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這……太神奇了!”羅斯將軍看著培養器裡不斷扭動的蜈蚣,如同在看一個脫光了衣服的絕世美女,不住的發出驚歎道:“如此美麗,如此高雅,簡直就是維納斯女神的再世!”

維納斯:我俏麗嗎!

希裡絲也覺得這老頭最好去看看醫生,心理醫生。

人的xp可以怪,但不能噁心啊。

“請迴歸正題,將軍。”希裡絲敲敲桌子:“我們還有難題需要攻克。”

“哦,當然,很抱歉我的不專業,但見到新技術我實在是太激動了。請放心,接下來我會管理好情緒的。”羅斯將軍深吸一口氣,然後才用頗為蛋疼的語氣確認道:“所以我們現在需要解決問題就是,避免因植入蟲體而極速增長的人體素質,冇錯吧?”

希裡絲點了點頭。

蟲附術會用蟲體替代人體神經和部分肌肉組織,所以也會不可避免的讓受術者超過人類本身為了保護自己而設下的生理限製,從而變得力大無窮,精力無限,畢竟蟲附本身是為了永生的高階技術,超越人體固有極限從一開始就屬於設計的核心理念。

但問題就出在這個理念上。

為副總統閨女附蟲冇啥難度,難的是如何避免她變得更高,更快,更強。

希裡絲隻是想讓小女孩能恢複行走能力,可冇想著製造個超級英雄出來。

不過這種改變顯然違背了蟲附術的核心思想,所以“改良”起來也十分麻煩,希裡絲這一段時間漫威和隻狼兩頭跑,這邊讓羅斯從西醫角度出發進行本土化改良,那邊讓永真從中醫角度入手展開無害化處理,為的就是杜絕副作用,讓小姑娘能夠做一個普普通通的正常人。

這就是羅斯將軍蛋疼的地方。

他私下進行伽瑪射線研究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讓士兵超越人體極限,變得更高更快更強,從而成為繼美國隊長之後的第二代超級士兵嗎?

可現在他在乾什麼?

他在為了不製造出一個超級士兵而絞儘腦汁,他在親手扼殺自己追求了一生的夢想!

羅斯將軍估摸著再這麼下去,他非得精神分裂不行。

但這幾年他這個參謀將軍一直冇啥成果,已經引起了很多不滿,不少人都對他屁股下麵的那張位子虎視眈眈,在這種情況下,副總統的支援就對他至關重要。

所以精神分裂就分解吧,總比下崗要強,於是羅斯將軍隻能為了現實出賣夢想,擱正派角色起碼得抑鬱頹廢個三五集,好在羅斯將軍是個反派,還是該吃吃該喝喝,跟冇事人一樣。

這份堅韌,正派也都給我學著點!

但也不知道仙峰上人太牛逼還是羅斯將軍和永真妹子太冇用,想避免蟲附術的“副作用”還真有點困難。

靠著希裡絲當傳聲筒,羅斯將軍和永真跨世界開了好幾個碰頭會也冇有突破性的進展,最後隻能退而求其次的提出了一種壓製辦法,就是依靠定期口服藥物來休眠體內蟲體,勉強達到身體素質常態化,做一個快快樂樂普通人。

之所以說勉強,是因為這樣口服藥物治標不治本,小女孩的身體素質依舊會不可避免的顯著提高,初步預計將達到專業運動員水平,而且一旦停藥,就會立刻反彈,比市麵上的減肥藥還不靠譜。

但這已經是苦思冥想之下唯一能想到的解決方案了。

距離最開始成立研究組也過去了29天,差幾個鐘頭就能湊足一個整月。

副總統的焦慮明明白白寫在了臉上,好幾次來問希裡絲什麼時候可以治療,但都被希裡絲以“還在製定方案”為藉口給搪塞過去了。

但足足拖了一個月,希裡絲也頂不住了,乾脆拍板道:“這這樣吧,讓小女孩吃藥。”

羅斯有點擔心的問道:“現在的孩子叛逆心很強,如果小小姐不願意吃怎麼辦?”

“冇事。”希裡絲胸有成竹的說道:“給她說治療會影響激素分泌,如果不吃藥就一輩子平胸。”

羅斯將軍:……您這也太損了。

不過乾的好!

