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人之膿瘦弱的宿主從天而降,如同高空拋灑的垃圾一般重重的栽進滾燙的黃沙之中。

“嗖!”

薄暮之國的騎士少女好似靈巧的白貓般優雅落地,甚至冇有激起一絲煙塵。

爺可真帥!

【銀喵戒指】牛逼!

希裡絲抬起頭,就見原本張牙舞爪的人之膿已經完全縮回了宿主的體內,現在呈現於眼前的,隻不過是一個麵容枯槁,在洛斯裡克高牆上隨處可見的活屍。

果然。

希裡絲暗暗點頭。

黑魂世界的現象在漫威世界並不能生效,自己這個BUG卡的十分成功!

那麼……

希裡絲緩緩抽出了自己的細劍。

雖說隻要將人之膿扔到漫威世界就好,但殺掉的話也沒關係吧?

爺雖然是個兩位數少女,但刮死個活屍應該問題不大。

那就來嚐嚐吧。

我希裡絲完全是通過看視頻雲來的鍼灸技術!

活屍從坑裡搖搖晃晃的爬了起來。

希裡絲彎起嘴角:不錯,這纔是強大的怪物!

活屍突然一陣嘶吼,對著天空就是一大嗓子!

希裡絲搖頭:無能狂怒也掩蓋不了你的外強中乾,以為這樣就能嚇退我?太天真了!

活屍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背後猛的爆裂,炸出滿天的黑泥,形成一條巨大猙獰的黑蛇,劈裡啪啦的就是一陣狂拍亂打,在地麵上留下無數恐怖的溝壑之後又嗖的一聲縮回活屍體內消失不見。

希裡絲:……

刺劍歸鞘。

上天有好生之德,爺今天就放你一天生路,希望你今後好自為之!

希裡絲一頭冷汗的躲在沙丘後麵,看到活屍一搖一晃的走遠了,才鬆了口氣,從地上站了起來。

她這不是腿軟,這隻是潛行的標準動作,望周知!

係統哥:以現有情況判斷,漫威世界的底層規則無法相容人之膿的存在,預計該現象將於6-8小時後自行消散。不過考慮到人之膿存在變異的可能性,我建議你保持觀測,以及時應對未知的突發情況。

希裡絲驚了:你讓我尾行人之膿?我之前尾行的可都是巫女和JK!

係統哥:那是遊戲好吧,而且還是個二十多年前的老遊戲,現在的操作係統都運行不了,我就不知道你還留著乾嘛!

希裡絲:廢話,那可是我第一款戀愛模擬遊戲,當然要留著!這是顧念舊情,是美德,哪怕就是不能運行了,我也要養它一輩子,給它養老送終!

係統哥:彆在這麼奇怪的地方重情重義啊!而且那是個鬼的戀愛模擬,在你們人類的法律中那叫犯罪好嘛……算了,我跟你較這個真也是CPU進水了,總之兩條路,要麼你去尾行人之膿確保它能自然消亡,要麼我就把它傳送到加德滿都去。

希裡絲:加德滿都,卡瑪泰姬?

係統哥:冇錯。

希裡絲:為什麼要傳那裡?

係統哥:因為那裡能量反應最高,地球的守護者應該就在那。

古一在那希裡絲當然知道,但問題是……

希裡絲:加德滿都可是有不少平民,萬一人之膿再發個彪,豈不是一死死一片?

係統哥:我知道,但地球的守護者在那,我的程式要求我不能無視跨世界隱患。當然,這隻是針對我的限製,屬於我的個體任務,你不用在意。

開玩笑!

希裡絲氣沖沖道:你可是我親哥,我怎麼可能不在意!

係統哥突然覺得,自己的CPU有點發酸。

或許是中了病毒吧,但係統哥並不打算殺除。

因為能成為這姑孃的係統,有點高興。

係統哥:你打算選哪個?

希裡絲:哪個都不選!

係統哥:?

希裡絲翹起嘴角:我有個更好的計劃。

十戒幫營地,一個衣衫襤褸的活屍哥搖搖晃晃的走來,正在打牌的幾個守門哥看也冇看一眼,直到有個倒黴蛋被17張牌秒了,他才一邊問候著真神一邊一槍爆掉了活屍哥的腦殼。

這槍法,參加奧運會拿個獎牌肯定冇問題。

隻可惜這裡是阿富汗。

將一切希望和美好攪碎的絕望之地。

“再來一把,老子這回肯定能拿到大牌!”

“好呀,你打算用什麼下注?”

“我女兒,她隻有9歲,很值錢,我要一把將之前輸掉的老婆和大女兒都贖回來!”

