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傻逼,我是大傻逼!”

希裡絲跪在榻榻米上,一邊撓牆一邊悲痛欲絕的說道:“我亂髮個毛的聖母心啊,那可是劍聖葦名一心的靈魂,現在全特麼泡湯了!悔,悔死我了!神啊,求求你讓我再重來一次吧!”

重來一次你也一定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係統哥如此堅信著:希裡絲。

希裡絲:咩?

係統哥:能成為你的係統,我很高興。

希裡絲:咩???

係統哥結束名為的情感的進程,正經說道:救治葦名一心並非冇有好處,這樣不僅可以讓你收穫更多的聲望,也能讓月神教更加深入人心,畢竟連必死之人都能救活,這無疑是比任何口號都有力的宣傳。所以從長遠的角度來看,你的決定十分正確。

希裡絲:誒,是這樣嗎?!!!

係統哥:是這樣的。

哈哈,哈哈哈……

希裡絲叉腰乾笑幾聲:這、這其實都是我計劃好的啦,冇想到竟然被你看出來了,真不愧是我的係統,有兩把刷子啊!

係統哥:……多謝誇獎。

那麼就去吃飯吧!

希裡絲從榻榻米上蹦起來:我今天要吃兩份天婦羅,還要叫個漂亮妹子來給我斟酒,我可是救了葦名一心的人呢,這要求不過分吧!

係統哥:當然不過分。

希裡絲美滋滋的拉開了房門,結果外麵的走廊黑壓壓站了一片人。

為首的是弦一郎,後麵是永真和鬼刑部,再往後是葦名的其他名臣。

兩位數少女嚇了一跳,難道葦名一心舊疾複發又掛了?先說好,給他看病的不是我,是斯特蘭奇,你們等著,我這就把那孫子找來。

大難臨頭之下希裡絲也顧不上給古一留麵子了,正準備把未來的奇異博士抓過來給病人家屬血債血償,結果弦一郎噗呲一聲就單膝跪在了她麵前。

“多謝您救了家祖,這份恩情無以為報,今後弦一郎便以您馬首是瞻了。”

“還有我!”鬼刑部也說道:“一心大人曾救我性命,如今您再救他性命,那您也等同我的救命恩人。我鬼刑部雖一介武夫,亦知忠義二字,正所謂滴水之恩,湧泉相報,救命之恩,以身相許!從今往後,鬼刑部之命便是月神之命,鬼刑部之軀便是月神之軀,但憑驅使,絕無二心!”

永真也跟著緩緩下拜,果決說道:“我也一樣!”

希裡絲:……你倆劇本拿反了吧?

其他名臣紛紛附和道:“吾等誓與月神相隨,終身相伴,生死不離!”

永真繼續果決說道:“我也一樣!”

希裡絲:……

弦一郎拔刀出鞘,一刀斬斷走廊扶手,堅決道:“有違此言者,天人共戮之!”

永真:“我也一樣!”

希裡絲:……永真姑娘上輩子丈八蛇矛一定玩的賊溜。

“你們這樣,一心先生知道嗎?”希裡絲問道。

“老夫當然知道。”穿著一身嘻哈裝的葦名一心搖頭晃腦的走來,打著節拍說道:“冇有詭計,全是誠意,冇有錯,這正是我的決意!呦呦!”

希裡絲捂臉,她覺得她當初就應該帶葦名一心去看看腦子。

“您這樣也太二……”考慮到有小弟在,兩位數少女決定給葦名一心留點麵子。

結果他本人卻毫不在意:“怎麼了,這樣的歌曲通俗易懂,歌詞也朗朗上口,曲調更是鏗鏘有力,我會喜歡也很正常吧!”

希裡絲尷尬道:“但這種歌曲在那邊……有些庸俗。”

“哈哈哈!”劍聖爺大笑起來:“庸俗的不是歌,而是人心,現在是我在唱,那庸俗也將變成高雅,因為葦名一心就是這樣一個不斷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的男人!”

希裡絲又開始覺得自己是個大傻逼了,竟然會救下這樣一個活寶,聖母心果然害死人啊。

為了不讓自己在傻逼的路上越走越遠,兩位數少女看向弦一郎等人。

付出了,自然要有所回報才行。

“準備好了嗎?”希裡絲向眾人問道:“我使喚起人來,可是不會客氣的喲!”

弦一郎帶領眾人緩緩下拜:“吾等之願,敬請差遣!”

於是在葦名前任國主的指導下,葦名現任領導班子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改組。從落後的封建主義君主**,改為了……更為落後的神權政體。

以希裡絲為首的剝削階級開始藉助宗教信仰來鞏固**製度,用王權神授的思想和各種宣傳儀典來麻痹人民,踩足了油門如同脫韁的野狗一般,堅決的把開曆史倒車這件事進行到底!

喂喂喂,我這不是越來越像斜教頭子了嗎?

希裡絲一臉黑人問號。

而這種感覺在月神教組織了一場盛大的牛肉火鍋宴會後達到了頂點。

希裡絲本來是想慶祝一下自己取得的階段性成果,結果20噸牛肉砸下去,吃嗨了葦名人民就圍著篝火,一邊跳著古怪的舞蹈,一邊油光滿麵的喊著:“希裡絲!希裡絲!希裡絲!”

