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就成月神了呢?會得出這麼荒謬的結論,你們葦名人也太奇怪了吧!”希裡絲忍不住吐槽。

“您能憑空消失,還能無中生有的變出物資,更有許多人親眼目睹了您吸收靈魂時那漫天光幕的景象……”永真理所當然的說道:“有這麼多異象做為證據,把您當成神明很正常吧,反而繼續把您當普通人才比較奇怪。”

好像有點……河狸?

不過希裡絲還是打算再掙紮一下。

“這一切其實有非常科學的解釋,並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希裡絲努力分辨,雖然她信仰35智力卻隻有7,是個地地道道的迷信戰士,但真冇打算走什麼宗教路線,而是一位堅定的唯物主義戰士。

畢竟,科學能讓你造出小男孩,而宗教隻能讓你進入小男孩。

兩者區彆還蠻大的。

“是科學也好,不是科學也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否讓葦名強大。現在看來,答案是肯定的。”弦一郎誠懇說道:“希裡絲小姐,請務必不要推辭。”

廢話,不推辭纔怪,我希裡絲孑然一身來去如風多瀟灑,乾嘛要帶上葦名這個拖油瓶?

兩位數少女正想拒絕,結果弦一郎又接著說道:“做為回報,葦名願意在全國範圍內統一思想,大力推廣月神信仰。以後葦名的國土有多大,【暗月徽記】就有多廣,所有人在死亡之後的靈魂都將被徽記吸收,以期待重歸月神的懷抱。”

焯,我希裡絲鐵骨錚錚,有理想有底線,從不為五鬥米折腰!

你以為用這點利益就能誘惑我嗎?

那我就隻能說:你以為的對!

希裡絲拍案而起:“從今天起,我就是月神教教宗!”

呱唧呱唧。

現場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

希裡絲心中流淚。

冇辦法,不是爺立場不堅定,實在是弦一郎這個屑武士給的太多了!

葦名再破也是一個國家,而且窮山惡水出刁民,常年捱揍也讓這個國家的國民民風彪悍,屬實是催生強大靈魂的絕佳苗床。最重要的是,這並非一錘子買賣,而是長久不斷的細水長流。隻要月神教還在,希裡絲就能源源不斷的獲得靈魂,試問,有這樣的好事,希裡絲可能拒絕嗎?

答案是否定的。

既然不能拒絕,那就隻能同意了。

希裡絲是個智力7的笨蛋,但不是傻子。

她知道是自己來的時間巧了才能趕上這等好事,畢竟葦名都要亡國了,還考慮死後靈魂歸屬就太矯情了。反正靈魂這玩意留在手裡他們也用不上,還不如拿出來賺好處呢。

希裡絲不知道弦一郎的智力有幾點,但估摸著怎麼也比自己高,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並不奇怪。

見到希裡絲答應,弦一郎非常高興。為表誠意,他立刻說道:“那麼明天我就宣佈月神教正式成立,並派人著手在葦名城中建立新的神社以推廣信仰。”

“好是好。”希裡絲話音一轉問道:“但是,弦一郎,代價呢?”

做為一個死宅,希裡絲當然明白“免費的纔是最貴”的道理,弦一郎是胸懷大誌的壞東西,自然不可能去乾一些冇好處的事。

麵對直白的提問,弦一郎認真起來。他不打算遮掩,他將人命的靈魂當做籌碼,為的就是……

“守護葦名!”弦一郎嚴肅說道:“我希望您能以月神的身份,協助我一起保護這個國家。為此,我需要更多的食品,藥品,最重要的,是更多的武器,更多的月神之怒!”

希裡絲一陣蛋疼。

倒不是因為弦一郎的要求,而是因為那個羞恥感爆棚的名字。

“咳咳。”她咳嗽一聲說道:“還是叫M202吧,月神之怒什麼的,也太怪了。”

“好的,我需要更多的M202來對抗內府的進攻,您可以提供嗎?”弦一郎立刻改口,十分乖巧。

希裡絲皺眉想了想,然後搖頭:“不行。”

“為什麼?”弦一郎急了:“是因為我們付出的還不夠多嗎?明明隻要葦名存在,月神信仰就能永遠流傳,您也可以源源不斷的獲得靈魂了啊!”

永真倒是鬆了口氣,慶幸道:“我聽士兵描述過月神……M202的威力,老實說,太可怕了。我不敢想象它擊中人體的模樣,希裡絲小姐會拒絕,也一定是懷著仁慈之心吧。”

仁慈之心?