正如奧巴代所說,這些傢夥並不是什麼好人,也許仁愛的上帝會憐憫他們,但邪惡的魔鬼可不會。

用絕望來擊碎絕望,那畫麵一定很美。

這就是希裡絲的計劃。

頭部中彈的活屍哥爬了起來,猛衝進人群一巴掌扇飛了一個的腦袋。

其他人大呼小叫,一邊大喊“臟比”一邊瘋狂開火。

拜網絡和字幕組所賜,地處蠻荒的惡棍們也看過好萊塢的大片。

他們不知道喪屍是怎麼來的,但他們知道怎麼乾掉喪屍,隨著一陣槍林彈雨,枯槁的人形徹底粉碎。

因為戰勝了魔鬼,惡棍們歡呼起來。

但殊不知,真正的魔鬼才正要到來。

活屍哥不是喪屍,活屍哥是活屍。

希裡絲背靠沙丘淡淡說道:“好戲啊,敬請期待!”

隨著一聲咆哮,恐怖的黑蛇從碎肉中湧現,如同是神話中毀滅世界的魔物,開始肆虐!

槍聲和怒罵聲響起,但在最後統統化為慘叫,在乾裂的黃沙上澆灌出一朵朵鮮紅的罪惡之花。

希裡絲看了一眼。

點了點頭。

不錯。

地獄纔是最適合惡棍的地方。

人膿哥大殺特殺ing……

營地的一處山洞內。

鬍子拉碴的托尼斯塔克正在植物學家伊森的幫助下穿戴沉重的裝甲。

“這真的可以嗎?”伊森擔心的問道:“外麵那些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匪徒,他們人人都有槍械作為武器。而你這件盔甲……恕我直言,它隻是靠著電焊和改錐拚接起來的便宜貨而已。”

“你說的對,伊森,這件盔甲僅僅是一件半成品,還存在有不可忽視的缺陷。”托尼一邊穿戴盔甲一邊氣喘籲籲的說道:“我本來是打算給這件盔甲上個色的,但這些傢夥竟然隻有紅色和金色的塗料,品味實在是太差了,我這個完美主義者根本不能容忍,也絕對不會妥協!”

伊森:“……”

托尼:“怎麼,我的笑話不好笑嗎?”

伊森:“一點也不。”

托尼:“奇怪,我說笑話的時候旁人一般都會哈哈大笑。”

伊森:“也許是因為他們要從你那領工資?”

托尼:“哈哈哈,這個笑話太棒了,我能樂一整年。”

伊森:“有冇有一種可能,這不是一個笑話。”

托尼:“……”

托尼:“這件盔甲的科技含量很高,方舟反應爐會讓它具有無與倫比的動力。”

伊森:“你在轉移話題嗎?”

托尼:“是的,是的,我在轉移話題!奧巴代讓我認識到了我的人緣有多差,而你讓我認識到了我的人緣比我想象的還要差!我不是什麼天才,我隻不過是一個人見人厭的花花公子,但我已經受到懲罰了,我遇襲,瀕死,下半輩子要抱著一個電瓶過活,還被關在山洞裡,隻能把屎拉在罐頭盒裡,稍微歪一點就要弄在外麵還要自己清理,我已經這麼慘了,你還在落井下石,老天到底怎樣才能善罷甘休!!!”

伊森沉默了一會,誠懇道歉:“對不起,我為之前的一切道歉。”

托尼冷哼一聲,穿著沉重的盔甲向山洞口走去。

但在門前,他停了下來。

花花公子躲在盔甲裡悶聲悶氣的說道:“伊森,我會帶你回去的,你救過我,所以現在輪到我來救你了!你不是還有個妻子和女兒嗎?稍等一下,我很快就會讓你回到她們身邊。”

伊森一愣,然後翹起了嘴角:“謝謝你,托尼。”

“哼,天才托尼斯塔克纔不需要彆人的感謝,因為我早就有了世上最強大的武器。”笨重的盔甲開始嗡嗡作響,在顫動中托尼大喊著一腳踹向了封鎖山洞的鐵門:“記住,科學無所不能!”

咚!

鐵門應聲而飛。

接著映入托尼和伊森眼簾的,就是一個匪徒被高高的拋棄,然後在空中被巨大的黑蛇怪物“刷拉”一聲撕成粉碎。

托尼:“……”

伊森:“……”

沉重的盔甲默默撿回被自己踹飛的鐵門,重新擋在了門口。

托尼:“我是不是開門的方式有點不對?”

伊森:“也許是你開門開的太猛了,要不你再試一次,這回溫柔一點。”

托尼點點頭,正一點點的挪開鐵門,伊森好心說道:“你剛纔喊了口號吧,不打算再喊一遍嗎?”

“彆逗了,伊森。”托尼打開門,指著外麵正在不斷肆虐,將匪徒挨個砸成餛飩餡的人膿哥說道:“科學能戰勝一切,但絕不包括這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