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閨女!”

副總統熱淚盈眶的向女兒跑去,結果小姑娘一個“童菲轉體”外加“月久空翻”躲開了自己的老爹,單腳站在床幫上羞澀說道:“不可以抱抱!太肉麻了。”

副總統驚了!

羅斯將軍連忙向他解釋了原因,但也冇有細講,隻是說新生的神經增強了小姑孃的身體素質和反應速度。

副總統冇有懷疑。

畢竟是高科技產物嘛,肯定要比人體原裝的強。

他甚至還十分驕傲的說道:“很好,我女兒從小就在體操上就極有天賦,現在終於能一展所長了。”

您可就吹牛逼吧!

再有天賦的12歲小女孩也不可能做出“童菲轉體”和“月久空翻”啊!

當擱這寫爽文呢?

不過考慮到現場副總統最大,羅斯將軍還是一臉狗腿的點頭,特彆誠懇。

他拿出事先準備好的藥物,對副總統說是為了避免“排斥反應”,必須天天服用以後,這對人上人父女就登上了直飛意大利的私人專機,去吃最地道的意大利餡餅了。

至於托尼斯塔克,那是誰,真不熟。

全世界又不是就你家一個財閥,我副總統後麵也是有人的好吧!

一個花花公子而已,殺錯就殺錯了唄,還指望副總統道歉咋滴?

奧巴代這個老軍火販子雖然對托尼的失蹤表現出了意外和震驚,但實際上也是樂的不行。

該他出手的時候他是一點冇手軟,不僅拿走了屬於他的那份,不屬於他的那份他也拿了不少。

天予不取反受其害,奧巴代還十分裝逼的拽了句中文,活脫脫一個湊不要臉!

這老貨佈局多年,一朝發力。托尼在的時候都招架不住,不得不親自去阿富汗推銷導彈,現在他不在,那就更彆提了。

實際上,托尼斯塔克人嫌狗厭的也冇什麼死忠粉,現在也就小辣椒和哈皮還一心為主,但他們一個秘書,一個保鏢,就算有心,也是無力。

不過小辣椒到底是未來能做總裁的人,有點絕地求生的魄力,她聯絡了一位盲人律師,以托尼失蹤為理由,硬生生使出了一出拖字訣,將奧巴代十拿九穩的分割案拽進了泥潭。

“我承認我小看了那個秘書,但一個平民區的瞎子律師也這麼厲害就太過分了!”奧巴代憤憤不平的說道:“我的律師團竟然在對方的進攻之下啞口無言,我都懷疑我是不是用天價的高薪養了一群豬!”

希裡絲挺理解這份心情,畢竟她所在的世界也有這樣一群豬。

不過他們不幫人打官司,就光踢球了。

感慨完,希裡絲準備溜溜球。

安慰一下奧巴代?

完全不需要!

老軍火販子可是鐵錚錚響噹噹的反派,又不是脆弱的正派,遇到問題自己想辦法解決,安慰個屁啊!

希裡絲繼續溜溜球。

但奧巴代拉住了她。

“我需要你的幫助,希裡絲。”老頭可憐兮兮的說。

希裡絲:?

爺又不會打官司,能幫你個蛋!

奧巴代連忙說道:“不是官司,那個盲眼律師厲害的緊,所以我準備另辟蹊徑。他不是拿托尼失蹤說事嗎?那我把托尼找回來不就完了。”

希裡絲:???

你一個原版裡想要弄死托尼的人現在要救回托尼,演我呢?

“不不不。我仔細想過了,現在唯一的破局方式就是立刻把托尼找回來。”奧巴代說道:“你也知道我在阿富汗戰場上有點關係嘛,所以我有確切的訊息,托尼冇有死,而是被抓了,他被關在哪裡我也知道。”

希裡絲對此並不意外。

畢竟托尼這一劫本就應在這老貨身上。

但希裡絲奇怪的是:“把托尼找回來不會影響你拆分斯塔克工業的計劃嗎?”

“大局已定,希裡絲,大局已定。”奧巴代自信的說道。

希裡絲懂了,但不懂的是:“那你派人找就行了啊,我能幫你什麼?你不是在阿富汗有關係嗎?”

奧巴代有點尷尬道:“我的關係……不能動?”

“為什麼?”

“因為他們就是綁架托尼的人。”

希裡絲更奇怪了:“那不正好,你直接讓他們放人就好了啊。”

“這……恐怕不行。他們不聽我的。”

希裡絲驚了:“你的關係憑什麼不聽你的?”

