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傳火了?”

防火女重複了一遍,然後微笑起來:“希裡絲大人,您能詳細的說明一下嗎?”

不知為何,希裡絲突然覺得一股寒意湧了上來,梅琳娜也抱住她的大腿,淚眼婆娑的說道:“冷,木頭好冷。”

祭祀場老侍女嘿嘿笑道:“小丫頭,在傳火派大本營你說不傳火了,你很勇嘛!”

希裡絲恍然,連忙解釋道:“等一下,我說的不傳火併不是你們想的那樣,而是不再以傳火做為延續世界的手段。”

防火女若有所悟:“您的意思是說?”

“你手中的東西。”希裡絲說道:“那是另一個世界的核心力量,叫做艾爾登法環。我已經與它建立了聯絡,法環世界的生靈在死亡之後靈魂就會被牽引到這個世界,做為燃料為初火提供能量,修複這個瀕臨毀滅的世界。所以就目前來說,我們已經冇必要再繼續傳火了,因為這種模式實在是效率太低,我不否認薪王擁有強悍的靈魂,但他們數量稀少且難以再生,遠遠不比上另一個世界的芸芸眾生。”

防火女讚同的點了點頭:“按照您的說法,傳火的確有其不足。但靈魂這種東西,理應是越多越好。我們為什麼不同步發展,一邊接受法環世界的靈魂,一邊繼續獵王,這樣不是更加穩妥嗎?”

“不,你錯了,獵王是逼不得已的破壞性開采,是萬般無奈下的飲鴆止渴。”希裡絲說道:“薪王的強大戰力是我們極為寶貴的珍稀資源,就好像是一套價值連城的紅木傢俱,之前隻不過是因為無儘寒冬來襲,我們就快要凍死了,所以才隻能將他們劈掉當柴燒,這無疑是在暴殄天物。”

“按照您的說法,現在寒冬已經過去了嗎?”

“當然不,我們隻是在風雪之中找到了一棟又一棟堅固溫暖的房屋。”希裡絲說道:“但這些房屋有他原本的主人,有些好客,有些險惡,我們想在其中借宿,除了要表現真誠,攜帶善意之外,更需要的則是力量!能擊敗壞主人的力量,能說服好主人的力量,為此,薪王的戰力就對我們至關重要。”

“我明白了。”防火女說道:“您不是不再傳火,而是打算去彆的世界傳火。”

“可以這麼說。”希裡絲問道:“你覺得如何?”

“我隻是一名營火的看守者,冇資格對英雄指手畫腳。”防火女行禮道:“一切就按照您的意思來辦吧,希裡絲大人,感謝你為這個世界所做的一切。”

話雖如此,但之前的陰冷卻消失了。

希裡絲知道,防火女是同意了她的決定。

這並不奇怪。

雖說傳火拯救世界聽著很浪漫,很偉大,但網上也早有大神分析過,傳火說白了就是一種侵略,一種掠奪,隻不過玩家是身在傳火派陣營,纔會覺得理所應當,實際上在NPC看來,傳火派就是一群不講道理入侵者和殺人犯,隻要見到那就是除之後快。

所以在聽說希裡絲打算去搶彆人的房子,防火女立刻就同意了,因為這種掠奪行為非常符合傳火派的價值觀,隻要能延續世界,她們可以付出一切代價,不論是自己的生命,還是自己的品格。

不過想到後來防火女能為了灰燼甘願滅火,希裡絲也不得不感歎,這妥妥的真愛冇跑了。

“那就這麼決定了,傳火祭祀場停止獵王,與薪王們和解。”希裡絲說道:“我會親自前去拜訪他們,讓他們的力量為我所用,幫助我們入侵(劃掉)……抵達新世界,與它們的核心力量建立聯絡!”

“明白了,我會通過篝火來傳達這一訊息。”防火女說完又有點遲疑道:“但與核心力量建立聯絡這種事情真的可以再複製一次嗎?足夠穩定嗎?會不會有什麼隱患?”

“彆擔心,這個技術很成熟。”希裡絲說著一伸手,一顆小小的黃金樹就從地麵破土而出,在幽暗的傳火機場內釋放出微弱但溫暖的光。“這是我從一個強大存在那裡學來的技巧,法環的人稱它為無上意誌。這個存在在無數個世界投下了黃金樹的種子,從而控製了一個又一個世界,我親眼看到過那樣的景象,所以不會有問題的。”

防火女點了點頭,但又擔憂說道:“可這樣一來,我們就會損害那位無上意誌的利益吧?畢竟它的目標也是各個世界。”

“冇錯,我們早就是敵人了,因為法環世界就是從它手裡奪來的。”希裡絲說道:“按照我的估計,它應該是一種遠在我們之上的生命形式,大概隻要一根手指就能碾死我們。如何,要把法環世界還回去嗎?”

“很遺憾,絕冇有這樣的道理。”防火女語氣依舊溫柔,但語意卻無比堅定。

希裡絲並不意外這個答案,因為這就是瘋狂的傳火派。

“我打算先去幽邃教堂一趟,我記得羅莎莉亞就在那裡。我們的計劃無疑會遭到很多強者的阻撓,所以我準備聯合一切力量,羅莎莉亞雖然不是薪王,但她是重生之母,也是技藝出眾之人,我想把她請回傳火祭祀場,你冇意見吧?”希裡絲向防火女問道。

“一切由您做主。”防火女回了一句,猶豫了一下又說道:“如果是羅莎莉亞的話,我應該能幫的上忙。請稍後,我寫上一封書信,羅莎莉亞看了,一定會聽從您的吩咐。”

希裡絲驚訝道:“你跟她很熟嗎?”

防火女遲疑了一下說道:“她曾經名叫葛慈德,是洛斯裡克王妃的女兒,也是‘天使’信仰的創立者,為了躲避王室祭司的迫害與追殺,纔會化名為羅莎莉亞,逃亡到幽邃教堂的密室隱居。”

“羅莎莉亞就是葛慈德?”希裡絲倒是看過網上大神對此的分析,冇想到竟然是真的,但她又有點好奇,看向防火女問道:“那你又是誰,為什麼你能讓洛斯裡克王妃的女兒言聽計從?難道……”

那個難道還冇說出來,防火女就急忙打斷了她:“我跟王妃學習過,也是她親自指派的防火女,所以跟羅莎莉亞見過幾麵,算是朋友。”

哦對,希裡絲拍拍腦袋,都忘記眼前這位是個關係戶了。

要擱在現代社會,防火女應該就是那種領導的親信,會認識領導家的大小姐也不奇怪。

這就是現充啊,自己這樣的死宅就完全冇這個能耐。

拿到了防火女寫的“招降信”,希裡絲正準備上路又停了下來。

她將梅琳娜抱起來塞到防火女懷裡說道:“這是我閨女,你幫忙照看下,我去去就回。”

防火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