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開起了點心鋪,生意卻冇有想象中好。

平田九郎的手藝不錯,但在希裡絲帶來的各種現代食品前不值一提。

是方便麪不好吃了,還是大辣皮不夠香了?有“神餐”可吃,人們乾嘛還要去買什麼“九郎牡丹餅”?

不論是味道還是內涵,平田九郎的點心鋪完全冇有競爭力,傳統手藝也徹底敗在了各種食品新增劑之下。

有點悲哀。

平田九郎對此十分委屈,繼而又憤憤不平的說道:“白糖,隻要加入白糖的話牡丹餅就能變成完全體,到時一定可以戰勝大辣皮!”

說完,他就用開店剩下的錢買了薯片和可樂,躲進房間裡開始擺爛。

畢竟是個從未遭受過挫折的少年,頭一次裝逼就失敗了,可想而知有多尷尬。

但狼就不同了,他一個從小苦到大的倒黴蛋,如果還要臉這種東西的話,早八百年他就狗帶了。

所以九郎擺爛,他卻在努力的試圖挽回生意,現在聽到了希裡絲的任務獎勵中有主人心心念唸的白糖,那當然是賭上一切也要取回!

“這次還殺猴子嗎?”狼從櫃檯下摸出[楔丸]問道。

“不。”希裡絲想了想回答道:“這次殺狗,冰狗。”

狼點了點頭。

他覺得希裡絲不是要殺猴子就是要殺狗,一定是很不喜歡動物。

至於冰狗是什麼,狼並不在意,不論目標是誰,都要拚儘全力去完成,這就是忍者的戒律。

那麼,廝殺吧,為了白糖!

狼沉聲道:“目標在哪?”

“另一個世界。”希裡絲回答。

狼微微皺眉:“地獄嗎?”

“不是你想的那樣,就是字麵意義上的另一個世界。”看到狼依舊是一臉傻樣,希裡絲無奈道:“你把它當成是另一個國家也行,海對麵的國家。”

狼繼續皺眉:“我不能離開主人太遠。”

平田九郎都自閉了,你天天守在他旁邊也冇卵用啊!

希裡絲擺擺手說道:“不用擔心,我會將你傳送過去,等任務完成後再傳送回來,路程問題你不用擔心。”

狼的眉頭終於舒展來來,點頭道:“我冇問題了,請開始傳送吧,我日落之前還要趕回來給主人做飯。”

希裡絲一陣無語,真不愧是殺穿葦名的男人,這是一點麵子都不打算給波爾多留呀。

波爾多:我俏麗嗎!

“對了,還有件事。”希裡絲拍拍額頭說道:“你還會有兩個戰友,你們三人將共同作戰,冇問題吧?”

“忍者很少與人合作。”狼想想說道:“但適應不利局麵,也是忍者的必修功課。”

不利局麵?

辱完波爾多不夠還要辱灰燼和那誰是吧?

真不愧是狼啊,牙尖嘴利。

“彆太擔心。”希裡絲安慰道:“那兩個人都是出色的戰士,你們一定能談的來。”

狼默默點頭。

希裡絲開始發動大傳送術。

但就在光芒亮起的刹那,一個戴著天狗麵具的寄鷹眾突然從天而降,手中長刀一揮就向狼的腦門削去!

砰!

狼後發先至,用楔丸擋住了這淩厲的一擊,但後果就是他自己被打出了傳送光圈,而那名寄鷹眾卻冷笑一聲,欺身上前,取代了狼的位置。

希裡絲大驚,一擊逼退狼,最拉的寄鷹眾什麼時候這麼猛了?

她想停下傳送,但傳送這玩意就跟潮起潮落一樣,不是想來就來,也不是想停就停,所以希裡絲隻能無可奈何的一瀉千裡,帶著那名寄鷹眾嗖的一聲傳到了傳火祭祀場。

“哦,這就是外國嗎?意外的陰暗啊!”寄鷹眾發出蒼老但雄壯的聲音,旁若無人的開始四處打量。

焯!

希裡絲驚了。

這聲音……

“葦名一心?”

“咦,你認得老夫?我記得我們從未見過麵呀。還是說,老夫的名字已經傳到了神界?”寄鷹眾摘下天狗麵具,露出一張衰老但堅毅的臉,正是傳說中病入膏肓的葦名國劍聖,葦名一心!

之所以說是”傳說中的病入膏肓”,那是因為這貨實際上壓根就是離死不遠。

用永真的話來說,那就是“一心大人隨時倒下都不奇怪”。

希裡絲是打算搖個打手過來,現在搖了個隨時會寄的國寶過來,那真是滿腔滿腹的青青大草原,全全都是草。

“一心先生,你知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希裡絲冇好氣的說道:“跨世界傳送是有很大風險的,您很可能會就此身亡,如果發生了那樣的事,您要我怎麼跟弦一郎解釋!”

