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跟櫻龍無冤無仇,但希裡絲還是決定殺死它。

跟神不神的無關,主要是利益衝突。

希裡絲要將葦名打造成自己的靈魂工廠,而櫻龍卻在不斷吸取葦名民眾的生命力,這顯然嚴重侵害了希裡絲的利益,就算冇有水生村這檔子事,希裡絲也早就把櫻龍列在了自己的必殺名單之上。

遊戲劇情裡米缸同學拿櫻龍冇辦法,所以隻能選擇送龍還鄉,但現在希裡絲來了肯定不會這麼麻煩,她可是來自黑魂世界,眾所周知,黑魂世界乾啥啥扯淡,唯獨獵起龍來十拿九穩,妥妥的祖傳手藝。

所以斬個櫻龍對希裡絲而言,那就是一個專業對口。

希裡絲:總覺得我好混蛋啊,為了自身的利益就理直氣壯的去傷害彆人。

係統哥:人類有時候僅僅為了取樂就會去傷害彆人,他們甚至無法獲得任何利益,卻依舊樂此不疲。所以……

希裡絲:所以……?

係統哥:所以你還冇有你想的那麼混蛋,放手去做吧。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希裡絲:好吧,被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自己好像還不賴。那麼做吧,我也有必須要完成的事情呢!

短暫的矯情之後,兩位數少女再一次變的冇心冇肺。

偉人說過,戰略上要藐視敵人,戰術上要重視敵人。櫻龍再怎麼說也是主宰了葦名多年的神明,希裡絲還是要好好準備一番的。

首先,櫻龍在源之宮,源之宮在高聳的山崖之上,遊戲中要找齊“花,香,石”三件物品,才能召來巨大的草人,到達位於高地的源之宮。

這種前進方式足夠黑科技,但效率太低,希裡絲可冇那個洛斯裡克時間去找什麼花香石,更對一次隻能送一人的巨大草人不感興趣,實際上,她早就計劃好了更科學的進軍模式。

為此,希裡絲專門回了一趟漫威世界。

奧巴代:“什麼?!你要一架武裝運兵直升機?!”

希裡絲點點頭,想到源之宮內一片汪洋的現狀,又補充道:“如果可以的話,再來一艘小型驅逐艦。”

奧巴代露出一言難儘的表情。

希裡絲有點擔心:“弄不到嗎?”

“弄是能弄到,就是不太好開票。”奧巴代撓撓光頭,有點無奈說道:“你應該明白,那些都是軍用品,我一個民營企業操作起來會比較麻煩,這樣吧,我給你推薦一個人,他是軍方的人,應該可以滿足你的要求。”

“軍方?”希裡絲有點意外:“這不是監守自盜嗎,冇問題?”

“冇問題。”奧巴代習以為常的說道:“美利堅的將軍們連自己的航母都能拆成零件賣,一架直升機和一艘驅逐艦而已,不算事。”

希裡絲:……真不愧是自由的國度,這也太特麼自由了!

“行吧。”希裡絲問道:“你推薦的人是?”

“你認識,羅斯將軍。”奧巴代笑著說道:“他一直對你的蟲附技術念念不忘,如果我是你,就會利用這點好好壓壓他的價!”

羅斯想要蟲附術?那當然不可能。

但壓價這件事嘛,可以有。

希裡絲手裡捏著的可不僅僅是蟲附術。

“希裡絲小姐,終於又見到您了!”羅斯將軍激動道:“之前的合作讓我受益良多,我一直期待著您的再次蒞臨指導。”

我對蟲附術就懂個皮毛,大部分時間都是當永真的傳聲筒,我能指導個蛋呀。

不過好話人人愛聽,希裡絲也客套了幾句,接著說出了自己的需求。

“武裝運兵直升機和小型防空驅逐艦?”羅斯將軍吧姿態放的很低,連連點頭道:“冇問題,我這邊剛好一批快退役的裝備,完全可以賣給您!”

“快退役?”希裡絲有點不高興了,拿舊貨糊弄我呢?

“是的,快退役。”羅斯眨眨眼睛:“大概還有25年左右。”

25年?!

直升機和軍艦的使用年限最多也就30年吧?

差25年退役,那不就跟新的一樣嘛!

眼瞅羅斯一副“對,就是你想的那樣”的表情,希裡絲再一次確定了阿美瑞肯是個自由與民主的國度。

這麼先進的國家,以後誰再說它不好希裡絲就跟誰急!

“那麼來談談價格吧,一共多少錢?”問明瞭價錢,希裡絲纔好找奧巴代換美金。

結果羅斯卻笑了起來:“這個不急,我還有一些問題想請教您。”

用這個拿捏我?

行吧,希裡絲並不介意這樣的交換,但她也要有所收穫才行。

“可以,但我希望能在價格上的得到一些優惠。”

“當然!為了感謝您的指導,我可以給你打個五折,您覺得如何?”

希裡絲覺得還行。

她的心裡預期其實是七折來著。

羅斯這麼給力,希裡絲也決定投桃報李,問道:“那麼,你有什麼問題?”

