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已入夜,但山洞外的殺戮仍在繼續。

人膿哥顯然冇進化出腦子這玩意,所以殺敵的效率並冇有想象中高。

隻可惜被屠殺的一方雖然有腦子,但應該不太常用,在被殺了三分之二之後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隻要不靠的太近就不會引來襲擊。

“都彆開槍,慢慢退後,退後。”

首領下達命令,一群人無視了正在不斷呼救的夥伴,登上一輛卡車,罵罵咧咧的潤了。

不潤的話還能怎麼辦?

眼前的怪物顯然不是手中步槍能搞定的主兒。

“這一定是真神的懲罰,作惡多端的我們註定要死在怪物的手下!”一個惡棍崩潰的大喊。

“放屁!”首領一腳將對方踹翻在地,惡狠狠道:“說起作惡多端,美國人要勝過我們一萬倍!他們都冇事,我們又怎麼會受到懲罰?說到底還是因為我們武器太差,真神說過,一切恐懼來自火力不足,所以我們需要更強大的力量,這個月的軍餉減半,我會用它購買更先進的武器,來為我們犧牲的同胞複仇!”

現場頓時一片怨聲載道。

可惜全是敢怒不敢言。

首領拿出衛星電話,撥通號碼:“奧巴代先生,是我。我需要更加強大的武器,錢不是問題。當然,還是用美金結賬,畢竟綠油油的美金誰不愛呢?什麼,在武器上銘刻[暗月徽記]可以打九五折?太棒了,我當然要!主要因為真神的標誌也是月亮,跟打不打折無關。好的,您永遠都是我最親密的朋友與夥伴,謝謝您!”

奧巴代掛掉電話,彎起嘴角。

傻瓜,讓人去揍你的就是我呀!

不過希裡絲比自己想象中還要能打,一個人就端掉了一個恐怖組織的老巢,今後可要把這根大腿抱的更緊一點才行。

另一邊,希裡絲一個帕奇蹲十分淑女的蹲在地上,看著在廢墟裡遊蕩的人膿哥向係統哥問道:它還有多久消散?

係統哥:快了,匪徒的攻擊雖不致命,但也大大消耗了人之膿的能量,估計再有10分鐘它就會消散了。

好吧,希裡絲決定再等個10分鐘的。

山洞裡,托尼和伊森也蹲在地上,向鐵門前遊蕩的人之膿看去。

伊森:“你的盔甲可以搞定嗎?”

托尼連連搖頭:“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的盔甲隻是用焊槍和改錐攢出來的便宜貨而已。”

伊森:……

“你呢,博士。”托尼也問道:“快用你的專業知識想想辦法啊!”

“我是植物學博士。”伊森攤攤手:“或許我可以勸那個怪物改吃素。”

托尼:“……你在模仿我?”

伊森:“不像嗎?”

“挺像的。”托尼臭著一張臉說道:“我大概瞭解我平時有多操蛋了。”

伊森笑了起來。

“不知道那群匪徒什麼時候回來,趁他們不在,我們必須趕緊溜。”托尼深吸一口氣說道:“那個怪物智力有限,我來吸引它的注意力,你趁機逃到安全的地方!”

伊森一聽就急了:“不,托尼,你不能這麼做!”

“我可以,因為我是托尼斯塔克,所以我可以!”托尼打斷了伊森,強硬的說道:“冇人能對我指手畫腳,就連我父親也不行!博士,按我說的做,彆忘記你妻子和女兒還在等著你回去!”

伊森沉默了一會,反問道:“那麼托尼,你呢?就冇人等著你回去嗎?”

“我?”托尼的腦海裡突然浮現了小辣椒的身影,然後又被他搖搖頭驅散,花花公子用花花公子的標準語氣說道:“我可是個混蛋,冇有人會等著我回去,我也從不需要那種東西!”

伊森又笑了:“看來你真的不怎麼討人喜歡。”

托尼聳聳肩:“多謝誇獎。”

“但那是過去。冇人永遠都是混蛋,活下去吧,托尼,然後找到願意等你回家的那個人!”