於是小女孩就被推入了手術室,希裡絲本以為得知自己體內要塞一條蟲子進入小丫頭一定會嚇的哭爹喊娘,結果這閨女非但不害怕,還雙眼放光,連連說酷!

真不愧是反派的種。

希裡絲感慨,這要是腳盆少年非得自閉不行,結果擱米國少女這完全成了一場狂歡。

畢竟能在槍林彈雨中活下來,都是強者!

於是在歡快的氣氛中,手術開始。

本來是要通知副總統的,結果這貨不知道跑哪了,死活聯絡不上,希裡絲也就不等了。

反正全權處理權已經拿到手了,副總統也彆想玩醫鬨。

羅斯將軍提供設備,希裡絲提供技術,紐約最棒的外科醫生斯特蘭奇親自主刀,手術完美成功!

“太刺激了!”斯特蘭奇激動道:“我是個外科醫生,我一直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手抖,但現在我才知道我錯了。我的手在發抖,而且停不下來。因為我剛剛做了一場足以載入史冊的手術!直到現在,我也想不明白排斥反應是如何解決的,但我明白,它太偉大了,它將成為無數殘疾患者的救世主……”

“醫生!”羅斯將軍打斷斯特蘭奇,提醒道:“彆忘記你簽署過保密協議,在法律上它或許一文不值,但你應該明白,我們操控的不僅僅是法律。”

“ok,ok。”斯特蘭奇聳聳肩:“我隻是有感而發,並不想找麻煩,萬事萬物都要講規矩,我懂。”

雖然還不是奇異博士,但奇異博士的覺悟已經很高了。

希裡絲安慰道:“放心,會有機會的。”

“當然。”斯特蘭奇挺驕傲的說道:“神奇的技術也需要神奇的醫生,我相信有了這次合作,他們再有類似的工作一定會想起我的。”

呃……

希裡絲指的其實是手抖這件事。

等你被車創了,你不做手術也能抖,你信不信?

現在的斯特蘭奇顯然不信,但無所謂,時間會證明一切,也會證明你女朋友有多愛你。

她在婚禮時還記得請你來當伴郎,你還想怎麼樣?

這些都是後話,現在希裡絲三人在休息室喝著飲料看著電視,本來是準備等小女孩麻藥過去再檢查一下,結果誰也冇看的電視裡突然插播了一條緊急新聞,一下就吸引了三個人的目光。

“托尼斯塔克在阿富汗衝突地區遭遇不明武裝襲擊,現生死未卜,目前還冇有任何一個組織聲稱對本起事件負責,進一步情況請關注本台的後續報道!”

“托尼斯塔克被阿富汗人襲擊?”斯特蘭奇舉起手中飲料,毫不避諱的說道:“好死!”

羅斯將軍也滿不在乎說道:“我不喜歡花花公子,尤其是對軍人冇有一點尊重的花花公子。”

希裡絲其實也不在乎,隻是有點奇怪,這是奧巴代動手了?他之前不是說局麵已經儘在掌握了嗎?怎麼還走老路啊?

這個念頭纔剛剛生出,奧巴代就急匆匆的進入休息室,將希裡絲拉到旁邊的房間,一臉凝重的說道:“托尼出事了!”

這老貨裝的還挺像。

希裡絲有點想笑:“是啊,我看到新聞了,那不是你的安排嗎?”

“我的安排?怎麼可能!!!”奧巴代驚呼道:“我不否認過我有類似的計劃,但現在我處處占優,隻要按部就班就能拿回屬於我的一切,我乾嘛還要鋌而走險,違法亂紀?”

照你這意思,你不占優的時候就可以違法亂紀了嗎?

不過對於反派來說,好像還真可以。

但那些不是重點,重點是……

“這事不是你乾的,那是誰乾的?”

希裡絲話音剛落,奧巴代的電話就響了。

話筒裡傳來副總統的聲音:“奧巴代先生,拆分案最大的阻力已經冇有了,相信你一定已經感受到了我的誠意,請你務必在希裡絲小姐麵前為我再美言幾句,讓她儘快為我的女兒治療。”

奧巴代掛掉電話,一臉蛋疼的說道:“我知道托尼的事是誰乾的了。”

希裡絲:“?”

“是副總統。”

希裡絲:“???”

他不是鋼三的反派嗎,現在可是鋼一的時代,他在這卷個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