兩位數少女當場淚流滿麵。

對不起,關於我拿到的是斜教頭子模板這件事。

狼在人群裡麵無表情的“搶奪”這一塊又一塊牛肉。

九郎主人還在自閉,吃下美味的牛肉,他就能重新振作起來了吧。

狼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因為有著隻狼世界最大的黑科技忍義手,所以狼可以無視高溫,以至於戰果豐碩。

暗中觀察的永真滿臉複雜:忍義手竟然被用來搶火鍋中的牛肉,道玄知道了會哭的呀!

同樣暗中觀察的白秋盯著永真氣的牙癢:騷狐狸,竟然敢用色眯眯的眼光看我的男人,必須給你點顏色看看!雖然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的醫師有點過分,但這都是為了偉大的愛情!

白秋擠到永真身邊,說道:“永真小姐,我初來乍到,能帶我去一下茅廁嗎?”

永真連忙行禮,十分友善的說道:“當然,請這邊走。”

兩個女人離開了人群。

一位蛇眼妹子奇怪的向白藤問道:“族長,白秋乾嘛去了,怎麼連牛肉都不吃了?”

蛇眼白藤幽幽道:“春天來了,又到了動物們膠配的季節……”

“族長,現在可是秋天。”

“所以白秋不是動物,是人。而人這種東西嘛,一年四季都在發青。白秋拋棄了牛肉,是為了一個男人。”

蛇眼妹子懵懂道:“男人?好吃嗎?”

“傻孩子,當然好吃啊。”白藤吸溜著口水說道:“不然你以為白秋哪來的?”

蛇眼妹子顯然誤解了意思,兩眼放光說道:“比牛肉還好吃?那我以後也要吃男人!”

“有誌氣!”蛇眼白藤欣賞說道:“那就多吃點牛肉,變的強壯,擁有更多力氣,才能吃到最鮮嫩的男人!”

“嗯!哇啦哇啦哇啦!”

蛇眼妹子開始狂吃。

蛇眼一族的愛情觀大概就是這麼歪的。

如果這玩意還算愛情觀的話。

“喂,來幾個人去廁所看看,彆讓白秋把那個醫師打的太慘。”

時間會證明,白藤完全是杞人憂天。

不過那是後話。

正在用忍義手搶牛肉的狼突然神色一凜,消失於人群之中,再出現時,已經是月神神社的屋簷之上,隨著他手中楔丸一抖,一個矮小的人影悶哼一聲後退,顯露出了身形。

“侏儒?亂波眾?”狼擺出架勢,牢牢的守護在月神神社門前:“仙峰寺的殘黨,來刺殺希裡絲大人的嗎?”

這不是狼也打算效忠希裡絲,而是他還心心念唸的想著那50斤白糖。雖然之前的任務出現了差池,但如果保護了希裡絲大人的話,多少也能受賜一些吧。

狼是這麼想的,但對麵的亂波眾並不打算這麼做。

對方絲毫冇有防禦的意思,甚至不顧血流如注,隻是一個勁的大喊道:“我冇有惡意,更不是來複仇的,我隻是想求求希裡絲大人,求求她救救我的孩子!”

希裡絲與米缸同學走了出來。

那名亂波眾急忙上前幾步,展露出了懷中的東西。

是名孩童,比常規的要小上一些,十分醜陋。

畢竟,侏儒的孩子也是侏儒,天生便與美麗無緣。

“我叫狸,是亂波眾黑笠一族的族長,我的孩子高燒,咳嗽,您能救下葦名一心,求求您也救救他吧!”

米缸同學看了一眼,目露同情:“好可憐,希裡絲大人,能不能……”

“不能。”希裡絲無情的說道。

她已經犯過了一次錯誤,不打算犯第二次。

黑笠的狸開始磕頭,一下一下的,甚至染紅了地麵的石子。

雖然樣貌醜陋,但這份感情,卻絢爛無比。

大概因為他畸形的隻是軀體,而非心靈。

希裡絲轉身離開。

她也有必須要完成的事,所以不能心軟。

狸用儘全身力氣,懷揣著最後一絲希望喊道:“您救下我的孩子,我就將整個亂波眾獻給您!我們擁有最先進的情報網,掌握著無數機密,一定能幫到您的!”

希裡絲:情報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係統哥:是的。

所以希裡絲又走了回來,毫不嫌棄的將噁心的侏儒孩童抱在了懷裡。

於是,醜陋不再猙獰,神明也變的真實。

“等我回來!”

“是!”狸喜極而泣。

“斯特蘭奇,救人!”

“又這麼晚?還有5分鐘我就……好吧好吧,我今天加班。”

兩個時辰後,希裡絲歸來。

她懷中的孩童正在哭泣,冇了虛弱,變的嘹亮而且有力!

葦名的人民又跳起了詭異的舞蹈,開始高喊:

“希裡絲!希裡絲!希裡絲!”

這便是,月神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