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於職業習慣,羅斯一般不隨便吃東西。

但現在不一般。

老將軍覺得希裡絲應該不會弄份毒藥來毒死自己,至少在自己賣給她直升機和驅逐艦之前不會。

所以羅斯猶豫了一下,還是撿起桌子上一粒紅色的佛糖,放進了嘴裡。

然後,老將軍就後悔了。

因為一股難以言明的劇痛突然湧上他的身體,這股感覺來的是如此迅速和詭異,甚至讓他一個親自上過戰場的老將都無法分辨出自己到底是哪裡在疼。

豆大的汗珠瞬間從羅斯的腦門上湧出,他痛苦的嘶吼一聲,猛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難以置信的望向希裡絲!

為什麼?

為什麼要殺我?

而且還是這麼痛苦的毒藥,你要冇有氰化鉀你說啊,我完全可以送你幾粒!

淦!

老將軍又急又氣又疼,整張臉都扭曲了。

希裡絲隻是看著,並不覺的意外。

因為這正是【哼將糖】發揮作用的表現,不用驚慌。

【哼將糖】:咬碎糖塊,並擺出“哼將”的架勢,非人之魂魄的庇護便會降臨於身,可暫時強化攻擊力。降靈是人體難以承受的行為,因此需攪碎糖塊,咬牙挺住。

冇錯!

所謂的佛糖,不僅僅是草藥和糖漿的混合,也是一種融合了隻狼世界神秘學的特殊降靈術。

科學解釋肯定是冇有的,硬要說的話,就是通過草藥讓人腦達到特殊的精神頻率,來實現自我催眠的目的。

不管合不合理,反正希裡絲就打算這麼解釋,愛信不信。

你買手機也不會非要搞明白手機的工作原理,對吧?

眼瞅羅斯將軍都疼的都打擺子了,希裡絲也隻好搖搖頭站了起來。

這老頭有點菜啊。

連這點疼痛都承受不了,這個將軍的職稱怕不是花錢買的吧。

要知道希裡絲現在拿出的佛糖都是稀釋過的“次品”,威力冇有原版那麼強,帶來的疼痛也減了大半。

什麼,你問為啥要這麼做?

廢話,誰上來直接扔4個2啊!

就連賣遊戲的都知道要搞DLC來撈金呢,希裡絲當然不可能蠢到直接賣完整版呀!

所以希裡絲讓人往佛糖裡摻了很多普通的糖漿來稀釋藥性,這樣一來她將來指不定還能賣賣胰島素什麼的……

不過現在嘛,還是趕緊拉老將軍一把吧。

畢竟希裡絲的直升機和驅逐艦還要指望人家呢。

於是希裡絲站起來說道:“將軍,不想再疼下去的話,就跟著我做。”

羅斯將軍艱難的抬起頭。

希裡絲右手在腰間握拳,左手向前伸掌,擺出了代表“哼將之靈”的動作。

雖然不解,但為了活下去,羅斯將軍還是乖乖照做。

他同樣右手握拳,左手伸掌,動作並不標準,但佛糖的一大特點,就是使用方便。

判定的標準並不嚴格,羅斯將軍雖然是第一次做,但還是成功完成了降靈。

冇錯,佛糖加上特定的動作,這兩樣合在一起,才能是啟動降靈的真正開關。

羅斯將軍身上浮現出紅色的“阿攻”二字,一閃而過。

緊接著他的疼痛感就瞬間消失。

顧不得想太多,羅斯將軍立刻就拔出了腰間的配槍對準了希裡絲。雖然從奧巴代那裡得知對方擁有極強的戰鬥力,但身為軍人,羅斯將軍從冇有坐以待斃的習慣。

“為什麼要毒害我?”羅斯將軍冷冷問道。

希裡絲做回座位,慢條斯理的回答道:“看看桌麵吧,將軍。”

羅斯將軍小心翼翼的扭頭,然後完全愣住了。

因為金屬的桌麵上凹陷出了一個十分明顯的拳印,好像就是他自己剛纔敲的。

羅斯將軍伸手上去比劃了一下。

好吧,不能說是一模一樣,隻能說是嚴絲合縫。

“這真是我砸的?”羅斯將軍看看雙手,難以置信的問道。

“比珍珠還真。”希裡絲聳聳肩:“不信的話你可以再試試。”

“砰!”

羅斯將軍立刻一拳砸在了桌子上,然後又砸出了一個深深的拳印。

老將軍驚了,瞪大眼睛在原地楞了三秒,然後向希裡絲說道:“你給我吃的是什麼東西?”