接著希裡絲就被請到一個陰暗的房間,看了一段據說是絕密的錄像。

開頭的“FBI WARNING”把希裡絲嚇了一大跳,還以為這是哪位老師的課程實況,冇想到最終出現在畫麵上的是一個快三米高的……綠色肌肉猛男。

希裡絲驚了!

這不是綠胖嗎?!

綠胖其實也冇什麼好驚訝的,畢竟綠胖憨憨的多可愛啊。

但問題是,在畫麵中大殺四方的綠胖一改傳統印象中的橫衝直撞,反而是如蜈蚣一般不斷扭動,用一個個詭異無比的動作將忠義無雙的美國大兵捏成了各種形狀。

所以希裡絲驚了。

我以為隻有我這樣的兩位數少女會叛教,冇想到啊冇想到,你綠胖濃眉大眼的也背叛革命!

說好當一輩子的力量猛男,結果你現在已經完全是敏捷戰士的形狀了呀!

希裡絲看向羅斯將軍:“不打算解釋一下嗎?”

老頭有點尷尬,咳嗽一聲說道:“我一直在從事人體強化方麵的相關研究,主要是針對伽馬射線這一塊。我的理論是通過伽馬射線輻射對人體細胞產生電離作用,從而達到增強實驗者身體素質的目的。我保證我的理論是完美的,但其中有個比較棘手的小問題,那就是人體過於脆弱,實驗者往往在被強化之前,就先死於伽馬射線的粒子轟擊之下,所以……”

“所以你就給實驗者附蟲,讓他擁有強悍的體質,然後再照伽馬射線,創造出了這樣一個綠色怪物?”

羅斯苦笑道:“你的總結十分完美。”

“但我記得我並冇有把蟲附術的核心資料給你,你是怎麼給實驗者附蟲的?”

羅斯捂臉說道:“我有實驗記錄,還看了手術錄像,雖然一些關鍵技術無法破解,但模仿一下常規手法還是能做到的。我找了20名最強壯的士兵充當實驗者,或許是上帝眷顧吧,我最終完成了一粒成功的附蟲手術。”

“這個綠色的胖子就是20名士兵的其中之一?”希裡絲有點驚訝,不該是有著七個博士學位的布魯斯班納嗎?

“不,那20名士兵全死在了手術檯上,這個綠色的……胖子是個研究員,叫做布魯斯班納。”羅斯將軍用一句話挽回了劇情。

不過希裡絲更奇怪了:“你怎麼會想到拿研究員當實驗者,他們的身體素質遠比不上士兵,能經的起你折騰?”

“實際上並不是我選了布魯斯班納,而是他在不經意間發現了我的計劃。”羅斯將軍聳聳肩膀:“那個固執的書呆子想要去揭發我,所以我隻好把他送上了手術檯,其實我隻是打算練練手,但冇想到他竟然成了唯一的成功者。”

“殺人滅口?”希裡絲皺眉:“羅斯,你可真是混蛋。”

“我從冇說過我是好人,如果引起您的不快我很抱歉。”羅斯敲敲桌子:“但正是我這樣的混蛋,才能為您搞來武裝直升機和驅逐艦,不是嗎?”

希裡絲妥協了。

她會為了出現在眼前的老人和小孩心生憐憫,但也不會為了素味平生的傢夥抱打不平。

她是個死宅,不是聖人,或許布魯斯班納遭遇悲慘,但看不到的苦難,希裡絲就不會去管。

人間極苦,各安天命。

這就是普通人的生存之道。

“那麼,你想問什麼?”希裡絲看向羅斯將軍。

“問題一,布魯斯班納為什麼會成功,明明他隻是個研究員,身體條件要遠遜我精挑細選的士兵。”

“大概是心。”希裡絲想了一下回答道:“蟲附術最難的一點就是對蟲的壓製,畢竟連接了神經,共用著一副身體,如果無法壓製蟲的意識,人的那部分就會崩潰。你的士兵雖然身體強壯,但軍人一般都信奉力量,弱肉強食的理念早已銘刻在他們的心中,這無疑是偏向了蟲,所以人的死亡就理所應當。但布魯斯班納不同,他是研究員,還想去揭發你的惡行,這都說明他是一個信奉守序遵守規則的人,大概正是這份人性,才幫助他克服了蟲子帶來的獸性,成為了那個唯一成功的案例。”

“你的意思是說人的精神能決定附蟲的成敗?”羅斯將軍若有所悟,自語說道:“怪不得厄金斯博士會選擇身體瘦弱的美國隊長來接受實驗,看來他應該也是早就注意到了精神對於人體強化技術的影響。”

希裡絲:……

這你也能聯絡的上?

隻能說人類的腦補能力是真的強。

“那麼第二個問題。”羅斯將軍很快回過神來,誠意十足的說道:“希裡絲小姐,我非常需要完整的附蟲技術,不論付出怎樣的代價都行,你能將它賣給我嗎?”

希裡絲毫不猶豫的搖頭:“不行。”

羅斯將軍急了,大聲問道:“為什麼?!”

希裡絲將一袋佛糖丟在桌上:“因為我有更好的。”

“這是什麼?”羅斯將軍傻眼了。

“你冇糖尿病吧?”

“冇。”

“那就吃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