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代慌了。

他本以為自己能憑藉現代的眼光輕易拿捏住眼前的“時光旅行者”,可剛纔的神奇表現卻將他的信心徹底擊成粉碎!

外星人?超能力者?又或者是未來人?

奧巴代開始猜測。

他雖然已經快70了,但並不古板,陪著孫子孫女也看過幾部“科幻大片”,所以對這些元素並不陌生,不論眼前之人是資訊統合思念體製造出的人型聯絡裝置,還是覺醒了特殊能力的超能者,又或者反向穿越而來的未來人,他統統都不奇怪。

唯一的改變,就是原本打算的“利用”,已經審時度勢的轉變成了“合作”。

人心便是如此,越是熟悉就越是踐踏,越是陌生就越是敬畏。正因如此,人們才總是對親人冷言冷語,對陌生人畢恭畢敬,奧巴代也不例外。

而反派比英雄最強的一點,就是極為擅長抓住機會,奧巴代既是反派,更是一個商人,當然更加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不論希裡絲的真實身份到底如何,她剛纔所展現出來的技術和能力都極具價值,隻要得到它,奧巴代相信自己一定能大賺特賺,再努努力,藉機徹底擺脫托尼也不是不可能!

一想到這點,奧巴代頓時心頭火熱,決定主動出擊。

“你的裝扮太顯眼了,出去的話會過於引人注目。彆誤會,我不是要限製你的自由,隻是不想引起混亂。”奧巴代說著晃了晃手腕,一臉和藹笑容的說道:“你剛纔幫助了我,所以我現在也要幫助你,這樣纔算朋友,不是嗎?”

希裡絲麵無表情:這老光頭嘰裡呱啦說什麼呢?

冇錯,希裡絲不懂英語,當然也不是全不懂,一些常用詞彙和遊戲名詞她還是懂的,但也僅限一個詞一個詞的往外蹦,像奧巴代這樣嘴皮子一碰就一長串她就全抓瞎了。

希裡絲:係統哥,給翻譯翻譯唄。

係統:抱歉,我無法提供此類功能。

希裡絲:之前穿的那次你不是幫我翻譯了傳單嗎?

係統:那是首穿福利,是新手大禮包。

希裡絲:那現在呢?!

係統:現在是第二次穿越,所以福利冇了。

希裡絲:……所以?

係統:我這邊建議您自學英語。

希裡絲:驚了,勸學的係統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就不能直接給我“叮”一下嗎?

係統:那需要直接訪問您的靈魂,我冇有相應的權限。

希裡絲:再驚,你可是係統誒?你都冇有訪問我靈魂的權限,莫非我的靈魂等級很高?

係統:權限不足,無法回答。

希裡絲:焯!

她這邊跟係統一番友好的互動,奧巴代卻一陣尷尬。

好在他被托尼的冷言冷語懟習慣了,很快就調整心態,重新改變話題問道:“我叫奧巴代.斯坦尼,你叫什麼名字?”

正走神的希裡絲頓時被這句“what is your name?”給驚醒了,這句她懂啊,而且還是可在骨子裡的,下意識就要回上一句“my name is HanMeimei,hao are you,fin thank you and you”的時候突然醒悟過來這可不是在上英語課,這才及時的懸崖勒馬,隻能支吾說道:“my name……my name……”

聽到希裡絲這蹩腳和生疏的口音奧巴代先是一愣,眼前之人不懂英語?但他很快就笑了起來,因為這不僅進一步石錘了對方不是本地人的事實,也可以讓奧巴代在接下來的“合作”中占據更多優勢。

“您能聽懂我說的話嗎?”奧巴代試探問道。

希裡絲毫無反應。

於是奧巴代笑的更歡了,他和顏悅色的說道:“沒關係,我來教您。”接下來他指指自己說道:“奧巴代.斯坦亞。”然後又指指希裡絲,露出探尋的表情。

其實希裡絲知道奧巴代是在問她的名字,但還是讓奧巴代重複了幾遍纔開口回答。

“希裡絲。”

準確的發音讓奧巴代十分滿足,互相通報了名字,就意味友情的開始。

“歡迎你,希裡絲小姐,從此我們就是朋友了。不論你是因何來到這裡,我都將儘我努力的幫助你。”奧巴代說完,按下桌上座機的通訊鍵:“珍妮,送一套大號的風衣進來,要帶兜帽的那種。另外我今天有事,要先離開一會,下午的會議推遲。”

“明白了,奧巴代先生。”

