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裡絲新帶來的30份【修理光粉】被奧巴代以3000魂一個的價格全部收購,讓兩位數少女瞬間小賺9萬魂。

趁熱打鐵,在交易完成之後希裡絲拿出了【七色石】。

“這是什麼?”奧巴代好奇問道。

“這是【七色石】。”希裡絲解釋道:“隻要將它扔在地上,就能隨機呈現顏色。”

說著,希裡絲示範性的向地板上丟出一塊【七色石】,隨著一聲清脆的撞擊,原本黯淡的【七色石】在接觸地麵之後立刻呈現出了鮮豔的綠色。

希裡絲:……

“神奇的小東西。”奧巴代接過一塊【七色石】在手中反覆打量,除了稍顯溫熱的手感一點冇有特殊的地方,完全想不通它可以發光的原理。有趣是挺有趣的,但奧巴代顯然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它隻能發光嗎?”

希裡絲點頭。

“冇有其他更多功能?”

希裡絲搖頭。

奧巴代尷尬一笑:“是個不錯的玩具。”

他願意當冤大頭被希裡絲宰那是因為【修理光粉】能給他帶來巨大的利益,如果【七色石】冇有同樣的功效,那他自然不會主動挨宰。

雖然一直在鼓吹著民眾盲目消費,可自身卻對每一筆支出都理智的可怕,所謂商人,便是如此。

“實際上【七色石】就是一種玩具。顧名思義,它能隨機產生七種不同的顏色。”希裡絲說著,又連續丟出了三塊【七色石】,結果隨著叮叮叮一陣脆響,三塊石頭分彆呈現出綠色,綠色,還是綠色。

希裡絲:……

奧巴代:……

係統哥:……

奧巴代好奇的也拿了一塊【七色石】來丟,結果叮的一聲,紫色。

希裡絲:焯,這破石頭針對我!

但不管怎麼說,至少證明瞭【七色石】的基本功能,這讓話題也能繼續進展下去。

“如你所見,【七色石】是一種具有獨特功能的產品,它最特殊的一點,就是有機率產生除了赤橙黃綠青藍色七種顏色之外的第八種顏色,白色。”希裡絲忽悠道:“在我的家鄉,白色被視為高貴的顏色,能丟出白色【七色石】的人也會被視為超級幸運兒。為了獎勵這份特性,任何丟出白色的人都能在我這裡獲得一份‘非賣商品’當做禮物,這本來是老客戶纔有的福利,但在與你的交流中給我感受到了尊重與友善,所以我就提前申請了向你出售【七色石】的權限。”

關於希裡絲的這番說辭,奧巴代是一個字都不信。

身為一個老牌資本家還能看不懂其中的套路嗎?說是福利,其實就是賭博,跟超市裡憑小票抽獎冇什麼區彆,隻不過超市隻是單純的鼓勵消費,而希裡絲這邊的小票還得用錢來買。

奧巴代覺得這麼黑心的招數肯定不是希裡絲這麼一個傻白甜騎士能想出來的,就越發確定了她背後有個巨大機構的存在。

估計也是上麪攤派下來的任務吧,這種情況奧巴代當業務員的時候也遇見過,就越發覺得希裡絲也挺不容易的。

反正阿富汗還得打個一年半載,靈魂跟大風颳來的一樣,奧巴代就決定禮貌性的支援一下希裡絲。

“我對自己的手氣還挺有自信的。”奧巴代笑嗬嗬的問道:“一枚【七色石】多少魂?”

“100魂。”

“這麼便宜?”奧巴代有點意外,他的心理價位可是500左右,現在隻有五分之一,乾脆大手一揮道:“那先給我來500個。”

500個就是5萬魂,希裡絲一邊暗罵狗大戶一邊愉快的交易。

“隻要往地上丟就行了嗎?”

希裡絲點頭。

奧巴代隨手拿起一塊往地上一扔,叮的一聲,白色!

希裡絲:……

奧巴代:……

係統哥:……

“哈哈。”奧巴代乾笑幾聲,打趣說道:“你這箇中獎率有點高啊。”

高個屁啊,8%的機率你一發入魂,你加點全加的幸運吧!

“恭喜。”希裡絲強打精神維持著商業表情,從身後掏出兩件獎品說道:“左手的是【毒紫苔蘚球】,右手的是【火焰壺】,這兩件獎品你可以任選其一,你要哪個?”

談話間,奧巴代又丟了一枚【七色石】,結果叮的一聲,又是白色!

希裡絲:……

奧巴代嗬嗬笑道:“我全都要!”

連續兩次中獎的老資本家顯然是玩上頭了,開始瘋狂的丟石頭,結果剩下498個石頭都丟完了,再也冇出過白色,反而是其他顏色的【七色石】滿滿鋪了一地,把好好的彆墅弄的跟迪廳一樣。

“運氣不佳啊。”奧巴代擦擦腦門上的汗,一臉遺憾的說道。

這特麼說的還是人話嗎?你可是連續中獎兩次呢,8%的8%,那就是0.64%的機率啊!

這運氣,滅霸打響指都弄不死你!

希裡絲正心裡吐槽呢,奧巴代看著手中獎品問道:“這兩件東西有什麼用?”

“【毒紫苔蘚球】可以解除毒素,【火焰壺】則可以產生小範圍的火焰爆炸。”

“解除毒素?”奧巴代十分驚訝:“什麼毒都可以解嗎?”

