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救出小偷葛雷瑞特,灰燼再一次前往洛斯裡克高牆。

他現在等級夠高,右手闊劍左手鳶型盾,活屍士兵基本不是他的對手。

考慮到前往監牢的路程不長,期間也冇有什麼強敵,希裡絲就讓灰燼一個人去了。

一是為了鍛鍊一下灰燼,二就是她對達人哥另有安排。

因為看到了【塔的鑰匙】,希裡絲也想起來很多遺忘的東西。

比方說通過鐘樓可以到達傳火祭祀場的屋頂,在那裡能得到另外一塊【原素碎片】。

【原素碎片】:沁染原素的碎片。交給祭祀場的鐵匠後,能增加原素瓶的使用次數。自古以來原素瓶與不死人密不可分,那大概就是碎散的希望。

這塊再加上在高牆武器室找到的那塊就是兩塊,灰燼初始有3瓶原素瓶,將這兩塊交給鐵匠安德烈之後,他就能再多兩瓶原素瓶,達到5瓶,大大增加生存率。

除此之外,在火祭場房梁的一側還有一枚【貪婪銀蛇戒指】,那更是希裡絲勢在必得的物品。

【貪婪銀蛇戒指】:蛇是退化的龍,以蛇為形象製作的銀戒指,可增加吸收靈魂時的獲取量。因為蛇能吞下比自己身形還大的獵物,正是以極度貪婪聞名的生物。

這枚戒指能提高佩戴者10%的靈魂獲取量,對於希裡絲這種天天搞大宗交易的二道販子實在太重要了。

竟然連這樣的神器都忘記,自己果然也老了啊。

於是希裡絲就安排達人哥去拿這兩件物品,畢竟是在房梁上嘛,希裡絲老胳膊老腿的不方便,還是達人哥這個敏捷號合適。

不過達人哥是真的敏捷號,跟某個兩位數少女不同,他在房梁上如履平地,很快就將兩件物品帶了回來。

【原素碎片】留著給灰燼強化原素瓶,【貪婪銀蛇戒指】直接就被希裡絲笑納了,並且這輩子都不打算再摘下來。

現在她的已經佩戴了兩枚戒指了,【銀貓戒指】待在左手食指,【貪婪銀蛇戒指】就戴在左手無名指。

冇錯,這就是婚戒。

希裡絲對錢一向是忠貞不渝,不離不棄!

與此同時,灰燼也成功歸來,還帶著小偷哥葛雷瑞特。

對方希望灰燼能前往洛斯裡克高牆下方的不死聚落,尋找一個叫做羅蕾塔的老婦人,為此還送上了一枚【藍淚石戒指】當做謝禮。

【藍淚石戒指】:以淚石為名的珍貴大寶石戒指。血量大幅減少時,暫時提升減傷率。傳說那是女神誇特所流下的哀悼眼淚,而正是因為與死亡相連,眼淚才顯得美麗。

不得不說,這枚戒指對於技術稀爛,天天被敵人追著砍的灰燼來說簡直太合適了。

這笨徒弟就冇有滿血過!

灰燼美滋滋的將戒指戴在了手上,而希裡絲則打量起了小偷哥的貨物。

果然,小偷哥初期的貨物十分平凡,有一套硬皮護甲,還有一些常規的冷兵器,除此之外,也就是【血紅苔蘚球】和【小圓盾】比較亮眼了。

前者是治療“出血”的藥物,而後者則是彈反神器。

【小圓盾】:非常小的圓形金屬盾。中間大幅隆起的部分,適合用來格擋攻擊。在架開攻擊後,就可以使出威力強大的致命一擊。

彈反嗎?

希裡絲托腮。

她曾經也是一名彈反俠,從洛斯裡克一路彈到古龍頂,但自從用過了大盾之後,她就光榮的叛教了。

小盾?

不能物免,還要操作,狗都不用好吧!

不過考慮到自己的力量還拿不起大盾,希裡絲也隻能退而求其次,買了一麵小圓盾充數。

再怎麼說也是麵盾牌,總比冇有強,而且還是彈反神器,屬於金色不虧。

還是那句老話,彆管用不用的上,主要是貴在擁有。

除此之外,希裡絲準備再買點【血紅苔蘚球】。

跟老侍女那邊的【毒紫苔蘚球】不一樣,小偷哥這邊的【血紅苔蘚球】並不限量,一個500魂,希裡絲一口氣直接買了150個,花掉了7萬5千魂。

【血紅苔蘚球】:用於止血的紅色苔蘚球,也可以減少出血狀態累積,治療潰爛。

藥物嘛,是人都得用,屬於早晚都能賣出去貨物,多準備一點絕對不虧。

【小圓盾】花了2000魂,【血紅苔蘚球】7萬5,希裡絲就隻剩下3千魂了。

這3千魂是為灰燼準備的,希裡絲打算全部買成【普通箭】。

【普通箭】:標準箭矢,與弓共同使用。

一支箭10魂,3千魂就買了300支。

這些箭等灰燼在高牆上拿到【長弓】之後來就給他使用,不過那個地方有一個“人之膿”把守,灰燼和達人哥恐怕要多努力幾次才行。

在此之前,箭就由希裡絲先幫著保管了。

準備好一切,希裡絲打算前往“隻狼世界”。

走之前她叫來了灰燼和達人哥叮囑道:“你們的下一個任務就是在高牆南端取得長弓,那裡的人之膿怕火,記得用我給你們的【火焰壺】,但這樣也不是萬無一失,你們還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尤其是達人,你不像灰燼,死掉的話可就真死了。”

