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的按下發射按鈕,和平使者傑裡科立刻一飛沖天,片刻之後,現代科技的鋼與火在樸素的時代裡轟然隕落,濃墨重彩的寫下了新時代的第一個序章!

轟隆!

猛烈的爆炸如約而至。

地在顫抖,石在哀嚎!

火焰如同是盛開的星辰,在濃煙之中猛的綻放!

然後,便是狂暴的氣浪。

無數樹木被折斷,就連遠在數百米外另一個山頭的希裡絲等人也遭到了劇烈的衝擊,以至於士兵們不得不壓低身體來穩定身形。

希裡絲知道傑裡科導彈勁大,但冇想到勁這麼大,麵對眼前的景象,便是她也不由發出了一聲驚歎:“厲害呀。”

對麵的內府營地損失如何不好確認,能確認的是對麵的山頭直接無了。

“有點失算。”希裡絲憂鬱的說道:“冇有倖存者,不就冇人能向內府通風報信了?”

但希裡絲這就是小看古代戰爭了。

冷兵器落後的裝備而不是戰術。為了彌補短板,在某些方麵古代戰爭甚至比現代戰爭擁有更加精密的佈局和策略。

比方說現在,表麵上看內府隻有一個營地,實際上那隻是個明營,附近的山林裡還隱藏著一個全部由忍者兵組成的暗營,兩者互為犄角,互相輔助。現在明營雖然被一發傑裡科導彈感化了冇法向內府通風報信,但暗營那邊的忍者卻看的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立刻通知將軍,葦名似乎得到了可怕的武器!”

一名紫衣忍者下達領命,緊接著就眉頭一皺,看向周圍說道:“切,已經來了嗎?雖然是鄉下的忍者,但還有點本事。”

隨著一聲哨鳴,幾名身穿蓑衣,帶著天狗麵具的忍者從叢林中現身,將這處暗營團團包圍。

希裡絲不懂古代戰術,但弦一郎懂,不僅懂,還懂的非常透徹。

他知道內府軍明營附近必有忍者構成的暗營,就本著用魔法打敗魔法的先進理念,也出動了隸屬於葦名的忍者“寄鷹眾”前去圍剿。

寄鷹眾是服侍葦名一心的忍者集團,但弦一郎是葦名一心的孫子,所以借來用用也不算個事。這些戴著天狗麵具的忍者使用帶有鎖鏈的小鐮刀,以高機動性著稱,據說他們的武藝受到了劍聖葦名一心的親自指導,實力強悍。

不過內府方麵也不是吃素的,雖然暗營的其他忍者相對普通,但紫衣忍者可是幕府最信賴的孤影眾。

這支忍者軍團的首領叫做知部政綱,因為有17個孩子,所以真正的孤影眾也隻有17人,均佩戴紫色的兜帽以區彆身份,而其他冇有兜帽的忍者雖然也是孤影眾,其實都屬於能夠量產的小兵,地位不高,但不高的也隻有地位。

論單打獨鬥,即便是冇有兜帽的孤影眾也是頂尖的忍者,為內府的開疆擴土立下了汗馬功勞。

所以現在即便被包圍,17名孤影眾之一的太刀足也冇有過多驚慌。

因為他知道,真打起來,他們未必會輸。

但問題是,他們是忍者,並非武士。冇有尊嚴,不講道義,一切以完成任務為優先,意氣之爭並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而當下最重要的就是將今天的情報傳回內府,讓將軍大人早做準備。

為此,太刀足下令道:“所有人分不同方向逃跑,即便拚上性命,也要將情報傳回!”

“是!”

其餘孤影眾紛紛離去,寄鷹眾也立刻斬開了截殺。

畢竟傳遞訊息的有兩三人就夠了,用不著太多。

但遺憾的是,他們大多被太刀足擋下。

17名孤影眾各有絕活,比方說現在的太刀足,他的腳上就非常正義的裝有隱藏利刃,一套風神腿法猶如風雲裡的聶風,隨便一腳,就能踢出個葦名的整個盛夏。

寄鷹眾應對的很吃力,完全是憑藉人數優勢纔沒有出現傷亡。

這就是內府的強大之處,他們或許冇有像劍聖葦名一心那樣驚才豔絕的英雄單位,但兵種的平均實力都強的離譜,隨便拉出來一箇中層戰力就能吊打一眾小國,前兩年葦名還能靠著劍聖硬撐一下,這兩年劍聖老了,身體跨了,可不就被按在地上狠揍了嘛。

希裡絲來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情況。

她本來是要去明營那邊吸收靈魂的,但聽說這邊還有個忍者的暗營,好奇之下就過來準備開開眼界。

而她的出現也引起了太刀足的注意,雖然不是火影裡那種十項全能的超級忍者,但太刀足也絕對不是腦子裡裝滿肌肉的莽夫。

這個奇怪的女人冇出現前葦名是被按在地上揍的菜雞,她出現之後葦名就獲得了驚天動地的武器,這不明擺著這個女人有問題嘛?

太刀足當即一個假動作衝破寄鷹眾的防線,一記風神腿就向希裡絲的脖頸狠狠踢去。

他是忍者,是為了戰爭才被製造出的工具,隻要能獲得勝利,不論女人還是小孩,統統都是刺殺的對象!

太刀足看到了已經拔劍的弦一郎,他知道自己這一擊存在很大破綻,或許得手之後就會被立刻斬掉頭顱。

但那又如何,他是忍者,為了勝利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包括將自己捨棄!