“理論上,是的。”

“那可真是十分珍貴的物品,不愧是非賣品。”奧巴代認真的說道,哪怕這個功效打個折扣,隻能解除一些常規毒素那也足夠了不起了。一想5W魂就能買到這樣的保命神器,奧巴代頓時覺得這把不虧。

至於【火焰壺】……這什麼玩意,我一個做軍火的還缺手雷嗎?隨便拿出一個產品都比這個破陶罐強好吧!

奧巴代決定回去讓研究人員檢查一下【毒紫苔蘚球】的成分,【火焰壺】就扔到庫房好了,反正也冇什麼卵用。

做完了一切,希裡絲的資產從0上漲到了14萬魂,而奧巴代也拿到了心心念唸的【修理光粉】,順帶還收穫了【毒紫苔蘚球】這件可解百毒的保命神器。

這是什麼?

這就是雙贏啊!

“對了,明天我要去國防部開個會,中午恐怕趕不回來。我今晚會做一些飯菜放在冰箱裡,明天你吃的時候用微波爐熱一下就行。”奧巴代說完又有點不放心的問道:“微波爐你已經會用了吧。”

我隻是笨,但不是傻,微波爐我當然會用啦!

希裡絲驕傲說道:“要我為你加熱一包速食爆米花嗎?”

“哈哈,不用了。”奧巴代笑著說道:“這麼快就學會使用微波爐了,希裡絲真厲害。”

焯,我不是小孩子,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來哄!

但話雖如此,被人關心的感覺……不錯。

這份情感,就是希裡絲戰鬥的理由。

死掉的話那兩人會很傷心,所以努力的複活吧,為的隻是能再被罵上一頓。

這就是冇用的我唯一能為他們做的事情了。

第二天一早,希裡絲繼續在知識的海洋裡狗刨,而奧巴代也從公司出發,前往了國防部開會。

會議的主題,就是“新型奈米技術對於核武器維護與保養的優越性與必要性”。

“眾所周知,核武是國力的象征,也是和平的使者,它為整個人類的繁榮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提供了有力的後盾。但遺憾的是,核武的維護費也居高不下,除了一直占據著高昂的軍費份額之外,還需要由專業人士的精心打理,在放射性危害下,這也嚴重威脅到了相關人員的生命安全,據我所知,僅去年一年,就有六例輻射病記錄,均是在覈武維護過程中產生,這難道還不足以引起我們的重視嗎?”

奧巴代在台上侃侃而談,下麵的將軍也不禁動容,紛紛竊竊私語。

“所以是時候改變了。傳統老舊的維護工藝已經跟不上時代,為了削減經費開支,更為了維護人員的生命安全,斯塔克工業運用全新奈米科技開發出了這款名為【修理光粉】的新型產品,它將徹底取代手工作業,消滅安全隱患,一枚核武隻需要500克神奇粉末就能在5-10分鐘內煥然一新,接下來,就請親眼目睹這神奇的時刻吧!”

一枚拆掉起爆裝置的老舊核彈被推入了下方的維護車間,與會眾人紛紛上前,透過強化玻璃向下看去。

這枚核彈產於冷戰時期,已經服役了40多年,雖然外表看上去依舊嶄新,但實際上已經經過了兩次維護作業,距離徹底報廢也就隻差一步。

正因如此,軍方纔會拿它來實驗。

反正弄壞了也不心疼。

在奧巴代的示意下,斯塔克工業的技術員小心翼翼的將【修理光粉】灑在了核彈上,隨著一陣金光湧動,金色的粉末彷彿有生命一般“鑽入”了核彈內部,引的觀看者們又是一陣竊竊私語,話裡話外都是“奈米科技強”、“奈米科技好”……

奧巴代並不意外這樣的結果,因為【修理光粉】工作時的表現真的很像傳說中的奈米科技,但實際上呢,真正的奈米科技還隻是實驗室裡的玩意,或許能做點什麼放水絕緣的材料,但真像宣傳中的那樣,通過無數個奈米大小的機器人來治療疾病,治理環境根本就是天方夜譚,更彆提什麼自動修複,自動保養了。

看來我是真的幸運,能得到【修理光粉】這樣的神奇產品。

奧巴代如此想著,卻又搖了搖頭。

不,我最幸運的應該是遇見了希裡絲小姐纔對,如果托尼有科技之神眷顧的話,那我一定就是被希裡絲小姐眷顧著!

隨著一陣感歎聲響起,奧巴代回過神來。

下方【修理光粉】已經工作完畢,軍方的技術員傳來充滿驚歎的聲音:“真的修複了,每個零件都煥然一新,就跟剛出廠時一模一樣。等一下,這是什麼……天啊,被拆掉的起爆裝置竟然也被修複了,這也太神奇了,【修理光粉】一定是上帝的傑作!!!”

將軍們剛開始還紛紛感歎,一聽憑空冒出來個起爆裝置就立刻淡定不能了。

雖然知道核彈不是阿富汗民兵的土炸彈,不會一碰就炸,但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他們一個個位高權重的,犯不上!

於是等會議轉場,將軍們才神色稍安,話裡話外都是對【修理光粉】的稱讚。

畢竟維護核彈的成本降下來之後,他們就可以把這筆錢用在彆的地方了呀。

比方說提高軍人待遇什麼的就很好嘛,總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吧!

“我看這事可以搞。”一位將軍開口道。

“我也同意,畢竟安全了不少,我們必須為每一個人的生命負責。”另一位將軍也點頭。

所有人紛紛附和。

就在奧巴代以為大功告成的時候,一位禿頭的老年男性突然嚴厲的開口:“我不同意,我強烈反對!”

這人不是將軍,而是學者。

他叫赫侖·紮勒,隸屬於內華達核試驗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