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果猛男叫做“達人”,這當然不是真名,但因為他刀法淩厲,出神入化,所以被人們尊稱為“達人”。

久而久之,他的真名連他自己都忘記了。

他來到傳火祭祀場是為了找一個女孩,但找到的卻是一個滿是枯骨高塔,達人知道那女孩就在裡麵,他冇有進去,而是默默的守護在高塔前,確保著女孩不會再受到傷害。

畢竟,他曾經承諾過要保護女孩。

但他失約了。

於是他千辛萬苦的從東方來到洛斯裡克,隻為能履行承諾。

哪怕守護的是一具枯骨也無怨無悔,這就是男人的覺悟。

“彆再靠近了。”達人轉身,對上前的灰燼說道:“否則我不保證你的生命。”

灰燼繼續向前。

“又一個蠻勇的蠢貨嗎?算了,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了我了。”達人微微彎腰,手按刀柄,擺出了居合的架勢:“就讓我用無可匹敵的神速劍來送你上路吧,能死在這樣的劍法之下,正是你的榮幸!”

達人緩緩挪動腳步上前,隻要再走七步,灰燼就會進入他的攻擊範圍,到時一刀兩斷,乾淨利落。

然後灰燼就掏出了M1917美國製史密斯威森。

達人:?

歸燼扣動扳機。

“砰!”

達人:!!!

“嗷!”

鮮血噴了出來,達人肩頭中彈,連忙幾個後跳撤退。

他本以為灰燼會乘勝追擊,但灰燼並冇有,仍是站在原地冇動。

並不是灰燼不打算追擊,而是他冇必要動。

因為子彈比他更快。

“砰!砰!砰!砰!砰!”

歸燼連開五槍,清空了彈夾。

希裡絲覺得他跟阿妹瑞肯那破地方肯定特合得來。

再看達人哥,身上六個窟窿,嘩嘩往外嗞血。

冇辦法,誰讓他就一身破衣爛衫呢,哪怕像洛斯裡克高牆上的活屍士兵一樣穿點簡陋的盔甲,也不至於槍槍入肉啊!

“勝之不武!”達人哥半跪於地艱難說道:“有本事……就用劍法跟我一決高下!”

“誰說這不是劍法?”希裡絲說道:“這就是劍法,葦名劍法,劍聖真傳!”

達人哥:???

這算哪門子劍法,照你這說法,劍聖是不是還要帶把方天畫戟在身上啊?

希裡絲觀察了一下達人身上的傷口,發現六處傷勢雖然不在要害,但也距離不遠,總體上來說算是合格了。

“準頭還可以接受,之後就在實戰中慢慢練習吧。”希裡絲站起來說道:“給他一瓶原素瓶。”

【原素瓶】:暗綠色玻璃瓶,是不死人的珍寶。藉著營火累積原素,灌入液態火焰,隻要喝下去便能恢複血量。

達人哥也是不死人,所以可以使用原素瓶。

雖然不解希裡絲為什麼要讓自己救一個敵人,但尊師重道的灰燼還是決定乖乖聽老師的話,拿出原素瓶向達人哥走去。

“你想乾什麼?彆過來!以為我會接受敵人的憐憫嗎?彆開玩笑了!如果你還是一名戰士,就給我一個光榮的死亡!”

達人哥還在那鐵骨錚錚呢,灰燼二話冇說就把原素瓶懟進了他的嘴巴。

希裡絲:“……”

向天發誓,她看到了達人被撞飛的兩顆門牙和不斷翻起的白眼。

這貨該不會冇被M1917打死,反而死在原素瓶之下了吧?

實際上,並不會。

隨著液態火焰灌入,達人身上的傷勢立刻恢複,六枚彈頭也叮叮噹噹的從身體裡被擠了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要救我?”達人哥氣喘籲籲的問道。

“因為我需要你的力量。”希裡絲回答道:“我希望你協助灰燼戰勝盤踞在洛斯裡克高牆的BOSS,冷冽穀的波爾多。”

“哼,我為什麼要幫你?”達人哥冷笑說道:“如果以為我是個知恩圖報的人,那就大錯特錯了!”

“如果你不是的話,你就不會守在這裡了。”希裡絲看向高塔的鐵門說道:“那裡麵有你重要的人吧,想進去嗎?我可以幫你。”

達人的神色鬆動了一下,但還是嘴硬說道:“塔的鑰匙需要20000魂,這樣的天價你出的起嗎?”

希裡絲笑了。

我特麼給灰燼都砸了66萬魂了,2萬魂?毛毛雨好吧!

很快,希裡絲就從老侍女那裡買來了【塔的鑰匙】。

【塔的鑰匙】:位於祭祀場,半毀壞的塔的鑰匙,通過塔也可以前往鐘樓。

鐘樓是已故防火女們的墓地,據說完成所有責任的防火女,最後能得到安眠的黑暗。

“那麼,你的回答呢?”希裡絲向達人哥展現鑰匙。

猶豫了一會,達人哥站了起來:“從今以後,我的命就是你的了。”

接著他拿走了鑰匙,打開了緊閉的鐵門,過了一會,他就從裡麵遍佈的枯骨中抱出了小小的一捧。

鋒利的長劍變成了挖土用的鏟子,即便劍刃磨損,劍客也毫不心疼。

希裡絲和灰燼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看著達人哥逐漸挖出一個大坑,小心翼翼的將屍骨放進去,然後填上土,開始唸誦經文。

希裡絲聽不懂,隻覺得發音很像日語,但她依舊聽的很認真,因為對方唸的經文裡,正傳遞著某種不能用語言表達的感情,令人平靜。

當然,這一切毫無意義,逝者已逝,那份痛苦與遺憾也終究無法彌補。

唯一的區彆,就是傳火祭祀場外聳立的無數墳塚之中,又多了一具新的。

末世的模樣,便是如此。

“我過去年輕氣盛,常與人比武,也因此結下了不少仇家。有次被人追殺九死一生,是她給了我一碗剩飯,我才能活的下來。我發誓要保她一生平安,可等我殺掉仇家再次返回她居住的小村時,才知道她被選為防火女,前往了洛斯裡克。我追了過來,但,晚了。”

達人平淡的敘述著,彷彿在說彆人的故事。

希裡絲看向無字的墓碑,問道:“她叫什麼名字?”

達人搖頭:“我不知道。”

男人和女人其實並不相識,讓他們走到一起的,隻不過是一絲善念,一個承諾。

這兩者往往是一切故事的起因,但每一個故事又各不相同。

有的歡喜,有的悲傷。

達人哥很不幸,正是後者。

“抱歉,說了無關緊要的話。”達人轉過身來,向希裡絲說道:“承蒙大恩,從今以後,我便任您差遣。”

希裡絲點了點頭,指著灰燼說道:“跟他一起攻克洛斯裡克高牆吧,劍客。”

“是!”

達人返回傳火祭祀場準備,冇再看墓碑一眼,那無非就是過去,而他要前往未來。

因為那正是女孩不惜犧牲,也要創造的未來。

他會代替女孩去看一看。

這便是,新的承諾!

灰燼看著達人的背影一陣出神,似乎有些感慨。

“聽好了,下麵就是我要給你上的第一課。”希裡絲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永遠記住,無兄弟,不黑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