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瑪莉卡所說,她們這些在世界中不斷穿梭的人總有些不為人知的小技巧。

菩薩腳就是其中之一。

【仙峰寺菩薩腳】:仙峰寺拳法之絕技。

登上開悟頂峰之人將變為菩薩模樣,如此便可心無旁騖,自如施展流水般的連擊。

因是無形的招式,故連招的形式也因人而異,心之所在,便是足以依靠之物!

希裡絲在隻狼世界不僅僅隻學了日語,還有【仙峰寺拳法精義】。

她明白自己的無能與弱小,所以纔會倍加努力。

老實講,拳法的絕技竟然是腿法,讓希裡絲有點驚訝。

但想想四大天王一定會有五人,天字一號房旁邊不一定就是天字二號房,她也就不糾結了。

但遺憾的是,希裡絲學會所有拳法,卻始終無法掌握菩薩腳。

她本以為是自己的天賦不足,但剛纔生死之間的頓悟讓她明白,她隻是覺悟不夠。

無法開悟之人便無法掌握菩薩腳,但現在,她悟了。

她正視了過去那個不斷逃避的自己,並做出了改變。

而一旦接受了自己的軟弱,那她就是無敵的!

再見了,過去的我。

我將帶著你一起,去創造我們的未來!

於是,希裡絲贏了。

雖然用隻狼世界的招數有些無恥……

但所謂穿越者,正是使用無恥來創造奇蹟的人啊!

在萬眾期待中,希裡絲走向了巨大的黃金樹,隻要進入其中,就能覲見艾爾登法環,成為真正的艾爾登之王!

樹乾的入口處長出了藤蔓與尖刺,阻止了希裡絲的進入。

“冇用的。我們這些人啊,總會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小技巧。”

希裡絲拿出了小圓盾,空間寶石散發出湛藍色的光芒,隨著揮舞,空間被硬生生撕開,藤蔓與尖刺瞬間破碎,黃金樹內部的光芒瞬間綻放出來,讓所有人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再睜開眼時,眾人來到了一個奇異的空間,腳下是圓形的大地,四周是漆黑的世界,隻有一抹弧形的光亮掛在空中,那是殘破法環最後的殘留,而在它上麵,正掛著一個金髮的女人。

“瑪莉卡女神!?”菈妮睜大了眼睛。

此刻的瑪莉卡已然冇了人的模樣,而是渾身化作堅石,彷彿雕像,她雙手被縛在法環之上,如同聖人受難,渾身也破爛不堪,腹部有一塊缺口,露出裡麵環環相扣的圓環,那正是艾爾登法環最原始的核心。

“這就是砸碎了法環的懲罰嗎?”拉塔恩問道。

“但誰又能懲罰瑪莉卡女神呢?”拉卡德也發出了疑問。

希裡絲上前一步,彷彿是感應到了叛逆者的到來,弧形的光亮生出裂痕,嘩啦一聲破碎。

瑪莉卡從空中掉落,背對著眾人摔在地上。

然後她的金髮開始逐漸染成紅色,待完全起身時,她已經由嬌柔的女性,變成了充滿男性陽剛的紅髮英雄,拉達岡!

“父親!”

拉塔恩三兄妹驚呆了:“為什麼瑪莉卡會變成父親?”

“因為瑪莉卡就是拉達岡,拉達岡就是瑪莉卡。”希裡絲說道:“她們一體兩麵,瑪莉卡代表的是人性,拉達岡代表的是神性,人神分離,這就是律法掌控者的宿命。”

眾人無比驚訝,他們還是頭一次聽說這樣的事情。

“那剛纔的蒙葛特和蒙格……?”拉塔恩突然問道。

希裡絲點點頭:“冇錯,他們大概算你們異父異母的親兄弟。”

不同的父親是葛孚雷,不同的母親的是蕾娜菈,而相同的父親是拉達岡,相同的母親是瑪莉卡。

所謂異父異母的親兄弟,從未像現在這般精準。

“我明白了。”拉塔恩單手抽出大刀。

希裡絲問道:“你要乾什麼麼?”

“當然是擊敗父親,為聯盟掃除最後的阻礙,開創一個嶄新的時代。這是我對所有將士的承諾,也是我身為人子最後能為父親做的事情。”拉塔恩喊道:“拉卡德,菈妮,跟我上,讓父親光榮的死去!”

“是!”

拉卡德和菈妮含淚掏出武器。

雖然不捨,但他們必須這麼做。

因為這就是對整個天下的承諾!

“你們可真是孝順啊。”希裡絲感慨一句,然後伸手攔下了拉家三兄妹,“停下吧,要出手的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拉塔恩好奇問道:“是誰?”

“是我。”

一個凜冽的女聲響起,眾人回頭。

就見蕾娜菈身穿女王長袍,頭戴女王桂冠,一步步緩緩走來。

“母親?”菈妮大吃一驚,繼而欣喜說道:“你好了嗎?我的是意思是說……”

“冇錯,菈妮,我好了。”蕾娜菈看著已經成為人偶的菈妮,又看向失去一臂的拉塔恩,再看看一身浴血的拉卡德,淚目說道:“抱歉,我不在的時候,你們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哇!”菈妮一聲哭了出來。

拉塔恩和拉卡德相視一笑,淡淡說道:“不苦的,隻要媽媽你一切安好,任何苦難都不值一提。”

“恩,不愧是我蕾娜菈的兒子。”滿月女王稱讚了一句,將菈妮推進兩位兄長的懷裡,然後看向前方如石像般矗立的丈夫說道:“現在就把一切交給我吧,媽媽來為你們打開通往未來的道路!”

菈妮有點擔心的說道:“沒關係嗎?爸爸已經不是以前的爸爸了。”

“沒關係的,菈妮。”蕾娜菈淡淡的說道:“我與拉達岡在戰場上開始,正應在戰場上結束。”

紅髮英雄拉達岡在戰場上遭遇了滿月女王蕾娜菈,雙方紛紛令對方墜入愛河,拉達岡沐浴在星星淚滴下為自己的侵略行為贖罪,戰爭就此結束。

但如今,宿命的夫妻再一次刀兵相向。

拉達岡動了,他撿起地上的石錘,渾身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如最強的神邸!

蕾娜菈也走上前去,優雅的掏出了卡利亞女王杖,渾身的纏繞著彭拜的魔力,再次變回了那個一統利耶尼亞的傳奇法師,如最強的凡人。

“蕾娜菈是被無上意誌乾擾纔會瘋掉的,我殺光了交界地所有的二指,無上意誌失去了耳目,所以她就恢複了正常。拉達岡正是被這個情況威脅,所以纔不得不第一時間返回王城,甚至連對你們解釋都來不及。”希裡絲看著場中說道:“我說這些不是要讓你們去原諒拉達岡,我隻是覺得你們有權知道真相。你們的父親的雖然是神性的化身,但他卻勇敢的選擇了像一個人那樣去活,這其中的艱辛,值得銘記。”

拉家三兄妹麵色複雜的點頭,就連他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此刻的感受。

與此同時,拉達岡率先發起了攻擊!

對不住了,兄弟們,頭疼的厲害,好像有點感冒,今天就一章了,我吃點藥先睡。。。

(本章完)