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的孩子不過是普通的感冒,這對於紐約名醫的斯特蘭奇來說根本不算事。

於是希裡絲實現了願望,狸也二話不說兌現了承諾。

他指明瞭亂波眾老巢的所在,蛇眼白藤和蛇眼一族當即前往,她們用熱情的AK47打動人心,順利的將狸保送為亂波眾的新一任首領。

“亂波眾由卑賤的侏儒組成,大概是殘疾的身體也腐蝕了心靈,我們不講仁義,受雇於各大勢力,誰給的錢多就為誰工作,幫助仙峰寺抓捕兒童也不過是其中之一。因為這個,我們在收集到不少密辛的同時,也積攢下了大量的財富,現在這些東西統統都在這裡。”狸跪在前來視察的希裡絲麵前說道:“我自願將它們獻於您,隻求偉大的月神庇佑我們,寬恕我們過去的罪孽。”

“東西我收下了,但罪就是罪,不是用金錢能洗淨的東西。”希裡絲冷冷說道:“你們讓無數家庭骨肉分離,這份痛苦至今仍在葦名的土地上盤踞。從今天起,你們就作為葦名的忍者戰鬥吧,受儘傷痛和苦難,然後像野狗一樣死去,這就是你們贖罪的唯一方式。”

狸低下了頭,顫抖著應道:“是!”

希裡絲點了點頭,又接著說道:“葦名開設有學堂,你可以把孩子送過去,其他亂波眾也一樣。彆擔心孩子會受到歧視,那裡的老師都是非常好的人,即便是侏儒的孩子,也可以平等的生活,學到寶貴的知識!”

狸驚呆了,難以置信的問道:“真、真的嗎?您冇有騙我?”

“你在質疑月神?”

“不不不!我不敢,我冇有……我是說,太好了,我從未想過,我們這些怪胎的孩子,也可以像人一樣生活!”狸激動的涕淚橫流,又無法抑製的喜笑顏開,又哭又笑的,整張臉都皺在一起,醜的一批。

“但這樣真冇問題嗎?”狸吸著鼻涕說道:“如果把孩子送到學堂的話就冇時間學習忍者的技藝,亂波眾的傳承就此斷絕,誰又來侍奉您呢?”

“你在說什麼傻話!”希裡絲冷哼道:“亂波眾這樣的存在有一代就夠了,你難道想讓你的孩子也跟你一樣滿身罪孽嗎?”

狸先是一愣,然後一個頭磕在地上,無比虔誠的說道:“謝謝您,希裡絲大人,您的仁慈便是世間最寶貴的東西!”

“努力工作吧。”希裡絲說完,轉身離開。

狸突然在後麵叫道:“希裡絲大人,我們這些罪人的靈魂,在死後也能迴歸月神的懷抱嗎?”

希裡絲將一枚【暗月徽記】丟給狸:“記住,世間的一切靈魂都屬於月神!誰敢說不是,就給我狠狠的揍!”

狸趴在地上,感激的五體投地。

太好了,我們這樣的怪物,也有了歸宿。

亂波眾從此成為了月神教的忠實信徒,加入了葦名這個其樂融融的的大家庭,與寄鷹眾一起成為月神的兩大忍者部隊,一個負責打探訊息,一個負責傳遞訊息,他們手持銘刻有【月神徽記】的武器,遊走在葦名的窮山惡水之間,斬殺惡鬼,掃蕩山賊,不斷的為月神奉上鮮嫩可口的靈魂,而其中最成功的一次合作,就是針對水生村的圍剿。

水生村本來隻是一個普通的漁村,但因為被源之宮忽悠開始迷戀長生,他們喝下【京城水】,統統變成活死人一樣的怪物,成為隻狼世界無數怪異的其中之一。

亂波眾打探到了進入水生村的道路,寄鷹眾負責傳遞訊息搖人,最後兩大忍者部隊聯手,積極主動為水生村送起了溫暖。

等希裡絲知道的時候,弦一郎已經派人重建了村子,在遊戲裡陰森恐怖的水生村,現在儼然已是一片熱火朝天的施工現場了。

“你說過,佛糖將成為葦名重要的出口物資。”弦一郎對希裡絲說道:“所以我計劃在水生村建造佛糖工廠,這裡靠近水源,土地也十分肥沃,能就近為佛糖提供原料,可以剩下不少人力。”

隻狼世界的佛糖是用一種特殊的草藥和糖漿製成,草藥需要土地種植,糖漿則需要水,所以弦一郎的選擇非常正確,但唯一有問題的就是……

“這裡的水有問題,不能用。”希裡絲認真說道。

“水有問題?”弦一郎一臉不解:“我看過了,水很清澈,能有什麼問題?”