“佛糖……算了,你就當成是一種興奮劑好了。”希裡絲指著桌子上其餘幾顆佛糖說道:“你剛纔吃的紅色的是【哼將糖】,可以增加攻擊力,藍色的是【哈將糖】,可以增加防禦力,黃色的是【鋼軀糖】,能讓人無視疼痛,綠色的是【月隱糖】,可以暫時消除人的氣息與腳步聲,有利於隱秘行動。你可以試試。”

羅斯將軍滿臉震驚的點點頭,伸出了手,但最後又停了下來。

“它們的副作用呢?”老將軍謹慎的問道。這麼厲害的東西,總不可能一點隱患都冇有吧,畢竟大名鼎鼎的超級士兵血清還有可能弄死人呢,就算佛糖再厲害,也總得有點陽偉早謝不孕不育什麼的吧。

“副作用?”希裡絲想了想說道:“會很痛算不算?”

羅斯將軍差點笑了。

這算個屁的副作用。

“就那麼點疼痛,對我們鐵骨錚錚的軍人來說根本不算事好吧!”羅斯將軍趾高氣昂的說道,完全忘了剛纔是誰疼的像死狗一樣。

希裡絲直接把鄙視拉滿。

老將軍一點冇覺得慚愧,他的臉和良心早就在丟在戰場上了,他再次確認道:“真的一點副作用都冇有?”

希裡絲也再次肯定:“除了疼痛,冇了。”

冇有副作用的強化技術?

你這也太捲了!

不過卷的好啊!

羅斯將軍問道:“你有多少佛糖,我全要了。”

希裡絲瞬間把好感度拉滿,她就喜歡這種傻逼……啊不是,她就喜歡這種大客戶。

不過在正式簽訂采購合同之前,羅斯將軍想要先驗驗貨。

希裡絲同意了。

畢竟自己的產品貨真價實,品質優秀,完全就是真金不怕火煉。

於是奧巴代叫來了一個精神抖擻的士兵。

“這是弗朗西斯,兵王,我手下最棒的士兵之一。”

兵王?

希裡絲好奇的打量了對方一眼,問道:“你有冇有妹妹?”

弗朗西斯對於一身盔甲的希裡絲也很好奇,但出於職業操守,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報告長官,我冇有妹妹!”

希裡絲鬆了口氣。

冇有妹妹就好。

這樣弗朗西斯就不會在退役後發現自己的妹妹被賣入青樓,然後一怒之下召集十萬兄弟幫妹妹衝業績了。

弗朗西斯:?

“佛朗西斯中士,你接下來的任務為絕密,未經允許,你不能向任何人透漏,包括你的妹妹!”羅斯將軍嚴厲說道。

弗朗西斯:……都說了,我冇有妹妹呀!

不過算了,天大地大,長官最大。

所以可憐的兵王敬了個禮,大聲喊道:“弗朗西斯明白,弗朗西斯保證完成任務!”

“很好。”羅斯將軍拿出一盒紅紅綠綠的佛糖說道:“吃下它們,然後學著我的動作,擺出特定的姿勢。”

弗朗西斯猶豫了一下問道:“長官,我能問問這是什麼嗎?”

“一種興奮劑,還在實驗當中。”羅斯將軍冇有隱瞞:“有點危險,但我保證不會危及到生命,最重要的是,它們能讓你變的更強!”

一聽更強兩個字,弗朗西斯就不再猶豫。

他是兵王,而且還是最棒的兵王之一,他的願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將“之一”兩個抹去,那就是他畢生的意義。

於是弗朗西斯將手伸向了糖盒,將一枚紅色的【哼將糖】放進了嘴裡。

疼痛如約而至,但弗朗西斯隻是微微皺眉,繼續保持著立正的姿勢。

希裡絲點點頭,這纔是真正的軍人,某位將軍學著點。

但實際上,是弗朗西斯在跟某將軍學。

“跟著我的動作做。”羅斯將軍擺出了“哼將之靈”的動作。

弗朗西斯照做,身上浮現出“阿攻”二字又一閃而過。

接著是【哈將糖】,浮現出的是“哞護”二字。

然後是【鋼軀糖】,鋼乾!

最後是【月隱糖】,月隱!

至此,弗朗西斯疊滿了BUFF,嘴裡也塞滿了甜到發膩的糖。

畢竟希裡絲為了沖淡藥效往裡加了很多糖漿嘛。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羅斯將軍緊張的問道。

“啊啊啊啊!”弗朗西斯抓著胸口喊道:“拋瓦,我感受到了拋瓦!長官,我忍不住了,它們就要出來了!”

“等等,彆在裡麵,這裡冇有防護措施,在外麵,一定要在外麵!”

希裡絲:……

這兩人,好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