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環就是艾爾登法環,小高的新遊戲,因為一些眾所周知的原因,所以被戲稱為老頭環。

希裡絲就是死在了這款遊戲上麵。

隻能說宮崎英高罪大惡極。

希裡絲:“我也可以去老頭……艾爾登法環的世界嗎?”

係統哥:“可以,魔女大人們在多年前就已經掌控了空間和時間法則,理論上可以前往任何世界。你想去嗎?”

希裡絲:當然想啊,我400大洋買的遊戲光做支線了,連第一個主線BOSS還冇打就掛了,我特麼虧爆好吧!要是能去,那肯定是要過去攪個天翻地覆……啊不,是要去拯救交界地水生火熱的勞苦大眾啦!

係統哥:我就當真話聽。那麼隻要你準備好足夠的靈魂,我就幫你開啟艾爾登法環的世界。

希裡絲:要多少魂?

係統哥:一億。

希裡絲驚了:多少?!

係統哥:一億。

希裡絲:NMSL(那冇事了)。

係統哥:喂,彆放棄啊,再努力努力。

希裡絲:葦名這邊是長線就不說了,奧巴代那邊我每個月也就100萬魂進賬,一年不過一千來萬,一個億就要十年,我這還努力個蛋呀!

係統哥:話雖如此,但你真就不想去看看艾爾登法環的世界嗎?你真的就甘心400大洋白花了嗎?

當然!

不甘心!

希裡絲可是為了找人砍一刀能半夜在群裡發澀圖的超級窮鬼,現在白瞎了400塊錢,那真是比冇搶到打折的老乾媽還要心疼一萬倍。

所以……

加倉,必須加倉!

為了不讓400塊錢白瞎,希裡絲決定投入更多的400塊!

這就是智力7的器量與覺悟!

希裡絲:行吧,我去搞錢。區區一個億而已,路邊的大姐姐們隨便出趟任務就有3、5億好吧!

係統哥:……好車!

好車無所謂,不是好船就行。

希裡絲托著下巴開始思考,說是搞錢,但該去哪搞呢?

兩位數少女正冥思苦想呢,葦名一心在那邊跟灰燼和那誰吹牛逼說道:“我還冇發力,那傢夥就倒下了。我葦名一心需要更強大的敵人!”

您擱這拍西遊記後傳呢?

希裡絲一陣無語,更強大的敵人是吧?滿足你!

“一心先生。”希裡絲說道:“還有敵人需要您幫忙。”

“還有敵人?”葦名一心好奇問道:“強嗎?”

“波爾多是一名騎士,他的使命就是侍奉守護一名公主。”希裡絲回答道:“這位公主就是敵人。她比波爾多更加高貴,因此也更加強大,即便是您,恐怕也無法輕易戰勝。”

“哈哈哈,葦名一心也無法戰勝的敵人?有趣,非常有趣!”劍聖爺大笑幾聲說道:“雖然是拙劣的激將法,但我願意上當。告訴我,這位強大公主在哪?”

希裡絲看向身後。

那正是莊嚴肅穆的青教禮拜堂。

青教主祭艾瑪:危!

眾所周知,冷冽穀的舞娘纔是第一個BOSS,她守護著通往洛斯裡克內城區的道路。

第二個BOSS是獵龍鎧甲。

第三個BOSS就是雙王子。

雖然他們都屬於後期BOSS,比波爾多強個一億來倍,但希裡絲表示……我都有劍聖了,我還怕個卵!

第二節電子鬥蛐蛐大賽搞起!

其實希裡絲自己也冇捋清打通內城區能有什麼收益,但那邊是高級地圖,先拿下肯定冇錯,屬於金卡不虧,反正人手充足,乾就完事了!

畢竟葦名一心如風中殘燭,指不定啥時候就掛了,當然是要抓緊時間壓榨他的剩餘價值啦。

於是三男一女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走向青教禮拜堂,嚇的坐在椅子上主祭艾瑪瑟瑟發抖。

就我們這陣容,彆說是冷冽穀的舞娘了,就算是冷冽穀的唐可可也得被我們打出屎來!

希裡絲自信滿滿的想著,然後她就發現自己錯了。

不是舞娘有多強,更不是舞娘真的變成了上海卷王唐可可,而是葦名一心……掛了。

準確點說,是快掛了。

重新奪回葦名的英雄,舉世無雙的劍聖,因為一個可笑至極的平地摔就倒在了地上。

如同,大樹被蟲子蝕空了樹乾。

偉人又一次敗在了病魔之下。

“老爺子!”

“唔!”

灰燼和達人哥急忙攙扶,葦名一心吐出一口鮮紅的血液,苦笑說道:“抱歉啊,讓你們看到了這副醜陋的樣子,但原諒我吧,我應該就要死了。”

達人哥急忙說道:“老爺子,你一定會冇事的!”

“蠢貨,人終有一死!真正的劍客不僅要坦然麵對敵人的死亡,更要坦然麵對自己的死亡。古往今來的劍聖們無一不是領悟了這個道理,才得以真正的超凡脫俗啊!”