當然是因為裡麵有“蟲”啊!

弦一郎不知道,希裡絲還不知道嗎?

水生村上方就是源之宮的所在,那裡的水就是葦名所有河流的源頭。但自從櫻龍在源之宮紮根之後,這源頭之水就被徹底汙染了。

從科學的角度來說,是櫻龍身上的細菌汙染了水源;從玄學的角度上來說,則是櫻龍不經意側漏的神力改變了水質。

總之一句話,葦名的水都有問題。距離源頭比較遠的水裡的蟲也少,人喝下去問題不大。但距離源頭越近,水裡蟲就越多,人喝下去危害也越大,就好比水生村距離源之宮最近,水也十分給勁,以至於喝下去的村民都變成了詭異的怪物。

“原來如此。”聽完希裡絲的解釋,弦一郎皺眉道:“水不能用的話,佛糖的生產效率會變的很低,有辦法解決嗎?”

希裡絲想了想:“先叫永真來看看吧。”

雖然冇能治好葦名一心的肺炎,但永真仍然是隻狼世界最好的醫生,冇有之一。她的短板主要是因為時代的侷限性,實際上她的醫術已經與隻狼世界獨有的神秘學融為一體,獨樹一幟。

永真檢查了一下水源,點點頭說道:“跟變若水的成分很接近,而且也有蟲附術的一些特點,不是人能飲用的東西。”

“淨化的可能呢?”弦一郎問道。

“很難。”永真搖了搖頭:“最好能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麼決定了,下一個目標,源之宮,斬櫻龍!”希裡絲果斷說道。

當然,她這麼做完全都是為了葦名的萬千百姓,纔不是想要櫻龍的靈魂呢!

“櫻龍?”永真好奇問道:“那是什麼?”

“字麵意思,一頭像櫻花樹一樣紮根在葦名的龍。”希裡絲回答了一句,然後又盯著永真臉頰上的細微傷口問道:“先不說那個,你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我被襲擊了。”永真摸了摸臉說道。

“啊?”

希裡絲驚了。

誰這麼不長眼竟敢找永真的麻煩,要知道她可是劍聖葦名一心的關門弟子,大名鼎鼎的“柔劍”,斬過的修羅可以繞葦名一圈……畢竟醫生也是拿刀混飯吃的存在嘛。

“冇事吧?”希裡絲關心的問道。

“如您所見,隻是小傷而已。”永真微笑著回答。

“不,我是問襲擊者。”

永真:“……應該冇事,我離開的時候幫她止住了血,大概死不了。”

隻是大概嗎?!

到底是哪個倒黴蛋跑去招惹永真啊,有點好奇。

這份疑惑很快有瞭解答。

為了構築起一個安全舒適的996環境,弦一郎調來了蛇眼一族在水生村附近掃蕩,希裡絲一眼就看到了渾身裹滿繃帶的白秋。

“喂,你冇事吧?”希裡絲好心的問道:“怎麼傷成這樣?要不要看醫生?”

“醫生?!”白秋猛的一個激靈,抱著腦袋蹲在地上驚恐的叫喚道:“不要,不要醫生!醫生太可怕了,比白蛇神還要可怕一萬倍!”

希裡絲:“……”

所以那個倒黴蛋就是你嗎?

先是被狼揍,現在又被永真揍,你一個反派配角也敢這麼跳,我希裡絲願稱你為最強!

希裡絲用看草履蟲一樣的目光看向蛇眼白秋。

後者感覺被嫌棄了,連忙表忠心道:“其實我也挺能打的,今天您要殺什麼,隻要不是忍者和醫生,我保證一槍就把它稀巴爛!”

“不是忍者和醫生就行?”

“不是忍者和醫生就行!”

“那好。”希裡絲微笑說道:“準備一下,我們去殺神。”

白秋當場就傻眼了,傻夫夫問道:“殺……什麼?”

“殺神,殺龍神!”希裡絲看向高空:“葦名隻需要一個神,那就是月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