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裡絲看著小丫頭,小丫頭也看著希裡絲。

結果希裡絲越看,就越能從小丫頭身上看出自己小時候的影子。

行吧,雖然省略了過程,但這貨應該是自己的種冇跑了。

希裡絲從小到大冇養過什麼寵物,在成為死宅後倒是養過一隻蜘蛛。

蜘蛛哥不知道從哪裡鑽進了她的小出租屋,在牆角辛勤的結網,抵禦了蚊子大軍讓希裡絲渡過了一個又一個夏天,發現蜘蛛哥死掉的那一天,希裡絲還難過了整整兩個大秘境的時間。

這貨不會也死掉吧?

希裡絲擔心的看向小丫頭。

後者布靈布靈的眨著眼睛。

希裡絲一陣無語,這貨傻乎乎的,一看就命運多舛,乾脆取個賤名吧,畢竟老話說的好,賤名好養活嘛。

叫狗蛋的話不太合適,畢竟那是男孩的名字,女孩叫這個有點不雅。

所以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希裡絲搖頭晃腦的說道:“既然小丫頭是從小黃金樹上掉下來的,而黃金樹又是木頭,那就叫她木頭吧!”

“木頭,木頭!”小丫頭高興的歡呼。

瑪莉卡一拍腦門,痛苦說道:“我到底在期待什麼?”

“什麼啊,木頭環保又健康,多好聽。”希裡絲指指小丫頭:“你看她也很喜歡嘛!”

“總之這個名字不行。”瑪莉卡想了想說道:“就叫梅琳娜吧,不許反對!”

希裡絲不服道:“梅琳娜這也太普通了,憑什麼不能反對?”

“就憑,我要掛了。”瑪莉卡說著,虛散的形體開始潰散,小丫頭焦急的伸出了手,卻撈了個空。

“我的孩子,在新時代裡幸福的生活下去吧。媽媽永遠愛你。”

小丫頭……不,梅琳娜大哭起來。

希裡絲將她摟在懷裡,安慰說道:“沒關係的,媽媽隻是累了,讓她休息吧。今後我會陪著你,永遠不分開。”

小丫頭抽泣著,點了點頭。

“真是個乖孩子。”希裡絲笑了:“走吧,你還有兩個姐姐,我帶你去找她們。”

就這樣,希裡絲帶著梅琳娜,在女王寢宮找到了米凱拉和瑪蓮妮亞。

前者雖然是姐姐,但身體無法長大,還是五六歲模樣。後者雖然是妹妹,卻是十二三歲模樣,她也一樣具有先天缺陷,不僅雙眼皆盲還四肢殘缺,隻是裝著義肢才勉強維持了人型。

但即使這樣,瑪蓮妮亞還是拿著一把短劍將米凱拉護在身後,見到希裡絲過來,她立刻戒備起來,厲聲問道:“你也是攻入王城的逆徒嗎?”

希裡絲摸摸頭:“我不是逆徒。”

瑪蓮妮亞剛鬆了一口氣,結果希裡絲又接著說道:“我是逆徒頭子。”

“你這傢夥在愚弄我嗎?”瑪蓮妮亞氣急,一劍就向希裡絲斬了過去:“有我在,你就休想傷害姐姐!”

隻可惜這劍既冇力度,也無技巧,被希裡絲輕鬆就捏住了劍刃,再也無法前進一分。

“真是脆弱的一劍,就憑這樣的力量,你還想保護自己重要的人嗎?”

“可惡!”麵對嘲諷,瑪蓮妮亞不服輸的想要拔出劍刃,可等她用上了渾身的力氣,希裡絲又突然鬆開了手指,讓她一陣猝不及防,哎呦一聲仰頭栽倒。

“哈哈哈!”希裡絲大笑起來。

瑪蓮妮亞起身,再次揮劍,但流放者大刀猛的揮出,砰的一聲打碎了長劍,然後用刀刃抵住了瑪蓮妮亞的脖頸。

“雖然是軟弱不堪的劍法,但對於一個殘廢來說也足夠厲害了。”希裡絲說道:“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瑪蓮……瑪蓮妮亞。”

“很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希裡絲豪情萬丈的說道:“我叫希裡絲,略懂些劍術,我要將我的畢生絕學,傳授給你!”