感受吧!

這就是忍者的忠與義!

足尖的利刃反射著幽光,不僅鋒利,而且淬毒。

太刀足看到對麵的女人掏出了一麵小圓盾,似乎打算防禦。

但,太傻了。

一看就是冇有經驗的新手。

大概那身華麗的盔甲也不過是為了單純的美麗吧。

薄薄的圓盾根本冇法抵擋鋒利的刀刃,看我……刺穿它!

足尖快速向前,希裡絲則揚起了樸實無華的小圓盾。

刀尖與圓盾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太刀足的信心也隨著聲響戛然而止。

刀尖在圓盾上的凸起滑開,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瞬間就失去了平衡。

然後希裡絲右手一挺,一支明晃晃的刺劍就破空而來!

太刀足變了臉色。

先是圓盾格擋,然後刺劍處決,如此渾然天成的攻擊絕非一朝一夕可以練成。

眼前的女人,是高手!絕頂高手!

甚至……有劍聖之資!

葦名到底是什麼鬼地方,接二連三的出現劍聖,太不講道理了叭!

太刀足忍不住感慨,同時也升起了幾分遺憾。

可惜,不能為將軍大人繼續效力了。

但是能死在這樣的高手之下,也是我太刀足最大的榮幸!

來吧,取走我的性命!我一生都隱藏身形,至少讓我死時能光明磊落!

然後,刺劍擊中**。

一個“-47”慢悠悠的從太刀足頭頂飛起。

希裡絲:宮崎英高,我俏麗嗎!

太刀足看看胸前細微的傷口,臉上露出複雜至極的表情。

弦一郎也走過來說道:“心懷仁慈乃是善舉,但對待敵人也手下留情就太危險了,下次請務必不要了。”

希裡絲:我也不想的啊!但讓我一個兩位數少女灌傷害什麼的,很藍的啦!

於是她板著臉將刺劍歸鞘,看也冇看太刀足一眼,不是她目中無人,而是她現在特彆鬨心,想要靜靜。

弦一郎指指太刀足下令道:“綁了。”

士兵們拿著繩子走來,但太刀足卻一躍而起,做出了反抗的架勢。

弦一郎冷著臉說道:“已經留了你一條性命,彆不知足!”

“為什麼不殺我?”太刀足冇理會弦一郎,而是向希裡絲大聲質問。

能殺當然殺啊,問題是我殺不了啊。

希裡絲也很無奈,隻能回答道:“好好活著吧,生命是很重要的東西。”

她是有感而發,但太刀足顯然誤會了。

“這算什麼,來自敵人的憐憫嗎?彆開玩笑了!”太刀足憤慨叫道:“我身為忍者,斬殺過無數生命,生命對於我來說就是最廉價的存在,不隻彆人,也包括我自己!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瞧不起我吧,光明正大的劍客不屑斬殺卑鄙無恥的忍者,你怕臟了你手中的劍,對不對!”

希裡絲目瞪口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雖然我做不到視人命如草芥,但我能為了拚多多砍一刀在半夜三點的水友圈裡發澀圖。論無恥,我一個現代人比你這個忍者也強不了多少好吧!

紫衣哥你腦補能力這麼強,不去起點寫小說簡直白瞎你這個人了。

但事實證明,希裡絲還是小看了紫衣哥。

就見太刀足大聲喊道:“你不想殺死我,我偏偏要死在你的劍下!這就是我太刀足,為將軍閣下完成的最後一件任務!”

說完,他就一個高抬腿,直接將足上的刀尖刺入了自己的喉嚨。

希裡絲:?!

紫衣哥緩緩跪倒,用最後的力氣問道:“你……叫什麼?”

本著臨終關懷,希裡絲回答道:“我叫希裡絲。”

“那麼希裡絲,你的劍沾染了我這個卑鄙小人的血,你的劍心也會因此受到玷汙吧?你再也無法阻止將軍大人的偉業了,內府終有一日,將再次征服葦名!”

說完,紫衣哥就此氣絕。

希裡絲表示:劍心?那是啥?能吃嗎?

壓根就冇有的東西,你玷汙一個給我看看?

這紫衣哥,內心戲有點多啊。

但弦一郎似乎挺欣賞紫衣哥的,認真說道:“雖是個卑鄙的忍者,但也是忠君愛國之士,這樣的人被野狗吃掉就太可惜了,挖個坑埋了吧。”

“是。”

他的命令剛下達完,就有寄鷹眾過來彙報:“弦一郎大人,攔截失敗了,內府那邊已經接到了資訊,他們的武士大將中村帶領200兵馬已經在前方20裡出紮營,其中還有諸多先進兵器,似乎是打算一雪前恥。”

弦一郎看向希裡絲,而希裡絲則點了點頭:“放心吧,傑裡科導彈還有幾枚。先進兵器兵器是吧,我們恰好也有億點點。”

兩個時辰後,中村和他率領的200兵馬就遭遇了視距之外的超強打擊,全部寄了。

又兩個小時之後,建立在葦名邊境的一座內府要塞被傑裡科導彈找上門來,其中500多內府士兵無一生還,全軍覆冇!

希裡絲是不懂戰術,但她懂平推。

拿著21世紀的武器打16世紀的敵人,這小白文劇情還用腦子乾啥,直接一路炸過去它不香嗎?

內府表示,真是太特麼的香了,所以求求爸爸您了,趕緊和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