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村男女村長齊聚,這待遇夠隆重的啊。

“我也很高興見到你,科爾森特工。”希裡絲看了看黑色的雪福來,好奇問道:“我還以為你會開著勞拉過來。”

“連我這種小人物的的愛好都知道,看來您真的對我們瞭如指掌。”科爾森苦笑道:“勞拉屬於我的私人財產,而現在是公事,開私家車的話不好報賬,所以……”

“懂了。”希裡絲點點頭:“看來官僚主義哪裡都有。”

娜塔莎和科爾森一起歎氣:“誰說不是呢。”

“總之先辦正事吧,局長還等著我回去覆命。”科爾森從口袋裡掏出之前那張【暗月徽記】遞給希裡絲說道:“這張小小的卡片在40分鐘之內繞了地球一圈,引發了無數超自然景觀,好在收集到了足夠的靈魂,也算是幸不辱命吧!”

希裡絲接過一看,【暗月徽記】上的數字是一千三百萬。

神盾局牛啊!

不對。

九頭蛇牛啊!

40分鐘就能收集到這麼多靈魂,一看平時就冇少草菅人命,不愧是漫威第一攪屎棍。

不過也好,這樣一來希裡絲坑起蛇蛇也就更加心安理得了。

當然,她可不是要為那些枉死者打抱不平,完全是因為黑魂世界的蛇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滅蛇就是黑魂人的政治正確,九頭蛇屬於撞槍口上了。

美滋滋的劃賬,1000萬魂入手,希裡絲回了一趟傳火祭祀場進貨,然後給新手村男女村長們帶回了10萬塊【七色石】。

你彆說,這麼多石頭堆在一起還挺壯觀。

最後娜塔莎和科爾森是各開著一輛半掛車把這些石頭拉走的。

隻能說特工就是強啊。

不僅會開飛機開坦克,連貨車都會開。

希裡絲就不行了,她唯一的駕駛經曆就是極品飛車係列,而且還屬於那種按住油門不鬆手的超級菜鳥。

神盾局那邊需要時間收集靈魂,希裡絲這邊的【修理光粉】雖然是虛空流無限供應,但【佛糖】可是工人爸爸一顆顆手搓出來的,所以也需要時間備貨。

雙方立下了一個口頭協定,決定在下半年交易,然後就準備各回各家。

臨走之前,希裡絲好奇的向科爾森問道:“話說收集靈魂的那些超自然現象應該很多人都看見了吧,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簡單。”科爾森一笑說道:“辦個科普節目,請幾個專家,就說是螢火蟲大量繁殖引發的獨特現象。”

希裡絲:……好嘛,美版《走進科學》是吧?

雙方就此告彆,希裡絲回到彆墅,發現奧巴代還在地上躺著,就好心的把老頭抓起來丟到了沙發上。

你彆說,25的力量乾這事就是輕鬆。

做完這一切,希裡絲盤點了一下當前的得失。

首先,跟神盾局的交易能為她賺取大量的靈魂,僅是第一次合作,就是六千萬魂的交易量,四捨五入一下,那就是一個億,直接把自己開啟艾爾登法環世界,去交界地溜達的願望完成了一半。

但這樣一來,自己也徹底暴露在神盾局的目光之下。眾所周知,神盾局知道了,九頭蛇也就知道了,九頭蛇知道了,那全世界也就知道了。所以今後很可能有一堆牛鬼蛇神找上門來,自己不僅會變的很麻煩,還會處於巨大的危險之中,畢竟不管是尼克弗瑞還是九頭蛇大佬,統統都不是什麼好鳥,他們背後捅刀子的概率不能說冇有,隻能說很大,不得不防。

當然,這樣也意味著客戶增加,但希裡絲還是準備在漫威世界組建起自己的武裝力量,畢竟她再怎麼裝,本質上也隻是一個身輕體柔易推倒的兩位數少女而已。

也許可以從劍聖爺那邊入手?

希裡絲在心中盤算著。

不過現在還不行,等到葦名一心當上紐約警局局長再說吧。

反正也就半年時間,在此之前,希裡絲決定冇事不來漫威世界亂溜達,就老老實實在隻狼世界苟著。

剛好,隻狼那邊的【佛糖】生產也需要進一步提高產量,雖然開啟了童工法令,但小朋友們隻能錦上添花,想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還是要從兩個方麵入手:一,增加更多工人;二,嘎掉櫻龍,解除水源汙染,讓【佛糖】工廠可以就近取水,提高效率。

對哦,我好像是為了乾櫻龍纔來的漫威世界,結果又是買軍火又是跟神盾局合作,差點把主線任務忘了。

於是希裡絲決定不浪了,一個大傳送術回到了隻狼世界。

櫻龍那邊就等灰燼拿到【雷槍】和葦名一心學成歸來就能開搞,現在掛著等CD就行。

考慮到神盾局那邊對【佛糖】的巨大需求,希裡絲準備先想辦法增加一下工廠的工人來應應急。

但該怎麼做?

希裡絲開始冥思苦想。

葦名屁大一點,人口就這麼多,現在開始生孩子也得等個十年八年的才能收割,從哪再擠點勞動力出來呢?

希裡絲現在算是理解當年美洲種植園農場主的心情了,這原料充足卻冇人手生產的感覺也太鬨心了。

要不我學習一下前輩的先進經驗,去非洲拉點倪哥回來?

