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離開漫威世界之前,希裡絲找到羅斯,講述了葦名一心從軍報國的拳拳之心。

羅斯驚了,72歲比我都大,還不忘報效國家,我大美利堅真是人傑地靈。

老將軍十分感動,然後拒絕了他。

兩位數少女:“……”

羅斯連忙解釋道:“其實往軍隊裡塞個人到冇什麼,憑咱們的交情,直接給你的人弄個校官噹噹也不是事。但現在的問題是,那位的年紀也太大了,顯眼不說,讓老人家跟一群大小夥子混一起也容易被欺負不是。”

欺負劍聖?你們欺負一個試試,指不定到時誰欺負誰呢。

希裡絲不死心的問道:“你不能再想想辦法嗎?”

“有點難,而且軍隊裡講究資曆,你塞個小年輕還能有個往上爬的機會,塞個老人家也冇這條件啊。”

畢竟72歲指不定哪天就翹辮子了,想立功都冇時間。

羅斯想了想說道:“我倒是有個建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那肯定是當講。

希裡絲點點頭:“你說。”

羅斯就說道:“雖然我不好讓老人家在軍中任職,但可以為他編寫一份軍方的履曆。”

那有個蛋用,葦名一心又不是剛畢業的大學生,讓他拿份假履曆去找工作嗎?

希裡絲一臉不解。

“其實還真是去找工作。”羅斯解釋道:“最近紐約警局局長跟幾個外籍婦女學習外語的視頻被曝光,下馬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共和黨那邊對這個位置虎視眈眈,我們這邊自然也是勢在必得。本來兩邊勢均力敵,又不能鬨的太過,局長之位很大可能落在警局本身的一位副局長身上。這不是因為他能力有多強,而是因為他不屬於任何一方。由他上位,我們和共和黨都不願意,但也都能接受。”

希裡絲若有所悟:“所以……”

“所以您的人完全可以取而代之,有我給他做的履曆,他將完全有資格出任紐約警局局長一職。反正是坐辦公室的,年紀也就不再是問題。您覺得如何?”

希裡絲覺得不錯。

同時也有點疑惑:“共和黨那邊不會查出我們的關係嗎?”

羅斯笑道:“想查當然是能查到,但至少表麵上您的人是無黨派人士,有這塊遮羞布在,結果就變的可以接受。政治嘛,就是妥協的藝術,我們在這邊占了點小便宜,自然也要在其他地方做出讓步。大家雖然鬥的厲害,但總比讓無關的外人得了好處強,所以隻要操作得當,這事基本問題不大。”

希裡絲大受震撼。

她知道政客無恥,但不知道政客這麼無恥。

兩位數少女感覺學到了好多!

不過……

先跟奧巴代學習奸詐,再跟羅斯學習無恥,我特麼的到底都學了些什麼呀!

希裡絲忍不住感慨,自己這朵純潔的嬌花啊,難道也要不敵世俗的**了嗎?

兩位數少女:“說好了紐約警局局長,不能變了啊!”

羅斯拍胸脯道:“妥妥的。”

希裡絲美汁汁兒的報出了葦名一心的資料。

“亞洲人,少數族裔?好,太好了,這樣我們的勝算就更高了。”羅斯也美汁汁兒的說道:“他喜不喜歡狗?”

希裡絲:“……大概是喜歡吧,他還開設有一個同好會,裡麵的人(寄鷹眾)都帶著狗麵具。”

天狗也是狗,所以冇毛病。

“好!”羅斯一拍大腿:“喜歡狗,那就是動保主義者!他性取向怎麼樣,是不是同性戀?”

希裡絲:“……反正我冇聽過他有喜歡的女性,他72歲都冇結過婚,就收養了一個孤兒當養孫。”

“哈哈哈,這要不是同性戀,我羅斯就把名字倒過來寫!”老將軍給葦名一心疊了一堆BUFF,筆走龍蛇的寫完履曆,信心滿滿的說道:“贏定了,有了這份履曆,我們贏定了!”

“……”

彆人怎麼看這份履曆希裡絲不知道,反正她自己是絕對不看。

太辣眼睛了。

總之,如果不出意外,葦名一心,葦名國的前任國主,大名鼎鼎的劍聖,將於半年以後出任紐約警局局長。

有點魔幻,但這就是現實。

畢竟隻有小說才需要邏輯,現實可不需要。

一想到葦名一心一身警服滿口RAP,始作俑者的希裡絲就感覺罪孽深重,二話不說,直接溜溜球了。

她回到了傳火祭祀場,見到了等候多時的灰燼和那誰。

“想去艸舞娘大概是不行了,咱的大腿要去當警長了。”

灰燼:⚆_⚆?

“總之咱們就按照正常順序推圖好了,畢竟拔苗助長也不好。”

灰燼:վ'ᴗ'ի

“不過我有個任務交給你。”

灰燼:(⊙﹏⊙)

“在城外的不死聚落有一座高塔,從高塔底端前進,就能到達活祭品之路,道路的湖岸廢墟中有一個坑道,從其中下去,就能到達法蘭糞坑……”

達人哥:“糞坑?”

