”約翰博士興奮的叫道:“我從未見過這樣的物質,在顯微鏡下它的基本結構竟然跟光子十分類似。這將顛覆人類有史以來的材料學,發明它的人就應該拿諾貝爾獎!奧巴代先生,你是從哪裡找到這東西的?”

“我感受到了你對科學的認真,約翰博士。”奧巴代和顏悅色的說道:“但你也應該明白,不該你詢問的問題,你也不該詢問。”

約翰博士稍微尷尬了一下,連忙點頭哈腰認錯。他並非冇有學者的尊嚴,而是他早就將尊嚴賣給了資本家。

奧巴代很滿意對方的態度,接著問道:“迴歸正題吧,給我講講這神奇的粉末。”

“當然,奧巴代先生,請看大螢幕。”約翰博士雖然出賣了尊嚴,但依舊足夠專業,他在大螢幕上播放實驗記錄,一條條解釋道:“首先就是這種粉末的獨特物理結構,我剛纔說了,它是由一種類似光子的東西構成,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講,它其實不是一件物體,而是一道光。我不知道這樣的存在是如何誕生的,但我知道這項成果一旦公佈,整個學術界都會為它瘋狂!這種獨特的物理結構很有可能讓人類突破現有的桎梏,以絕對極限接近光速,整個人類的文明進程或許都會因此改寫,奧巴代先生,您絕對無法想象那有多麼偉大!”

“很棒,很不錯。但任何偉大都需要無數平凡來積攢,約翰博士,做人最重要的是腳踏實地,在變的偉大之前,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比方說……積累更多財富。”奧巴代用手指敲敲桌麵:“現在來講講更具體的事情吧,這種粉末……或者這種光……哈哈,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它了。總之,為我詳細介紹一下這種光粉的修複能力。”

約翰博士聞言稍微有些失望,但天大地大老闆最大,十分敬業的他很快調整了心態,開始回答奧巴代的問題:“根據您的論述,我分彆做了三次測試,分彆是生產時間為一個月,六個月和十二個月的M16A2型自動步槍。第一把槍未經使用,保養良好;第二把是測試用槍,磨損為正常水平;第三把曾在阿富汗戰場上服役,如今已經徹底報廢。”

“結果呢?”奧巴代問道。

“如您所見。”約翰博士指著大螢幕說道:“在我為三把槍械分彆使用了20克光粉之後,它們各自在2秒、5秒和9秒內複原,經專業人員檢測,它們全部回到了出廠時的最佳狀態,就連第三把槍也奇蹟般的修複,甚至連上麵殘留的火藥和血腥味都消失不見了。”

奧巴代無比興奮,雖然早已親眼見過,但有了科學的檢測,也更加證明瞭這不是“戲法”或者“魔術。”

“能複製嗎?”奧巴代問道:“解析它的成分,然後大規模製造,你應該明白它對於武器行業是多麼重要。”

“我當然明白,奧巴代先生,但我要很遺憾的告訴您,我無法複製這種光粉。”約翰博士目露慚愧說道:“老實講,雖然全程觀察了光粉的運作過程,但我和我的團隊始終不能參透它的運作原理……不,應該是根本不能理解這種神奇的‘複原現象’。我們檢測過了,在複原的過程中冇有能量的釋放,也冇有力的產生,可槍支的磨損處卻依然神奇的複原了,那些劃痕和破損處的物質就像是憑空誕生的一樣,這根本就不符合物質守恒定律,已經完全違背了現代科技的基本框架,要麼它擁有著人類尚未發現的原理,要麼它就與科學無關。請原諒我的無能,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複製這樣的物質。”

約翰博士說完有點瑟瑟發抖,他本以為奧巴代會大發雷霆,但意外的並冇有。

奧巴代十分平靜,他知道光粉來自於希裡絲,而希裡絲又是“異世界來客”,所以早就做好了相應的心理建設,之所以有之前的提問,完全是抱著試試也不會懷孕的僥倖心理罷了。

現在約翰博士告訴了他的答案,他有點失望,但也不是特彆失望,甚至還有點小高興。因為無法複製就代表著稀缺,隻要他能與希裡絲達成協議,源源不斷的獲得這些光粉,他就能做到獨家經營,徹底大賺特賺。

畢竟誰都知道,這世上最賺錢的生意就是壟斷!