什麼中二的發言?

瑪蓮妮亞露出一言難儘的表情說道:“你用的是刀吧,真的懂劍術嗎?”

“冇問題,十竅裡通了九竅!”

“什麼意思?”

“笨,就是一竅不通啊!”

瑪蓮妮亞:“……”

“彆擔心,我會從現在開始學的,等我學會了再教你。”希裡絲收迴流放者大刀,眨眨眼睛說道:“對了,我是瑪莉卡的朋友,受她所托來照顧你們。”

“這麼重要的事情早點說啊!”瑪蓮妮亞一陣無語:“而且你說我們就信嗎?你有什麼證據?”

“這個算不算?”希裡絲抱出了梅琳娜。

“姐姐!”梅琳娜一個萌虎出山,撲到了瑪蓮妮亞身上。

後者驚訝道:“是母親的力量,你是新妹妹?你的父親是誰?”

梅琳娜指了指希裡絲。

瑪蓮妮亞一陣無語,母親跟逆徒頭子?這算什麼事啊!

但身為人子她也不好說老孃的不是,隻好尷尷尬尬的問道:“你和母親誕下了神人,所以你們是……?”

希裡絲其實更尷尬,她乾笑一聲,包裝了一下回答道:“兩情相悅,兩情相悅……”

不然呢?

她總不能對一個孩子說我把你媽強了吧,那也太鬼畜了。

明白自己已經安全之後,瑪蓮妮亞鬆了口氣,向身後的米凱拉說道:“太好了,姐姐,我們安全了,還有一個新妹妹。”

米凱拉跟朵小白花一樣,一頭金髮柔柔弱弱的特彆引人憐愛,簡直就是標準的大小姐模板。她拉起梅琳娜的手,柔聲說道:“我叫米凱拉,你叫什麼呀?”

“木頭!”梅琳娜開心的回答。

米凱拉:“……”

“誤會。”希裡絲連忙上來解釋:“她叫梅琳娜,小名木頭。”

米凱拉:就算小名是木頭也很奇怪啦!

結果還不等她問個為什麼,就聽見旁邊哐噹一聲,再看過去瑪蓮妮亞就已經昏迷倒地了。

“這是?”希裡絲連忙幫瑪蓮妮亞檢查身體,立刻就感覺到她體內有一股詭異的神力,散發著一股凋零與**的意境。

“**女神。”米凱拉回答道:“因為先天不足,瑪蓮妮亞天生就被**女神的神力寄生,所以身體纔會殘缺不全。但她知道那股力量的可怕,就一直憑藉自己的意誌將其鎮壓。可媽媽說過,隻要她釋放三次**之力,就會徹底淪陷,變身為新的**女神,為大地帶來災厄和痛苦。我一直在想辦法驅除這股力量,但從黃金律法中我找不到任何解法。瑪蓮妮亞總有一天會離我而去,或許這就是她的宿命吧。”

宿命?

剛答應了瑪莉卡照顧她的孩子,然後就被**女神截胡,這臉打的有點響啊。

希裡絲決定幫一把瑪蓮妮亞。

當然,這都是為了自己的麵子,跟瑪莉卡幫了自己很多這件事完全無關。

“**女神的神力驅除不了是吧?”希裡絲向米凱拉問道。

金髮蘿莉點頭:“驅除不了。”

希裡絲點了點頭,又說道:“那有冇有這種可能……隻是個可能啊,我直接去做掉**女神,瑪蓮妮亞體內的神力就自然能解除了?”

“誒?”

米凱拉驚了:“還能這樣的嗎?”

“試試唄。”希裡絲笑嗬嗬的說道:“這場牌局再打下去我們必定會輸,那就乾脆把桌子掀了唄,反正吃虧也肯定不是我們。”

“那就……試試?”米凱拉有點拿不準的問道:“但**女神很厲害的,你可以嗎?”

希裡絲掏出流放者大刀說道:“我說了,我略懂點劍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