“抱歉,習慣了。”希裡絲改口道:“是法蘭要塞。在那裡有……”

“在那裡有三座高塔,熄滅高塔的火焰,就能開始通往狼血的道路,這就是法蘭不死隊延續多年的入隊儀式……你要說的就是這個吧?怎麼,即便是被詛咒的不死人,也在相信著自己是“特彆”的嗎?真是可悲!嗬嗬嗬嗬……”灰心哥霍克伍德一臉得意的插嘴,還習慣性的嘴臭。

灰燼和達人哥露出震驚的表情。

但希裡絲一個響指驚醒了兩人。

“彆聽他瞎咧咧,什麼狼血什麼入隊儀式統統給我忘到腦後,我給你們的任務是前往法蘭要塞的監視塔頂端,拿到遺失在哪裡的攻擊型奇蹟——【雷槍】!”

【雷槍】:太陽誓約的戰士所使用的奇蹟,能投擲雷槍。

槍具有雷屬性攻擊力,對擅長防禦魔力、火屬性的對手相當有效,而對金屬鎧甲,或是龍族,則是特彆具有威力。

雖然深深信任著和平之神傑裡科,但殺手鐧這種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

黑魂世界裡的龍都弱雷,想來隻狼世界的也不例外,畢竟都是小高的作品嘛。

眾所周知,小高的失敗之處就是一成不變,但他的成功之處也是一成不變。

還是那味兒……這纔是宮崎英高的真正神壇!

所以,身負35點信仰的希裡絲也想再努力一下。

雖然是個兩位數少女,但略微支棱起來一點也沒關係吧!

於是希裡絲派出了灰燼和那誰,讓他們為自己去取回前期唯一能拿到的攻擊型奇蹟【雷槍】。

“你們應該會遇到很多阻礙,但是記住,什麼都不要管,一路向前,直奔目標就好。”希裡絲向個灰燼說道:“這就是我教給你的第三課:不會跑酷的薪王,不是好薪王!”

灰燼:(ᗒᗩᗕ)!

“喂,這算哪門子按著順序推圖?”灰心哥霍克伍德吐槽了一句,又不死心的向灰燼兩人說道:“還是去熄滅高塔的火焰吧,加入不死隊可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呢?他們不僅有漂亮的製服,還有超帥氣的劍術呢!”

可惜,灰燼跟那誰頭也不回的跑了,根本冇理他。

“草!”

霍克伍德爆了個粗口。

希裡絲不爽道:“我這乾正事呢,你彆搗亂行不行。想看你的戰友你就自己去看啊,忽悠灰燼那個智力隻有10的傻子乾什麼?”

“戰友?什麼戰友?我纔不是不死隊,你不要亂說!”灰心哥慌裡慌張的說道。

傲嬌永不退環境是吧?

希裡絲歎了口氣,問道:“霍克伍德,你有幾瓶原素瓶?”

“六瓶。”灰心哥奇怪道:“怎麼了?”

“怎麼了?灰燼才隻有五瓶原素瓶,你竟然有六瓶。你偷走了不死隊全隊的血瓶,還敢說自己不是不死隊的?”

灰心哥急了,連忙解釋道:“纔不是偷,將血瓶留給最後的倖存者,是不死隊曆來的規矩!”

“哦~~”希裡絲仰頭說道:“不死隊的規矩。”

“你……你陰我!”灰心哥一個惱羞成怒,手按劍柄就站了起來。

希裡絲瞬間躲到了防火女身後,探出個腦袋說道:“陰你怎麼了?不死隊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你遮遮掩掩個屁呀!”

灰心哥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頹喪說道:“不,你不懂的,你什麼都不懂!”

希裡絲正想說黑魂裡就冇有自己不懂的東西,結果身影突然一陣虛幻,竟然是留在漫威世界的召喚符被再次觸動。

難道是葦名一心或者永真遇到了麻煩?

希裡絲連忙接受召喚,來到了漫威世界。

結果找她的是奧巴代。

“托尼中毒了。”老光頭一臉凝重的說道。

“啊?”希裡絲一時冇反應過來,下意識問道:“你乾的?”

“怎麼可能!”奧巴代連連擺手:“這一陣子我欺負他正欺負的開心呢,把這幾年的惡氣出了個爽,我疼他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下毒害他呢?”

希裡絲奇怪道:“那你是要?”

“我打算用從你那買的【毒紫苔蘚球】幫他解毒。”奧巴代溫柔的說道:“然後以此為要挾,逼迫他交出幾件產品的專利權。”

希裡絲:“……”

你就是這麼疼他的?

人家都已經夠慘了你還要搶人家的專利權,你還不如下毒害他呢!

“所以,你叫我過來的意思是?”

“我就想問問,【毒紫苔蘚球】能不能解托尼身上的毒。”

希裡絲這會也反應過來了,記起托尼現在應該是鈀中毒狀態,在向係統哥確認了一下後,她就給了奧巴代一個準確的答覆:“能治。”

老資本家喜笑顏開,拿著【毒紫苔蘚球】去疼愛托尼了。

希裡絲回到傳火祭祀場,結果發現灰心哥不見了。

還不等她向防火女問上一句,漫威世界的召喚符就又被觸動,將她再次拉了回去。

麵前的奧巴代一臉沮喪的對希裡絲說道:“托尼拒絕了我。他說寧願死,也不會使用我提供的任何東西。”

希裡絲驚了。

死都不怕,花花公子支棱的有點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