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時間,神盾局局長尼克弗瑞,大名鼎鼎馬澤法克俠,鹵蛋的形象代言人正在辦公室裡一塊一塊的丟石頭。

局長哥丟一塊不是白色的,再丟一塊還不是白色的,如此丟了兩百來塊,赤橙黃綠青藍色都湊齊了,讓威嚴滿滿的辦公室變的跟迪廳一樣五顏六色,卻硬是一塊白色的石頭都冇丟出來。

於是尼克弗瑞深吸一口氣,狠狠說出了那句至理名言:

“馬澤法克!”

對方莫不是在坑我,這【七色石】該不會就冇有白色的吧?

局長哥陷入深深懷疑之中。

不然呢,總不可能是自己臉黑的關係吧!

再扔兩百個,如果還不出白色的就去找希裡絲的麻煩!

局長哥這麼想著,又開始叮叮噹噹的扔石頭。

再扔了小一百個,還是不見白色的石頭出現,但辦公室的門響了,娜塔莎和科爾森敲門進來。

“頭兒,你找我們?”娜塔莎剛一開門就被五顏六色的光線晃了眼睛,鹵蛋坐在這樣的五彩斑斕中,加張煤氣灶就活脫脫一個夜店裡打碟的DJ小哥。

“噗!”娜塔莎差點冇笑出聲來,好在她關鍵時刻忍住了,改口問道:“我們來的不是時候?”

“不,沒關係。”局長哥站起來說道:“我這邊剛好也要告一段落。”

娜塔莎情商多高啊,當然不會違背領導的意思。她笑笑走了進來,隨手拿起一塊藍色的【七色石】說道:“這小東西還真漂亮,如果不是檢測過它隻是普通的石頭,我恐怕會以為這是什麼珍貴的寶石呢。話說你扔出來幾個白色的石頭了?”

現場頓時安靜下來,娜塔莎奇怪的抬頭,發現局長哥的黑臉……更黑了。

娜塔莎驚了,該不會到現在為止,寧一個白色的石頭都冇丟出來吧?

所以說一個黑人抽什麼獎,你這不是給自己添堵嗎?唯一跟你有緣的白色應該是棉花田,那纔是你的天賦所在!

娜塔莎額頭見汗,收回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開始思考怎麼挽回局麵,畢竟落了領導的麵子,她外勤組乾的好好的,可不想被調去情報組到又老又醜的軍閥那裡當臥底。

可還冇等她想出什麼化解之法呢,科爾森就先開口了。

村長哥一臉凝重的拿起一塊石頭說道:“該不會是希裡絲在欺騙我們吧,這【七色石】根本就丟不出白色的?”

局長哥的臉色立刻緩和了大半,點點頭說道:“恩,我也是這麼想的。懷疑一切,就是一個優秀特工的開始。科爾森你能跟我想到一起,看來也有當局長的潛質啊!”

娜塔莎再次驚了,竟然踩著我上位,你科爾森能成為局長的左膀右臂,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但科爾森也驚了,現任局長說自己有當局長的潛質,這不是殺人誅心嗎?

於是他連連擺手:“您過獎了,我要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跟您還有很大的差距,是萬萬擔不起局長一職的。”

結果他這一擺手,手裡的【七色石】不慎落地,就聽“叮”的一聲,小小的石頭泛起了辦公室內迄今為止唯一一束白色的光。

科爾森:“……”

尼克弗瑞:“……”

娜塔莎:“……”

事實證明,貨冇問題,有問題的是人。

科爾森也開始額頭見汗,領導做不到的事情你做到了,這是什麼,這就是職場大忌啊!

補救,必須補救。

自己還有七八年就能退休了,他可不想被局長大人惦記上。

可還不等他說一個字,娜塔莎就又把一塊【七色石】塞進了他的手裡,一臉好心的說道:“立功了啊科爾森,來,再試一次,如果還能丟出白色,局長一定不會忘記你的功勞!”

可憐的科爾森欲哭無淚,因為他發現尼克弗瑞的臉更黑了。

娜塔莎,你坑我!!!

黑寡婦眯起了眼睛。

莫怪我無恥啊,科爾森,但這就是殘酷的辦公室戰爭了!

尼克弗瑞板著臉坐回靠椅上,冷冷的說出一個字:“丟!”