達人哥抱著雙臂冷哼一聲:“高明的劍客纔不會死在無名小卒手中,人之膿,聽都冇聽過!”

獵魔人還會死在農民的糞叉之下呢,你拽個屁啊。

不過一想到人之膿的厲害,希裡絲就知道,達人哥怕是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人膿哥了。

叮囑完達人,希裡絲又向灰燼說道:“記住,路過轉角先左右看,發現寶箱先砍兩刀。”

灰燼連連點頭。

達人哥不耐煩道:“行了,他又不是小孩子,真是囉嗦!”

我跟我徒弟說話呢,要你管!

希裡絲瞪了達人哥一眼,然後咳嗽兩聲,說道:“那麼就踏上各自的道路吧,祈望你們的旅途一路有月的庇佑。”

說完,銀白色的身影消失不見。

“她很關心你。”達人哥對灰燼說道:“所以彆像我一樣辜負這份期待,努力的變強吧,小子!”

灰燼點頭。

同時,時空變換,希裡絲出現在一片茂盛的蘆葦蕩中,潔白的明月高掛天空,灑下月光,讓場景越發美麗。

但一道劍光出現,使血噴濺出來,破壞了這副美景。

狼,也就是隻狼世界的主角,被葦名弦一郎一刀斷手,倒在了地上。

希裡絲恍然,自己來到了劇情的開始啊。

葦名弦一郎身穿武士盔甲,揹著大弓,他剛纔被狼打敗,是靠手下忍者的偷襲才反敗為勝,斬下了狼的手臂。

“忍者啊,莫怪我卑鄙……”

葦名弦一郎剛說了一半台詞,就發現了希裡絲的存在。

清冷的麵容配合清冷的月,讓希裡絲越發的神秘與美麗。

但弦一郎卻無視了這份美景,因為他的心中早就裝滿了複興葦名的大業,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東西!

“你是誰?也在覬覦九郎的力量嗎?”弦一郎豎起刀,打量了一下希裡絲,皺眉道:“從未見過的盔甲,與眾不同的風格,你是南蠻人?”

希裡絲沉默不語,不是她故作清高,而是弦一郎嘰裡呱啦一堆日語,她根本聽不懂啊!

她對於日語的瞭解主要集中在壓脈帶和塔塔開上,前者很激情,後者很熱血,但遺憾的是,弦一郎現在既不激情,也不熱血!

好不容易學會了英文,難道來到隻狼世界我還要再把日語也學了?

爺上學那會都冇這麼努力過好吧!

希裡絲沉浸在悲傷之中,無法自拔。

“不打算回答嗎?那就是敵人了。”弦一郎狠人一個,到最後能自己把自己剁了,顯然不是什麼善男信女。為了複興葦名,九郎的力量他勢在必得,為此他要杜絕一切可能出現的隱患,簡單來說,就是寧殺錯,勿放過!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身為主人本應該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但為了葦名,為了這個國家,請你……死吧!”

隨著一聲怒喝,弦一郎毫不猶豫的出手,舉劍就是一招迅猛至極的直刺,帶起的風聲讓希裡絲回神,抬眼看到鋒利的劍刃讓她大驚,然後一個下意識就掄起了剛買來還熱乎著的小圓盾。

噗!

金屬圓盾準確打飛了劍刃,其中隆起的部分更是立了大功,弦一郎隻覺得手腕一震,整個身體立刻失去了平衡,無可奈何的踉蹌一步,頓時中門大開。

身為一個老ASS,希裡絲都冇過腦子,完全就是肌肉記憶,掏出細劍上去就是一個處決。

完了!

動作做出來希裡絲也醒悟過來,她是來做生意不是來打架的,把葦名的下任君主給捅了,她還怎麼在葦名混?

這就好比她一到漫威世界把美國總統給弄死了一樣,她還做個蛋的生意啊!

但是結果呢?

一個“-76”慢悠悠的從弦一郎頭頂飛出。

細劍刺穿了盔甲,但隻在弦一郎的胸膛上留下了一個細小的傷口,壓根就冇刺進去。

希裡絲頓時淚流滿麵。

各種意義上的。

太好了,身為一個兩位數少女真是太好了!

謝你全家,宮崎英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