雖然已經是半夜四點多了,但奧巴代的眼神卻越來越亮,他冇有再就複製光粉的問題過多糾纏,而是直接命令道:“拿一枚傑裡科導彈過來,拆掉起爆裝置,再用切割機將它切成三段。”

約翰博士瞬間懂了,有些驚訝奧巴代的大手筆,但還是在打工人的自我修養下忠實的執行了命令,很快就將一枚傑裡科導彈開膛破肚,扔在了試驗檯上。

做完之後,約翰博士轉頭看向奧巴代。

“開始吧。”奧巴代麵色平靜,但隻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心裡全是汗。

一名研究員小心翼翼的從口袋裡捏出一撮光粉,一點點的撒到了麵目全非的傑裡科導彈上。用兩根手指捏起來的粉末是如此稀少,在龐大的傑裡科導彈麵前根本不值一提,大部分研究員都不認為這次還會成功,因為誰都知道,想要馬兒跑就要給馬草,這麼一點光粉就想修複體積龐大的傑裡科導彈也太屑了一點。

但現實很快打臉,就見一陣金光閃過,傑裡科導彈再次一鍵還原。

被切成三段的傑裡科導彈自動吸合,然後破損的金屬如倒帶一般快速複原,存儲和運送過程的一些磨損也悄然不見,甚至連一些被蹭掉的漆皮都被補全。

而最離譜的是,被拆掉的起爆裝置竟然憑空又出現了一塊,讓這枚傑裡科導彈真正意義上回到了出廠狀態,再次支棱了起來。

“這、這太不科學了!”約翰博士看著手裡拆下來的起爆裝置,再看看導彈裡新的起爆裝置,整個人都壞了。

修複就修複吧,你還無中生有,臉都不要了是吧!

這時一個年輕的研究員喃喃說道:“冇有起爆裝置的傑裡科導彈可以重新長出一個起爆裝置,那往一個起爆裝置上撒光粉,能不能長出一枚傑裡科導彈啊?”

你擱這白嫖呢?

光粉不要臉,你也不要了是吧?

約翰博士白了那個研究員一眼。

但奧巴代卻突然激動的說道:“快,按照他說的試試!”

行吧,掄起真不要臉,還得是老資本家。

約翰博士連忙將袋子裡最後20克光粉倒在了拆下來的起爆裝置上,所有人都滿懷期待的看著,但一分鐘過去了,起爆裝置還是那個起爆裝置,並冇有長出一枚傑裡科導彈。

“失敗了嗎?”奧巴代有點失望,白嫖的野望還冇開始就結束了。

“會不會是因為起爆裝置並不算武器的原因。”約翰博士寬老闆的心說道:“在實驗過程中光粉接觸到了很多容器和器皿,但並不會使它們翻新。隻有在接觸武器的時候光粉纔會工作。被拆掉起爆裝置的傑裡科導彈可以被視為一件‘損毀的武器’,但單純的起爆裝置隻是一塊電路板,所以光粉才無法工作吧。”

奧巴代恍然,連忙說道:“再確認一下。”

這個簡單。

約翰博士讓人拿來一塊鋼板,用衝擊鑽在上麵打了幾個眼,接著他將起爆裝置上的光粉刮下來往上一撒,結果屁事冇有。

又拿來一把M1911手槍,用液壓機直接壓扁,再把光粉往上一撒,“duang”的一下,一鍵還原!

眾人大嘩。

這下石錘了,這種神奇的光粉應該隻能修複武器。

奧巴代還有點不死心,命令道:“再拿其他材料試試。陶瓷,化纖,塑料,什麼都行,我要一份最全麵的報告!”

約翰博士麵露難色說道:“這個恐怕不行。”

“為什麼?!”奧巴代放大了聲音。

“因為光粉已經用完了。”約翰博士委屈巴巴的說道:“光粉在發揮作用後就會消失,而您帶來的隻有區區100克……”

“咳咳,我明白了。”奧巴代有點尷尬,他仔細想了一下,最終下定決心說道:“你們準備好實驗所需,光粉……交給我了!”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一定要拿到光粉的代理權!

奧巴代這樣想著,驅車向長島的彆墅飛馳而去。

初升的朝陽無比璀璨,而那,就是自己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