片刻之後,珍妮送來了大號風衣,奧巴代在門口接過避免了希裡絲的露麵,而後者穿上大號風衣後完全遮擋了身上那套華麗的盔甲,從背麵看,就像是一個高大的男人。

之後奧巴代乘坐專用電梯帶著希裡絲一路來到地下車庫,親自駕車將希裡絲帶到了位於長島富人區的一處彆墅。

他熱情的款待了希裡絲,親自下廚烹製了美味的食物,由各種高檔食材製成的晚餐讓希裡絲大開眼界,一邊大快朵頤一邊在心中批判著資本主義的腐朽與墮落,簡直每一分每一秒慢慢都是煎熬。

雖然希裡絲不會用刀叉,但奧巴代卻更加開心了。

因為這進一步證明瞭希裡絲外來者的身份,對他而言是一個無比有利的訊息。

至於吃相……那就更不是問題了。

身為老牌人上人的奧巴代知道,所謂儀態不過是人為編造出來的謊言。世界上本冇有儀態這種東西,隻是權貴間流行的多了,於是就有了儀態。地球的權貴們流行以優雅的姿態用餐,所以這就成為了儀態的代表,但另一個世界的權貴間或許就流行以豪爽的姿態用餐,所以希裡絲是什麼吃相根本無關身份。

於是在奧巴代的殷勤服務下,希裡絲美美的吃了一頓。有一說一,肥美多汁的戰斧牛排的確是比康師傅紅燒牛肉麪裡的合成肉丁好吃一點,資本主義還是有些可取之處的嘛。

而在晚餐之後,奧巴代也圖窮匕見,進入了正題。

他拿出一把老舊的獵槍,一臉緬懷的說道:“這是我祖父的獵槍,正是他手把手教會了我射擊,教會了我打獵,那是一位無比睿智的老人,自從他離去之後,我就隻能用這把獵槍來撫慰我的思念之情。可惜的是,就連鋼鐵也在時間麵前甘拜下風,這把獵槍已經無法再射擊了,它的零件和結構不允許它這麼做。我手下最好的武器工匠告訴我,強行射擊甚至會有炸膛的風險,但是我真的很想念我的祖父,想要再聽聽這把獵槍嘹亮雄壯的怒吼。希裡絲小姐,你能幫幫我嗎?”

希裡絲低著頭研究酒瓶上的標簽,她非常好奇,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永遠也喝不完的“82年的拉菲”。

奧巴代一通感人肺腑的發言根本就是無用功,希裡絲壓根冇聽,其實就算聽了也聽不懂。

老資本家有點尷尬,咳嗽了一聲。

希裡絲抬頭,冇敢去看奧巴代,而是看到了那把老舊的獵槍。

雖然語言不通,但希裡絲瞬間懂了。

看來奧巴代是準備再測試一遍啊!

其實就算猜錯了也冇事。

反正希裡絲奉行的就是“我做我的,不解釋不分辨不說明,剩下的全靠你腦補”戰術,甭管奧巴代本意如何,二話不說開秀就完事了。

不過這麼一想的話,該說不愧是穿越到了黑魂人物身上嗎?連行為都這麼的黑魂。行吧,反正這就是我們黑魂人的傳統,說話隻說一半,做事也從不解釋!

希裡絲又掏出一把【修理光粉】往老舊獵槍上一撒,來自烏拉席露的技術再一次展露風采,老舊獵槍直接一鍵還原,變成了出廠時的嶄新模樣。

即便已經不是頭一次看到,但奧巴代還被這樣的景象所深深震驚,反覆摩挲著槍身,口中連呼上帝。

希裡絲想了想,乾脆又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包【修理光粉】,遞到了奧巴代麵前。

奧巴代看著眼前這一小袋金光璀璨的粉末嚥了口吐沫,強忍著一把奪過的衝動問道:“這是……?”

希裡絲看向餐桌。

奧巴代頓時恍然:“剛纔飯菜的報酬?”

希裡絲默默點頭。

奧巴代感動無比,一飯之恩也以大禮回報,這大概就是騎士的高尚吧!

他小心翼翼的接過那袋【修理光粉】,雖然隻有100克左右,他卻感覺彷彿手捧千鈞。

如果能破解這種神奇的粉末,那武器的維護成本一定會下降到曆史最低……不,不會降低,而是升高,因為他會成為全球武器維護行業的霸主,他給彆人開多高的價,彆人就要給多高的價,不同意的就繼續去用傳統方法維護武器,等反對勢力人手一把剛出廠的武器打上門時彆後悔就行!

奧巴代明白當前世界是一個內卷的世界,所以他根本不擔心銷路。這些神奇的粉末足以讓他成為各國的座上賓,到那時,什麼托尼,什麼斯塔克,統統都給我去吃屎吧!

“希裡絲小姐,夜色已晚,您今天就在這裡休息,我明天一早就來看您。”

奧巴代撂下這句話,拿著獵槍和【修理光粉】火急火燎的走了。

目的地不是自己家,而是他的秘密實驗室。

“約翰博士,通知所有研究員,今天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