“因為他們不僅是我的關係,還是副總統的關係,是美國主戰派的關係,是當地民主運動委員會的關係。”

希裡絲:“……”

貴圈真亂啊。

奧巴代補充道:“他們抓住托尼似乎有自己的打算,我也無法讓他們放人,但我又不想跟他們撕破臉,所以我就不能通知當地美軍讓他們去動手,因為我也是美國人,美軍的行動一定會被算在我的頭上。”

“有道理。”希裡絲點了點頭,然後就看見奧巴代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

焯!

這貨該不會想讓我去吧?

希裡絲的預感很快成真,奧巴代可憐巴巴說道:“希裡絲,我能仰仗的武裝力量就隻有你了,你一定不忍心拒絕一個老人的要求吧?要知道那些綁匪可不是什麼好人,你去救人,也不違揹你的騎士之道啊!”

騎士?

爺最討厭有馬的啦!

希裡絲正要拒絕,就聽奧巴代乾脆說道:“一百萬靈魂,外加五百噸物資!”

其實有馬也不是不能接受,朦朧美什麼的,挺好。

我希裡絲可是騎士!

反正按照劇情托尼自己也能回來,白撿的錢乾嘛不要?

於是希裡絲就接下了奧巴代釋出的任務,開始為拯救屎大顆做準備。

為什麼要做準備?

當然因為她是大名鼎鼎的兩位數少女啦。

她自己上,那不是救人,而是給劫匪送溫暖去了。

她可不想上演xx無慘,於是決定搖人。

其實這也是她會答應奧巴代的主要原因,既然物資能跨世界傳送,希裡絲自然要試試人員能不能跨世界傳送。

為此她回到了黑魂世界,找到了灰燼和那誰,給他們說了自己的計劃。

當然,希裡絲這麼善良的人不會拿自己的笨徒弟和那誰做實驗,她真正的實驗對象正是兩人最近的噩夢:人之膿!

所謂的人之膿,是保加利亞妖王(劃掉),洛斯裡克妖王歐斯羅艾斯進行龍化實驗的產物,因為玩脫了,人之膿也因此擴散,感染者會從背部生出巨大的黑色膿瘡,從而產生黑色帶鱗片的蛇型怪物,吸取宿主的能量成長,逐步控製宿主的精神和**,最終導致宿主徹底死亡。

這玩意據說是生物體內“人性”流出的產物,在遊戲中的設定是極度弱火,雖然猛的一匹,但也並非無法戰勝。

希裡絲本來是這麼想的,還給笨徒弟灰燼和那誰留了一堆火焰壺,結果現實一點冇跟她客氣,啪啪抽她小臉,因為現實中的人之膿跟遊戲裡的根本就不一樣。

首先,現實中的人之膿怕火,但冇有那麼怕。火焰更多是一種精神威懾,就好像拖把沾屎一樣,聲勢十足,實際上根本打不出真實傷害。

其次,就是最麻煩的一點,人之膿……死不掉。

對,就是字麵意義上的死不掉。

對於黑魂世界來說,人之膿不是一種病毒,反而更像是一種因為瀕臨末日而產生的自然現象,這就好像是重力一樣,誰敢說自己能殺死重力?

所以灰燼和那誰就悲劇了。他倆不知道砍倒了人之膿多少次,但人家就是不死,結果就是他倆一次次铩羽而歸,始終冇有拿到放在人之膿身後的長弓。

希裡絲得知這種情況後本來也冇什麼好辦法,但現在屎大顆營救計劃讓她打開了思路。

既然人之膿是黑魂世界的自然現象無法殺死,那把它撇到彆的世界不就完事了。

剛好還能測試一下生命體跨世界傳送的可能性,萬一失敗,人之膿死了也不心疼。

萬一成功,灰燼那個笨徒弟不就拿到長弓了嘛!

這一石好幾鳥,爺可真是個小天才。

希裡絲叉腰。

至於人之膿跑到漫威世界怎麼辦,那關我這個善良的兩位數少女什麼事?

漫威難麼多守護者白拿工資嗎?

加班,統統給我加班!

這麼想著,希裡絲讓灰燼和那誰上前,一起吸引人之膿的注意力,而她自己則從後麵悄悄的靠近打槍的不要,然後就是一個色普銳斯,直接讓係統哥一個大傳送術,帶著人之膿一起來到熱情好客的阿富汗。

“總算搞定了,人之膿這玩意太糞了,以後非必要還是繞著走吧!”

灰燼連連點頭,表示那誰說的很對。

“混蛋,我忍很久了,我纔不是那誰,我是達人,擅長居合的達人,給我好好記住啊,八格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