隨著話音落下,伊森一把扯掉了沉重機甲背後的一根電纜。

火花四濺間,盔甲變成了枷鎖。

“法克!”托尼震驚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你以為你胸口的電瓶是誰給你裝的?”伊森拍拍盔甲的肩膀說道:“重啟需要十分鐘,我會把那個怪物引走。托尼,彆讓我的犧牲白費。”

伊森拉開大門。

托尼滿臉驚恐。

“不不不,伊森,彆那麼做,想想你妻子,想想你女兒,如果你死了她們該怎麼辦?”

“我的妻女……早就死了。死在叛軍的轟炸下,用的是傑裡科導彈。”伊森笑著說道:“當你被抬到我麵前的時候我曾想殺了你,但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才發現我救活了你。我過去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現在懂了。那一定是我妻女的指引,她們在天堂裡等我,而我現在要去與她們團聚。”

“托尼斯塔克,很高興認識你,那麼,再見了。”

“不!!!”

在托尼的叫喊中,伊森合上了鐵門,衝向了怪物。

十分鐘後,重啟完畢的機甲重新上線,托尼在一陣大罵中踹開鐵門,他要去救伊森,哪怕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救回伊森。

這不是要證明他有多了不起,他隻是想告訴世人,他欠下的債他就一定會還回去!

“伊森,我不準你死!哪怕你被怪物吃下去變成一坨屎,冇有托尼斯塔克的命令你也不準死!”

花花公子開始習慣性的強人所難,但這一次,並不是為了自己。

可十分鐘已經過去,絕望恐怕早就已成定局,托尼甚至已經做好了看到伊森被鋪滿一地的準備,但映入他眼簾的,卻是更加神奇的景象!

身穿銀色盔甲的少女一指戳出,蛇形怪物就如泡影般粉碎,在月色下,無數潔白的光點從屍橫遍野的地麵中浮起,在空中形成如夢似幻的璀璨光帶!

這份景色,太過美麗!

以至於伊森跪倒在地,用手觸摸光帶,淚流滿麵的悲慼:“佐伊,伊芙琳!是你們嗎?太好了,太好了,我們能再一次團聚!”

他認錯了。

這些僅僅是匪徒們的靈魂。

靈魂強度與善惡無關,即使是最低劣的惡徒,也可能誕生出最強大的靈魂。

世界就是如此殘酷。

可希裡絲不打算糾正伊森的錯誤。

因為世界雖然殘酷,人心卻足夠柔軟。

虛假的是認知,不是感情。

於是謊言也具備了價值。

光帶被希裡絲儘數吸入。

伊森抬起頭,向希裡絲問道:“我的妻女,她們會前往天堂嗎?”

希裡絲搖了搖頭。

伊森驚恐道:“難道她們要前往地獄?”

希裡絲繼續搖頭。

伊森懵了:“那她們……?”

“她們會前往另外一個世界。”希裡絲回答道:“去為無數苦難的人們燃起新的希望。”

伊森愣了一下。

然後笑了。

他欣慰道:“那很好,不是嗎?”

“是啊。”希裡絲點頭:“那很好。”

接下來,便是植物學家的嚎啕大哭。

依舊悲傷,但已……不再痛苦。

托尼走過來將伊森從地上扶起,同時小心翼翼的向希裡絲問道:“你是誰?”

“奧巴代委托我來救你。”屎大顆太聰明,希裡絲不想跟他扯上關係,所以她冇有回答問題,而是將一個東西扔到對方的懷裡:“那麼,任務完成。”

托尼看向手裡的東西,是一部衛星電話,有了這個,他就能聯絡到當地美軍!

大喜過望的他想向希裡絲詢問更多資訊,結果一抬頭,就看見希裡絲化作一片光點,消失不見。

等空軍的羅德上校接到電話趕來的時候,就發現往日的花花公子不僅蓬頭垢麵,下巴還脫臼了。

“經過軍方的不懈努力,托尼斯塔克先生已經成功獲救,這代表了我國反恐行動的先進性和必要性,也是民主與自由的又一次偉大勝利!據悉,斯塔克先生將於三天後回國,屆時本台將提供第一手報道……”

“有錢人果然都很命大。”斯特蘭奇按下桌上的通話器,對自己的助理說道:“克裡斯汀,給斯塔克先生髮封自薦信,我想受儘苦難的他應該十分需要全美第一外科醫生的全麵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