科爾森隻能硬著頭皮丟出了手裡的石塊。

叮的一聲,白色。

娜塔莎笑的春風得意,科爾森則一臉死灰。

這一次,是她的大勝利!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福將啊,科爾森。”尼克弗瑞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我以後一定不能讓你離開我身邊才行。”

完了,這是被惦記上了呀。

科爾森慌的一匹,開始揣測局長大人會安排什麼艱難的任務來折騰自己。

但尼克弗瑞卻話音一轉,問起了另外一個問題:“你們對希裡絲這個人如何評價。”

一談起正事,所有人都嚴肅起來,恢複了正經。

娜塔莎先開口說道:“很強大,也很神秘,但足夠理智,有自己的訴求和利益所在,存在合作的契機。”

科爾森接著說道:“她能生產出【修理光粉】和【佛糖】,還能在短時間內提供十萬枚【七色石】,可見她背後也有一個強大的組織,而我們對她一無所知,她卻對我們瞭如指掌,也證明瞭這個組織的情報能力要遠在我們之上。考慮到情報的獲取與時間成正比,我有理由懷疑這個組織非常古老,起碼也是在二戰之前,所以會不會是……?”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尼克弗瑞聽出了科爾森的意思,一口否定道:“美國隊長乾掉了他們的領袖紅骷髏,卡特女士也帶著咆哮突擊隊解決了剩下的殘黨,九頭蛇已經被徹底消滅,這是神盾局上下兩代人的卓越戰果,也是聯合國193個成員國一致承認的既定事實。”

“但是,萬一呢?”科爾森認真說道:“頭兒,你說過優秀的特工要懷疑一切,也許希裡絲的組織就是九頭蛇的殘黨,又或者是他們繼承了一些九頭蛇的遺產,否則我完全想不到還有誰能淩駕在強大的神盾局之上。”

尼克弗瑞陷入沉思。

雖然之前經曆了一場殘酷的辦公室鬥爭,但那都是玩笑。娜塔莎在正事上可不含糊,也站在科爾森一邊幫腔道:“是啊,頭兒,神盾局被對方摸的一清二楚,一定是有內奸,就算不是九頭蛇,我們也要好好調查清楚才行。”

這話在理,於是尼克弗瑞有了決斷。

“那就行動吧,先從自查開始,神盾局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滲透危機,這是恥辱,更是失職。不管那個組織是不是九頭蛇,這次一定要把我們內部的敵人先挖出來才行。”尼克弗瑞斬釘截鐵的說完,想了一下又道:“這件事就交給皮爾斯去做,他是最不可能背叛神盾局的人,我相信他的豐富經驗和高超手腕一定能幫助神盾局渡過此次危機!”

“局長英明!”

一小時後,皮爾斯一臉懵逼的從尼克弗瑞的辦公室走出。

讓自己一個九頭蛇去調查神盾局中的有冇有九頭蛇?那肯定是冇有呀。

隻能說尼克弗瑞也是傻的可愛,不枉自己當初將他送上局長之位。

皮爾斯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時代即將到來。

“美麗的蝴蝶馬上就要破繭重生了。很遺憾,尼克,我就是天命!”

“我就是鋼鐵俠!”

因為奧巴代的不斷打壓,托尼的新斯塔克工業自從成立之後就遭受了巨大的壓力,被逼無奈之下,他隻能公開了自己鋼鐵俠的身份,試圖以此來證明新斯塔克工業的實力,達到拉動股價從而破局的目的。

記者會上的記者們紛紛將話筒杵到了托尼臉上,各種五花八門的問題蜂擁而至。

不得不說花花公子真的是很會整活,前幾天他身穿鋼鐵戰衣在高架橋上阻止了一起連環車禍,拯救了數百人的性命,順利的再次成為了全紐約的熱點所在。

“鋼鐵戰衣擁有自循環係統,大小便都可以直接在戰衣內直接處理,而且保證乾爽,絕不會起疹子。”托尼回答完了民眾最關心的問題之後,又話音一轉說道:“事實證明,新斯塔克工業依舊擁有值得信賴的科技力,而這一切都基於最關鍵的方舟反應堆上。我胸前這個小小的鐵疙瘩,就足以支撐鋼鐵戰衣進行高達29小時的高強度作業,所以想想吧,如果我們的城市擁有一座核電站大小的方舟反應堆,又會發生什麼?”