那是啥?

爺不知道把多少顆星球燒成了玻璃珠,屠殺了多少文明種族,我女兒是我女兒,我女兒的女兒也是我女兒的事情更是冇少乾。

我們P社玩家人均甲級戰犯,隨便拉一個出去槍斃倆鐘頭都不冤,現在你說我仁慈?

我的仁慈早就被狗吃掉了好吧!

於是希裡絲搖頭:“你們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之所以拒絕提供M202,不是因為它的威力太強大,恰恰相反,是因為它的威力太小了。”

納尼?!

弦一郎三人都傻了。

“不明白嗎?”希裡絲歪歪頭,好心解釋道:“兩個人在差距不大時會產生對抗,但如果兩人之間差距過大就一定會和平共處。個人是這樣,國家也是這樣,普通的吵架是這樣,殘酷的戰爭也是這樣。”

弦一郎若有所悟,試探問道:“您的意思是說……”

“持續不斷的戰爭嚴重損害人口,人們往往心智尚未完全成熟就死在了戰場上。雖然靈魂數量得到了保障,但質量卻嚴重下降,這不符合我的利益。所以我決定結束戰爭。”希裡絲回答道:“拭目以待吧,大的就要來了。我要一擊打疼內府,打怕內府,讓和平重新降臨葦名!”

於是在第二天,弦一郎宣佈了月神教的建立,並由希裡絲擔當教宗,不論軍民都是歡欣鼓舞,帶著為數不多的野菜和鳥蛋前往神社獻禮,以祈求健康和平安。

新神社是位於葦名郊外的白蛇神社,不過它已經被下令改造,白蛇的雕像被移除,未來會被一枚巨大的【暗月徽記】所取代。

因為時間倉促,所以神社顯的有些雜亂,但即使這樣,也阻攔不住熱情的民眾,很快將神社圍的裡三層外三層,密不透風。

有過一點相關從業經驗的變若之子米缸小同學被希裡絲趕鴨子上架,任命為月神教的神官。

畢竟希裡絲可是教宗,是月神在人間行走的小號,天天拋頭露麵的那也太LOW了。萬一她哪天好端端在神社裡待著,冇招誰也冇惹誰,突然就進來一個拿小皮盾的猛男怎麼辦?她是個敏捷號,可不是一手大劍一手特大劍的法爺!

但此時此刻,即便是有過從業經驗的米缸同學也懵了,因為人實在太多了,一眼望過去,全是腦袋,特彆震撼。

不過再怎麼說,人們也是懷著善意而來,米缸的善良讓她無法忽視這份情感,所以即使懵逼,少女還是在努力工作,以回報人們的期待。

“感謝大家的饋贈,但請把禮物收回,月神協調生死,是靈魂的庇護者與分配者,在壽終正寢之後讓靈魂重歸月神的懷抱,纔是對這位偉大神明的最好禮物!”米缸說完,又按照希裡絲交代的話大聲喊道:“但麵對虔誠的信徒,月神也不吝恩賜。所有來訪者均可以領到一兩麻油,一斤麪粉和一斤大米。大家可以到神社外鳥居下排隊領取,每人都有,請大家自覺遵守秩序,不要插隊……”

祭拜月神還能領米麪油?

一聽這個,趕來神社的民眾就更多了。

米缸本來反對這種“不正當”的傳教行為,因為她認為為了禮品而來的人勢必不夠虔誠,並不是真心實意。但當她親眼看到領到物資的民眾臉上那發自內心的笑容之後,她就頓時釋然了。

希裡絲小姐大概根本就不在乎人們虔不虔誠吧,她就是單純的想要送給人們食物纔對。

這纔是真正的仁慈,真正的高義,米缸隻覺得過去的自己是那麼粗鄙,那麼勢利。

真不愧是月神的人間化身啊,米缸由衷的感歎,希裡絲小姐就是最棒的神明,我能成為她的神官,真是太幸福了!

那麼,最棒的神明在乾什麼呢?

希裡絲在一個山頭,對著另外一個山頭的內府軍豎起了大拇指。

但有些時候,對你豎大拇指的人不一定是在誇獎你,還有可能是在用炮瞄你。

就比如現在。

希裡絲假模假樣的瞄了半天,實際上她帶來的東西完全是晶片操控,純機瞄,壓根用不上人瞄。

“這些是傑裡科導彈,它將成為最棒的和平使者去告訴內府,時代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