這並不是說謊。

雖然希裡絲已經拿人之膿做過實驗了,但那玩意到底不是正常生物,不能完全相信。

“那狼呢?會死你還叫他來?”葦名一心不服氣的問道。

“他是龍胤的契約者,就算死了也可以複活,您能跟他比嗎?”

“所以這就是你選擇狼的原因,為的就是出了問題也能補救?”葦名一心有點意外。

希裡絲哼道:“不然呢?”

“哈哈,我本以為傳說中的神人會更加冷酷,冇想到我完全預料錯了。”葦名一心哈哈大笑:“不錯,這樣一來,我就能把葦名放心交給你了!”

希裡絲驚了:“您在說什麼啊,葦名的下一任國主是弦一郎!”

葦名一心搖了搖頭:“弦一郎不是我的親孫子,他是我收養的孩子,我不是說這樣他就冇資格繼承葦名,但做為平民出身的他缺少成為一國之君所必要的野心。比方說他接納你和月神教就是個重大的錯誤,不怕你生氣,但這無疑是引狼入室,是我就絕不會這麼做!”

焯!

知道我會生氣還這麼說!

你見過爺這麼帥的狼嗎?

希裡絲翻個白眼說道:“弦一郎是為了拯救葦名,要不是得到了我的幫助,葦名可就亡了!”

“那就讓它亡!”葦名一心說道:“身為國主,便要一意孤行,為了權利,哪怕犧牲民眾也在所不惜!如此,纔可開疆拓土,立下不世功績,否則,便妄為男兒!我年輕時渾渾噩噩,正是從內府將軍身上看到了這個道理,才結束了浪客的生活,回到葦名成就了一番事業。而弦一郎缺少的正是這種野心和**!”

希裡絲目瞪口呆:“你跟占領了你國家的侵略者學習?”

“有什麼問題?”葦名一心問道:“內府征服了葦名,隻因為它比葦名更強,與仁義道德無關,向強者學習,自然天經地義。”

希裡絲:……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無言以對。

“但弦一郎也冇錯啊,他一直都是為了葦名。”

“我冇說弦一郎有錯,我隻說他不適合當國主而已。”葦名一心看看希裡絲:“可你不同。我不知道你具體想乾什麼,但我能看的出來你心懷巨大的野心,總有一天,這份野心會促使你吞併葦名,不管你願不願意!”

我想乾什麼?

我當然是想……回去清除自己電腦上的學習資料啦!

希裡絲的眼神認真起來,盯著葦名一心道:“所以,你要阻止我?”

劍聖搖了搖頭:“不,我之前就說了吧,我想把葦名托付給你。”

希裡絲越發不解:“為什麼?”

“因為……”劍聖笑了起來:“讓葦名變的幸福,正是弦一郎那孩子的心願啊。”

希裡絲:!

“這件事我做不到,弦一郎也做不到,隻有你才能做到。”

希裡絲:!!

“弦一郎的父母,是為了保護我而死的。”

希裡絲:!!!

“當時我被內府高手追殺,正是弦一郎的父母喬裝成我的模樣引走了殺手,我才得以活命。而他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認為我會複興葦名,會為葦名帶來幸福。但實際上呢,我對於弱小的葦名根本冇有興趣,我對抗內府隻不過是為了戰勝強者從而成為新的強者。正是這份為了變強而不擇手段的野心,我葦名一心才能成為名震天下的劍聖!”

“所以之前內府捲土重來,我也無動於衷,因為在我看來,弱小的葦名被人吞併理所應當,根本就不需要反抗。但弦一郎那孩子的所作所為卻讓我震驚。”

“他拋棄尊嚴,派人滅平田家滿門;他拋棄**,服用變若之水;為了變強守護葦名,他甚至拋棄人的身份,去修煉禁術[巴之雷],這些我通通都看在眼裡,為因此為之感動!”

“人老了,就會多愁傷感,所以我也打算為葦名做一些事,不是為了這個國家,而是為了我最棒的孫兒,葦名弦一郎!”

葦名一心看向希裡絲:“於是我來親自來看看你的器量。合格,就把葦名托付給你。不合格,就殺了你!”

希裡絲能感覺的到,劍聖是認真的。

“那麼,我合格嗎?”

“永真告訴過你吧,我快死了。”葦名一心笑著說道:“在惡鬼將我徹底拖入阿鼻地獄之前,劍聖之力就任你差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