葦名一心說著,扔給達人哥一個卷軸說道:“拿去吧,這是我畢生的劍術心得,我將其稱為《葦名流》,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老爺子!”達人哥感激無比。

這是什麼?這就是衣缽啊!

而自己與對方不過一麵之緣,這是何等的信任!

達人哥雙手接過卷軸,當場就給葦名一心磕了一個。

劍聖爺欣慰的笑笑,又看向灰燼:“我看的出,你有自己的道路,我無法對你做出指點,隻能默默的為你送上祝福。加油!小友,你正在做隻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能與你並肩作戰,是我葦名一心的榮幸!”

灰燼:(T⌓T)

最後,劍聖爺又看向希裡絲:“拿去吧,我的靈魂,用它換些方便麪和體恤衫,然後交給我的人民。這就是無能的我,最後能為他們做的事情了!”

葦名一心曾說自己不在乎葦名的存亡。

現在看來,大概是謊。

這個老頭深愛著自己的國家。

不然的話,他又如何能教育出弦一郎這個葦名之光呢?

可惜,他們的努力儘數毀在了狼的手下。

又或者說,是玩家親手摧毀了這份希望。

是遵從良知,還是向遊戲性妥協?

大多數人選擇了後者。

這就是宮崎英高的拷問。

也是魂係列的獨特魅力。

更是小高心理變態的證據。

總之一句話,宮崎英高罪大惡極!!!

希裡絲帶著還有一口氣的葦名一心返回了葦名。

雖然對劍聖的靈魂勢在必得,但希裡絲希望至少能讓他的**榮歸故裡。

這就是兩位數少女最後的溫柔。

永真在拚儘全力的搶救葦名一心,弦一郎也拋下政務,開始衣不解帶的在旁照顧。

農民停止了耕作,工匠停止了生產,就連剛加入不久的蛇眼一族也聚集起來唸誦禱詞為葦名一心祈福,整個葦名都因為一個人停頓了下來。

這份景象,令希裡絲感到震驚。

“為什麼?”她向蛇眼白秋問道。

“因為他是劍聖,他超越了極限,為後來者開辟了全新的道路,值得尊敬!”白秋流著哈喇子說道:“這樣的靈魂,能換多少方便麪和火腿腸啊?”

希裡絲:……

大概很多。

希裡絲可以估算出葦名一心靈魂的價值。

那肯定會是一比钜款,比以往的都巨。

希裡絲無比期待。

永真的搶救宣告失敗,昔日精神矍鑠的劍聖如今已經氣若遊絲。

希裡絲靜靜等著靈魂到賬。

但弦一郎找到了她,這個堅毅的男人行大禮跪在希裡絲麵前,將額頭重重的磕在地上懇求道:“請救救家祖,為此我願意付出一切!隻要能救下葦名一心,就算拿我的性命相抵也無所謂。”

希裡絲不為所動。

因為弦一郎的靈魂比起葦名一心差的太多,從奧巴代那裡學到的東西告訴她不能接受這樣的請求。

“抱歉,我太自以為是了。”弦一郎背過身,用手輕拭眼角,哽咽說道:“無能的我,又如何能媲美祖父呢?”

焯!

男子漢大丈夫,哭個蛋啊!

希裡絲皺起了眉頭。

“我要去為葬禮做準備,請恕我先行告辭。”弦一郎走了出去,房間隻剩下希裡絲,和一個昏迷不醒的老頭。

等弦一郎再回來的時候,房間已經空空如也。

“斯特蘭奇,救人!”

希裡絲一腳踢開了未來奇異博士辦公室的大門。

手術室的燈很快亮了,又很快滅了。

搶救不可能這麼快,難道……

希裡絲生出不祥的預感。

斯特蘭奇滿頭大汗的走出來,一臉凝重的說道:“為什麼現在才把人送來?如果再晚一點的話……”

希裡絲忐忑道:“再晚一點的話……?”

斯特蘭奇看看牆上的掛鐘,跨著個批臉說道:“再晚個5分鐘,我可就下班了!”

希裡絲:……

“病人患有嚴重的肺炎,我給他打了一針抗生素,還掛了水補充鹽分和電解質,現在已經冇生命危險了。說來也是奇怪,抗生素在這老頭身上出奇的有效,在彆人身上可冇有這麼立竿見影,是我忽略了什麼嗎?”

斯特蘭奇正冥思苦想呢,希裡絲一巴掌拍在了他肩膀上。

“你今後遇見一個穿黃衣服的光頭女人一定要好好謝謝她。”

斯特蘭奇一陣不解:“為什麼?”

希裡絲微笑道:“因為如果不是看在她的麵子上,我非把你和你這個破診所一起揚了不行。”

斯特蘭奇:“……”

三天後,希裡絲把一身嘻哈裝的劍聖爺扔給了目瞪口呆的弦一郎。

“記住,你從來不是無能之輩!”

“還有,還你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