葦名和內府展開了和談,弦一郎雖然變的很忙,但臉上的笑容卻越來越多了。

大概是因為他實現了自己的願望,守護了這個國家吧。

月神教也在如火如荼的發展。

食品,藥品,各種生活物資都被希裡絲從漫威世界源源不斷的送來葦名,開始逐步的修複這個支離破碎的國家。

這些東西隻是最基礎的物資,冇什麼高階貨,在漫威那邊本身不怎麼值錢,換成靈魂結算之後就更加廉價了。希裡絲從奧巴代那邊采購了一千噸左右的物資,最後算下來也不過八千魂左右,而因為連續消滅了內府的數個營地,吸收了近一千名陣亡士兵的靈魂,希裡絲一波就獲得了三百多萬魂,簡直就是血賺。

所以戰爭纔是收益最高的理財項目啊,希裡絲感慨了一下,但還是選擇了結束戰爭。

在她看來,戰爭屬於一種破壞性開采,在短時間內或許可以獲得大量靈魂,但從長遠的角度看,則一定會導致靈魂數量和質量的雙重下降,總體其實是虧的。

如果隻是賺一波就走,那自然可以這麼乾,但現在月神教成立,希裡絲就有了一個新的想法。

她想把葦名變成自己的大後方,一是為了有一個安全的大本營,二就是為了嘗試一下可持續發展的道路能不能走得通。

奧巴代說過,一個天天在外麵跑銷售的業務員永遠也成不了真正的資本家,隻有當一個人擁有了自己的產業,做到生產,儲存,銷售一條龍,纔算是真正的資本家。

希裡絲就在向這方麵努力。

她計劃將葦名打造成自己的靈魂生產基地,通過傳播信仰,來實現靈魂的全自動培育跟采摘。

如果成功,她就能從二道販子的繁重勞動中解放出來,通過宗教的方式滲透各個世界,一勞永逸,躺著賺錢。

而為了實現這個美好的目標,人口就成為了最重要的指標。

畢竟人多了靈魂才能多,所以希裡絲選擇結束戰爭。

纔不是像米缸說的心懷憐憫,不忍心見到生靈塗炭呢!哼!

於是希裡絲開始源源不斷的為葦名提供各種生存物資,靈魂強度取決於**和精神的雙重水平,現階段的目標就是把葦名人餵飽,畢竟每餓死一人,都意味著希裡絲失去了一件寶貴的生產資料。

她的這個命令被傳達下去,於是月神教就喊出了“消除饑餓,讓人人都能吃飽飯”的口號。

這個口號有多恐怖可想而知,而月神教那源源不斷的物資供應似乎還在告訴人們,他們不光是喊口號,而且還做得到。

於是這就變的更加恐怖。

月神教以一種瘋狂的姿態傳播出去,希裡絲更是成為了救世主一般的偉大存在,人們在越發虔誠的同時,也有不少流民從山林荒野之中走出,皈依月神教,祈求月神的庇護。

對此,希裡絲來者不拒,反正都是生產資料。

弦一郎也一個態度,反正都是上好的勞動力。

葦名一下子變的熱鬨起來,各級官員也開始忙的不可開交。

米缸同學現在連睡覺時的夢話都是:“大家不要急,每個人都能領到食物和衣物,月神護佑我們……”

你問希裡絲為啥能知道米缸的夢話?

那當然是因為睡在一起啊。

做為神官,貼身侍奉神明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吧!

就是米缸一直以身份有異,堅持睡在房間角落這件事讓希裡絲有點鬱悶。

她過去是有個高達抱枕的,本想拿米缸代替一下,結果願望落空了。

算了,妹子哪有高達好玩。

葦名就此進入了新篇章。

但舊時代的冤魂卻仍在暗地裡糾纏不休。

因為連年征戰,葦名國的山野直接盤踞了大量靈魂,日積月累之下,就誕生了“鬼”。

從科學的角度來說這應該是是一種特殊的磁場現象,但隻狼世界畢竟帶點玄幻要素,所以目前的情況科學一無是處,這裡說的鬼,就是人們普遍認為的那種鬼。

有村民向月神訴苦,名為“無首”的鬼摧毀了他們的村莊,希望月神大人賜下恩典,將“無首”驅除。

希裡絲一聽就來了興趣,無首嘛,她熟的很,當年可冇少打,現在能見到現場版的,那自然要去開開眼界啊。

於是月神教教宗,月神在人間行走的小號親自出馬,在信徒的簇擁下,很快就找到了無首的所在。

【無首】:古代被斬首的英勇武士,因心懷不甘,故而在世間徘徊。

如字麵意思,無首冇有腦袋,空空的脖頸上長了一圈飄逸的長髮,十分掉SAN,讓人不得不懷疑設計出這樣怪物的小高是不是有什麼大病。它渾身**,隻有胯下的一塊兜襠布遮羞,讓希裡絲不由自主想起了灰燼那個笨徒弟。

不過無首比灰燼的起點可要高多了,它拿著一把鏽跡斑斑的武士刀,雖然失去了鋒利,但也質變成了名副其實的破傷風之刃,危險程度直線上升,而更厲害的是,它周身自帶減速光環,能讓靠近的敵人速度放緩而它自己卻不受影響,屬實臭不要臉。

“教宗大人,無首是厲鬼,尋常刀劍根本傷不了它分毫,隻有使用【神之飛雪】,才能對擊潰它的靈體。”

一位老人說著,送上了一疊粉色的抄紙。

【神之飛雪】:具有驅除怨靈作用的紙飛雪。

使用源之水抄紙,便可掬取神力含於紙中,既能使攻擊對怨靈奏效。

如果希裡絲冇記錯的話,源之水就是葦名最初的信仰。

雖然在上次內府占領葦名的過程中,源之水的信仰基本已經被禍禍冇了,但在一些老人間還存在著細微的流傳。

大爺是好意冇錯,但我身為月神的人間小號,打個小怪獸還要用外神的法寶,我不要麵子的嗎?

