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娜菈拿著法杖想要上前,希裡絲攔住了她。

“等一下。”希裡絲好心說道:“你跟拉達岡大戰一場,魔力恐怕也快要耗儘了,這裡就交給我吧。”

“謝謝你,希裡絲。”蕾娜菈搖頭道:“但我還能戰鬥。”

瑪莉卡的靈體也說道:“彆意氣用事啊,滿月女王。艾爾登之獸是無上意誌親手投下的災厄,是真正的超凡之物,單憑一個人是絕對不可能戰勝它的,你為什麼還要自尋死路呢?”

“因為人類絕不是神靈隨意踐踏之物!”蕾娜菈回答道:“我要奪回拉達岡,奪回他的身體,奪回他的尊嚴,也奪回全人類與神靈對峙的資格與勇氣!”

“你瘋了嗎?”瑪莉卡難以置信的叫道:“竟然妄想對抗神靈,你會死的!”

“我不會死。”蕾娜菈固執的說道:“我來勝給你看!”

瑪莉卡一陣無語,完全不知道蕾娜菈哪裡來的自信,她煩躁的向一旁的希裡絲叫道:“喂,彆光看著啊,你也幫我勸勸她!”

於是希裡絲開口了:“蕾娜菈。”

滿月女王扭過了頭。

希裡絲豎起大拇指:“放心上吧,如果你死了的話,我就乾掉這隻大泥鰍替你報仇!”

蕾娜菈笑了起來。

瑪莉卡直接捂臉:“瘋了,都瘋了!明明一擁而上纔是最明智的選擇,為什麼偏偏要選擇單打獨鬥?”

“因為這就是人類啊。”希裡絲攤手說道:“我承認這很蠢,但古往今來的一切奇蹟,不就是一個個成功了的愚蠢嗎?人類能走到今天,靠的不是機關算儘的精明,而是明知不可能也要去努力實現的勇氣!看下去吧,瑪莉卡。人還是神?看看時代選擇了誰!”

艾爾登之獸發出咆哮,它的身體如同是幽邃的宇宙,那些光芒就像是絢麗又神秘的星雲。

蕾娜菈一步步走上前去,嘴角有血,渾身帶上,不能說是平平無奇,隻能說是狼狽無比。

神與人就此站定。

艾爾登之獸揮出了手中的劍,釋放出恐怖的光波,蕾娜菈施展漂浮術,如同柳絮,在空中不斷優雅的閃避。

三劍過後,艾爾登停止了攻擊,不是它要和解,而是準備更加強大的攻擊。

黃金色的光從它身上開始擴散,在無聲的呐喊中,艾爾登之獸緩緩浮空,如同是覺醒的異獸,在人前展現出它的全部姿態!

神聖切尊貴,偉岸又強大,金色的光環在空中交相輝映,讓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沉浸在這宏偉的波瀾壯闊之中。

希裡絲能感覺到其中蘊含的巨大力量,不由向蕾娜菈看去。

滿月女王注意到她的目光,回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後從長袍中掏出一個金屬小瓶,一仰頭,就將其中的液體一飲而儘。

希裡絲:“???”

那是啥?

蕾娜菈冇有回答,而是用實際行動給出證明。

她高舉法杖,就見恐怖的魔力開始從她身上開始噴湧,那生生不息的模樣,彷彿魔力完全是無窮無儘一樣。

很快,量變就引起了質變。

魔力撕碎了空間,一個個黑洞在蕾娜菈身後綻放,那裡麵正是真正的宇宙,除了散發著無儘的幽邃與冰冷之外,還有擁有著無數璀璨的星。

“這是……”拉塔恩突然發出驚呼:“重力魔法?!”

蕾娜菈彎起嘴角。

彷彿是為了應證兒子的話一般,她堅決的揮下了法杖!

一顆漂浮在宇宙空間中的星星被魔力捕捉,在重力的拉扯之下化為隕石,從黑洞之中呼嘯而出。

緊接著是第二顆,第三顆,第四顆……蕾娜菈彷彿擁有著無限的魔力一樣,命令著一顆又一顆的隕石向著空中的艾爾登之獸狠狠砸下!

深紫色的重力魔法既不神聖,也不偉岸,就像是人類的粗俗與卑賤。但就是這種平凡,卻硬生生將高高在上的艾爾登之獸砸下雲端,讓它哀嚎,讓它受傷,讓它流血!

“人類從來不是神的玩物!感受吧,這就是我們的反擊!”

蕾娜菈壓下法杖,狂暴流的流星雨轟隆隆的隕落,沉重的星化為最佳的利器,將艾爾登之獸砸倒,碾碎,這樣的攻擊足足持續了十二秒,直到艾爾登之獸噗嗤一聲被砸成粉碎,蕾娜菈才大喝一聲,將法杖高舉,讓無窮無儘的隕石向遠方的黃金樹叢林飛去,轟隆隆的砸出大片廢墟!

眾人目瞪口呆。

希裡絲看向場中,艾爾登之獸的殘骸如水般消融,隻剩下一把古樸的長劍插在地上。

瑪莉卡驚訝無比,難以置信說道:“竟然……秒了?”

冇錯,秒了。

蕾娜菈秒了艾爾登之獸。

所謂的神,在頂尖的人類麵前,不堪一擊。

“剛纔那魔法叫什麼?”希裡絲問道。

“【艾斯提流星】。”

【艾斯提流星】:操控重力的輝石魔法。

能從虛無空間召喚出數顆小型隕石攻擊敵人。在魔力持續釋放期間,墜落便不會停止。

而蕾娜菈一共射了十五秒,可想而知她的魔力有多麼深厚。

這就是傳奇法師的力量嗎?

服了服了。

希裡絲一陣感慨。

法爺真不愧是人上人啊。

“其實我並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強。”似乎是看出了希裡絲的想法,蕾娜菈解釋道:“還記得我戰前喝的東西嗎?那是藍結晶滴露,能讓我在15秒內擁有源源不絕的魔力,所以我才能持續引導這個法術,如果是正常狀態,我也隻能維持3秒左右。”

希裡絲恍然大悟:“不愧是滿月女王蕾娜菈啊,真是厲害!”

“厲害的不是我。”蕾娜菈感慨說道:“藍結晶滴露是一名藥劑大師的發明,而【艾斯提流星】是毀滅了永恒之城的魔法,它本來是名為艾斯提的外來生物的本能法術,但經過一個魔法教授的改良後,人類也能夠正常釋放了。所以啊,厲害的不是我,我隻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艾爾登之獸也不是敗在了我的手下,而是輸給了人類的智慧!”

“說的我也想學點法術了呢。”希裡絲聳聳肩:“恭喜勝利,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蕾娜菈拔起了地上的劍,走到自己的三個孩子身邊,微笑著說道:“回家,跟我的丈夫與兒女們一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