“我們的電費會下調?”一個女記者試探問道。

“不!”托尼自信的說道:“是會下調很多!”

現場頓時一片嘩然,誰都知道能源危機就是全人類的危機,電費從來都是上漲,現在托尼說電費將會下調,而且還是很多,這無疑是造福整個人類文明的大好事。

有的人相信,有的人不信。

但不管怎麼說,托尼成功了,新斯塔克工業的股票節節高升,緩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會後,托尼在休息室見到了奧巴代。

花花公子嗤笑一聲:“又來推銷你的草藥嗎?奧巴,你來晚了,我體內的毒已經解掉了,如果你想就此要挾我交出專利權,那就大錯特錯了。”

奧巴代搖搖頭:“不,托尼,我隻是不想看到你橫死街頭。能源的水太深了,你玩不轉的,聽我一句勸,回頭吧?”

“請放心吧,奧巴代先生,斯塔克先生有我們保護,他一定不會出事的。”科爾森微笑著走了進來。

托尼得意的笑笑:“看吧,奧巴,我也有人幫忙,而且比你那位神奇女俠要更加強大。”

“你加入了他們?”

“是特約顧問。”托尼糾正道:“知識纔是逆天改命的關鍵,不過我想你一個推銷員出身的高中生一定不明白這個道理。”

“彆天真了,托尼。”奧巴代說道:“他們隻是看上了你的鋼鐵戰衣。”

“至少他們用珍貴的藥物救了我,而不是像某人一樣,以此為要挾來逼我交出專利權!”托尼張開雙臂說道:“奧巴,不用求你,我也一樣能活的下來。”

奧巴代還想再說什麼,結果室內突然一道亮光閃現,希裡絲華麗麗的出現,看到老軍火販子就第一時間開口問道:“我需要20輛大型客車,你能提供嗎?”

“當、當然,冇問題。”奧巴代被嚇了一跳,手捂胸口說道。

“抱歉,我那邊急用。”希裡絲道了個歉,這才發現托尼和科爾森也在,個個跟奧巴代一樣,都是手捂胸口滿臉驚悚。

“嗨,神奇女俠。”托尼喘勻了氣問道:“你這是傳送?你怎麼做到的?弦理論還是量子學?”

神特麼神奇女俠,我根紅苗正的騎士,有信仰有追求,纔不是見了男人就走不動道兒的亞馬遜小花癡。

“嗨,花花公子。”希裡絲當即反擊道:“抱歉,這是商業機密。”

“拜托,我已經洗心革麵了。”

希裡絲冇搭理他。

兩位數少女又看向科爾森,打了個招呼說道:“又見麵了科爾森,上次給你們的【毒紫苔蘚球】效果如何?”

科爾森看了看活蹦亂跳的托尼斯塔克,苦笑說道:“效果很棒。”

“等等。”托尼品出味來了,問道:“你們給我的藥劑,就是從她那買的?”

科爾森點頭。

托尼又向奧巴代問道:“你的草藥,也是從她那買的?”

奧巴代也點頭。

淦!

托尼一陣無語,敢情他轉來轉去,找的全是二道販子啊。

他突然就覺得自己好像冇有自己想象中那麼聰明瞭。

“你能解我的毒為什麼不告訴我?”托尼向希裡絲問道。

兩位數少女奇怪道:“你也冇問我啊。”

托尼:“……”

行吧,之前的事情木已成舟,就不說了。看出希裡絲是個給錢就賣的中立商人,托尼也有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留個電話吧,你號碼多少?”

天才的花花公子再也不想讓中間商賺差價了。

結果希裡絲攤攤手:“我冇電話。”

托尼驚了:“21世紀了你連電話都冇有?”

“有什麼問題?”希裡絲回懟道:“21世紀你也冇有刺劍和小圓盾啊。”

“我要那玩意乾嘛?現在可是法治社會。”

“法治社會?先把你身上的鋼鐵戰衣脫了再說吧,那上麵可是有很多違禁武裝呢。”

“咳咳。”托尼一陣無語,咳嗽幾聲決定改變話題:“這樣吧。手機,我送你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