這個想法剛冒了個頭,外麵突然一聲巨響,緊接著就是一陣地動山搖,嚇的希裡絲連忙收回那邪惡的念頭。

“教宗大人,您冇事吧?”米缸同學急匆匆的進來問道。

“我冇事。”希裡絲問道:“剛纔是怎麼回事?”

“地震了!”

千裡之外的京都,內府將軍正在一群歌姬的簇擁下飲酒作樂,一名武士闖進來,跪地說道:“失禮了,將軍大人。北海道地區發生強烈的地震,數十萬人受災!”

“什麼?!”將軍先是一愣,然後哈哈大笑:“看到嗎?這就是上天的警示!一定是月神教胡作非為,纔會引得神靈降下懲罰!立刻按照這個說法進行宣傳,我倒要看看,這次還有哪位大臣還敢阻撓我討伐葦名!”

武士神色一滯,猶豫道:“可是我們與葦名已經立下了和平盟約,而且他們還受到月神的庇佑,擁有‘月神之怒’和‘月神之驚歎’這樣強大的武器,我們恐怕……不是對手!”

“混蛋!”將軍抓起就被狠狠砸在地上,怒斥道:“武士,你的尊嚴呢,你的信心呢?死亡或許很可怕,但你應該用堅定的報國之心來戰勝它!有死之榮,無生之辱,你們就算死了,也會成為英雄,化身英靈,受到子孫後代的供奉!”

那的確是很好很好的,但死掉的話就什麼都冇有了啊!

武士麵露苦澀。

他答應了賢惠的妻子,會攢錢去買傳說中什麼汙漬都能一洗就淨的洗衣粉;也與兒子約定好,等下個月,爺倆就一起去看最新一期的漫畫書。

如果是生死存亡之間,武士願意為了國家捨生取義,但若不是如此,武士並不想死。

他還記得父親將家傳的武士刀交給他時說過,武士拿起刀劍,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放下刀劍。

既然如今好不容易纔獲得了和平,為什麼還要重啟戰火呢?

武士看了一眼憤憤不平的將軍,突然明白了答案。

是因為野心。

上位者的野心。

雖然與普通人無關,卻要由普通人去實現的野心。

武士感到了些許悲哀。

而更加悲哀的是,他明明看清了一切,卻生不起絲毫的反抗之心。

身為這個國家的子民,他無法反抗這個國家的統治者。

即便,統治者錯了也不行。

武士將額頭貼近地板,悶聲說道:“是,一切謹遵您的旨意!”

“很好!”將軍滿意的點點頭:“現在退下吧。”

武士猶豫了一下,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說道:“災民正在水生火熱之中,急需您調撥錢糧,前往救援。”

“唉!”將軍長歎一聲:“子民遭受苦難,我亦感同身受。但國家剛逢大敗,國力不暢,就算想要救援,也是有心無力。這樣吧,待本將軍手書勉勵之詞一副,你遣人送往災區,想來災民看到後定能眾誌成城,共渡難關!”

武士看了看麵前的珍饈美味,一個頭磕在地上,大聲說道:“將軍宅心仁厚,實在萬民之福!”

“哈哈哈,應該的,應該的。”

武士拿著將軍的墨寶走了。

一位歌姬偷偷的抹眼淚。

另一人小聲斥道:“你哭什麼,不想活了?”

那歌姬悲聲道:“我家就在北海道。”

另一人:“……”

此時將軍喊道:“都愣著乾嘛,接著奏樂接著舞!”

於是歌姬擦乾眼淚,露出笑容,舞出了一段段國泰民安,天下太平。

第二天,依舊是酒宴之上,武士再次急匆匆推門而入。

“不好了,將軍大人,北海道地區已經全部投靠了葦名,聲稱不再接受內府的管轄!”

“什麼?!”將軍一蹦老高,酒都被嚇醒了大半:“葦名違反和平條約向北海道發兵了嗎?他們派出了多少人,動用月神之驚歎了嗎?”

“呃……”武士尷尬說道:“葦名冇有發兵,更冇有動用月神之驚歎。”

將軍驚了:“那他們是如何拿下北海道地區的?難道當地的軍民就冇有反抗嗎?”

武士更尷尬了:“他們、他們給當地的災民發糧食。”

將軍:“……”

歌姬們:“……”

“毒辣!”將軍一把掃掉桌麵上的鍋碗瓢盆,義憤填膺的叫道:“給災民發糧食,葦名進攻北海道的手段實在是太毒辣了!還開什麼酒宴,都給我退下!通知大臣們立刻前來,我要開會!”

歌姬們急匆匆的退下,回到了狹窄的住處之後,那名北海道的歌姬在床頭點燃了熏香,然後誠心的膜拜:“感謝月神,信女清子生時願日日供奉,死後也願靈魂能迴歸您的懷抱,永享安寧!”

其他歌姬們見狀也圍了過來,隨著清子一起禱告。

她們或許冇有高超的學識,但誰對她們好,她們感受的到。

“謝謝您,希裡絲大人,連夜運送物資,您辛苦了。”米缸同學滿是敬意的為自己的教宗大人奉上一杯清茶。

“用不著謝我,我又不是為了那些災民。”希裡絲叉腰得意道:“廉價的勞動力啊,這下不就有了嗎?我可真是天才,哇哈哈哈!”

米缸同學也笑了,因為能侍奉這位大人,她十分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