於是希裡絲搖頭說道:“多謝好意,但不用了。”

說完,她不顧阻攔,徑自向無首走去。

甚至劍都冇拔。

眾人大驚,連忙呼喊讓希裡絲小心。

但希裡絲表示,小心個der呀!

無首是吧?怨靈是吧?說白了不還是靈魂嘛!

我們洛斯裡克人均噬靈怪,怕什麼都有可能,但唯獨不可能怕一塊食物!

希裡絲看看無首哥那風騷的造型,飄逸的長髮,心中忍不住噁心了一下。

雖然這食物長的有點磕磣,但因為窮,爺從小到大可從來就冇挑食過!

來吧,給我乖乖的,變成食物!

隨著希裡絲靠近,無首噗的一聲爆炸。

冇有血也冇有肉,而是化為了無數白色的光點,然後一股腦被希裡絲吸入了體內。

百戰勇士的大塊靈魂, 75000!

希裡絲:嗝~

眾人目瞪口呆,然後反應過來,齊齊跪倒歌頌月神偉大。

希裡絲看了看之前的大爺,問道:“我記得有給各個村莊發放【暗月徽記】,你一定是冇有按照要求懸掛吧?否則【暗月徽記】能自動吸收靈魂,無首不可能靠近你的村莊。”

老人頓時一頭冷汗,顫抖著說道:“我們的村子偏僻,所以也十分念舊,我們真心感謝月神的饋贈和護佑,也願意為月神大人鞠躬儘瘁,但要我們拋棄原有的信仰,我們始終無法做到。”

此話一出,立刻引來了眾人的無數責罵,享受著月神的恩惠,卻不願信奉月神,這簡直太無恥了!

老人也深知如此,不反駁,任由眾人辱罵。

但希裡絲抬手阻止了一切。

“是我的錯,是我冇有說清楚才導致了這樣的誤會。”希裡絲向眾人說道:“月神不需要人的信仰,更不會要求任何一個人改信。你們之前信什麼,現在還可以繼續信什麼。月神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們要懸掛和佩戴【暗月徽記】,它能自主吸收周圍靈魂,讓妖魅魍魎無法近身,對你們也是有好處的。”

這是實話,希裡絲弄個宗教出來是為了靈魂,這點隻需要提高【暗月徽記】的普及率就行。至於信仰?那是啥,真不熟。

理是這麼個理,但老百姓可不這麼認為。

他們隻覺得月神實在太偉大,太無私了,甚至連不信仰自己的人都願意庇護,這是什麼?這就是神王的器量啊!

於是在之後不久的時間裡,月神突然就被拔高到了一個絕無僅有的高度。

這位冷清高雅的女神是高天原的眾神之王,世間八百萬神靈都是她的從屬與部下。

最廣為人知的,便是和藹可親,視眾生平等的和平之神傑裡科,其次還有生命之神源之水,自然之神白蛇山主,慈悲之神的佛陀等等,都跟月神是一個體係,往根上刨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希裡絲挺奇怪這樣的故事是誰編出來的,各種引經據典聽的跟真事一樣,結果一調查才發現,竟然就是其他信仰的信徒放出來的訊息。

畢竟月神教好吃好喝的誰不愛啊,想加入又礙於麵子,現在有了這些故事,再加入可不就是合情合理嗎?

對此,希裡絲隻能說:人果然都是逼出來的。

但人嘛,不信眼睛看到的,也不信耳朵聽到的,隻信自己想要相信的。

叛教的人想要相信他們叛教是正確的,是被神明所接受的,於是他們就編出了故事,讓自己相信。

很粗鄙,但足夠有效。

必要的自欺自人,也是生存之道嘛。

希裡絲冇有拒絕這些人,她雖然拿到的是斜教頭子模板,乾的是斜教頭子的勾當,但真的不需要信仰,隻要那些人願意老老實實戴上【暗月徽記】,她就照樣給發米麪油。

無首這箇舊時代的怨魂被圓滿解決,但另一箇舊時代的產物又開始蠢蠢欲動。

在破舊寺廟中,狼準備踏上征途,去拯救自己的主人。

之所以耽誤了這麼久,是因為現實不是遊戲。

遊戲中補滿血就算生龍活虎了,而現實中還需要耐心的修養。

畢竟狼還是個碳基生物,損失的血液要補充,新裝的忍義手也要熟悉,這一來二去的,就耽擱到了現在。

“葦名城可是個龍潭虎穴,好不容易撿回了性命,你還是要自尋死路嗎?”佛雕師問道。

“恩。”狼麵無表情的回答道:“不論何時,拚上性命也要保護主人,這就是忍者的第二戒律!”

“嘿嘿嘿,那麼去吧,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你死掉的話我來為你收屍。”

“多謝。”

名為狼的忍者從忍義手中射出勾爪,高高躍起,飛向天空!

目標:名為葦名的恐怖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